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 锦衣春秋最新章节列表

第八七二章 夜行女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跪趴在树杈上的女人寂然无声,齐宁一时间也搞不清楚她意欲何为,这时候倒也担心惊动了那女人,屏住呼吸,尽可能不让她发现。

不过他的内力如今极其深厚,而且运气法门更是得到向百影亲自指导,那女人的身手看起来虽然还算不错,但显然距离启宁还有些距离,始终不曾发现正在齐宁的眼皮子底下。

佛堂始终没有一丝动静,齐宁寻思距离子时还有半个多时辰,难不成这女人会一直在这里盯下去。

正自寻思,却忽地瞧见那女人抬起一只手臂,手上一扬,也不知道掷出什么东西,去如流星,落在了院落中,院内便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

齐宁知道这是夜行女故意试探,心中有些恼怒,暗想今晚秋千易要如约前来,若是这夜行女事先打草惊蛇,引起对方的警觉,只怕会给秋千易的行动造成难度。

随即又想,这夜行女今夜试探佛堂,说来倒也不能说是坏了自己的事情,说到底自己让秋千易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牛头马面,看看那两个家伙究竟是否就在太夫人身边,若是能够借此机会查出那两人的底细自然是再好不过。

只是这夜行女试探佛堂的目的又在何处?此女对佛堂又存有什么意图?

院内并无任何动静,齐宁正想瞧瞧夜行女是否还另有行动,却忽地看到那夜行女轻轻站起身来,抬头往上看,齐宁却是反应迅速,已经掩身到树干后面,那夜行女并无瞧见齐宁,却是双足一蹬,整个人已经轻盈跃起,手臂一勾,抓住了上面的树杈,一个翻身,已经极为轻巧地攀上了树杈。

齐宁屏住呼吸,那夜行女根本没料到自己身后有人,看也没有看后面,依然是趴了下去,撅起腴臀,透过树枝缝隙往下面看,这时候齐宁就在她身后三步之遥,月色幽幽,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地撒射下来,月光洒射到那夜行女身上,更是让她腰低臀翘的姿势分外撩人。

齐宁虽然呼吸轻匀,但毕竟两人近在咫尺,那夜行女也是极为警觉之辈,片刻之后,那夜行女似乎察觉到什么,跪趴在地上回过头来,还没等那夜行女看清楚状况,齐宁早已经如同夜郎一般扑了上去。

夜行女大吃一惊,想要动作,但她的武功距离齐宁是在有不小的距离,而且齐宁这一下子唯恐惊动佛堂那边,所以行动是异常迅速,没等那夜行女做出任何动作,已经从后面压在那夜行女身上,一只手绕过去紧抱住那夜行女胸口,另一只手中的寒刃已经顶在了夜行女的脖子上,低声道:“莫动,动一下就没命了。”

那夜行女浑身一僵,一时间根本不敢动弹。

齐宁抱她胸口的手臂极紧,隐隐感觉手臂上柔软一片,很有弹性,立时醒悟,自己手臂刚好勒在夜行女的胸脯上,从手感来看,尺度不小,他故作不觉,压低声音道:“自己抬起手,摘下面套,千万不要耍花样,我是好人,匕首却不知好歹。”

那夜行女心知生死存亡,此时受制于人,倒也不敢反抗,抬起手臂,将自己的头套摘了下去,一头乌发便即散开,齐宁低声道:“转过头来,不要耍花样。”手中握紧寒刃,直待夜行女一有动作,立刻刺进脖子。

这种生死时刻,他倒不会有什么怜香惜玉之情。

那夜行女犹豫了一下,终是慢慢扭回头来,此时她跪在树杈上,上半身被齐宁手臂勒起,腴臀后翘,刚好被齐宁腹间盖住,这姿势可说是暧昧至极,此刻扭转头来,借着淡淡的月光,齐宁终是看清楚了夜行女的面孔。

这张脸样容秀美,杏眼琼鼻,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眸中也带着惊惧之色,齐宁看见这张脸,吃了一惊,失声道:“秀娘!”

这半夜三更前来探查佛堂的夜行女,竟是齐宁从东齐带回来的侍女秀娘。

齐宁从东齐离开的时候,东齐国相令狐煦本是要送齐宁两名美人返回楚国,齐宁斟酌一番,最终只带回了秀娘。

从一开始,齐宁就对令狐煦慷慨赠送美人心存怀疑,是以秀娘来到锦衣侯府之后,齐宁一直很少和她接触,更不必说将她收入房中,只是让府中好生照顾,暗中却也让齐峰派人注意这东齐美人的动静。

不过秀娘来到侯府这阵子时间,倒也是低调得很,平日里也如同府里其他的丫鬟一般,并不显得特别,而且私下里与丫鬟素兰的关系似乎不错。

齐宁忙于外事,此外知道太夫人派人监视自己之后,对锦衣侯府的归属感大大减弱,更是无心去管秀娘,甚至都忘记还有这样一个东齐美人在府内,这时候发现窥视佛堂的夜行女竟然是秀娘,当真是吃惊不小。

但他迅速便想到,令狐煦赠送自己一个美人,本就不会存有善意,秀娘半夜三更跑到这里来,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他心中奇怪,暗想秀娘为何会来窥视佛堂?令狐煦派秀娘进入锦衣侯府,难道与佛堂有干系?

秀娘瞧见是齐宁,眼中惊骇之色微微弱了些,眼眸颤动,楚楚可怜,咬了一下嘴唇,才轻声道:“候.....侯爷!”

齐宁轻声冷笑,压低声音道:“半夜三更,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没.....没什么!”秀娘不敢看齐宁眼睛。

齐宁身体微微伏下,凑近秀娘耳边,低声道:“令狐国相让你进入锦衣侯府,到底是为了什么?”说话间,手中寒刃更是微微往秀娘肌肤顶了顶,只是这寒刃吹毛断发,那是锋利无比的宝器,这轻轻一顶,却已经戳破了秀娘吹弹可破的肌肤,鲜血便即从肌肤里溢出来。

齐宁倒是没有察觉,但秀娘却已经感觉到自己流出血来,娇躯一颤,却闭上眼睛,却是一言不发。

齐宁轻叹道:“你是不想说?”

“奴婢知道侯爷不是坏人。”秀娘闭着眼睛轻声道:“秀娘并无加害侯爷之心,而且.....而且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fei速中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