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相信宇王爷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谁告诉你的?”太上皇立刻变的严肃起来。

“你这个老头子是明知故意问。”苏锦修不满的说到。“非得找虐,是吧?”

夜无忧很是意外的看着苏锦修问到:“你就这么和太上皇说话?”

苏锦修眨眨眼“有什么不对吗?”

夜无忧的目光看向太上皇,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说。

苏锦修深深吸了一口气,她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夜无忧。

旁若无人的直接把手放在了夜无忧的手腕。“别动。”

夜无忧面上露出一丝微笑。“只要不怨师哥就好。”

“怨。”苏锦修想都没有想的说到:“你和师父从一开始就在布局,修儿只是你们手中的棋子,只不过在半路上你对修儿有了感情,纠结于下手不下手,若非如此,此时的修儿还不知道成了什么模样呢。”

尤其是在苏锦修想到前世时的状况时。

她满眼是恨的看了眼夜无忧。

“你竟如此恨我?”夜无忧很是伤心的问道。

“你都做了,难不成还不许我埋怨?”苏修说着,她说着从夜无忧的手腕挪开。“你的身体到像全好了,以前的旧伤也没有了,身体的寒气也都驱除了。好是稀奇?”

“那是当然了。”太上皇很是得意的说到:“朕可是制药高手,把他的伤治好还是容易的事情。朕可是看着这小子从小长大的。后来,只是闭关了一段时日没有想到,岑将军府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说到当年的事情,房间中的气氛瞬间降低到了极点。

苏锦修这个时候对这件事情能并不感兴趣。“好了,你们谈吧,本姑娘透透气去。”

说着她刚站起来,突然感觉到了身体猛然疼痛了起来。

脸上发白的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像是在撕扯着什么,又像是冷的想要包裹自己。

“修儿……”夜无忧看到苏锦修的样子,他满脸的紧张“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说着他就要为苏锦修运气。

“住手。”太上皇喊到,一脸凝重的走到了苏锦修的面前,若是仔细看太上皇的面容,会发现他带着一丝伤痛,他是在心疼苏锦修“你的药呢?”

苏锦修眼中发狠的看着太上皇“你——又,何必,何必如此假,善?”

说着苏锦修的身体已经缩成了一个团。

“修儿!你,你很冷吗?”夜无忧看着蜷缩在地上的人,他想要去抱她,却有无从下手。“告诉我,怎么做?”

“……疼……”苏锦修苍白的脸上有着密密麻麻的细汗。“好多,多,的虫子在咬,咬我。疼——”

太上皇看着苏锦修难受的模样。

他冷声说了一句“药在她的身上。”

然后面无表情的甩袖离开。

夜无忧看太上皇离开,他仿佛才反应过来,自己该做什么。“药?修儿你的药呢?”

“腰……间。”苏锦修艰难的说着:“腰间……”

夜无忧快速的从苏锦修的身上找到了腰间放的药,快速的从瓶中取出一颗放入了苏锦修的口中。

他看着她慢慢的在缓和,夜无忧心疼的把苏锦修抱入自己的怀中。“怎么会这样?是他干的,就是他为你吃的毒,就是为了让欧阳寂宇接手皇位?”

“是。”苏锦修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只是她的身体此时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浑身无力。“我好累,想睡觉。”

“好。”夜无忧的手臂不由自主的紧了紧“好,师哥守着修儿,你安心睡吧。”

苏锦修的眼睛慢慢闭上,她是真的困了,这么多天的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休息了。

夜无忧看着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他轻手轻脚的将苏锦修放在了床榻上。满脸心事的看着她,等了好长时间,夜无忧才朝着外面走去。

“你为什么要对她如此。”夜无忧看着太上皇的背影“难道别无他法?”

“佑霖啊。”太上皇一声叹息的转头看着夜无忧“你不是朕,不知道朕的难处。”

“皇爷爷。”夜无忧祈求到:“你把解药给了修儿吧,这大德的江山宇王爷不会不管的。”

“是。”太上皇说到“朕知道,寂宇一定会管,但是这和他坐上皇位是不一样的,朕要的是他安安心心的坐在那个位子上。”

夜无忧直视着太上皇的眼睛“在您的眼中除了江山就再无其他吗?”

“江山社稷是最重要的。”太上皇脱口而出“至于苏锦修,朕给着她可以缓解痛苦的药,只要按时服用就不会出现如此状况。至于解药,只要寂宇坐上大德皇帝位,朕自然会把解药给了苏锦修,这是朕给寂宇的承诺。”

“是吗?”夜无忧冷着声音说道:“那么,宇王爷的性命和大德的江山来比,那个更重要?”

“你想做什么?”太上皇立刻警惕的问道。

夜无忧直接说道“我只要想要解药。”

“没有。”太上皇直接回绝到。

“是吗?”夜无忧的唇畔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那我就毁了这个江山。”

太上皇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探究看着夜无忧。

他在心中思虑着夜无忧的话,并考虑这他是否真的有这个能力,如果可以,为了大德的基业,他不介意此时就解决掉岑佑霖,纵然自己心头不舍,但是总得有个轻重之分。

太上皇很是笃定的说道。“你没有这个能力。”

夜无忧同样笃定。“太上皇可以问问您的孙子,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太上皇一边询问一边猜疑。“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布局,一直想要报仇,不只是对丞相府,还有整个大德?你在恨,恨皇上对你岑家的判决?”

“判决?”夜无忧冷笑到:“有判决吗?从来都没有,甚至我的父亲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乃至他死了以后被当今的皇上给扣上了一个卖国的帽子。他一这一生忠心为国,可是在他出事之后,有谁为他喊过一句冤。”

太上皇用犀利的眼神看着夜无忧。“你想要什么样的报仇?是玉石俱焚还是要为岑珈平冤正名?”

&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飞 su 中 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