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聘金3亿,BOSS惑妻无度 > 聘金3亿,BOSS惑妻无度最新章节列表

《许你一世诺言》041:你不急我急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果真,没一会儿,有人探了探许言的鼻息,然后说:“没气了!这次肯定是死了!”

黑暗里,响起一个短促的冷笑声,另一个人说:“你多等一会儿,万一是装的呢!你忘了三年前的事了?这女的命大,这次绝对不能再失手了,否则咱兄弟俩的命都没了。”

“哥,你说咱们为什么干脆不直接将这女的一刀捅死算了,费这劲儿做什么?”

“滚一边去!你懂什么!大哥怎么交代我们就怎么做!”

“是是是,一切都听哥的。”

许言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鼻子前一直放着一只手在探着她的气息,她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时间,一秒,两秒……足足两分钟,那个人还没有移开手。

该死,这是要准备等多久?

许言在心里暗暗骂道。

又过了几秒钟,那只手终于移开,“哥,两分钟有了吧,还真没气儿了,不过身体还是热的。”

许言心头一惊,她都忘了这件事了!

怎么办?

她只会憋气装死,让身体变凉,她还真没那个本事啊!

难道说今天真的注定了要死翘翘吗?

“你起开,让我看看,搞不好这女的刚才是在憋着气。”

另一个声音说完后,没几秒钟,许言听到撕胶带的声音,然后一截胶带就封住了她的鼻子。

许言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叫不好,她能憋气七分钟,但是再久,肯定会要命的!

“这样就算是真的憋气,我看她能憋多久。”

“还是哥你聪明!哥你是我的偶像!”

“滚一边去!”

“哥,这女的长得还不赖!”

“滚!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警告你,如果你不想死就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

“知道知道,我就是觉得挺可惜,你说这么漂亮的一女的就这样死了——”

“你还说!”

“啊——”一声惨叫,许言能够听到像是一个人摔倒在地上的声音,这让她能够通过声音判断,她此时似乎是在一个半山坡上。

“哥,你怎么能把我踹下去,疼死我了!”

“我警告你,你趁早给我打消那个念头,等钱到帐了,你拿着钱随便找女人我都不管你,但是这个女人你要是敢碰,别怪到时候你被抓了,哥不管你!”

“知道了,知道了,我也就想想而已。”

“你去把看门的那个老家伙看住,我把这女人送过去,记住,小心那条狗,三年前要不是那条狗坏事,这女人早死了。”

“放心,狗估计已经去天堂了,那药可是强效药,吃过十分钟绝对死翘翘。”

“小心点!”

三年前,萧寒说是墓地看大门的大叔养的那条狗发现的她,然后她才被救回了一条命。

从刚才这两个人的对话里,应该此时还在后山墓地。

今天狗不在了,谁还能来救她?

此时,已经距离鼻子被捂着过去了几分钟了,许言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涣散,无法呼吸,她很快就会休克。

这时候,她感觉自己身上的麻袋又被绑好,然后她被人扛在了肩膀上,一颠一颠地走了起来。

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睡过去,绝对不可以。

她想要呼吸,想要睁开眼睛。

可是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眼皮沉重得放佛有千斤之重,她怎么都掀不起来。

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在还在颠簸的时候,她都已经昏睡了过去。

在昏睡的这一刻,许言脑海里闪过一道明亮的光,然后她就看到了许诺。

许诺……

她叫他,他站得离她有些远,五米开外的地方,身上的衣服是那天他下葬,她给他穿的礼服。

那天,是他的葬礼,也是他们的婚礼。

许诺,你回来了吗?

她问他,他却只是站在远处看着她笑,不上前,也不跟她说话。

许诺,我想你,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他依旧还是不说话,却突然转身离开了。

许诺!许诺你去哪儿?许诺!

她惊慌失措地叫着他的名字,想要去追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放佛是长在了泥土里,怎么都动不了。

她低头看自己,然后看到自己的大半个身体都在土里,只有胸口向上的地方在外面露着,她这是怎么了?

许诺你别走,许诺,救我!许诺……

……

“许诺!许诺救我!许诺……”

“阿言,我在这里,我在这里阿言,阿言你醒醒,阿言,你醒醒。”

有个熟悉的声音在许言的耳边不停地响着,这是谁啊?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声音既像许诺,又不像许诺,到底是谁?

她想要看看这个人是谁,于是她就努力地睁开了眼睛。

“阿言!阿言你醒了!”

许言一睁开眼睛,就对上了左锋那张着急的脸,她眨了眨眼睛,这才找回自己。

“左锋……”她动了动嘴唇,从喉咙里发出细弱蚊蝇一般的声音。

左锋激动地抱紧她,一张脸依旧惨白如纸,“是我!是我阿言,你没事了,没事了啊。”

他是真的被吓坏了,差一点点,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天知道当昨天晚上他找到她的时候,看着她已经没有了呼吸,身体都已经变凉,他有多害怕,多恐惧。

他不敢想,如果她真的离开了,他该如何活下去。

他因为放不下她,所以不肯离开,所以又岂能承受她撒手而去。

“阿言,没事了啊,不要害怕,我在你身边,我在呢!”

“阿言不害怕,不怕,不怕……”

他一遍遍地说着让她不要害怕,可是他自己,却是真的害怕。

他紧紧地抱着她,大有将她揉到自己骨血里的冲动,因为只有这样,她就再也不会受到伤害,更不会离开他。

许言被他抱得太紧,几乎都透不过气。

她想要说,左锋,发生什么事了吗?

可是,她却没有说话的机会。

渐渐地,她想起了昨天的事情。

她还活着吗?

她没有死吗?

她还活着!

许言瞬间激动起来,可是她又害怕这是自己在做梦,她突然就张开嘴,趴在左锋的胸口用力地咬了一口。

胸口猛地一疼,左锋闷哼了一声,同时也从惊恐中拉回思绪。

他稍微将许言松开一些,低头看着她,“阿言,怎么了?”

许言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问:“疼不疼?”

左锋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点头,“疼!”

许言的眼中瞬间就布满了明亮的碎光,“左锋,我不是在做梦对不对?我还活着对不对?”

左锋又是片刻的怔愣,这才明白她为什么咬他,他连忙点头,“你没事了阿言,你好好的,活得好好的。”

“真的吗?”

“真的,不信你再咬我一口。”左锋说。

许言还当真又趴在他的身上咬了一口,这一口比刚才咬得还要重,疼的左锋龇牙咧嘴地叫了起来。

这个笨女人,到底要他说她什么好呢?

让她咬,就真的咬啊?

你说咬了就算了,还下口这么重。

哎哟,疼死他了!

许言也被他这么一叫,给吓了一跳,连忙去扯他的衣服,检查被她咬伤的地方。

左锋也不制止,就低头看着她胡乱地撕扯着他的衬衣,一副多急不可耐的样子。

这不知道的人如果看到这一幕,指不定会在怎么想呢。

这一刻左锋忽然就在坏坏地想,要是能有个人来看到这一幕就好了。

许言是丝毫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有多么的不合适,等她扯开左锋的衬衣后,发现被她咬伤的地方还真的挺严重,有一处已经出血了。

她盯着伤口,一脸的纠结和懊恼。

左锋也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见她一副纠结的模样,就打趣她,“是不是心疼了?那你快亲亲,亲亲都不疼了。”

许言正在懊恼,被他这么一说,压根就没过脑子,还真的伸长脖子凑过去,只是在嘴唇刚一碰触到他的肌肤的时候,却猛地一下子又直起身。

随即,左锋的胸口就被挨了一巴掌。

“疼!阿言你又欺负我!”左锋抓住她打在自己胸口的右手,不乐意地叫嚷起来,“你又是咬我又是欺负我,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

许言被他这孩子气的模样给逗乐了,扑哧一声笑出声响,抬起另一只手打算再打他,却发现自己的左手动不了。

她扭头看过去,只见自己的左手被固定着,动不了。

左锋看她去看自己的手,也就收了笑没有再逗她。

刚才这个小插曲,令他暂时忘了害怕,但是也只是暂时的。

他小心将她平放在病*上,握着她的右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趴在*边说:“阿言,没事了啊,不害怕,有我在呢,都过去了。”

许言扭头看他,许久都没有说话。

左锋也不出声,就耐心地等她开口。

过了好大一会儿,许言这才有了反应,嘴唇动了动,慢慢地问:“左锋,你是在哪儿救的我?”

“在许诺的墓地。”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

“算是误打误撞吧。”

顿了下,左锋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他凝着许言,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问她:“阿言,你三年前自杀过?就在许诺下葬的那天,你要殉情,是不是?”

“我……”许言看着他,他的眼睛很深,很黑,令她一时间有些慌乱和无措,就放佛此时是许诺在她身边,他在责备她,责备她居然敢殉情。

她连忙摇头,“不是的,我,我被人迷昏了,后来醒来在医院,萧先生说是守墓大爷的狗发现了我,然后才救了我,也是那天我才知道我怀孕了。”

眼泪模糊了许言的视线,顺着她的眼角滑落,眼前的人还真的就变成了许诺。

她满心的自责,她害怕许诺生气,所以就连忙解释说:“许诺,对不起,你走后我真的不想活了,可是看着爸妈那样,我后来又改变主意了,我从家里出来去公寓里收拾东西,下了车后有人跟踪,我很害怕,我就跑到了小区,可是后来崴了脚,然后就被人迷昏了,萧寒说我在许诺的墓地里割腕自杀,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

许言看着眼前的“许诺”,眼泪扑簌簌地掉落。

“许诺,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左锋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看着她,可看着看着,眼泪却氤氲了他的双眼。

他一直都不知道她的左手腕戴着的那块腕表的下面原来藏着一道疤痕。

其实之前范统有提过的,只是他没有留意。

那天范统跟他说,少爷,许小姐看起来挺阳光乐观的一个人,没想到对自己居然也有那么狠心的时候,这女人挺可怕的。

他当时只是生气范统说许言可怕,完全都没有去想范统为什么会这么说。

直到今天凌晨,他把她送到医院,他这才知道,她的左手腕上居然有那么长的一道刀口。

他给范统打电话,范统说他早就见到过了,那次本来是准备跟他说,被他给骂了一通,最后就没说成。

她不知道,他得知她曾经自杀过,他有多难过,有多害怕。

他并不是责怪她抛下父母,不珍惜自己,选择自杀,而是深深的自责。

“许诺……”许言见他始终都不说话,小心翼翼地动着手指,想要去讨好许诺,求他不要生气,因为他生气的时候总是这个样子,这样看着她,一言不发。

她真的害怕极了,害怕许诺生气了不理她。

“许诺,你别生气,好不好?”

左锋看着她,突然就叹了口气,握着她手的手就紧了紧,抬起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脸颊,“傻瓜,我怎么会生气呢,又不是你的错,我只是很自责,很害怕。”

他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盯着她又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阿言,医生说你的左手手筋断了,可能就算是好了,左手也不会跟以前完全一样了,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许言一愣,眼睛眨了眨,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左锋不是许诺。

短暂的怔愣之后,她这才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她连忙去看自己的左手。

盯着左手看了好大一会儿,许言这才小声地问:“是不是我的左手以后都……废了?”

左锋抿了抿嘴唇,良久的沉默。

许言看着他这个反应便知道了答案,不难过是假的,可是,她却更加的侥幸,幸好还活着。

如果死亡跟失去一只手相比,她当然会选择后者。

她知道左锋肯定也很难过,她想安慰他,跟他说没事,可是嘴巴动了动,却又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最后,她索性也选择了沉默。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不知道多久,各有心事,谁也没有先打破这一刻的安静。

直到身后的敲门声响起,护士进来给许言换药,两人这才都从发呆的状态里回过神。

护士给许言的左手伤口换了药,换药的时候,许言这才感觉到一丝丝的疼痛。

正疑惑的时候,却听左锋说:“是不是感觉到疼了?之前是麻醉药的药效还没退去,估计要疼几天,你忍着点。”

许言点头,原来如此,难怪她刚才觉得左手没什么知觉。

等护士给换了药离开后,病房里又只剩下许言和左锋,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又是好大一会儿的沉默,许言问:“左锋,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

左锋叹了口气。

昨天晚上,他给她打完电话后,约莫十分钟,他估计她应该到家了,就又给她打电话,可是手机却无人接听。

他赶紧将电话打到家里,接电话的是念念,说妈妈还没有到家。

他当时就有些担心了,跟看护交代了一下,他就出了医院。

路上不停地给她打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

他也不记得自己究竟给她打了多少个电话,她的电话终于接通,但是接电话的却是一个男人。

他清晰地记得那人说的话,记得清清楚楚。

“你好,请问这是你的手机吗?我刚才在XX路XX小区附近的路边花坛里捡到的这个手机,如果是你的手机或者你知道这个手机是谁的,你过来拿一下吧。”

XX路XX小区附近的路边,正是快到家里的地方。

他的心猛地就揪住,脑子里直接就蹦出来一个念头,阿言出事了!

然后他用了似乎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开着车一路的狂飙,来到那个地方。

他跟捡手机的人道了谢,又问了一些事情后,那人就离开了。

他在原地看了看,发现附近有两个摄像头,如果摄像头是好的,那么可以看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利用了一些关系,在半个小时内得到了监控视频。

看到她被人带上了一辆车子,是一辆破旧的皮卡车。

由于天太黑,而且车子也是无牌照,所以一时间想要找到那辆车很难。

他当时真的都急疯了,他很害怕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甚至在想如果她真的出事了,他也不活了。

他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就在大街上,像个无头的苍蝇乱窜,然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就将车开到+了郊外,等他发现的时候居然已经快到了郊外的后山墓地。

车前方这时候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吓得他立马踩了刹车,车子停了下来。

这时候那人跑过来拍他的车玻璃,他一开始只是觉得那个大爷看起来有些面熟,但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

大爷说:“年轻人,你救救我,有人要杀我。”

当时他也没多想,就开车门让大爷上了车。

他刚要问大爷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候就见到前方又窜出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刀。

在灯光的照射下,那刀明晃晃的,那么长,挺吓人。

“那人!就是那个人!他要杀我!”大爷惊慌地指着拿刀的人。

他愣了一下,随手就将中控锁落上,然后看着大爷问:“大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爷说:“我也不知道,这个人,还有一个人,他们先是给我的狗下了毒,等我发现的时候,他们又开始要杀我,我就跑了,这个人就追我,对了,我见他们还带了个人,装在麻袋里,另一个人扛着进了墓地。”

“扛了个人?”他皱眉,脑子里首先就想到了会不会是她?

刚要问大爷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他这时候看清楚了车外的人。

这个人身上的衣服,还有身形,均是录像里跟撞倒她又带走她的那个人很像。

大爷点头,“可不是嘛,在麻袋里装着,也看不出来是男是女,不过我听他们说什么死不死了的。”

他的心顿时就揪住,二话不说就打开了车门下去。

车外的人其实并没有搞清楚状况,因为车灯照得他的眼睛半天看不清。

然后呢,就被按在了地上,脸贴着地,动弹不了。

“说!你今晚是不是带走了一个女的?”

“你,你怎么知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他当时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是在XX路XX小区附近的路边?”

“你,你怎么知道?”

“她是不是叫许言?她人现在在哪儿?”

那人没说话,他一拳头揍下去之后,那人这才哼哼咛咛地说:“在许诺的墓地。”

然后他将那人打昏,捆绑好丢在了路边,报了警,开上车带着大爷去了墓地。

车都没停稳,他就推开车门朝许诺的墓地跑,路上遇到另一个人,由于天黑,那人也没看清楚他,还以为是同伙,就问:“那老头儿搞定了?”

“嗯。”他应了一声,然后快速走上前,趁那人没有防备,直接将那人撂倒在地,几拳头下去,那人就昏了过去,然后他抽掉腰间的皮带,将那人给捆住,正好守墓的大爷也过来,他就将人交给了大爷,让大爷报了警,他跑去许诺的墓地。

还没到地儿,他就通过手机里的手电筒照到了躺在地上的她。

那一刻,他的心瞬间就悬起在嗓子眼,手机当时都掉在了地上,他扑过去一把将她抱起来。

当时她的身体都已经微凉了,没有呼吸,整个人真的都跟已经死去了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将她送到的医院,只知道抢救了整整五个小时,她终于脱离危险。

失血过多,他还给她输了血。

其实,有时候人跟人之间真的很有缘分。

他重生之后,成为左锋,血型跟她居然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不用血库的血,他的直接输给她。

这件事让他的心里稍微好受了那么一点点,因为自己终于不是一无是处。

昨晚上折腾了一晚上不过好在,她这会儿醒过来了。

许言听完他讲的,觉得像是跟做梦似的。

“左锋,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左锋摇头,右手轻轻抚着她的脸,由于失血过多,她的脸色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还是苍白的。

他的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疼痛和自责,都是他不好,害得她出了事。

“阿言,跟我不需要说谢谢,要说抱歉的人是我,昨晚上我就不应该让你自己回去,是我大意了,不然你也不会出事。”

许言摇头,“谁也不知道会出这样的事,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了。”

左锋抿了下嘴唇,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阿言,等你出院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他真的等不了了,这一连两天都是事儿,真不知道明天还会发生什么事。

许言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忍不住就笑了,“你说你才二十多岁,怎么一天到晚想着结婚啊?”

“可是你不是都三十了吗?我怕你等急了。”

“我不急。”许言摇头。

“我急。”左锋用她的手揉着自己的脸,“阿言,结婚好不好?好不好嘛?不然那就先*。”

许言顿时就黑了脸,搞了半天,这才是真实目的啊。

这个男人,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混蛋呢?

左锋看着她这反应,自己就“嘿嘿”地笑了起来,“阿言,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现在又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你知道的我……”

他有些不好意思说了,一张脸悄然红透。

许言气呼呼地瞪着他,“你想都别想!结婚,以后再说,未婚先*,更不可能!”

“阿言……”

“说什么都没用!”

“好吧。”左锋知道她的脾气,再聊下一会儿一准儿惹她生气。

算了,这个问题以后慢慢谈。

……

此时是中午,左锋喂许言吃过饭后,许父和许母带着念念也正好过来,左锋就留他们陪着许言,他去另一栋楼看李江月和左全。

昨天晚上,左全手术做完后,还算成功。

到今天晚上,二十四小时内如果没什么大的*反应,应该就没什么大的问题。

现在左锋真的是忙得跟个陀螺似的,一个头两个大。

不过好在李江月基本没什么事了,可以照顾左全,再加上请的有看护,做饭有家里的保姆,所以总体也还算好。

左全睡着了,李江月从病房里走出来,左锋正好过来。

“妈,我爸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李江月摇摇头,看着儿子一脸憔悴,双眼熬得通红,十分的心疼,就拉着他在椅子上坐下,“你放心,你爸爸都很正常。阿言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已经醒过来了,医生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她的左手……可能以后会落下毛病。”

李江月叹了口气,“你说这都是什么人做的事?难道是阿言平日里得罪了什么人?”

“不是。”左锋当即便说。

李江月微微一愣,看着他,“你知道?”

左锋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而是说:“妈,上午左玉堂来过没有?”

“你叔叔啊,来过一趟,呆了没一会儿就走了,怎么了?”李江月想了想,又问,“小锋,你跟妈妈说说,你跟你叔叔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那么的生他的气?”

“只是生气?”左锋冷笑。

李江月眉头皱了下,“跟妈妈说说。”

左锋抿着嘴犹豫了一下,在阿言跟他说三年前的事之前,他一直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既然是有人要她的命,为什么要用割腕而且还是在许诺墓前的方式,他想破脑袋都没想明白。

但是在她跟他说了当年的事之后,他的脑海里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一个猜测。

只不过这个猜测还不是特别的清晰,他需要再仔细的理一理。

并且,他不能够再继续的什么都不做了,左玉堂这个人,必须除掉。

但是左玉堂太聪明了,当年那帮人被抓住后,他就销毁了自己跟那些人联系的所有资料,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

再加上这几年他也一直很努力地在工作,所以如果真的想将他拉下马,还真的不容易。

真的必须好好的计划一下才可以。

左玉堂是只老狐狸,想要让他上钩,必须要花费一番功夫。

想到这里,左锋叹了口气,一副不想说,很纠结,很痛苦的样子。

犹犹豫豫了好大一会儿,这才开口,“他之前跟林清有过一腿,就是我跟林清订婚后。”

“你说什么?!”李江月霍地站起身,瞪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左锋站起身,扶住激动的母亲,“妈,这件事我一直都没跟我爸和您说,就是怕你们生气,不过现在好了,我跟林清也没什么关系了,您别生气,跟那种不要脸的人生气不值得。”

“不是儿子,你叔叔跟林清……这个左玉堂,简直就不是人!”李江月是真的被气得不轻。

“对,不是人!妈您别生气,真的别生气,您要是生气了,儿子心里会难受的。”左锋揽着母亲,转移了话题,“妈,我想等阿言这次出院后,我就跟她结婚,您同不同意?”

李江月看着儿子,叹了口气,“你的事,你爸爸和我都尊重你的选择,不过儿子,不管怎样,妈妈都希望你能记住,强扭的瓜不甜。”

左锋笑了,“妈,阿言她也喜欢我。”

李江月也笑了,“那就好,妈妈和你爸爸早盼着你结婚了,赶紧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

“妈,念念就是您跟我爸的孙子。”

李江月一愣,随即抬起手拍了拍左锋,“妈妈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以后阿言嫁到咱家来,不管是阿言还是念念,妈妈都会对他们像对你一样,只要你幸福快乐,妈妈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谢谢妈。”左锋靠在母亲的肩上,咧着嘴笑了。

“妈,左玉堂的事情,别跟爸说。”

“妈妈知道,你爸爸这次死里逃生,禁不起任何的刺激了,所以妈妈也希望你能早点跟阿言结婚,生个孩子,也了却你爸爸和我的一桩心愿。”

左锋嘿嘿地笑了,“这事儿我给阿言好好商量商量,我上午跟她说不结婚也成,先未婚*,她不同意。”

李江月听闻后,“啪”地给了左锋一巴掌,“臭小子!”

左锋捂着脑袋叫喊,“妈,您干嘛打我?还下手这么重,我到底是不是您亲儿子?”

“啪!”李江月又给了他一巴掌,“臭小子,你居然连未婚先*的话都说得出来,我不打你打谁?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只会让阿言觉得你靠不住吗?”

左锋倍感委屈,揉着脑袋,“是她说不跟我结婚的。”

“那你就说未婚先*?糊涂啊你!”李江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算了,不管你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这边没什么事了,你去陪陪阿言,她出了这样的事,心里肯定很害怕,你多陪陪她。”

左锋点头,跟母亲又聊了一会儿后,去看了看父亲,然后就离开了。

……

左锋约了萧寒,许言说当年是萧寒将她送到的医院,那么萧寒肯定知道一些事情。

两人约定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萧寒到的时候左锋还没有到。

因为他路上遇到左玉堂,被左玉堂缠着,好一会儿才摆脱。

不过他没想到,左玉堂居然主动跟他说让他跟许言分手,他问为什么,左玉堂说许言结过婚有过孩子,配不上他。

仅仅只是这样吗?

之前他还不是特别的确定这件事跟左玉堂有关,但是左玉堂这么一找他,基本上有50%的可能性是跟左玉堂有关了。

事情做得虽然漏洞百出,但是却让人又一时间难以捉摸究竟会是什么人做的。

这就是左玉堂,他最擅长的就是迷惑人。

不过,就算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所以他一定要沉得住气。

走进咖啡馆,左锋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背对着门口的坐着的人,他大步走了过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萧寒扭回头,勾唇微微一笑,“过来了。”

左锋点头,刚要开口说话,却看到了对面居然还坐着一个人,那人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笑得一脸的灿烂。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