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诡墓环局 > 诡墓环局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五十三章:得道高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老头仔细翻看了尸体,看到那长着白毛的结晶体,眼神突地一变,然后冲到焚尸炉旁边,拉开最下层,从里面掏出十几张黄符,贴在尸体的四肢。

“去点火。”

我有些微愣:“什么?”

老头动怒,一把推开我,扑到一旁的电闸旁,用力拉下电闸,通了电,整个殡仪馆亮了起来,光头和郭子见周围亮了,两条腿才不软了。

我走过去,拿起打火机准备点火,可被老头制止,他从兜里拿出一个火折子,这火折子竟然和刘川那次拿的火折子一模一样,我想问这火折子哪来的,可没问出口。

老头将火折子扔进焚尸炉。

刹那间功夫,焚尸炉里的火窜了出来,我们都被吓了一跳,妈的,我还以为老头将炸_药丢里面了。

光头看到这奇观,咽了咽唾沫。

“小张,这火怎么窜这么高?”

郭子没见过这种情况,扯了我胳膊问。

我盯着面前烧得正旺的火,解释道:“火折子里添了东西,只要一碰上焚尸炉里的磷,火立马窜出来,不过这东西加太多,多了这焚尸炉可就炸成废铁了。”

“你是说老头加了硝石?”

我笑着点头:“看来你化学没白学。”

“我家以前是买鞭炮的,上学那会我老拿这玩意吓唬人,可自从被我爸揍了一顿后,我也不敢拿这玩了。”

怪不得。

老头见焚尸炉烧得差不多了,这才让我们将尸体抬起来,可就在这时,这尸体竟诈尸了,郭子吓得破了声,而光头差点被尸体抓破了脸。

“诈……诈尸了?”

我一看,情况危机。

也顾不上什么,直接抓起一把灰捏开尸体的嘴灌了进去,老头则将一张带血的黄符拍在尸体的脑门,并大喝了一声:“进鬼门。”

那尸体竟然乖溜溜窜进了焚尸炉里。

看到这,我的眼珠子都快掉了。

高人,真是高人呐!

光头和郭子也看直了眼,就差跪地磕头喊大神了,这诈了尸的毛粽子竟然自己乖乖进焚尸炉里,这道行,这修为,这气魄,简直是九叔转生。

老头啪关上焚尸炉的盖子。

见我们目瞪口呆,老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拿起大剪子剪冥钱,剪了两三叠,他才停下手。

“说吧,这尸体哪来的?”

“旧劳改所的……”

老头摇了摇头,冷笑道:“小子,有些事你遮不住的,再说了,你以为你戴了别人的脸,我就认不得你了。”

“尸体确实是旧劳改所的。”

“尸体是死在旧劳改所,可你却不是从旧劳改所出来的,这味道我熟的很,一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小子,我劝你还是早点说,要不然这破了洞的篓子可不好补。”

呦,这老头有点道行。

我知道瞒不住,便说了三个字。

老头一听,脸色一变,连忙拽住我的领子,仿佛要将我的脸看出个洞来,我心里有些慌张,可经过这么多次,脸皮子早就练出来了,自然不能让他看出我心里的小九九。

“你是马家人?”

我有些错愕,可面上没表现出来。

他见我不点头也不摇头,有些皱眉,难道他猜错了,也不能啊,如果这小子不是马家人,那刚才的事如何解释。

老头百思不得其解。

而我招呼着光头,郭子准备回旧劳改所,况且这天已经黑了,再不回去,那吕队长肯定以为光头越狱了。

“慢着。”

老头吸了口旱烟,看向我:“他们可以走,你留下,我有些事得找你问清楚……”

“这不好吧?”

光头接到我的指示。

老头厉眼瞪了光头,说:“有什么不好,我不过是问他几件事,你们怕什么,难不成我是老虎会吃了他不成?”

“这倒不会。”

光头挠了挠头:“要不我也留下?”

“你留下做什么,别忘了,你现在是关押房的犯人,你留这,难不成想越狱逃跑?”

光头忍不住大骂:“我跑你妹,老子的兄弟还在劳改所,我能丢下兄弟自个跑吗,再说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盯着我做甚,老子如果要跑,早他妈在出劳改所就跑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说得好听。”

郭子忍不住呛嘴道。

“你……”

光头气得直瞪眼。

我挡在两人中间,劝道:“别吵了,既然老头要我留下,那你们两个麻溜地滚蛋,别在这哔哔。”

“宝爷,我不走。”

郭子也来了脾气,坐凳子上:“我也不走。”

老头也不管他们两个走不走,眼珠子直看向我,那火热的视线仿佛看一大姑娘,这老头该不会眼神不好,将我当成他闺女了吧,虽然我长得细皮嫩肉,可该有的体貌特征都有,应该不能将我认成个女的吧?

我挠了挠头,一屁股坐在老头对面。

“老爷子,您到底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老头笑眯眯看着我。

他越和蔼,我这心里越是发毛。

光头这一天受了太多惊吓,靠着墙竟睡了过去,郭子过去踹了他几脚,可就是没踹醒,反而让他睡得很沉,那呼噜打得震天响,郭子见踹不醒人,站起身看老头扎纸人。

我用眼尾瞟了瞟老头,发现他只是闷头扎纸人,并没有要问我话的意思,我心里琢磨这老头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他在耍我?

郭子转了两圈,也靠着墙睡了过去。

整个殡仪馆静得像个死人窝,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到声儿,我提防着老头,可终究是扛不住浓浓睡意,人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马茴,是你的名吧?”

老头突然出声,惊醒了我。

我抬起头,发现老头的脸越发诡异。

他见我不言语,又自言自语道:“二十多年了,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之前见你还是吃奶的毛孩子,没想到眨眼一瞬间,你就长成大小伙子了。”

我心里好笑。

老爷子这眼眨得也够长的。

“你奶奶还在吗?”

我摇头:“去世好多年了。”

老头眼色暗淡,叹气道:“也是,这么多年了,她确实不在了,哎,现在想起你奶奶当年的场景,还真是记忆犹新,那时她是马家出类拔萃的人物,跟着马家老太爷走南闯北,可没想到后来也没逃过这命运的捉弄。”

命运的捉弄,这话什么意思?

“老爷子认识我奶奶?”

“认识。”老头看向我,慈爱道:“当年要不是你爷爷横插一脚,你奶奶恐怕就是我的婆姨了。”

放屁。

他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奶奶什么样的人,哪能瞧上他这佝偻老头,再说了,老一辈的事我又没经过,又怎么发表意见,况且当事人还是我奶奶和我爷爷,这自然不能乱说。

老头吸了口烟,笑了:“你小子和你父亲是一个模样,可这性子脾气却跟你太爷爷,是个急脾气,不过,小子老头我给你提个醒,以后做事,须得谨慎,莫要冲动。”

“谢老爷子提醒。”

“你小子,这好听话倒不离嘴。”

我挠了挠头,憨憨道:“老话说的好,人张口吃饭,就得好话衬着,况且我和地下的东西打交道,自然要好话敬话开道,不能怠慢了祖宗不是。”

“伶牙俐齿。”

老头磕了磕烟锅。

我胡乱应付了几句,便在殡仪馆里转悠,想起之前那诈尸的尸体自动跳进焚尸炉,我就觉得老头道行高深,而且连老铁也搞不定的事,他三两下就搞定了,厉害,真是厉害。

老头也没理我,自顾自塞了烟丝,点了火,又吧嗒吧嗒吸了起来,那烟雾从他嘴里鼻子里冒了出来,烟味特别呛人。

这殡仪馆是按照乡下风俗建的,除过那电动的焚尸炉,没有其他现代化东西,墙角堆满了白色的招魂幡和纸扎人,还有四周还贴着镇鬼符,看来这地也不正常。

我走到供桌旁。

供桌上摆放着时令瓜果,还有一些副食,中间是香炉,炉里插着香,我从旁边取出三根香,点燃,扑了火,恭恭敬敬拜了三下,然后念了段往生咒。

虽然那死的人对付我,可现在人已经死了,这笔账就一笔勾销了,我给他念念往生咒,给他开开路,也算是尽了善心。

念完,我又烧了几张纸钱。

老头抽完一锅烟,对我招了招手:““小子,别转悠了,这地方也就几十平米,没什么好看的,你过来,我给你讲讲以前的事。”

以前的事?

我一听,立马走了过去。

“老爷子,您要给我讲什么事?”

老头神秘地捋了捋胡须:“小子,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刘川,我今天要给你讲的事也许就和他有关,只不过……”

“您知道?”

我大喜过望。

如果能从老头嘴里得知刘川的事,那我就可以少走冤枉路,而且那蛇人的下落可就容易打探了,这样一想,我更是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找了个板凳,坐在老头跟前。

“当然知道。”

老头微微一笑:“你真想知道他的事?”

我拼命点头。

看到我猴急的样子,老头又塞了一锅烟丝,我拿出打火机,恭敬地给老人点了火,老头眼眸含笑,然后吸了口烟。

“这事说起来,还有些麻烦。”

我连忙问:“怎么麻烦?”

“因为这事要牵扯到你们马家,还有一百年前家族内部纷争,不过,你也别急,这事我会一五一十说给你听,不会诓你。”老头看出我的疑虑。

我尴尬地挠了挠头:“老爷子一言九鼎,自然不会食言,况且您和我奶奶认识,那肯定不会戏耍我这个小辈……”

“你小子。”

老头忍不住笑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