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风流名将 > 风流名将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百四十一节 相见时难别亦难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紫凤并不知道有人已经安静的走到她的跟前,她紧闭双眸,身体索索发抖着,或许是因为刚才差点被人发现而惊吓惶恐着,又或许她重新回到这个孤单、漆黑、冰冷的地方。

这一幕看在易寒的眼中显得是那般的孤怜无助,她可是一国之君啊,她的身份让这一切更添加悲惨凄凉的色彩,易寒缓缓的朝那狭小的只能容下一人躲藏避风的洞穴走去,他每踏向前一步,脚下立即陷入绵软的雪地里,心也似乎跟着沉了下去,凝视着紫凤那张不再雍容华贵的脸容,凝视着这张楚楚可怜需要人的保护的脸容,凝视这不再挺拔腰肢在任何人面前显得高人一等的尊贵身躯,凝视着这紧紧缩成一团只为了抵御寒风冰冷的娇躯,每一步就是一个瞬间,曾经往事,一幕一幕,掠过心头。

白水岩,那个怒瞪着自己,毫不留情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的女子。

寝宫之内,那个为单独为自己吹奏一曲,充满伤感情怀,眼神温柔如水的女子。

天牢内,那个专门为自己送来饭菜,露出笑颜哄着自己,喂自己吃饭的女子。

眼前!这个缩着身体抵御寒冻入侵的女子!

看着她的脸容还残留了刚刚哭过的泪痕,易寒的心都要碎了,整个颗心都被抽走了一般,只剩下一躯行尸走肉,易寒咬着嘴唇,让自己更痛一点,直到将嘴唇都咬了出血来。

紫凤觉得全身好冷,寒入骨髓,不止是身体,就连心也冷了,感觉就要死了,她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忘记一切痛苦和冰冷要永远睡过去的时候,一件外袍轻轻的披在她的身上,紫凤闭着眼睛的脸容一颤,感觉到被包裹的温暖,她微微张开眼睛,模糊的看眼前一个伟岸的身影,强风吹得他的衣衫猎猎作响,却挡的她一点寒风也感受不到,“是谁来了?”紫凤心里念了一句,她想要用力睁开眼睛看看来的到底是谁,忽然,点点柔软而冰凉落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眉目眼角,粘的她睁不开眼睛来。

下雪了,易寒突然发现,用宽厚的后背遮挡住雪花落在她的身上,同时伸出手掌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雪花。

“放肆!”紫凤沙哑虚弱的从口中喊了出来,声音虽然微弱细小,却透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易寒听得很清晰,悲伤的脸容露出一丝笑容,眼神有一丝欣慰的神色。

“走开!”虚弱的连眼皮也睁不开的紫凤又虚弱的喊了一句。吃力的抬起手想要拨开落在自己脸上的手,手却突然间被捉住了,这只大手很温暖,而且将她握住很紧很紧,紫凤承认这会需要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自己,她需要温暖,那怕是一点点,一丝丝,可她却不容许别人这么做,她挣扎着,想要挣脱开这只紧紧握住自己的手,可是这只握住她的温暖的手掌似紧的永远也无法分开。

握住手中的小手是那么的冰,是那么的凉,让易寒恨不得将所有的体温都给她,让自己来承受这种寒冷入骨的折磨,他不顾紫凤的挣扎,往下腰,捉住她的手儿呵了一口热气,然后把这只冰凉的小手朝自己的衣怀内塞了进去,小手贴怀冻的易寒脸容一凛,肌肤顿生鸡皮疙瘩,可是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向这冰凉的小手传递体温的时候,易寒的一颗心却暖烘烘活跃而激动的跳跃着。

紫凤感觉自己的手进入了一个很温暖的地方,被很温柔的包裹着,同时带着一种特别舒适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就要这样舒服的睡去,她想要吃力睁开的眼皮又放弃了,疲惫的闭了下去。

易寒深情的凝视着她,看着她紧绷的脸容渐渐放松下来,咬的露出深深牙印的嘴唇慢慢的翘了起来,露出一丝动人的微笑,心中轻轻问道:“紫凤,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难道你这一会不是正在皇城的寝宫内,盖着温暖的被子甜甜入睡,却为何会一个人出现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忍受着寒冷与饥饿,为什么?”易寒真想知道,心中怜爱她到了极点,又愤怒生气到了极点,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

以前,紫凤仇恨自己,恨不得将自己剁成碎片,可无论她对自己做什么,易寒都不在意,而此刻他感觉这是紫凤对自己最大的报复,让自己如此的内疚、悔恨、伤心、痛苦。

紫凤紧闭眼眸的脸容冻得红扑扑的,“紫凤,”易寒温柔的轻呼着。

紫凤却没有回应,只是微微翘起的嘴角更动人了。

易寒眼看雪下得越来越大,如何能让她继续呆在这里,轻轻的抱着她的腰肢和双腿,生怕弄醒了她,她的身体竟缩的僵硬了,一点也不柔软,用外袍将她身体紧紧的包裹住,横抱着她朝营地走去,突然看见一匹白色的骏马倒地,却硬生生冻死了,易寒心中庆幸,若不是我一时心生良善之心,紫凤岂不是似这匹白马一般活生生冻死在这雪夜之中。

抱着紫凤朝营地走去,低头看着怀抱中的人儿鼻息微微呼出热气来,着急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下来。

走进帐篷内,将包裹着她身体的外袍上的雪花抖掉之后将她平放下来,透着微暖的被子披在她的身上,很快,紫凤的气息更沉了,睡的更甜了,这让易寒感到欣慰。

做完这些,易寒这才放心的走了出去,她身体冻僵了,易寒要立即熬一碗热汤给她喝下,暖暖身子,否则明日一早准生病了。

点燃火堆,朝锅内放了点干肉,沸煮起来,最后又加了些酒。

雪花飘飘,所有人都在睡梦之中,只有易寒一个人忙碌的身影,没一会儿他的头发就似被雪花染白了一般。

原地踏步的等待水沸,双手紧握放在嘴边呼了一口热气,“真冷啊!”

紫凤做了一个梦,梦见易寒知道自己死了,在自己的坟前哭泣,而她变成一个鬼魂无论如何大声呼喊,易寒也听不见,他哭的是如此的悲伤,让自己听的心都痛了,她在易寒身边不停的喊道:“易寒,不要伤心,这并没有什么。”只是易寒却听不见,她不知道如何能够让他听见,她着急的都要哭了出来。

易寒端了热乎乎的肉汤返回帐篷内,第一时间朝睡着的人儿望去,突然看见她眼角流出泪水来,忙蹲了下来,轻声呼叫道:“紫凤!紫凤!”

梦中的人儿听见呼声,哭的更悲伤了。

易寒忙轻轻推着她的身体,她却十分抗拒的伸手去挡,情急之下,易寒吻上她干裂的嘴唇。

这就像一个咒语,让紫凤慢慢的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感受到嘴上的湿润温暖,第一念头就是有人在侵犯自己。

“唔”的一声,用尽力气咬住对方的嘴唇,手臂虚弱的推开俯压在她身上雄壮的胸膛。

映入她眼眸的是一张充满温柔的脸,那双关切的眼神是黑暗中唯一的温暖,易寒!

紫凤不敢相信,自己千思万念想要见到的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她感到幸福快乐,只感觉这些日子的辛酸苦痛能换得这一刻都是值的!

易寒满脸笑容,柔声道:“紫凤,你终于醒了,让我担心死了。”

紫凤痴痴的凝视着易寒,只感觉自己的心是那么的温暖,温暖到可以融化任何的寒冷,忽然,泪水又莫名其妙的流了出来,终于见面了,这一刻到来了,那也预示着即将与他分别,她的心是那么的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啊!”的一声,易寒满脸着急,却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哄这个怜弱的人儿破涕为笑,“紫凤,不要哭了,有我在,来,先喝了这碗热汤暖暖身子,免得一会凉了。”说着温柔的擦拭她脸上的泪水。

紫凤呆呆的看着易寒,看着他温柔的动作,很快眼神透出几分迷茫,表情变得有些冷漠的别过头去。

易寒见状轻声道:“怎么了?先把这热汤给喝下去吧。”说着轻轻吹了几下。

紫凤悄悄打量,看见他嘴唇被咬出血来,这才想到他刚才亲吻自己的时候被自己狠狠咬了一口,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指抚摸他的流血的嘴唇,轻声道:“对不起。”

易寒忙笑道:“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竟让你在寒夜中受冻。”

紫凤微笑道:“这不怪你,你并不知道。”

易寒道:“不说这些了,先把热汤喝了再说。”说着将汤递到她的嘴边,紫凤美眸看了易寒一眼,见易寒露出微笑的凝视着她,这才张开嘴唇,慢慢的将热汤喝下。

热汤入腹,顿时温暖无比,与刚刚饥饿受冻相比,简直天上地下。

一碗热汤喝下,易寒看见脸色变得红扑扑的,露出高兴的表情来,轻声道:“我再给你盛一碗,不过你可要等一小会。”

紫凤拉住他的手,“不必了,我已经暖和了。”

易寒坐了下来,笑道:“那我就留下来陪你。”

两只手拉在一起,紧紧相握就似刚才一般,只感觉血肉相连,似身体的一部分,本来就该这样,让人忘记了是拉住另外一个人的手。

易寒看着她那张恢复血色美丽动人的脸容,伸出手去梳理她有些凌乱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紫凤猛的抬手去挡,却突然恍悟拉住易寒的手还没有松开,缓缓的抽了手,垂下头来,变得十分安静。

易寒笑了笑,却轻轻的梳理她凌乱的头发,让她的姿容显得洁雅,他动作自然,就好似这些事情本该由他代劳一般。

紫凤垂下头,十分的温顺,却一言不发,过了一会才低声道:“那日我说过了,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的关系,不准你再碰我一下。”

易寒微笑着应道:“我已经忘记了。”一句话就缓解了这个尴尬难答的问题。

紫凤轻声道:“你刚才又这么做了。”

易寒微笑道:“谢谢你提醒我,陛下要降罪于我吗?”

“你......”紫凤话说一半停了下来,表情似乎有点生气。

易寒笑道:“看来陛下并不打算这么做。”说着将梳理好的头发束了起来,嘴上淡淡道:“似个野人一样,刚刚差点没有认出你来。”

紫凤轻声道:“我宁愿你没有认出来。”却不再提醒易寒不准再碰她了。

易寒突然沉声道:“我刚才若不追出去,你可就要冻死了。”口吻却透着几分怒气。

紫凤应道:“我宁愿冻死。”

易寒怒道:“你可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孤身一人身处在冰天雪地之中,你不要命了吗?”

紫凤浅浅一笑:“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易寒见她还没有觉悟,气道:“都快冻死了,还说不严重,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若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

紫凤挺起胸膛,挑衅道:“你就要怎么样?”

易寒语气一软,“你是女王陛下,我不能拿你怎么样,不过我替你不值,替关心你的人不值,更为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值。”

紫凤轻轻道:“我想送你一程的。”

易寒道:“胡说,我都已经离开紫荆皇城十来天了,都已经快到紫荆国的边境了。”

紫凤笑道:“我就是想一路送你到边境。”

易寒闻言,表情一呆,看着她释然的表情,心头一颤,突然毫无征兆的将她紧紧搂抱在怀中,紫凤表情一讶之后,眼眸却是温柔的垂了下来,露出微笑,也不挣扎抗拒,她不是一直想依偎在他的怀中吗?那就好好依偎在他的怀中,放纵自己最后一次的情感吧。

轻声传来:“我说过了,不准你再碰我一下。”

易寒道:“我忘记了。”

紫凤道:“我刚刚才说过的。”

易寒道:“我记性很差。”

紫凤轻声道:“那我现在再提醒你一次,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触碰我的身体就是在冒犯我。”

易寒道:“没听见。”却将她搂的更紧,柔声道:“紫凤,你真傻。”

易寒说她傻,紫凤却有种从未有过的喜悦涌上心头,温柔应道:“我愿意。”

易寒将她搂的更紧,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他内心的激动,他只能紧紧的拥抱她,愿意将自己的一切给她,他的双臂紧实的紫凤喘不过去来,当初白水岩撞见的一对男女,紫凤恨的要取易寒性命,怎么会想今日竟爱的如此之深,孤身一人相送千里,差点葬身雪夜之中,当中尝遍以前从来没尝过的辛酸苦痛,她不是女王,她只是一个痴舍不下爱人的普通女人。

紫凤被易寒勒的喘不过气来,轻声喊道:“易寒,易寒。”

易寒却似着了魔一般,恍然不觉,他只知道自己要好好保护这个女子,用这里的怀抱补偿她多日的辛酸苦痛,将自己所能给的,全部给他。

紫凤虽然被勒的很难受,却艰难的伸出手掌去抚摸这个紧紧将自己拥抱男人的脸容,透着无比的温柔和爱意,就让我这样死在他的怀中吧,在幸福快乐中死去,就不必再承受那种非人的思念,永别的痛苦。

她的温柔爱意似唤醒了着魔了的易寒,易寒忙松手,紫凤咳咳几声之后,露出笑容道:“你要把我给勒死吗?”

易寒顿时手足无措,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嘴上应道:“不是的。”

紫凤柔声道:“我知道。”说着主动捉住他的手,“我很知足。”说着盯着他温暖宽厚的手掌,却不再说话了,真想这一刻停下来,成为永恒,可是时间却在无情的流逝。

两人就这样握着,也不说话,任时间流逝,但似乎想让这一刻成为永恒。

易寒突然道:“紫凤,跟我一起走吧。”易寒突然说出一句毫无理智的话来。

紫凤认真问道:“这是你的真心话?”

易寒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紫凤笑道:“那是不是我该让子凤回去继承女王之位,而自己却跟着你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飞 su 中 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