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卿谋江山不谋君 > 卿谋江山不谋君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零六章:国书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南夜承景十二年春,南夜正式将锦耀数十万将士收编入军,近万南夜军驻守象征着无上皇权的朝阳殿,繁冠都城无主,也预示着被称为七国之中最强国的锦耀落下了最终帷幕。

另,以梓云暮君、仲冥印君为首的两国帝君率先交上传国玉玺为凭,自愿俯首称臣,退居夺取天下的舞台,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连塞傲君也随即不落人后地奉上了印玺。

战火仿佛昨日还在绵延,陡然之间便迅速地熄灭了,奇的是,除了夏凉皇室几被覆灭,四方百姓好似都并没有在这场大战中受损太过,无知无觉的,这个天下就变换了主人。

承景十二年夏,五月,梁墨萧始称帝。

改年号雍璃,以其姓氏定国号为“梁”,定都盛安城,追封其父渊皇帝谥号为“仁”,庙号高宗,史称高宗仁皇帝,追其母钟氏为“文德”皇后,就此,大梁的天下拉开序幕。

同年六月,新帝颁布新制,统一天下。

四方封地之主纷纷奔赴都城,各携外交敕帖,前往朝贺新帝,其中,便有苍雪使臣。

法夏悄声走入书房,准备替琉璃换茶,却无意瞥见琉璃怔神的模样,甚至连她进来多时都没有察觉。

“族主,族主……”

耳边传来法夏轻微的呼唤,琉璃幽幽回过神,待一低头,却是微微讶然,无声地笑了。

原是她准备沾墨落笔的狼毫,不知何时全浸在了砚台之中,竟是将砚台中残余的墨汁全吸附了去,这是第几回了,从回族后开始,第几回这般心神不属、无所适从……

琉璃将手中的笔一丢,背脊往椅背上一靠,沉下身子,闭了双眸,以右手支起脑袋轻声问,“沉鸢可说了何时归来?”

法夏的表情一瞬间显得有些微妙,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张了几次口,才缓声回道,“族主,沉鸢大人出族才不过三日,如今还未至盛安呢,想来,归期现下尚未能定。”

琉璃长眉微蹙,眼睑微微抖动,那双清澈的眸子在睁开的瞬间还带着一丝恍惚怔忡,久久才恍然低语道,“哦,才三日啊。”

法夏掀开茶盖的手一顿,强忍着才控制自己没多看向琉璃一眼,继而装作若无其事地替她换了茶,只是沏茶声一定,琉璃便挥了手,说,“你下去吧。”

法夏面上隐含担忧,却仍听从吩咐地躬身退了出去,出门前还顺势将书房的门阖了起来,显然是怕被旁人窥见族主这副异常的模样。

书案上堆叠着许多纸张奏章,可琉璃仅是微微一抬眼,便看见了夹杂在其中的一份墨色锦帛,在众多文书中这块锦帛已被遮盖得毫不起眼,却仍能如一根刺般扎进她的眼里。

只因这是一份由梁国送来的国书。

琉璃只是犹豫了片刻,便伸手从中抽出了锦帛,只见原本还不起眼的墨色一角霎时显目起来。

锦帛的正面是一条以金线绣制的长龙,长龙翻腾,如凌驾于云海之上傲视着苍生,而另一面却是一只以银线绣制的飞凤,凤凰展翅,远离梧桐,仿佛一只离了桎梏的飞鸟,只向着自由而生。

这样的图纹,就好像在向她倾诉着什么一般,琉璃不忍再看,飞快地打开锦帛,缝制在锦帛之上的雪白锦缎,映入眼帘的又是那一行行熟悉的字迹,送交的国书,是他亲手书写的邀请。

或许她根本就不该将这份国书继续留在这里。

可是,她竟然舍不得……

想起初时收到国书,当看到锦帛内铁画银钩的笔迹时,她对着那包含力度的字句看了多久才得以回神,再然后,又多么急速地传唤了沉鸢入宫,只为尽早解决此事,免得自己生出别的什么心思来……

“沉鸢,此次梁国新帝登基一事我便委派你前往。”说话时,琉璃握着锦帛的手用了用力,这才将之看似随意地摊在了桌上,“无论从何种角度考虑你都是最适合的人选。”

沉鸢顺手将锦帛取了过去,盯着上头的字迹瞧了一会儿,笑道,“力透纸背,字字相思啊!你看他这一笔一划用了多少力,这锦帛若不是墨色的,估计都能从背面看出墨汁来,你不知道他这是摆明了希望由你亲自去吗?你还让我去?”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就是因为知道他的想望,那种感同身受的想望,所以她更不能去,会回不来的,回不了苍雪……

“我不能去,也不会去。”琉璃如是道。

沉鸢看着她强作平静的外表,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若是因为那日在众人面前立下的承诺而不去的话,那好办,只要不让他们发现不就好了,这对忍冬而言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琉璃摇头,这一刻却是无比的坚定,“承诺之所以为承诺,便是叫人去遵守的,而不是去背弃的。”

“真是固执,你说的不过是苍雪族主不会再踏出族中一步,那你可以不用族主的身份出现啊,这叫作变通。”沉鸢放下了锦帛,扬起明媚的笑颜,对着琉璃眨了眨眼。

“哦,是吗?那我当年也曾对你说过,‘天地广阔,任你遨游,我绝不干涉,但是,你的一身所长必须为我所用’,那么这番话,我是否也可以变通地理解为,只要我需要用到你,你便再不能随心所欲地离开?”

用这样的话语,表面上看似是说给沉鸢听的,实则却是用来告诫自己的,告诫自己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违背了许下的承诺。

“诶?”方才还有心思调笑的沉鸢立刻面容正经起来,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自由问题,忙告饶道,“好好好,我替你去,我替你去。”

“不是替我去,是本主派遣你前往,还望沉鸢大人莫要叫本主失望才好。”

说着,她将他放下的锦帛重新折叠起来,尽管她已经装作很不在意的样子了,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是骗不了人的,她很小心翼翼,只是一份传递的国书,她却好像要好好珍藏起来一样。

只可惜,此时的她还未深切地感受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su中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