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最新章节列表

番②《医不小心嫁冤家》第3章:难以抑制(6千字)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舒蔓本就对这个肥头大耳的债主,厌恶的不行,见他的手,这会儿这么不规矩的伸过来,直接撇开。

“拿开你脏手!”

她闪躲开,眼神儿变得尖锐起来。

“拿着钱,赶紧滚!”

终于知道自己母亲都是惹上了些什么人,一群臭流mang。

见舒蔓挣扎,男人一怔,随即猥-琐的笑了。

“你妈还欠我三十万呢,你打算什么时候还了,嗯?”

搓着双手,债主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儿盯着舒蔓,就差这会儿提枪上阵了。

债主的话,越说越不着调,舒蔓气的双肩都轻颤了起来。

“马上滚,否则我报警了!”

舒蔓就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来了手机,意欲打电话报警。

见舒蔓意欲拨通电话报警,债主急了,一把就从她手里夺过来了手机,跟着,摔在了地上。

“报警?你以为我会怕了那些酒囊饭袋?”

债主不以为意说着话,癫狂至极,然后就招呼自己那两个拉着姚文莉的手下,上前去拉舒蔓。

“魏-三,你不许碰蔓蔓!”

姚文莉意识到债主要做什么,也顾不上自己的脸上还鲜血横流,伸手就去扒债主的裤脚。

姚文莉扯着自己裤脚,牵绊自己,债主急了,一脚就踢开了她。

“去你-妈-的!”

债主满嘴恶俗的话,粗不可闻。

姚文莉的身体撞到了柜子的一角,疼的她龇牙咧嘴。

下巴被攥住,姚文莉本就疼的直皱眉,这会儿债主的力道落在她的下颌上,她觉得她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姚文莉,你他-妈-的这会儿最好给我放聪明点,你还欠我三十万呢,这会儿,你要是让你你女儿和我,还有我的弟兄们干-一次,我少和你要十万,否则,别特-么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债主恶狠狠的说着话,吐沫星子横飞。

姚文莉被债主的话,狠狠的凌迟耳膜,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这会儿的她,内心是犹豫的,她知道挣钱有多难,更清楚还债有多困难,刚刚债主说用舒蔓的的一次顶十万,她都不由得心动了起来。

如果说这会儿债主说要胁迫的人不是舒蔓,而是自己,姚文莉一定会应允下来,毕竟不用还的这十万块钱债,能让她拿去给舒泽看病。

见姚文莉不说,默然的态度,债主勾唇,恶心的笑了。

抬手拍了拍她的脸蛋,“这就对了吗?反正你女儿早晚都被男人上,谁上不都一样嘛!”

说完话,债主站起身,半luo着肥硕且爬满了纹身的身体,叉着腰,“来啊,把这个小娘-们带回咱们的家里!”

旁边的下手一听这话,顿时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

舒蔓闪躲着这些地-痞乱-来的手的同时,把自己母亲一声不吭的样子也全部都看在了眼里。

心底,凄凉一片……

舒蔓不禁扪心自问,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母亲,竟然可以任由这些个臭男人,对自己胡来……

————————————————————————————————————————————————————

“厉主任,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我妈该怎么办?三更半夜折腾你,有劳了!”

患者家属千恩万谢厉祎铭,因为他不辞辛苦的从市中心赶来城南这边,都感动的眼角泛出泪光了。

“您客气了,治病救人是我们医生的天职所在,切记,老人刚做完心脏支架,不宜受惊。”

“是是是,谢谢厉主任提醒。”

“那没有什么事儿,我先走了,如果老人再有什么问题,记得打电话给我!”

“好好好。”

离开了患者家属家里,厉祎铭出楼道的时候,把口罩和身上的白大褂脱了下来,交给身旁的医护人员。

身为医学界翘楚,厉祎铭仅用五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耶鲁大学本硕博学位的攻读,并考取了圣约翰大学的妇科和外科双学位,在众多医学界人士中,以傲人成绩,让前辈自叹不如,让后生望尘莫及,成为最年轻荣升科主任的专家医师。

前几天一位在市中心做了心脏支架的老人,今天因为关门声音被吓到的原因,心脏受了刺激,服用了抑制剂也没有用的关系,只得把厉祎铭连夜请来城南这边,给老人治病。

接过厉祎铭递过来的医用口罩和白大褂,医护人员忍不住偷偷瞄了他一眼。

就是这位有史以来最帅气英俊、成就最高的男医生,让诸多科室的医护人员削破了脑袋,都想来妇科这边做医护,只为能有和这位传奇医生可以一起共事儿。

“你们把病历一起带回去,不用等我,我自己开车回去。”

“好的,厉主任。”

医护人员又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厉祎铭,才转身,拿着东西离开。

夜半时分,寂-寞聊聊,月光躲在岚云后,原本闪烁的星子,发出颤颤巍巍的光芒。

长身而立在路灯下,昏黄的路灯灯光将厉祎铭本就出众笔挺的身躯拉长,留下长长的身影。

厉祎铭将手插-袋,半侧着脸,精雕细琢般的五官,半落在忽明忽暗的光影里,让人无限遐想。

待救护车离开了以后,半挽着着白衬衫袖口的厉祎铭,看了看腕表,见时间也不早了,就往宾利车那里走去。

刚准备给车门解锁,不远处一个楼道里,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妈-的,给我站住!”

债主待着他的手下,疯狂的追着舒蔓,一副不追到她,誓不罢休的样子。

被几个大汉追赶着,舒蔓也顾不上自己衬衫这会儿散开了几颗,没了命一样的跑着。

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她被几个大汉抓着,心里真的恶心的不行,但更让她痛心的是她母亲的无动于衷。

再怎样说,她也是她的孩子,她看着几个男人要占她的便宜,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呢?别说是人,这会儿就算是畜-生,见了他的孩子被敌人侵-犯,也知道保护自己的孩子,她怎么能做到比畜-生都不如?

顾不上去想太多,舒蔓隐忍心里作痛感,没了命的继续跑着。

舒蔓跑着,几个大汉穷追不舍。

折腾了有一会儿,势单力薄的舒蔓,终究不抵几个魁梧身子的男人,被抓了过去。

身体被两个男人钳制住,舒蔓一下子就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去把车开来!”

债主见舒蔓被抓住了,赶忙招呼另一个手下去开车。

本就瘦弱的身体连一个男人都对付不了,这会儿两个男人钳制自己,还有债主猥-琐的盯着自己,舒蔓觉得自己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切反抗都变得那么微不足道。

不允许舒蔓有任何反抗,车子开过来的时候,两个男人钳制住她的身子就往吉普车上扯。

不远处,身心疲倦的厉祎铭把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全部纳入到眼底。

眼看着不远处的小女人被拽上车去,他脚下的步子,几乎是鬼使神差,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的抬起,向吉普车那里走去。

厉祎铭长腿迈开了几步,只是他终究是晚了一步。

五米开外的位置那里,车门被几个粗野的男人给关上了。

车门被合上的瞬间,他看到了被绑女人眸底下的惊恐。

而且,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他隐约觉得自己看到被绑架的女人,无力的唇角,艰涩的蠕动,对他说——

“救我!”

她在求他救她,以惶恐不安的姿态,求他救她。

————————————————————————————————————————————————————

也顾不上这会儿回去休息,厉祎铭拨了电话报了警以后,将迈速表飙升到最大的速率,沉冷的唇瓣紧抿成一道弧线,眸光死死的盯住前方的车。

扣住方向盘的手手指,骨节隐隐的泛白,他丝毫不敢松懈下来,生怕自己一松懈下来,被绑架的女孩子就会有危险。

通过反光镜,看到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来的车子在追着自己,前方的吉普车司机咒骂了一句。

跟着脚踩油门,提高车速,生怕被后面的车子追上来以后就麻烦了。

“三哥,后面有车子在追我们啊,不然我们把这个jian女人扔下车吧!”

“追我们车?哪呢?”

债主不知道这会儿有车在追他们,听司机这么一说,才注意到车后确实有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在追自己。

“那车是什么时候追上来的?”

“我不知道啊!”

司机战战兢兢的说着话,他真的不知道后面那个瘪三什么时候开始追他们的,更不是那货是不是不要命了,竟然追得这么狠。

“妈-的,甩掉他!”

债主恶狠狠的命令着,然后又把目光放在舒蔓的身上,准备对付她。

“滚。”

债主不安分的向自己伸过来手,舒蔓用脚踢打着。

舒蔓挣扎的动作实在是剧烈,在半空中游弋的高跟鞋,鞋跟把债主的脸都划破了,流出来一道汩汩的血……

“妈-的!”

债主的脸上流出来了一道血,他当即怒骂了舒蔓一句。

“给我按住她!”

债主粗暴的命令着手下。

“今天,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了!”

男人家中了按住舒蔓的力道,舒蔓在男人对自己的钳制中,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cao,我还不信我今天办不了你了!”

说着话,男人便拿出来了一瓶粉红色的液体,作势就往舒蔓的嘴边送去。

看着男人拿着那瓶液体逼近自己的嘴唇,舒蔓惊慌的死咬住牙关,坚决不放开抿紧的唇。

混社会也好久了,她知道债主拿给自己的是一种药力极强的进口xing药,一旦自己喝了下去,后果不敢设想。

见舒蔓一副抵死不从的姿态,扣紧她下巴的债主,顿时就暴怒了!

“啪!”的一下子,扬手就给了舒蔓一个昏天黑地的耳光。

“妈-的,装什么装啊?你妈那个jian人都舍得把你献给我们,你还装什么啊?是不是想我弄死你啊?”

荤俗的话语传来,听在舒蔓的耳中,污-秽-至极,不堪入耳。

白-皙的腮边上,五个深浅不一的红痕愕然呈现,火辣辣的疼痛感沿着神经传来,让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恐慌。

见到舒蔓忘记了挣扎,秀气的脸上,苍白一片,写满了惊慌恐惧的样子,男人们非但没有半分怜惜的意思,反倒是激发了他们骨子里癫狂的兽-xing,这个小女人太过诱-人,就像是花瓣一样,周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让人看了就想狠狠的蹂-躏。

尤其这样一幅楚楚可怜的姿态,更是让他们全身的毛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起来。

所以债主刚刚舍得不要那十万块,也要办了他,完全是为了满足他自私又变-态的心里渴望。

再次上伸手,债主按住舒蔓的脸腮,强迫着她张嘴。

粗重的力道按下,舒蔓再也拦不下男人将粉红色的液体注入自己的嘴中。

粉红色的液体灌入嘴巴里,顺在食道滑下,顿时,一种像是吞下了致命毒药的感觉让舒蔓厌恶的不行。

直到粉红色的液体一滴不剩,男人才满意的松开舒蔓的下巴。

继而,淫-邪的一笑。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花十万买你,算我们高看你了。”

而一心只想把灌下去液体悉数吐出的舒蔓,根本顾不上债主在胡说些什么,躲在一边,不停的往外吐着残留的液体。

见舒蔓蜷缩着身子,不停地作呕,男人们笑得极度yin-靡,继而,毫不忌讳的的伸手去触碰到自己的鼠-蹊处,然后兴奋不已的上下套-弄。

舒蔓自顾自的折腾了一会儿,不消一会儿,她猛地发现自己的身子开始变得发热起来,甚至,体内炽热的躁动感像是要将她抽空一样,令她的身体不停地发颤。

唇焦口燥的掏空了真气的感觉,直逼舒蔓的全部理智,让她全身像是被热火团团围住一样,只剩下一个羞耻的的念头。

“嗯……”

蜷缩着身子的舒蔓,再也难以抑制的呻-吟一声,无限旖旎。

因为药效的作用,她迷离的明眸间,染上了泛滥的春-色。

被火热的波流源源不断的冲击着,舒蔓开始无意识的踢动双腿,连同没有了高跟鞋做防护,坦露在外面的白嫩的小脚趾,都开始一根一根的向上翘立起来,两只纤柔的小手也开始胡-乱的在全身上下摸-索起来。

舒蔓的样子,让几个男人哈哈大笑。

但是司机接下来提醒的一句话,让他们的笑声,当即就敛住了。

“三哥,不好了啊,后面那辆车追上来了啊!”

司机已经尽量去甩身后的车了,只是身后的车,他根本就甩不掉。

因为司机的话,男人们原本还兴致勃勃的火焰,就像是被一盆冷水给从头到脚泼下一样,直接熄灭了下来。

债主抬眼,准备去看后面的车追到了哪里,只见自己眼前,离弦的箭一样在车侧冲过去一辆车子,随即,横在了吉普车的前面。

司机没有料到前面的车会突然横出来,赶忙将车打轮,一下子就撞到了路基上。

突然的急刹车,让几个男人措手不及,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前面的车上下来一个人。

随着厉祎铭身影的逐渐清晰,债主看见了他拿手机正在打电话。

乍想到他可能是给警察打电话,当即就慌了。

也顾不上去管舒蔓,让司机开了锁以后,几个人一拥而散,没了命的跑开。

————————————————————————————————————————————————————

厉祎铭拨了电话给交通队,来到吉普车这里再看时,除了剩下的舒蔓以外,其他人都跑了。

拉开车门,看到舒蔓那一刻,厉祎铭不禁错愕的瞪大眼。

舒蔓伸手,正在她的衣襟里轻拢慢捻,几乎是一瞬间,厉祎铭男性的象征就有了反应。

不是没有看过岛-国-片,但是这么真真切切的看到一个女人在自我陶醉,实在是让人尴尬。

不自然的滑动了一下xing感的喉结,意识到舒蔓是被人下了药,才会这般,他竭力克制自己身体绷紧的感觉,抬手,试探性的去碰她。

“你怎么样?”

厉祎铭问着,原本磁性好听的嗓音,此刻透着黯哑,很显然因为这样的场景,他的自控力在迎接挑战。

舒蔓半luo的躺在地毯上,面色潮-红的像是盛开的花儿一样娇艳yu滴,惹人来采撷。

“嗯……”

声音绵密的嘤咛着,难以自控的溢出。

这样的舒蔓给人一种难以掩饰的妩-媚的气息,如毒药般致命。

半张着杏眼,舒蔓已经被体内的冲击波涣散了全部的理智,她不管不顾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身体本能反应的羞耻想法,让她只想从这个男人的身上寻找刺-激感。

伸出纤长的玉臂,舒蔓去扯厉祎铭的手臂,跟着整个人就像是找寻到了支点一样,两个手蔓藤一样吊在厉祎铭的脖子上。

没有任何思考的理智,她主动的献上了红唇。

柔软的唇瓣贴合上自己的那一刻,厉祎铭的身体,就像是弓弦一样,一下子就身体紧绷了起来。

胡乱动着自己小手的舒蔓,微微抬高下颌,吻着厉祎铭的同时,手也不安分的在他的身上游-移起来,

羞-涩中不带任何技巧的亲吻,青-涩极了,但舒蔓此刻的样子,却丝毫不青-涩,相反,妩-媚而香-艳。

从来没有女人靠近过自己,舒蔓这样的触碰让厉祎铭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飞速的倒流了起来。

舒蔓还在shun-xi厉祎铭的唇,不安分的小she头,顽皮的在他的齿冠上扫了一圈以后,动作笨拙的去撬开他的牙齿,然后把自己tan-ru进去……

厉祎铭被动的承受舒蔓亲吻自己,没一会儿就头昏脑涨了。

几乎是没有意识,他一把就扣住了她的后脑,继而化被动为主动,桎梏亲吻她双唇的姿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