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一夜惊喜,早安,总裁大人 > 一夜惊喜,早安,总裁大人最新章节列表

165:在我心中你最美!(6000+)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方锦年嘟了嘟嘴,不再和他争辩,乖乖躺好了。

正好这时,医生拿着配好的药水过来,给她扎针。

不一会,陈明也领着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了。

陆靖琛指挥着他们把餐点放到沙发边的茶几上,他自己没吃,只端起粥,在方锦年身边坐下来,舀了勺,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才递到她嘴边,“来,小心烫!”

声音轻缓,带着疼惜,面上更是覆着浓浓地温柔,看着他这体贴的动作,方锦年不由得又想起前些日子,在他的公寓,他给自己下厨的事,心尖儿一颤,一股暖流便涌了上来……

胸口一片暖暖地,眼眶也不禁有些湿润起来。

“还是让我自己来吧,你也还没吃的,一会餐点该冷了。”方锦年担心餐点会凉了,而且,这会,陈明和医生都在这看着。

陆靖琛身份高贵,让他喂自己吃东西,他们看着心里会作何感想,而她方锦年又有何德何能呢?

没有旁人在场,她还能放开点。

但这会这么多看着,方锦年不想给他带来什么麻烦。

说着,她抬起另一只没扎针的手,要把他手中的勺子接过来。

陆靖琛却是没松手,只轻喝了句,“躺好!”

方锦年的手,僵在半空中,一脸难为情的样子。

似是知道她的心思,陆靖琛头也不回地陈明吩咐,“先带着他们都出去用餐,一会,有什么事,我再叫你。”

“是!”陈明颔首,把屋子里的闲人都带走了,包括医生。

房间里,一时间,只剩陆靖琛和方锦年两个人。

“人都走了,现在快要好好吃饭了么!”等人一走,陆靖琛便开口说。

语气里,有打趣。

方锦年窘了窘,讪讪地把手收回去。

“你干嘛要把大家都叫出去,这样,会让大家误会的!”她小声嘟囔,脸上有些不自在。

“你以为别人都像你!”

“像我什么?”

像你这么傻,这句话陆靖琛没说出来,只道,“没什么,喝粥!”

说着,又舀了勺粥,重新递了上来,方锦年没接,只定定地看着他,追问,“像我什么啊?”

见她那执拗又天真的模样,陆靖琛想笑,只觉得这样的她无比可爱。

“小傻子!”睨她一眼,轻笑一声道。

柔软的眼神里,有*溺的笑意。

听着这三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方锦年微微怔了下,而后,反应过来,心头泛起一丝难言的甜蜜。

“你才是傻子呢!”她咕哝着,反驳道,轻柔的语气里,却是没有一点底气。

反倒像是*间的撒娇……

陆靖琛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心也跟着变得更加柔软起来,只是,面上,依然保持着他那一贯的平静。

“喝粥!”他扬了扬手,再次强调。

这次,方锦年倒是没有再推拒,启唇,乖乖地喝了。

本来,没什么胃口的,这会,竟觉得这粥,好像也挺美味的。

见她这乖巧的样子,陆靖琛紧绷的嘴角不动声色地往上扬了扬,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要吃鸡肉么?”陆靖琛问。

“不要。”方锦年摇了摇头,手指着青菜。“要吃那个。”

那神情,像个孩子似的。

陆靖琛失笑,夹了一筷子青菜,喂她。

没什么食欲,方锦年还是勉强让自己喝了小半碗粥,实在吃不下了,她才摆了摆手,“不想吃了。”

“把鸡汤喝了,补充营养。”陆靖琛把粥放下,端起厨房特意炖的鸡汤。

“你给我自己端着喝吧,你赶紧吃饭,不然,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不用管我,我不饿。”陆靖琛执意要喂她。

方锦年知道自己拗不过她,怕耽误他用餐,本来不想吃的,还是逼着自己飞快地把那鸡汤喝了下去。

“喝慢点,别呛到了。”看着她那狼吞虎咽的样子,陆靖琛忍不住蹙眉,提醒。

“我喝完了,你赶紧吃饭吧。”把最后一口鸡汤咽下,方锦年急急地说。

看着她单纯的样子,陆靖琛有些哭笑不得,“说你是小傻子,还真是一点都没错。”

情难自禁地,拿手指又在她额上轻轻戳了一下。

“陆靖琛,你能不能放过我的额头,被你这么又是戳,又是弹的,我真担心,我的额头有一天会塌下去。”方锦年揉了揉光洁饱满的额头,忍不住抱怨。

陆靖琛被她的话惹笑,“所以,你这是在变相地提醒我,你的额头是假的?”

“什么假的,我的额头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不好。”

“货真价实?”陆靖琛看她一眼,耸了耸肩,故意露出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这个还真有待考证!”

强忍着笑意,站起来,走到茶几的另一端,抽了两张纸过来,给她,“把嘴擦擦。”

方锦年胡乱地把纸接过来,却是没擦,只仰着脸,从下而上地定定看着他,“什么叫有待考证啊,这是真的!”

她强调,似是怕他真会误会什么,自己又拿手往自己额上用力拍了拍,“你看,假的,能这么打么!”

陆靖琛被她那自虐般的动作,怔了下。

瞳仁一缩,忙抬手制止她,她下手不轻,雪白的额头,被拍红了一片。

目光一紧,“怎么这么傻,还真揍自己,我逗你的了,这还听不出来呀,傻瓜!”

陆靖琛心疼地摸了摸她那还有些滚烫的额头,“痛不痛?”

“陆靖琛,你居然耍我!”方锦年抓下他的手,拧眉,有些生气地瞪着他。

陆靖琛忍不住笑了下,“谁让你这么好骗!”

“走开,讨厌!”方锦年哼一声,负气地甩他的手,把脸瞥向另一边,不想理他。

自己这么紧张,还不是怕他会误会自己。

没想到,反过头来,还被他取笑了一番。

真是丢脸!

见她又闹情绪了,陆靖琛重新在她身边坐下来,身子朝她靠过去,在她鼓起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下,“又生气了!”

“走开,不要和我说话!”方锦年拍开她的手,把身上的毛毯,往上一拉,直接盖到了自己的头上。

不到两秒,被子就被一只大掌直接拽了下来。

“陆靖琛,你……”下意识地想说一句,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还只叫出他的名字,唇上蓦地一热,就被他的凉薄的唇瓣给堵住了。

整个人呆住,后面的话,直接被他的舌卷进了他的檀口里。

方锦年后知后觉地回神,脸,唰地一下就红了。

捏着手指,要把他推开,可手才刚落到他宽厚的肩膀上,就被他扣住,牢牢地握在掌心里,另一只手,吊着针,怕再像之前在医院那样,不敢乱动。

只拧着秀眉,呜呜两声,表示抗议。

这男人,怎么动不动就喜欢吻她啊……

他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可陆靖琛只像是没听到她的声音,只不断地加深着这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该死,本只打算轻轻碰一下的,而且,明明刚刚就吻过……

可是,一碰上她的唇,闻到属于她那青柠般清爽的气息,他的理智和控制力,顿时就化为乌有。

这种感觉真是糟糕。

吻到浑身的肌肉都硬了,陆靖琛才依依不舍地从她唇上离开。

方锦年喘息着,一张脸不知是因为憋气,还是因为害羞,红得像是刚熟透的苹果。

满脸春•情的她,额外,漂亮有吸引力。

陆靖琛的眸光,不由得又红了些,凝在她身上,就像是火一般,在疯狂地炙烤着她。

方锦年被他看得面红耳赤,只感觉,身体的温度又高了好几度。

她怀疑自己这高烧,都是被他盯出来的。

不敢去看他,只垂着眼,悄然地挣了挣手,气息不稳地要求,“陆靖琛,你走开!”

“还生气呢?”

方锦年掀目看他一眼,满眼嗔怨,不说话。

陆靖琛笑了笑,抬手捏了下她高蜓的鼻梁,“不说话,我又要吻你了啊!”

听到他这句威胁的话,方锦年眸光一颤,像是被吓到。

“陆靖琛,你怎么这么坏!”就知道欺负她。

“是我坏,还是你小脾气多。”陆靖琛松开她的手,捧着她的小脸,手指在她细腻的肌肤上,轻抚着。

动作,轻盈,带着爱意。

方锦年被他抚得浑身痒痒的,抬手,扣住他的虎口,制止他。

“当然是你坏,我才没有小脾气……”对于他的指控,她拒不承认。

“是是是,你没有小脾气,都是大脾气。”

“你……”方锦年发现自己和这个男人斗嘴,真的只有吃亏的份。

每次,都说不过他。

“不想和你说话,你走开,赶紧去吃你的饭。”方锦年推他,要赶他走。

陆靖琛不但不走,反而靠得更近,整个人几乎都要压到她身上来了,但又很好地控制着,没让自己的重量压到他身上。

方锦年一眼紧张地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俊颜,两人四目相对着,她能清晰地看见他瞳仁里的自己,脸色绯红,心跳亦是快得不可思议,像是有只小鹿在胸间乱跳。

手心里,有薄薄地热汗浮出来。

她不知道陆靖琛要干嘛,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想说什么。

陡然,只感觉耳边有热气喷洒过来。

轻呼一声,陆靖琛吻了下她的耳垂。

“相较于饭,现在,我更想吃你!”

调•情的一句话,就这么在耳畔落了下来,像是一枚重磅炸弹在方锦年的心间炸开。

性感的嗓音,伴随着湿热的气息,沿着耳廓传递到心上,像是电流激荡过来,让她心下一颤,一股陌生的热流,就从身体里涌出了出来。

唔……

她惊喘一声,脸上一片热烫,眼眶里浮起了一层迷人的雾霭……

她侧目,一眼震惊地看着陆靖琛。

脑袋里,像是停止运转了一般,来来回回都是他这句话在震荡着……

陆靖琛明显感受到了她身体的变化,眸色加深,还捧着她脸的手掌,更是滚烫如火。

被她这么看着,他的呼吸越发地重了起来……

如果不是知道她现在还在生理期。

他也许真的会……

陆靖琛不敢再往下深想,有些东西,一旦有了念头,行动永远要比思维快很多……

而且,他答应了她要给她时间好好考虑,他便会说到做到。

他不急,他有耐心慢慢等……

反正,这只小绵羊是无论如何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被吓到了?”见她那呆愣的可爱模样,陆靖琛扯唇,露出一抹坏笑。

方锦年回神,脸更红。

“谁被吓到了,你赶紧去吃饭吧,不然,真的要凉了!”方锦年推他。

这次,陆靖琛倒是没有再逗她。

直起身,看着她那脸上又羞又囧的表情,弯唇,笑了笑,起身,去用餐了。

他走开,压迫感散去,方锦年才得以好好呼吸。

她抚了抚烫得惊人的脸蛋,怎么办,她好像对这个男人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她竟然就因为他的一句话,而身体有了反应。

唔,好羞耻……

要是让陆靖琛知道,自己失了,他一定会笑话她的。

不行,不能让他知道,打死都不能让他知道。

太丢脸了。

方锦年把脸埋进毛毯里,觉得自己简直没脸见人了。

她怎么一遇到陆靖琛就会变成这样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啊……肯定是现在是生理期,身体里激素升高才会有这种反应……

方锦年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可心,依然跳得好快。

陆靖琛坐在那慢条斯理地用餐,看着她坐在沙发上,那快要揪成一团的面部表情,想笑……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又迷人的女人呢?

挠人心扉……

………………………………

陆靖琛用餐很快就结束了,他吃得很少,放下手头的筷子,抽纸优雅地擦了擦嘴。

方锦年的心情已经慢慢地平复下来了。

她侧目,看着他那擦嘴的动作,唔,好帅哦……

方锦年自认为自己不是个花痴的女人,可是,为什么现在看着陆靖琛的一举一动,她都觉得好性感,好有风度呢?

“我脸上有东西?”见她盯着自己眼睛都不眨一下,陆靖琛出声打断她的思绪。

额……

方锦年回神,窘了下,摇头,“没有……”

“那你盯着我一直看,觉得我长得很帅?”陆靖琛喝了口水,看着她说。

方锦年听着他这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这男人,就算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也不用自己这么厚脸皮的说出来吧。

方锦年轻咳一声,故意用不咸不淡地口吻说,“也就那样吧!”

其实,心里哪是想的,也就那样。

根本,就是帅得起飞了好吗!

比电视里那些国民老公帅多了……

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她才不会这么说出来。

“是么,那可能是你视力有问题,有媒体做过调查,据说女人们心目中最帅,最想嫁的男人,我是排第二!”

“是啊,你才排第二,还有个第一呢!”方锦年不以为然地哼一声。

却没想,差点被陆靖琛接下来的一句话,噎得从沙发上摔下来。

“不好意思,没有第一。”

“为什么?”

“因为我是第二,没人敢称第一。”陆靖琛一本正经地回她。

噗…………

方锦年差点没把刚喝的粥和汤全部吐出来。

“陆靖琛,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是个这么自恋的人啊!”

“这是事实。”

“我才不信,这数据肯定是你用钱买来的。”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但方锦年心里还是服的。

陆靖琛的帅和绅士,真的是可以迷倒万千女人的那种……

不说远了,至少在晋城,没有哪个男人能超越他。

不想让他得意,方锦年故意打击他。

“用钱买来的……就你才想得出,我还没无聊到那个份上。”陆靖琛嗔她一眼,

他从来都不关心这种新闻和调查。

平常,也低调得很,连专访都上得少,要不是今天想逗逗她,才说起这事,他根本就没把外界加到他身上的那些头衔放到心上。

“那这事有待考证!”方锦年学着他之前那语气,原封不动地把这话还给他。

陆靖琛听了,看着她脸上那搞怪的表情,有些想笑。

本以为,她听了,多少会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女人,不但没有任何震惊的表情,反倒还质疑起他来了。

颇有些有挫。

“方锦年,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么意思?”

“像你这么能和我坐在一起吃饭,聊天,你知道有多少女人做梦都没有机会么。”

额……

方锦年顿了下,“就因为你长得帅,我和你吃了个饭,聊了个天,我就应该要觉得荣幸?”

“…………”陆靖琛不置可否。

“那照你这么说,我说我是全世界长得最漂亮的女人,你信么。”

“为什么不信,你在我心中是最美。”陆靖琛几乎是想也没想地就给出了回答。

方锦年心尖一跃,怔了下,没料到他会说这么一句话。

而后,脸跟着就红了。

心情顿时就像是坐上了云霄飞车那般,被抛上了高高的云层里……

整个人被五彩泡泡包裹着……

忍不住把脸埋在毛毯里,很没出息地,咯咯地笑了起来……

难掩心中的甜蜜和喜悦……

虽然,知道他也许是哄自己,又或者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的一句话,心里还是抑制不住地开心。

听着她那明朗的笑声,陆靖琛的唇角也不由得高高地扬了起来,心情跟着颇好。

起身,走到她的身边。

方锦年还捧着脸,笑得花枝乱颤的……

“笑什么?”陆靖琛坐下来,凝着她那红红的耳根问。

“…………”方锦年闷闷地笑着,没说话。

“说你是美女,就这么开心?笑点会不会太低了点?”陆靖琛把她的头从毯子里抬起来。

方锦年笑眼弯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