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 > 怦然婚动:总裁如狼似虎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为什么救我?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男人艰难的扯开喉咙,问了句:“要我怎么做?”

他从西装里掏出钥匙,打开酒柜,大手摸索到酒柜后方拿出一个大号的针管,将标注日期最近的酒瓶拿出来,抽去了一些液体递给了身旁的男人:“这个由你亲自送过去。”

男人一愣:“这个?”

“是我答应她的,也是我生平做的最蠢的一件事。”于柏徽清淡的笑笑。

沉默几秒,男人问了句:“如果她认出了我,我该怎么交到在岚城的事?”

于柏徽轻描淡写地撇他一眼,转身将准备了一晚上的东西全部交到他手里:“她一定会认出你的,所以,为了把事情圆好,这些东西你好好看看,走之前都放在你的房间里。”

男人快速的翻开了手里的数据资料,狠狠愣住。再看看光盘,眉头蹙得更紧。

阳光缓缓变烈,于柏徽的脸逆着光,浅淡的笑纹划在唇角。他从没有一刻这么希望自己的双手是没有沾过血的。因为只有在看到乔菀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真正活着。

她昨晚说的话,一字一句在他耳边回响了无数次。于柏徽引以为傲的冷漠和毒辣在她这里却成了他所自卑的原因。

他转身,零散的阳光映进于柏徽严肃的眼睛里,隐隐爬过的一丝哀伤取代着他平日里的犀利。

关门的声音穿进耳朵的一刻,他走到窗前,双手扶住阳台的围栏,一度觉得自己的双脚迷了路,不知到底该走向何方。

对黎子谦的恨意难以被取代,对乔菀的喜欢渐渐加深,计划还是得进行,换个方向未必不是好事。

将所有的事都推到斬叔身上,似乎更有趣。

黎子谦虽然恨那老东西,但是这个人毕竟养育了他多年,他还不至于做的太绝。

顶多是把乔菀去墓园的视频交给警察,洗清这个女人的罪名。

然后……借着黎子谦的手,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将他所有忌讳的人通通推入地狱,事情的走向同样有趣。

笃笃笃

房门再一次被敲开,于柏徽回头,清淡地扫了眼弯弯的脸:“你醒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要躺在床上。”

弯弯盘着手,一步步走到于柏徽的身后,双手不动声色地环住男人的腰,娇滴滴地问了句:“为什么救我?我死了不是更好?”

于柏徽的嗓音更显冰冷,手掌一把剥开了女人的手:“你死不死和我没关系,走吧。”

弯弯轻蔑地笑笑,走到他跟前不可置信地瞄他一眼:“你救我?会这么好心放我走?”

“你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于柏徽终于知道沈若天为什么讨厌这个女人,她身上现实气息太重,和乔菀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弯弯笑得妩媚,手指轻轻戳了戳于柏徽的胸口,娇柔道:“可你对我有用!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沈若天和乔菀死!”

于柏徽一惊,抬手就是一记巴掌,狠狠落在了弯弯脸上,咬牙切齿地说了句:“你算什么东西?敢打乔菀的主意,我就先拆了你的骨头。”

弯弯被一记强劲的力道打得跌坐在地,眸光里尽数全是惊愕,在船上,明明沈若天把乔菀丢进海里,难道他们两人不是一伙的?似乎是云里雾里般,弯弯一下便搞不清状况。

……

昨夜黎子谦和乔菀都睡得很晚,入眠没多久,房门就被敲响。

乔菀几乎是惊厥而起的,因为于柏徽答应说一早就让人送注射溶液过来。

她掀开被子时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很快速地跑到门边,步子稍稍停了停,扭开了门扶手。

开门后,见到的果然不是春花,而是一张陌生的面孔,男人带着鸭舌帽,身材也很坚实,手臂上的肌理线十分明朗。

只是他的眼神,乔菀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

男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冰冰地丢出一句:“东西,有人让我送的。”

一个黑色的小包在她面前晃了晃,睡意散去,她很快注意到他脸上的疤痕,吞了吞口水胆战心惊地将手掌遮在了他的口鼻之前。

美眸蓦地一提,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男人就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转身离开。

黎子谦下床,走到门边刚刚看到乔菀的背影,没想她却不管不顾的飞奔过去,嘴里直喊:“你别跑。”

男人的步子加快了些,乔菀追得紧,黎子谦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追出去。

奔到电梯门那,情急之下她将手插入了即将闭合的缝隙中,电梯门被弹开,黎子谦脚步刚落地,见状后很快冲进去钳制住了他。

男人的鸭舌帽压得很低,当他抬头的一刹那,黎子谦忽而一惊:“是你?”

话一出口,她不可置信的将目光移到黎子谦的脸上,原来,打从一开始看视频的时候,黎子谦心里便有了疑惑,所以后来才会对她说,宁可那个被抓到的人是凶手。

是她否决了这一切!

指指男人,又指指黎子谦,乔菀愣是没办法把话说完整:“黎子谦,你和他?”

黎子谦的眸光短暂的扫过乔菀一张素白的面孔:“手没事吧?”

她摇头!

男人趁机从黎子谦的手腕里挣脱出来,想跑,黎子谦一脚扫向他的腿。

再次被钳制,只能抬头扭了扭脖子轻蔑一笑:“是我。”

凝了他一眼,黎子谦一把拽住他后背的衣服把他拖出了电梯:“陈爱视频画面里的男人,是你,对吗?”

男人瞥他一眼,默不作声,脸上的情绪却像是多了几分默认的意味。

黎子谦的眉梢扯动,暗自咬咬牙:“果然都是于柏徽做的。”

于柏徽恨他,他知道,但是无论怎么解释当年的事也已是徒劳,他早就清楚,总有一天于柏徽会找上门。

轻笑再次滑过:“你没资格这么说,要怪都怪斬叔!”

男人出口的一句话,让黎子谦的心脏狠狠地抽动了瞬,英眉一挑:“他?他不可能让于柏徽这么做!”

当年离开金三角,黎子谦明明从那个人嘴里听到了忏悔,如果姓斬的那时候就想害人,又何必这么麻烦借他人之手!

男人淡笑,对黎子谦傲慢地说了句:“信不信由你。”

黎子谦的眸底多了一丝考量,半响后才开口:“于柏徽想嫁祸,也没那么容易。”

男人微微挑眉:“在金三角,不管是黑道白道,斬叔多少有几分面子吧?可他偏偏对你……”说到这里,却欲言又止,随后轻蔑一笑接了句:

“话说回来,他要是真的疼你,干嘛把你送到美国,又怎么会把你丢进原始森林里,让你受那份罪。”

男人几年前就跟着斬叔,但是后来又跟沈若天,现在居然跟了于柏徽,其中原因黎子谦并不清楚,但正因为这样,所以黎子谦十几岁的时候被丢进原始森林的事男人才会知道,也因为如此,他出口的话并不是完全不可信的。

乔菀一直在旁边安安静静地听着,可当她从别人嘴里听到原始森林四个字,手臂上的汗毛一下子全竖了起来。

原始森林,就是美国电影里充满危险的那种地方吗?只要稍微一个不留神,就会成为野兽的肚中餐?斬叔曾经送黎子谦去过那种地方?而黎子谦又叫斬叔干爹!

天啊,她整个人都混乱了。到底有多少事,多少关系,是她所不清楚的。

酒店走道上的灯光昏暗,将三点一线的画面勾勒的更加严肃。

黎子谦的眉皱得更深,目光冷得几乎要凝固住:“继续说下去。”

“我没什么好说的。”男人低笑,卡在最关键地方,把什么都引的模棱两可,但他看的出来,黎子谦似乎有些怀疑了。

黎子谦重重点头,也不想多说废话,直接道了句:“你不说?那我只能立刻就把你遣送回岚城,警察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实话。从你这下手,真凶一样会浮出水面。”

男人脸上的神色有一刹那惊恐,故意吞了吞口水做害怕状:“现在是讲究证据的社会,你凭我长的像,他们就能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速中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