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晟心如初,总裁的完美恋人 > 晟心如初,总裁的完美恋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227章 是谁?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时家坐落于郊区之外,整个园子里丛林郁郁,遍地都是难的的佳景,只是刚走没几步,却接到了清屿的电话,说是她到四九城了,让她来机场接她。

时初到了机场之后,看着清屿拎着行李箱走出来,女人依旧是从前那副清清淡淡的样子,可是仔细看,又似乎什么不一样了。

肤色白希,在阳光下近乎透明,墨色的头发染成了栗色,漂亮而又惊艳,她伸出手抱住了时初:“好久不见,小初。”

“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自从上次一别,时初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清屿了,所以猛一看到她出现在四九城,当真有些意外。

“怎么,不欢迎我?”清屿挑了挑眉。

看着女人明亮如洗的眼眸,时初一肚子的话都咽下去了,嘴角碾出了一点儿墨香:“哪能不欢迎你,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来,咱们赶紧回家去。”

清屿感激一笑,若不是山穷水尽她怎么会来四九城找时初,只是终究那些恩恩怨怨都过去了,她跟祈墨真的完了。

也许从一开始,父母出事那一刻,她跟他就完了。

现在真好!

四九城温暖如春,她仿佛闻到了春天的味道,只是她的世界早已经是冬雪飘零,还曾看到生机勃勃的一幕吗?

因清屿来了四九城,时初不肯让她住酒店,执意把她带回了时家,这个时候的清屿看似跟从前一样,可是她的眼神里偶尔掠过一丝让人揪心的痛意。

时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会让清屿这个清清淡淡的女子,偶尔眼底会掠过憎恨,她不敢问,只是想让她回到时家,感受一点儿温暖。

清屿却不打算那么早回去,两人在四九城兜兜转转了一圈儿,回到时家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天边染了一朵残云,橘红如霞,笼罩在天地之间。

下了车,时初要帮清屿拖行李箱,她却赶紧出声:“得了,你就别折煞我了,还是让我来吧。”让一个孕妇给自己拖行李箱,这事她干不出来。

时初也不推辞,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她身体矫情到了什么地步,她松开了手。

两人回到时家之后,看到佣人,时初忍不住问了句:“外公回来了吗?”

“还没有。”那人说完之后,迅速走了,搞得好象时初会吃人一样,时家的佣人都是老人了,一般来说跟时初都特别熟,尤其是时初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这里,更是熟的不行。

按理说,不该这种态度。

可偏偏是这种态度,时初狐疑的眨了眨眼睛,倒是清屿伸手挽住她的胳膊:“行李咱们都放下了,要不你带我四处走走?”

时初点了点头,清屿心情不好,也许时家的美景对她来说是一种缓冲,于是她跟清屿介绍的时候,先说了一句:“清屿,这里也是你的家。”

“好。”嫣然一笑,尽在不言中。

时初跟清屿介绍的很详细,生怕清屿会不适应时家,而清屿始终笑米米的,眼睛里噙着笑,偶尔一恍惚的时候又变得冷漠而疏离,最后又覆上了一层淡淡的笑,像是光一般,勾到了人心里,这样的女子,该享受世间明媚,偏偏在情字之中挣扎不安。

天不知何时暗了下来,时初和清屿走到河堤边,提醒着她小心谨慎,可是,一眨眼,清屿却不见了,时初有些慌,怎么好端端的人不见了呢。

她一回头,四处不见清屿,有些慌张的大喊大叫,可是清屿始终没有应声。

而这时,突然天空传来一阵隆隆的声音,她仰头一看,却是一架直升机在头顶盘旋,朝着这个方向飞了过来,还没有靠近,大片大片的花朵从天空幡然落下。

粉白粉白的花,或浅或深的在风中摇摇欲坠。

时初傻了。

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花,而且还是这般漂亮的花,她伸手,一朵花瓣不知道从何处飘落,缓缓的坠入了她掌中,她这才注意到,那是一瓣粉红的桃花。

桃花夭夭,将整个世界渲染成了粉红的气泡。

时初其实最爱桃花,她不爱玫瑰,不喜百合,却独爱三月初开的桃花,桃花似繁星一般从飞机上不断的*下来,她站在花雨中,如仙子一般。

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响起了脚步声,她看着那个男人,西装革履,信誓旦旦的朝她走来,每一步,仿佛踩到了她的心尖上。

她终于明白过来,这一切怕是他精心安排的了。

以前她还没有离开四九城,每年这个季节,她都会跟厉晟尧一起去效外玩,那时十里桃林夭夭,风一吹过,花雨漫天,而时初最喜欢在花雨中跳舞。

花瓣还在*,而他渐行渐近,直到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然后,手里拿着一枚戒指,单膝下跪。

“小时!”他跪在那里,桃花在映衬之下,男人的脸有些微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桃花太美,给了他一场倾世的柔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求婚,我想那些东西都配不上你,我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桃花我只想问你,要不要把你的后半生交给我?”

时初有些哭笑不得了,这个男人怎么到了这个地步,嘴这么笨,求个婚都没有什么新意,先是在餐厅里把戒指放在奶香包里面,这次又弄来了桃花雨。

心里存了逗弄他的心思,她绷着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如果我不愿意呢。”

“那怎么行,你肚子里可是我的孩子。”他慌了,所以说话瞬间乱了。

她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语气益发刁钻起来:“看来,你还是因为孩子才跟我求婚的。”

“不是!”他慌里慌张的开口,风扬过来,一片桃花落在他眉宇之中,有种淡淡的暖,而男人的眸色在那瓣桃花下,映的有些妖。

“只是因为你,所以我才求婚。”如果是别人,恐怕他看都不看一下,更不会弄了这漫天的桃花给她看,他攥住她的手,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攥在了手掌里,光彩灼灼,粉红色的钻石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折射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她微笑的望着他,神情莫测,似乎不相信他的话。

倒是厉晟尧一急,把心底的话急不可耐的说了出来,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出于真心,他望着她,眼睛里除了她,再没有别人:“不是因为孩子,因为那个人从来都是你,我才求的婚,小时,本来七年前我就应该跟你说这句话,做我厉晟尧的妻子,可是当年发生了那种事情,我没有来得及把这些话说出口,如今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我厉晟尧想问你陆时初,愿不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让我照顾你,陪伴你,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七年前,不止是他心底最深沉的痛,亦是她的。

她跟他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还有机会可以在一起吗?桃花还在飞舞,耳边有隆隆的声响,可是她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耳边只有他求婚的话。

“晟尧,你先起来。”犹豫半晌,她总算开了口。

厉晟尧眼底闪过一阵浓厚的失落,他不知道,时初为什么会拒绝他,她明明还喜欢他,可是她为什么拒绝他,是因为陆厉两家的关系吗?

他说过,那些事情他会处理,陆时初只需要安心当厉太太,其他的事情交给他来处理就好了,可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他吗?

没关系,他还可以再等。

瞧着男人倏然一变的眉,她心底又是一酸:“哥哥出事的时候,我发过誓。”

他脸色一僵,大片的墨色在他眼底翻滚,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眼底摇摆滚动一般,男人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什么?”

最终,还是低低的询问出声,时初提起哥哥,心底不太好受,如果不是这个孩子来的太意外,又是那个时候怀上的,她并不想那么早要孩子。

哥哥一直昏迷不醒,其实是她心头上难以放下的大事:“如果他不醒来,我不嫁人。”

说完这句话,厉晟尧脸色已经冷的不像话了,可他还是按捺住自己的情绪:“戒指你先戴上,婚礼的事情以后再说。”

而且依着时初的性子,肯定不会这个时候跟他结婚的,她怀了孕,虽然看起来腰肢还是那般纤细,不盈一握,可她到底是怀了孕,马上就快要生产了。

“不行。”时初又摇了摇头。

这下子厉晟尧的表情已经黑到了底:“小时,朝衍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我会请最好的医生给他看病,可是他的事情跟我们结婚的事情无关。”

“你忘了吗,当初你们五个说过,如果有一个人要结婚,其他几个人,哪怕远在天边,也会赶过来参加婚礼。”她说完这句话,厉晟尧总算明白过来了时初的意思。

当年他们五个结拜的时候,是有说过,兄弟在一起,永远同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能改变他们的兄弟之谊。

而陆朝衍现在昏迷着,如果他要跟时初结婚,肯定参加不了婚礼。

他的脸色渐渐缓和了很多,而飞机上突然有人探出头,正是*倜傥的宁家大少宁陌寒,他拿着喇叭朝下方嚷嚷:“答应他,陆小四,答应他!”

他这么一喊,四周拿着花灯的人不知道从哪儿走了出来,大家不约而同的走出来,看着站在桃花中的那两个人。

时初很是意外,不过瞬间想明白了,这恐怕也是厉晟尧的精心杰作,不止有外公,还有清屿,大家都朝他们走了过来,渐渐的把两个包围成了一个圈。

花灯摇拽,似一片烛火,将夜色烘托的更加朦胧美好,时衣锦看着那两人的样子,虽然没有听到两人说了什么,但是他敢保证时初一定拒绝了。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为什么,陆家如今风雨飘零,陆朝衍又昏睡不醒,不可能把陆吾恩和陆吾心叫回来掌管家族事业,所以总是要有人牺牲。

不然倘大的陆航国际没有人把控怎么办,以前陆瑾安虽然为人刚腹自用,但是陆航国际在他手中掌握时发展势头还算不错,再加上时初暗中相帮,这几年形势一片大好。

时初怀孕之后,渐渐力不从心,很多事情都交给陆宝处理,可是陆宝始终不是陆家人,哪怕时初对他放心,其他陆家人也不放心。

所以,现在陆家只有时初一人可用,若是陆朝衍醒了就不一样了,他虽然从政,可是如果有他在,情况肯定会好很多,时初亦不需要顾及这么多。

“小初,不要顾虑,有外公给你撑腰。”时衣锦说这话的意思是想让时初答应,她已经辛苦了太久,不需要再因为家族的恩怨而放弃自己的爱情。

也许陆厉两家其他人都会反对,可是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的小初会不会幸福。

“外公……”时初轻轻眨了眨眼,眸前一片水雾。

厉晟尧看着她,伸出手,轻轻的在她鼻头上刮了一下:“哭什么。”

忍不住啊,时初瘪了瘪嘴,跟个孩子一样瞪了他一眼:“我才没有哭呢。”

“是吗?”他轻轻飘飘的回答,转过身跟时衣锦说道:“外公,小时这是答应我了,她愿意嫁给我。”

谁答应他了,这个臭不要脸的,她想反驳,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她又说不出来,而男人突然一伸手,将她按在了怀里,不由分说的替她戴上了戒指:“戴了戒指就是我的人,以后,不准摘下来。”

“厉晟尧,你做什么?”明明方才还是一副求婚的架势,这到了最后变成抢婚了吗,再说了,他要娶,她还不乐意嫁呢。

“嫁给我,很不开心?”他倏然问,这倒没有,时初这辈子最想的事情就是嫁给他,只是两人之间隔阂太多,牵绊太多,才让她的梦想没有实现。

她摇了摇头:“不是。”

“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小时,你也喜欢我,而且,我不会让你和孩子受委屈的。”说着,将她揉进了怀里,动作却小心翼翼的,生怕伤到了她,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

他摩挲着她的发顶,轻轻的揉了揉,一片*溺之色尽显,然后抬起她的下巴,精准无误的吻上了她的吻。

那一吻,仿佛地老天荒。

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吹了一声口哨,紧接着天空之中炸开大片大片的烟火,一束一束在空中点亮,漆黑的夜下,那一朵朵光亮在夜空中像是一道极光。

美的惨绝人寰。

而一直未停的桃花再一次飘飘洒洒的降落下来。

好美好美,众人看着那炸开的烟花,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到底一个吻没有太长时间,厉晟尧已经松开了时初,她眼目含情,像是裹着一层柔柔软软的棉花糖,丽色在眼底开出,勾出一道缠人的情意。

她一抬头,天空中的烟火已经串成了一行数字,陆时初,我爱你。

这个,若不是有心,怕是难以做到了,宁陌寒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突然笑了起来:“恭喜啊,嫂子。。”

转头问身边的秦西城:“老四,方才你看到了什么?”

看着他一脸璀璨的笑意,秦西城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昨天明明已经挨了揍,今天就这么生龙活虎的,宁陌寒,你确实你不是在欠虐。

“没看到。”硬邦邦的给了一句回答。

哪知宁陌寒却贼兮兮的笑了起来,凑在他耳边说道:“高清无码的,要不要看?”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秦西城扫了他一眼。

宁陌寒缩了缩脖子:“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二哥不会知道的。”

“知道什么?”厉晟尧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了过来,宁陌寒扬起了一个大笑脸,苦哈哈的望着厉晟尧:“二哥,我正在夸你吻技棒呢。”

厉晟尧扫了他几眼,大概是心情好,也不跟他计较。

一行人在时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一个晚饭,待众人散去,时间已经很晚了,秦西城和宁陌寒两人在席宴上不停的给厉晟尧灌酒,厉晟尧说他们两个碍事,让他们赶紧滚,三人吵吵闹闹,折腾到了十点多,那两人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厉晟尧喝了酒,眸色似乎浮了一丝醉意,可是步伐稳健,不管他跟时初现在能结婚与否,最起码的,她没再反对了,而且套上戒指之后,她就是他的人。

想到这些,心情更加飞扬起来,但是进了屋才发现时初不见了,他一惊,酒意顿时醒了大半,问了平时照顾时初的佣人:“小姐呢?”

“小姐说想哥哥了,去医院看哥哥了。”佣人说,厉晟尧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么大半夜的,她一个人瞎跑什么,佣人见他脸清楚此难看的不行,知道他是为小姐担心,我又紧跟着说了句:“厉少不用担心,有司机送小姐过去的。”

厉晟尧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可是到底还是担心:“小姐走了多久了?”

“大概半个小时吧。”话音刚落,已经不见了厉晟尧的人影,她的后半句话才勉勉强强的说完:“厉少,小姐让你早点休息,她很快就回来。”

可惜,厉晟尧并没有听见。

他风风火火的离开了时初,去医院的路上几乎把车速提到了极致,他在想他是不是太逼着时初了,明知道她现在放心不下陆家的情况,陆朝衍又是昏迷状态,他非要逼着她嫁给自己,若是陆朝衍好了,恐怕会急着让他负责,让他把陆时初娶回去。

可他,毕竟现在是植物人,医生虽然说过他应该很快就醒,可这还是一个未知数,陆家的情况又是这样,她又何必急于一时。

哪怕没名没份,只要能守在她身边,他也认了,他又何必咄咄逼人,想要一个身份,证明他厉晟尧是陆时初的夫。

更甚至不惜千里迢迢把清屿从海城请过来,就是为了配合他弄求婚的流程,想到这些,一向沉稳冷静的男人脸色却不好看。

最终,厉晟尧到了医院之后,还是没有看到时初,他找到陆朝衍的病房走了过去,还没有走近,却听到病房里传来一声尖叫,他想也没想的闯了进去。

却见时初站在门口,一脸恐惧的看着窗口,厉晟尧扫了一眼,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陆朝衍的氧气罐被人拔了,看这样子,时初应该是刚刚到了病房门口,打开灯就发现了病房里面的动静,而那个人则是从窗口逃了,怪不得时初方才会大声尖叫出来,如果他晚来一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小时,别怕,我来了!”

控制住将她搂在怀里的打算,然后伸手按了救护铃,然后迅速的朝窗边走了过去,五楼的高度,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他心中计算了一下,如果追上去,兴许能抓到那个人,正准备行动的时候,时初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叫住了他:“算了,别追了。”

“小时,你看到他是谁了吗?”不知道怎么回事,匆匆一瞥,总觉得那人的背影有点儿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时初大概是受了惊,脸色一片苍白,浓密的睫毛轻轻颤了颤,遮住了眼底的情绪,她低声说:“我没看到。”

厉晟尧走过去,感觉她还在颤抖,长臂一伸,将她纳入怀里:“小时,别怕,有我在,朝衍不会有事的。”

可是她的身子还在轻微的颤抖,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厉晟尧心痛的不行,因为最近忙别的事情,他倒是疏忽陆朝衍这边的事情了。

只是,到底是谁,会用这种阴险毒辣的方法害死陆朝衍?如果今天不是时初心血来潮来了医院,他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