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重走未来路 > 重走未来路最新章节列表

第459 既视感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第459既视感

别了同年龄段朋友,魏东生亲自体验1653年魏藩中产阶层的苦与乐。

第七世的历练背景告诉魏东生,为了减缓举学经济压力,他在附近的印刷作坊找了一份兼职,帮忙选字排字。当然,这份兼职收入寥寥无几,根本无法改善落榜举生的经济困境。不过,魏东生需要缓冲时间搜集青岛府和魏和学院资料,索性暂时留在印刷作坊糊口。

印刷作坊坊主姓萧。

萧坊主膝下没有男丁,只好努力培养长女萧晶秀。

与赵宋王朝相比,魏夏帝国并没有大幅度改善女性地位,各藩至今都不允许女举生参加监学考试。魏东生曾想为女性教育权力尽一份力,兴建魏和学院和魏和技术学院时刻意附属两所女校。可惜,个人努力难以改善大环境,待第六世魏东生逝世,两所女校渐渐异化成名媛交际圈,直接把有上进心的女性无情杜绝门外。

萧晶秀有读书想法,却因为身为女人而没办法考举学、考监学,只能通过自学增长见识。萧坊主怜惜女儿求学无门,曲折办法高薪请来包括魏东生在内的数名举学监生,以兼职名义陪读萧晶秀及其她女儿。萧晶秀亦没有辜负父亲的张罗,前些日寻来今年监考试卷模拟考试,年仅十五周岁的她,保守得分都已经非常接近魏和学院录取分数。若非身为女子,萧晶秀完全有可能考入魏和学院或其它监学。

可惜,1653年的魏藩,从来不给女性机会。

好在萧坊主没有无视女儿,他已把萧晶秀当作家业继承者培养,鼓励她积极参与印刷作坊琐事。萧晶秀年龄稍长到了叛逆期,渐渐意识到男女不同权力,进而特别讨厌女性身份枷锁对她的限制。未几,萧晶秀弃红妆,穿男衣,恨恨改名为萧若楠。

魏东生来到印刷作坊,萧晶秀,或者说萧若楠,英姿飒爽踏步而来:“听说你也落榜了?”

魏东生:“是啊。”

萧若楠:“再复读一年?”

魏东生:“有考虑。”

萧若楠竖起拇指鼓励说:“有志气,比程风强多了。”

程风与魏东生身份相同,此前也是来印刷作坊兼职的举生。程风年龄稍长,今年已经二十二周岁,考了五年,落榜了五年。不过,程风应试教育之外的能力颇强,萧坊主非常喜欢他,一度想把萧若楠嫁给程风。奈何萧若楠心气高比天,嘲笑抗拒萧坊主的安排:“若非生为女子,我定然名列国子监,他怎配的上我?”

第七世背景设定魏东生与程风有脸熟情谊,魏东生遂随口问了一句:“程风怎么了?”

萧若楠撇嘴说:“他连续落榜五年,没了志气,想辍学。”

说曹操,曹操到,程风恰好迎面走过来。程风听见了萧若楠的嘲讽,却厚脸皮不以为意:“不是没了志气,而是晓得人各有所长。特别是有了少东家(萧若楠)对比,程某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没有读书天赋。唉,我整整复读了四年,除了第一年成绩有所提高,而后三年,一年比一年差,再复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与其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如早早舎了执念。”

萧若楠不好意思当面嘲讽程风,索性不说话。

程风家无甚产业,辍学之后必须寻找新营生,目前因为萧坊主看重而留在印刷作坊。程风在印刷作坊一日,萧若楠就是他不能得罪的少东家,他根本不会傻傻地和萧若楠斗嘴。不管心里怎样想,程风君子坦荡荡态度面对萧若楠的鄙弃,且善意询问魏东生近况:“听说,你的分数越过了合树技术学院门槛?”

魏东生点头:“魏和之下,合树之上。”

程风建议说:“如果没有必胜把握,还是去参加合树技术学院的面试吧。想我当年,也曾有资格参加合树面试,却因为一心只想监学而错过。如今后悔了,分数却一年比一年低,想去合树也没了资格。”

萧若楠打断程风建议:“别听他的,能考监学为何不考监学?”

程风没有反驳,心中却不以为然。

萧若楠是印刷作坊的少东家,印刷作坊年利润以百银元乃至千银元计算,自然想复读多少年就复读多少年。而程风却是穷人家的孩子,五年复读时间已经耗尽了家底,父母及弟弟妹妹都好几年没有敞开怀吃肉了。如果家庭殷实,谁不愿意拼搏到最高年龄限制的28周岁?可随着父母渐渐老去,弟弟妹妹渐渐长大,程风必须肩负起他应该肩负的责任。

程风也晓得魏东生家底,魏东生三年前亡父亡母,遗产用一点少一点,哪有资格复读一年再复读一年?

程风懒得和萧若楠争辩。

衣食无忧的萧若楠,怎会理解穷学生的困境?

魏东生性格沉稳,程风习惯把话藏心里,话题旋即无疾而终。魏东生有自己的想法,考虑平民地位的弱势,国子监仍是粉碎阶层枷锁的唯一选择。但想去济南府参加明年的举监考试,魏东生必须在半年时间内足够的筹集学杂费、报考费、路费等。这笔钱在程风等学生眼里是沉重的包袱,亦是贫穷家庭无缘举监考试的天堑,可对萧若楠来说却不算什么,印刷作坊一月净利润就能轻松搞定。

当然,魏东生也看淡这笔资金。

萧若楠有印刷作坊撑腰,魏东生也有七世历练经验和商业技能撑腰。

魏东生耍奸盗窃印刷作坊标志,利用印刷作坊和萧坊主的信誉背书赊贷,购货倒卖获利。短短月余时间,魏东生就快速赚取六十余银元暴利,无限接近名义父亲的四分之三年薪。

可惜,母校学杂费高达72银元。

但魏东生没有在一棵树吊死,既然短时间内无法从容赚够72银元学杂费,索性转校到学杂费稍低的其它举学复读。魏东生的自信建立在自己身上,举学教育条件好坏并不影响他一鸣惊人。

时隔一年之后,魏东生意料之中考取鲁藩国子监监生,再番惊碎一地眼镜。

与第六世相比,魏东生考取国子监的轰动性小了很多。第六世名义父亲留给魏东生一家商行,魏东生前往杭州府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feisuzhong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