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百蜜一疏,机长的大牌新欢 > 百蜜一疏,机长的大牌新欢最新章节列表

第385章《乾途沫沫,终有一归002》你帮帮我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车子停在警察局门口,萧乾却没有下车的意思,司机从后视镜当中看了萧乾一眼,等待着这位东方男人下令。

男人像是在想什么事情,思忱片刻,抬手。

司机以为他要下车,可他只是把手机放在耳边。

“把人弄出来。”男人用中文说道,他该是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别让她知道是谁。”

说完,萧乾挂了电话,淡淡地吩咐司机把车子停在隐秘的地方,而后,等待。

……

许沫从警局里面出来,手中拎着她的行李箱。

刚才警察跟她说,机场那边的警察找到了一个行李箱和手提包,和她描述的一样,就给送了过来。

确定了她的身份之后,态度客气地把人送走。

等她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她深呼一口气,有些疲倦地拦了出租车,自然是不敢再去先前公司帮她订好的酒店,他让司机开去法国航空公司附近一家随便什么酒店。

不管怎样,她都要让法航和莫氏食品合作。

她飞快地到了酒店,把文件整理出来,又拿了一条裙子出来。

法航的高层今天会参加一个宴会,当然,莫氏食品并没有宴会的邀请函,她想要进去,劝靠混。

从她进莫氏食品那一天起,拿着普通员工的薪水,基本上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做了,最后莫瀚文才顶不住销售部那边的压力,让许沫当了个销售部总监。

但,萧疏觉得自己还不如当个小职员,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名正言顺地被压榨劳动力。

五百万啊!

销售部总监每个月三万的工资,一半交给母亲,两千交房租,两千零用,一个月只能存一万一。

五百万她得存到猴年马月?再加上莫瀚文每年都按照银行利息给她算,反正,算到她这辈子都还不起。

站在五星级酒店前,许沫看到几个应该是过去参加宴会的。

法国男人特别有绅士风度,许沫就假装脚崴了一下,就有一个穿着西装的法国男人从几个人的队伍当中出来。

“女士,你没事吧?”法国男人浅蓝的瞳仁当中全是关心。

许沫尝试着站起来,但十公分的高跟鞋让她站起来有些吃力。

“我的脚好像扭伤了。”许沫的语气中有三分无奈,气氛无辜。

“OK,不介意我扶你进去?你也是来参加宴会的?”

“对,被人临时放了鸽子,我就只能自己一个人来。”

“放这么漂亮的女士鸽子,这个人简直太没有绅士风度了。”法国男人曲着手臂,示意许沫挽着他的手臂。

门口有门童守着,许沫没有请柬是进不去的,眼下只能挽着这个男人的手。

她伸出手,把部分力气放在他身上,男人刻意放缓了步子,体贴周到。

到了门口,那两个门童,根本就没有检查这个男人请柬的意思,还给他开了门,直接让他进去!所以连带着许沫的请柬,也没有检查!

等到进了宴会厅之后,许沫厅内明亮的灯光,才看清楚这个法国男人的面容。

“你是……你是法航的总裁,Bastien?”许沫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随便在门口遇到的人,竟然是法航的总裁,怪不得刚才看起来,有些面熟。

Bastien浅浅一笑,“女士认识我?”

“我有个做航空公司的朋友,有时候挺他说起过,上次有幸在杂志上看到了你的照片。”许沫没有急着和Bastien介绍自己是莫氏食品的,不然很有可能被人轰出去。

“能被这么美丽的女士记住,才是我的荣幸。”Bastien真的是处处都体现了法国男人的绅士和浪漫,夸许沫的同时,有很谦虚,“抱歉,我那边还有朋友,回头找你聊天。”

“好,我等你。”许沫那是一定要等着和Bastien聊天的,聊他们的合作,聊……

她顺着Bastien离开的方向看去,发现他说的朋友,不是别人,竟然是——

萧乾!

目光对上的那一瞬间,许沫一下子就觉得怂了。

先前的狼狈似乎还历历在目,她刷的一下转身,背对着萧乾的那个方向。

萧乾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一天之内两次遇到他?

在机场那次已经够狼狈的了!在这个宴会厅里面她也没觉得穿着好看的裙子的自己有多光鲜,就能够站在她身边,她深知自己是为什么而来!她甚至连进这里来的请柬都没有!

“许小姐?”忽的,另一个法国男人走过来,对许沫笑了一下。

来之前,许沫已经对法航这边进行了解,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是法航采购部的经理Jeff。

她给法航采购部发过邮件,以为石沉大海,没想到Jeff竟然认识自己。

“Jeff先生你好,我是莫氏食品销售部总监许沫!”许沫伸出手和Jeff握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果然进来之后,一切都变得很顺利,“很高兴见到Jeff先生。”

……

“嗨,萧!”Bastien走到萧乾那边,友好地和他握手问好,“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萧乾冷峻的脸上浮这一抹淡笑,在这个满是法国人的会场里面,这个东方男人站在这里却足以成为全场的焦点,最是他浑身散发着的王者气息,像是主宰一切的造物主。

“我也是听说你要来,我才来的。”萧乾回到,目光越过Bastien的肩膀,落到了那个穿着浅蓝色长裙的女人身上,“女伴?”

“不不不!”Bastien立刻摆手,“刚才在门口遇到的,借口脚崴了,应该是想进来钓凯子的女人。我们销售部的经理,可能已经上当了。”

萧乾听着Bastien这么说,目光片刻就冷了下来,但是法航总裁丝毫不觉,和萧乾说起了关于合作的事情。

看着许沫和那个法国男人聊得甚欢的模样,萧乾淡淡的收回了目光。

他知她来意,但不知她用什么手段拿下法航的合作。

现在看来,是靠着美色。

萧乾周身似乎腾起了一层凉意,他和Bastien碰杯,把杯子里面的小半杯红酒,一饮而尽。

宴会冗长而乏味,但是对于积累人脉来说,是最快速的途径,萧乾认识了几个法国这边的商人,谈妥了合作。

正觉得疲乏准备回去的时候,下意识地在宴会厅里面寻找那一抹淡蓝色的身影。

好歹,也是萧疏最好的朋友,既然遇上了,那就多担待一些。

搜寻了一圈,都没有在宴会厅里面看到她,可能已经走了……

当萧乾放弃搜索,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瞥见往走廊里面走的一抹倩影。

浅蓝色的身影半靠在一个男人身上,姿态亲昵,那男人的手更是放在她腰际以下的位置。

商场上多的是女人为了合作而主动献上自己的例子,萧乾这几年更是遇到不少这样的女人,只是他想来厌恶这种手段,所以那些前赴后继的女人,全部被他拒之门外。

五年之后的许沫,竟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萧乾眉头微皱,抬步离开。

余光之中却瞥见许沫忽然间垂下的手,像是,无力一般。

……

许沫觉得身上像是火烧火燎一般的难受,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皮子重的睁不开。

她只感觉到有人把她从喧闹的宴会厅带走了,而后,周围很安静,双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面,像是踩在棉花糖上面一样。

直到她被狠狠地丢在了*上,有人来撕扯她的裙子,她才惊觉有什么不对。

想要反抗,但是身上使不出丝毫的力道,想要求救,嘴巴却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喊不出半个字来!

“走……走开……”她气若游丝,极力地想要推开身上的那个男人。

半年前在宁城被莫瀚文送到那个老男人*上的时候,许沫也是这般针扎,那时候药效没有那么重,她拽了*头柜上的烟灰缸往那个老男人的额头上砸下去,才跑出了房间。

若非遇上楚临渊,恐怕她那天就算跑出房间,也会被抓回去。

“救……救命……别……被碰我!”许沫浑身无力,却又不甘于这么任人鱼肉,她踢着那个男人,但是那点力气对于男人来说,还不如挠痒的呢!

“啪——”男人忽然一巴掌扇在许沫的脸上,后用英文道,“只要你乖乖地和我睡了,法航的单子我就给你!你要不愿意,法航永远不会和你们那个破公司合作!”

脸上传来刺痛,许沫清醒了许多,睁开眼瞪着那个男人,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这个男人早已经死了几百回!

刚才那一杯暗红色的红酒,她毫无戒备地就喝下去了,却到底是太年轻。

男人顾不上那么多,压下身子,恶心地进犯着到手的鸭子。

“滴滴——”忽的,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但是正在兴头上的男人根本没有注意到。

在他做着他的春秋大梦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身影就已经走来,把他一把从许沫的身上掀下来,拿着刚才顺手在进门的浴室那边拿的浴袍,盖在法国男人的头上,一阵暴打。

萧乾下手完全没有手软,拳头如雨点一般地露在那个法国男人的身上。

萧乾的确是看不起那些为了钱而主动献身的女人,但是更加看不起的,是用手段和女人上-*的男人。

如果不是*上的许沫痛苦的吟了一声,萧乾还不知道会将这个男人揍成什么样子。

他一脚把男人踹开,裹着浴袍的男人在黑暗中撞到桌子,倒在地上,痛苦地蜷缩成一团。

萧乾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罩在许沫脖子以下的地方。

她在挣扎,极度的恐惧让她现在不相信任何人。

“许沫,是我。”萧乾扣着许沫的手臂,把她从*上捞起来,往自己怀中带。

好像,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

“萧……萧乾?”许沫拽着萧乾的衬衫,眼泪忽然间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恩,是我。”萧乾看着她泛红的脸上泪痕满布,还印着五根手指印,他身上那份嗜血的性子像是掩盖不住一样,抱着许沫的他,走到了那个男人身边,脚下又是狠狠地照着那个男人踹了一脚。

彼时,萧乾才抱着许沫离开。

萧乾住在这个酒店的总统套房里面,他乘电梯上去,这个样子显然是没有办法把许沫送回她自己的酒店。

哪怕,她并不希望自己看到她狼狈的模样,所以,已经到了警察局,他都没有出面。

萧乾把许放在*上,松手的时候,她却紧紧地拽着他的手。

“难……难受……好热……”许沫红着脸,这个红,显然不是因为喝酒或者是被删了巴掌的红。

她在*上难耐的扭动着身子,抓着萧乾的手顺着他的手臂往上,碰到他紧实的肌肉,男性荷尔蒙刺激着许沫全身的感官。

她另一只手在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因为,热。

片刻间,萧乾明白了许沫是因为什么才有了现在的反应,他特别想回到那个房间,把那个法国男人从楼上扔下去。

对一个小姑娘下这样的手,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好热……我真的……好难受……”许沫借着萧乾手臂上的力道,从*上起来,缩进了他的怀中,好像这样才能缓解一些。

萧乾额头青筋尽显,眉头微微蹙着。

这时候应该把许沫送到医院,让医生来给她治疗。

她是萧疏最好的朋友,就算分开五年之久,也依然掩盖不了她们是好朋友的事实。

他也深深明白,许沫心中那份自卑和狼狈,否则下午她也不会只打声招呼就离开。

萧乾抱着许沫,把她往浴室里面抱去,他把她摁在浴缸里面,拿着花洒,开了冷水,从许沫头顶上开始浇下去!

混沌的世界在冷水倾泻下来的时候,忽然间清醒过来,许沫忽然间打了一个激灵,水呛进她的口鼻,她趴在浴缸边缘,猛咳起来,想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

冷水还在不断地往她身上浇,她身上的裙子早已经不能避体,这时候七零八落地挂在身上。

她一边要承受来自冷水的侵袭,还要不断地把掉下去的裙子往身上拉。

她知道那人是谁,先前把她从虎口当中救走的时候,沉着声音在她耳边说:“是我,萧乾。”

身体里面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股子诡异的难受感觉,让许沫根本没办法去想太多,冷水浇下的时候却冲散了太多的燥意。

见许沫有了些许清醒的意识,萧乾拿了架子上的浴袍,展开,披在了许沫的身上。

把花洒的冷水改为热水。

巴黎的秋虽然不是很冷,但一直用冷水这么浇下去,非得感冒不成。

“你自己可以?”萧乾清冷的声音传入许沫的耳中。

低着头的她点了点头,完全是毫无意识的,只想着让萧乾出去的那种心情。

他看了看许沫,到底还是没有出去。举着花洒,用热水冲着她刚才淋湿的头发。

冷热交替,许沫身上刚才压下去的燥意现在又腾了起来,她紧紧地抓着浴缸的边缘,以此来缓解身体里面蚀骨的难受。

“你都……看到听到了吧……我爸,第二次把我送到别的男人*上……”许沫开口,声音当中全是苍凉,“他让我……拿着一份企划书,就过来和法航的人合作……我以为他多有把握,不过是又想要利用我罢了……”

萧乾听着许沫的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讲述她的故事,没有开口。

他知道莫瀚文是怎么样贪婪小气吝啬的人,不然当初也不可能不给许沫生活费,还是要萧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要的。

她和萧疏同年同月生,但是两个人的生活确实天差地别,所以以前,萧乾给萧疏买什么,都会给许沫带一份,她总是很客气地说谢谢,但是隔几天就会送她妈妈自己做的腌菜,从来不肯欠别人什么。

萧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这些琐碎的事情,自从离开宁城开始,他就把那边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想要的,不过是在国外能闯出一片天地,能给萧疏和林清欢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

“这次就算我又……成功逃脱了,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直到……”直到他觉得她已经没有什么剩余价值。

萧乾看着许沫白里透红的脸,看着她白希脖颈下大好的*,眼神忽然间一滞,喉咙那边干的发哑。

“我就在想……如果我有了别的男人……我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他是不是就放过我了?”许沫抬头,茫然的目光撞进萧乾那一双漆黑又深邃的眸子当中。

与许沫四目相对的瞬间,萧乾举着花洒的手都僵在了半空中,洒在浴缸里面的热水腾起白茫茫的烟雾,萦绕在萧乾和许沫之间,形成一种暧-昧的气息。

他沉寂了那么多年的心,在许沫的目光撞进来的时候,忽然间,跳动了起来。

“萧乾,我喜欢你。”她应该是喝醉了,清醒的时候她绝对不会和萧乾说这样的话,“你在医院照顾我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那时候每次去你家,也是为了能多看你一眼,我……”

“许沫,我当你喝醉了。”萧乾把花洒放在浴缸里面,“剩下的,你自行处理。”

萧乾从浴缸旁站了起来,想要快点从这个怪异的气氛当中出去。

因为他尴尬地发现身体上起来一些明显的变化。

但是当他起来时,许沫也从浴缸里面站了起来。

无力的双腿忽然间站直,她在浴缸里面打滑——

萧乾伸手扶住许沫,“小心。”

浴袍滑落,萧乾的手扣在许沫的腰际,不知道是她身上的热量传到他的掌心,还是他掌心的温度传到她腰间。

“许沫。”萧乾嗓音低沉,有着他这个年纪的男人该有的成熟和稳重,还多了一点……沙哑。

许沫抬头,灯光从他头顶上照下来,刺得她只能半眯着眼睛看着他。

这个男人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她踮起脚尖,颤抖的唇碰上了他凉薄的唇。

触电一般的感觉,许沫只感觉到扣在她腰间的手力道在加大。

萧乾,因为那个人是你,所以没关系。

哪怕不过黄粱一梦,她许沫也认了。

“萧乾,帮帮我。”她身上的燥意根本就没有褪去,如果不加以治疗,单单是用凉水冲,她这样的身子肯定受不了。

“你确定?”

“我确定。”

天旋地转之间,许沫被萧乾从浴缸里面抱出来,回到房间,把她放在柔软的大*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