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三十章 欧阳寂宇,大坏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欧阳寂宇小声的喊道“左近。”

“主子。”左近瞬间出现在船头的位置。

“安排马车。”欧阳寂宇说道:“回宇王府。”

“是。”左近答应后,立刻安排马车。等在欧阳寂宇上岸的位置。

回到宇王府的欧阳寂宇直接把苏锦修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跟在欧阳寂宇身后的左近和左远诧异的看着自己的主子。

任谁都是可以看的出来的王爷对苏锦修的情意。

欧阳寂宇没有让任何人进入房间掌灯,而是直接用夜明珠照亮房间。

他一脸满足的笑容,看着放在床上的苏锦修。

看上去一脸的恬静,只是若仔细的看眉眼中竟然隐藏着一丝弱不可察的悲伤之意。

“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欧阳寂宇小声的说着。

只是后面,苏锦修小声的在嘟囔着什么,第一句欧阳寂宇没有听明白。

但是他知道此时苏锦修口中说是个人名。

只是文夏是谁,欧阳寂宇不知道。

他看着苏锦修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她的了解竟然是这样少,她口中的人与事自己都不清楚。

“欧阳寂宇,你个坏人。”

欧阳寂宇瞬间蹙眉“……”

他以为她醒了,仔细看去才知道她只是在说梦话。

欧阳寂宇再一次无奈的笑了。心中想到,大坏人,自己做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她如此的生气,此时看着苏锦修竟然还可以看到她唇边的微微鼓起,她就是在生气。

“明明说说好的……风月阁……还要去见苏锦婳。”

“……”欧阳寂宇诧异,心中想到原来她知道,她在意自己去见了苏锦婳。

欧阳寂宇的目光重新落苏锦修的脸上。

只是此时的苏锦修翻了一个身,身子微微的往被子里一缩。

欧阳寂宇轻轻的把被子往苏锦修的身上盖了盖,然后走出了房间。

门口的左近,左远一直守着。

欧阳寂宇问道:“今天再本王到风月阁后,修儿来过?”

左远回答到:“锦修小姐是来过,不过她看你没在他什么都没说就直接离开了。”

“没有询问本王去哪里了?”欧阳寂宇问道。

左远想着“锦修小姐是没有询问王爷的出去。”

欧阳寂宇不再说话。

顿时安静起来了。

“王爷。”左远说道:“属下记得,仿佛是听到锦修小姐好像是在和宁伯说了什么?锦修小姐和宁伯的交谈声音不大,属下没有听的太清楚,但是属下听到幽琼姑娘几个字,这几个字是出自锦修小姐口中。”

“左近,你到树屋去,把夜无忧请来。”欧阳寂宇吩咐到:“左远,你暗中到丞相府看一下那里的情况。”

“是。”左近,左远立刻消失在宇王府。

看着他们离开后,欧阳寂宇重新回到房间。

此时他却诧异的看着苏锦修竟然把这一床的被子踢到了地上。

并且一只胳膊在外,一直腿的半搭在床边上,就这睡相欧阳寂宇实在是……

他真的怀疑,如果自己再不出现,苏锦修会直接睡到地上去。

迷迷糊糊睡着的苏锦修仿佛是,感觉到了冷,胳膊一轮,手中在摸索着什么。

欧阳寂宇看着她的样子,真的是好笑又无奈。

他从新把被子给苏锦修改好。

然后起身坐在了中间的椅子上,一只手拄着额头。

左远到丞相府的时候,高鹗早已经离开。

但是,府上的人们看上去很是慌张的在忙着什么。

左远隐藏在不易发现的角落,他一个闪身进入了丞相府的大厅,此时的大厅没有一个人。

他心中思虑到,难不成此时都已经休息?不过很快左远就否定了心头的想法。

就在他打算到别的地方是,走进来了两个丫头。

“你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常言说风水轮流转,如今是可转到人家茹姨娘的头上了。”

“都说人家苏锦修是命中带煞人的,你看她这一会来,茹姨娘转运了,先是修理了夫人身边的李妈妈,后来锦程少爷的那些丑事也爆了出来,还有锦德少爷的病,都已经病了两年了,如今现在竟然痊愈了。”

“是啊。”

“不过……也这样也没什么,她们不是一样离开了丞相府吗?”

“那可不一样,你刚才没有听到高公公对丞相说吗?说怎么老爷有福气,能娶到茹姨娘这么好的女子,并且还夸赞了锦修小姐和锦德少爷。说不定她们会快就会重新回到着丞相府的。”

“哎,你说茹姨娘怎么就成了沐妃娘娘的恩人?”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只清楚,茹姨娘要翻身了。”

“虚!小声一点。”两个丫头把大厅中所需要的茶盏都放好了。

躲在暗处的左远看着她们放好东西离开。

看来这丞相府一会儿是有客要来。

果然不多一会儿,苏尤和周氏走了进来。

“锦婳还是不能开口说话吗?”苏尤担心的问道。

“是。”周氏说道:“不知道一会刑司部的王大人会不会来。”

“这个人软硬不吃,仿佛是一个没有弱点的人。”苏尤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担忧“我心中亦是没底。”

周氏看了一眼外面“怎么锦程还不回来。”

“不争气的东西。”苏尤不满的说道“看你你叫出来的儿子。还有锦婳,怎么好端端的跑到了风月阁,那是什么地方,她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避嫌。”

苏尤如此说,周氏很是不乐意的说道:“锦婳一向小心谨慎,如今单看她不能开口说话,就知道着一定是事出有因,现在你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如此说自己的女儿,好歹要等锦婳可以说话了,问清楚缘由再去责备。”

“责备?”苏尤生气的说道:“这是责备两个字就能解决的?死的这个人是大德的朝廷的官,锦婳去的地方又是在风月阁,如果此事没有合理的解释,你让皇上如何看待锦婳,让太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飞速中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