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宦海商途 > 宦海商途最新章节列表

第539章 凶案现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骆峰颤抖着手,握着笔,始终不敢落下。这一笔之下,就关系到欣雨的生死,可是,目前就法律上说,他和欣雨根本就没有关系。

女医生怀疑地看着骆峰,问道:“你到底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骆峰迟疑了一下,说道:“她是我未婚妻。”

女医生同情地点了点头,把那份手术谈话记录收了回去,说道:“既然是未婚妻,那我就不勉强你了,还是等她的家人来签字好了。如果你签字,手术出现意外,你可就有麻烦了。”

女医生的一句话,既是警告,可有一下点醒了骆峰,他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欣雨死去或者成为生不如死的植物人?马上手术,尽管风险很大,但也存在成功的可能性,他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欣雨为了他们的婚姻何尝不是冒着与家庭决裂而风险,凭着一个人的力量与家庭对抗?

一瞬间的电光火石,骆峰的心坚定了下来,伸手从女医生的面前扯过手术谈话记录,在下边的亲属一栏郑重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记录交还给女医生,他站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医生一切都拜托给你了,我只提一个要求,请你们请最好的医生挽救她的生命,需要多少钱,我立刻去筹。”

女医生也感动地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你放心,除了本院的医生,我们还会邀请全市最好的专家参加会诊和治疗,不过手术的结果难以预料,我只能说我们会尽力,但结果如何,还要看病人是否幸运,但愿头部凝结的血块别损坏了中枢神经,那可就麻烦了。”

骆峰叹息了一声,点点头,走出了医生的办公室。

他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走廊长椅上,他不明白,孟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居然一个人都联系不上,孟远山,孟欣瑶还有孟国俊都去哪了?对于,他这时才想起,似乎听陈浩然说过,孟国俊陪着佟安若一起去美国治病了。

骆峰从医院出来,坐出租车直奔南方控股总部,可是到了地方一问,才知道,孟远山道国外谈生意,而管事的孟二小姐孟欣瑶今天并没上班,好几批早就约好的人都在会议室里等着,见不到人。而副总经理孟二小姐的丈夫莫思远也没来上班,手机已经关机了。

骆峰听着南方控股的人介绍,隐隐感觉不妙,孟欣瑶和莫思远同时失联,肯定不是好事,他找到南方控股总部的行政部经理,说明自己是孟欣雨的朋友,现在孟欣雨车祸住院,急需孟家的人出面料理。

行政部经理已经给孟欣瑶和莫思远打了一上午的电话,却始终没有接通,但他也不敢直接给老爷子孟远山打电话,正急的没办法。

骆峰让行政经理带人和他一起去孟家别墅,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行政经理也没办法,尽管他不认识骆峰,但他对孟家的情况很了解,说不定还真是大小姐的朋友,他下去叫上保安队长刘大鹏带上两个保安,加上他和骆峰一共五个人,乘车去孟家别墅。

孟家别墅,面江背山,树木掩映,一派富贵景象。他们来到门前,只见大门紧闭,他们按了下门铃,不一会,出来一个年轻的保姆,问什么事?

行政经理亮出自己的身份,说要找孟二小姐。

保姆道:“孟老先生出国去了,二小姐和莫先生昨天也没回来,现在别墅里只有孟太太在。”

孟欣雨带着骆峰去过孟家别墅,见过别墅里的这些人物。保姆口中的孟太太就是孟远山的第二任妻子李**。

大家都是一愣,孟欣瑶和莫思远都不在家,那他们能去哪里?这可就没有目标了。

刘大鹏突然一拍大腿,说道:“二小姐和莫先生还有个住的地方,他们平时也会住在那里,那里离公司比较近,来去方便,只不过知道的人不多。”

骆峰点头道:“那就去看看。”

刘大鹏心里也有些发慌,他能在南方控股站住脚,靠的就是孟欣瑶和莫思远的关系,否则,无论是孟国俊还是孟欣雨早就把他踢出去了。

刘大鹏知道孟欣瑶和莫思远的婚姻关系并不好,面和心不和,表哥莫思远不止一次喝醉了酒,酒后吐真言,说孟欣瑶在外边有男人,而他为了报复妻子也在外边胡搞。刘大鹏真不希望这两口这么闹下去,一旦闹崩了,他的靠山也就到了,还得回乡下种地去,在南方控股一个月一万多的工资,他赚的心满意足,能干一辈子才好,他才不愿意回到乡下,脸朝黄土背朝天。

刘大鹏在前边指路,带着众人来到离公司不远,一栋看起来比较普通的住宅小区。这里真不像是住富豪的地方,但是孟欣瑶和莫思远的其中一处私宅就在这里。

刘大鹏也是在一次帮着表哥送东西,才知道的,当时,莫思远嘱咐他不要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别人。他也没多问,知道这两口在外边都有人,只当是,他们在外边的私巢罢了。

刘大鹏带领众人坐电梯上了楼,来到门前敲了几下门,门里没有动静。

刘大鹏道:“是不是他们都没在这住?”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谁也说不准,像孟欣瑶和莫思远这样的有钱人,在上海房子有很多,至于在那里住,谁也摸不准。

大家犹豫了一会,行政经理只得说道:“那就回去把,门锁着,咱们总不能波门而入吧!”说着,他看着骆峰,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骆峰心急如焚,欣雨在医院里躺着,死活不知,而孟家的人又找不到,这不是要把人急死?可是屋里没人,也没办法,他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找到孟欣瑶的家,可是还是空房一个。

骆峰在门前急的直转悠,突然之间,他发现门旁的墙壁上,有个淡淡的手掌印,掌印很轻,如果不仔细还看不见,但墙壁是白色的,所以把掌纹显示了出来。

骆峰吃了一惊,仔细看了看,顺着房门的边缘向下看,又发现一个暗红色的掌纹,这个比墙上的清晰的多。

骆峰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了,有股淡淡的血腥味,他作为特种兵多年,对气味为敏感,一闻到这股味道,就知道,这是血的味道。

骆峰站起身,对在场的人说道:“大家都看到了,这里有两处血迹,我觉得应该报警。”

刘大鹏和那个行政经理都懵了,血掌纹他们也看见了,心里也觉得不妙,谁家会平白无故出现血掌印,八成是进了贼!

骆峰冷厉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扫过,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报警,立刻报警!”

行政经理想了想点头道:“那就报警吧!”他扭头对刘大鹏道:“你是保安队长,还是你报警吧!”

刘大鹏担心孟欣瑶和莫思远出事,这两个人可是他的保护伞,一旦出事,他在南方控股可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刘大鹏心里也很紧张,那手机的手都哆嗦起来,好一会才报了案,向众人说道:“警察一会就到。”

差不多过了二十分钟,两名警察上了楼,并带来了开锁公司和社区街道办的人,大家一商量,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打开房门再说。

开锁公司的人在众人的见证下,不到五分钟就将房门打开。

房门一开,前面是个玄关,客厅里的情景看不见。不过仅仅是向屋内一瞥,就能看出这房子住的人不一般,装修十分奢侈豪华,仅仅门前的玄关上的巨型琉璃百鸟朝凤的屏风就价值不菲。

两名警察在前,骆峰、刘大鹏和行政经理在后鱼贯而入,一进客厅,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只见,大厅的中间趴着一个女人,长长的头发如一蓬乱草,脑袋周围的地毯上流了一滩血,早已经凝固成紫红色的血痂,满地的碎玻璃片和一把散了架的椅子,七扭八歪地扔在一边。

毕竟是警察,有些刑侦的经验,立刻挡住大家,说道:“这可能是凶案现场,大家都不要乱动,那也不要乱碰,原路退回去。”

警察命令在场所有人都不要离开,他打电话向派出所领导报告。然后告诉众人,派出所将向去局报告,一会就会有刑侦人员赶来。

骆峰几个人也没想到是这个结局,看样子,孟欣瑶凶多吉少,他们一直跟在警察的身后,也没看清多少里面的情景,只是看到孟欣瑶满头是血,躺在地上,然后就被撵了出来。

大约半个多小时,五六个刑警走上楼,领头的人自我介绍,他叫杨浦,市局刑警队副大队长。在场的民警把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下,又把几个人的身份说了。特别提到,是骆峰首先发现了门边和墙壁上的血掌印。

杨浦上下打量了几眼骆峰,然后敲着自己的脑门说道:“我好像以前见过你,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好像是个什么案子......”

骆峰第一眼就认出了杨浦,那年潘悦在上海被杀手射杀,这个案子就一直是杨浦处理的,在办案的过程中,他随着陈浩然见过几次杨浦,但并没有交谈过。

骆峰道:“我和滨海市腾龙集团总经理陈浩然一起见过你,那次为了一个女孩被杀的案子。”

一提到陈浩然,又提到潘悦的案子,杨浦一下就全想了起来,与骆峰郑重地握了握手,说道:“我说怎么面熟,原来是你,特种兵!”他对骆峰很有好感,对于骆峰特种兵的经历很是钦佩。

他指了指门里,问道:“你和屋里的人什么关系?”

骆峰道:“屋里的人可能是我女朋友的妹妹,我没看见她的脸,我猜测应该是,这也是她妹妹的房子。”

杨浦浓密的眉毛抖动了一下,问道:“里边人是什么身份?她和南方控股的孟总是什么关系?”

这时,那个行政经理凑过来,说道:“这是孟总二小姐孟欣瑶的家。”

杨浦点了点头,带着人进屋去了。孟远山的南方控股在上海还是很有名气的,杨浦虽然和孟家没有什么关系,但在业界还是所知甚广。

大家在门外谁也不能走,干巴巴地站着,等着杨浦他们勘测现场。几个人面面相觑,一脸的无奈,南方控股这么大的一个企业,一下子居然没有了主持工作的人,孟远山远在国外,孟国俊和孟欣雨离家出走,如今孟欣瑶惨遭横祸,莫思远下落不明,南方控股的这个冬天并不好过。

就在大家等的不耐烦,又不敢声张的时候,杨浦带着手下法医和刑警走了出来,看样子,他们已经勘察完了现场。

杨浦看了一眼楼道里,望眼欲穿的众人,说道:“里边的人已经死了,我要把尸体带回去解剖化验。你们跟我一起走去做笔录,同时,按照有关要求,你们是现场的发现者,近期请不要离开本市,随叫随到,配合案件调查。”

一行人又折腾到市局刑警队,等一切手续都完毕,已经差不多天黑了。

刘大鹏和行政经理带着人走了。杨浦陪着骆峰走出公安局。

杨浦问道:“陈总好吗?好几年没见了,他真是个很值得交的朋友,可惜见一次也不容易。”

骆峰笑道:“他挺好。”

杨浦看着骆峰,说道:“当年,我并不知道死的那个女孩是你的女朋友,也不知道你们就要结婚,很遗憾,我没能把她救下来。”

骆峰道:“已经过去好多年了,旧事就不要提了。谁也不是神仙,意外在所难免。就像我在部队上,也不是每次都能完成任务,也有失败的时候。”

杨浦微微笑了笑:“我不是向你道歉,我只是觉得遗憾。干咱们这一行的,无论怎样都会留下遗憾。”他抬头看看天,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马路上灯火通明,他笑道:“我请你吃饭,咱们再聊聊,我也是军人,退役后干了警察这一行。”

骆峰无奈地摇摇头:“多谢了,看样子不行了!我女朋友在住院,我必须赶回去。”

杨浦道:“你女朋友?新处的?”

骆峰点点头。

杨浦突然想起来,问道:“今天死的那个女的是孟总的二女儿孟欣瑶,我听你说,孟欣瑶是你女朋友的妹妹,那你女朋友不就是孟远山的女儿?”

骆峰道:“正是!”

杨浦叹了口气道:“孟欣瑶尸体正在解剖化验,其实,现场已经很明显,孟欣瑶是被杀死的。现场并没有做太多的破坏,甚至连指纹都清晰可见。”

骆峰问道:“你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杨浦道:“这并不难,孟欣瑶的丈夫莫思远有很大的嫌疑,你们不是说莫思远也失联了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