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玉咒 > 玉咒最新章节列表

第176章 密室逃脱(5)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我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一屁股坐倒在血肉堆中,双手插在肉块里,硬邦邦的骨头硌得我生疼。

惊吓的瞬间让我不自觉地吸了口气,现在那种恶心感又一次袭来,我什么都吐不出,只能不断地干呕,手下还残留着那恐怖的触感。

我把手从黏糊糊的肉块里抽出来,在墙上使劲地蹭,拐杖早就不知被我丢到哪里去了,现在只剩下一根,我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胃里还在翻江倒海。

幸亏看不见,如果一堆混杂着蛆虫的血肉残块出现在眼前,我肯定会当场晕过去,我感觉自己已经逼近死亡的边缘,这个家族是何其恐怖,秩序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只有残忍血腥。

我心里很明白,他们会把钥匙藏在最糟的地方,说不定就是这个头颅,我又一次弯下腰,手抖得像筛糠一样,我摸到了它,摸到了那两个空空的眼窝。

它的眼珠已经烂掉了,轻轻一戳就像个烂葡萄一样爆掉,我的手上全是乱七八糟的不明液体,我闭上眼,只要不去想,就没事。

我又伸出一只手,把它从血肉堆中拿了起来,现在的我一定像个变态杀人犯,我摸到了它的头发,头发不算短,这似乎是一个女人。

我不敢想了,它的脸早已腐烂肿胀得不成样子,我一手提着它的头发,一手摸去,我摸到了它脖颈处的断口,切口不怎么平滑,像是用锯子锯的。

我真的是要疯了,拿着一个人头的我本身就是个疯子,我摸着它颈部的断口,里面的骨头似乎已经掉出来了,脖颈上的皮肤软塌塌地搭在我手上。

如果钥匙真的藏在这个头颅上,肯定会放在颅壳里,他们的试题一直都是这样不加掩饰,我的耳边还回荡着阿川的声音——只要摸索就能拿到。

我真是幼稚,我能想象到的场景远不及亲身经历的恐怖,阿川说得没错,只要摸索就能拿到,但他没有告诉我,能伸手去摸都难于登天。

我连抱歉的话都不会说了,心一横,把右手从断掉的脖颈处伸了进去,烂掉的皮肉挤压着我,这种感觉足以让我终生难忘,我摸到了头颅里那堆极软极滑的脂肪,还有不计其数的蠕动着的蛆虫,它们在我的手上跳动着,刺激着我早已麻木的感官。

滑腻的脂肪沾了我一手,我从未想过自己还有徒手伸进人头里搅动的一天,我强忍着厌恶,仔细把里面翻了一遍,我不想再试探第二次。

没有钥匙,我确信没有,我迅速抽出手,把它扔到了一边,我的手已经察觉不出空气的凉感,它完全被滑腻的脂肪包围了。

我没再向墙上蹭,这里不知有多少具尸体,头颅肯定也不止一个,我只想赶紧找到钥匙,赶紧逃离这个地狱。

很快我就找到了另一个头颅,这应该是一个男人的,头发短,骨架大,我没想到自己还有分辨男女的心思,我感觉自己也越来越变态了。

还是没有,我又一次把它扔掉,人头砸在血肉堆上发出液体飞溅的声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没再憋气了,我就像是嗅觉失灵,渐渐地什么都闻不到了。

一个人头,又一个人头,我的动作越来越快,这已经是第六个了,我探索的范围也只有一小半而已,天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具尸体。

我就像是个麻木的机器,一次又一次地把手伸进头颅里翻找着,我对找到钥匙几乎不抱希望,这是我想当然的感觉,没有人说钥匙一定在这里。

生活总是充满戏剧性,越是怀疑的事情它越要让它变成现实,当我捡起第七个头颅时,手刚伸进去,就摸到了那个坚硬的金属触感。

我猛地把钥匙掏了出来,似乎所有的感觉都在一瞬间回归,血气直冲上头顶,就算突然中了一亿大奖也不能让我如此兴奋,我拄着剩下的那根拐杖贴着墙走得飞快,像是身后有魔鬼追逐。

我摸到了门,正想打开却发现上面没有锁孔,我一惊,突然意识到自己找错了门,我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左跨去,门还在。

我把钥匙在衣服上蹭了蹭,黑漆漆的好几次都没能插进锁孔,或许是我的手抖得太厉害,怎么都对不上,我连强迫自己冷静都做不到,想要逃离的心情占据了所有的思想。

终于打开了,对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气味,我只感到一阵清新凉爽的空气迎面而来,让我精神一振,我的嗅觉在瞬间回归,身后的冲天腐臭让我又一次干呕起来。

我抬脚就向门后冲去,却忘了这个房间是凹下去的,我被绊倒了,猛地扑进前方的黑暗,我以为自己会被摔个结实,没想到“扑通”一声摔进了水里。

霎那间又酸又臭又苦的液体灌进嘴里,水不浅,我吓了一跳,连游泳都不会了,挣扎着灌了好几口水才站起来,脚下是细密的淤泥,二三十厘米深的样子,水则完全没过了我的腰。

身后的门关上了,浓烈的腐臭被隔绝开,我的嘴里全是腥臭难闻的味道,刺激着我又一次吐了出来,我挪到墙边,每踩一脚都深深地陷进淤泥里。

我站了好一会儿,拐杖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上,我走过来时撞到了它,随手捡起,刚刚突然沉进水里,那些粘腻的脏东西和蛆虫似乎都被冲掉了,虽然还是沾了不少,但比起先前已经好了太多。

嘴里还是充斥着臭味,我又呸呸地吐了几口,也不见好,我的嗅觉在一点点回归,原本感觉清新的空气也一点点变得污浊难闻起来,我很熟悉这种酸臭味,这是属于泔水沟的独特味道。

我忍不住又吐了出来,喝进胃里的脏水早就被吐光,但那种臭味还是萦绕在嘴里,除非是漱口洗胃,否则不可能消除。

我抬起手,在黑暗中狠狠地比了个中指,这些墨家人像是特意看我的笑话,他们知道我想洗澡,就特意安排了一屋子的臭水,让我洗个够。

不仅是污水,脚下的淤泥里一定还混合着粪便之类的脏东西,仅仅是泔水沟不会这么臭,我吸了几口气,如果不是嘴里的味道,倒也没有那么厌恶,这里比起上一个房间已经是天堂了。

我又贴着墙边走了一圈,脚下处处都是淤泥,里面似乎还混杂着一些别的东西,有的很硬,像是小石子,还有一些感觉不出。

淤泥很黏,像是在这里沉寂发酵了很多年,我没走几步就难以抬脚,鞋子也摇摇欲坠,我只能尽量缩小脚步,几乎是在拖着脚走。

房间比上一个小了许多,出口是在对面,这个门和先前的那些不一样,它很小,是个只有五六十厘米左右的正方形,更像是个储物柜。

我疑惑了一下,没有多想,钥匙还没找到,想下一个房间未免太早,我已经渐渐习惯了他们的出题套路,钥匙一定是在水下,而且是在淤泥里。

有了上一个房间的经验,似乎这个泔水房并没有多可怕,不过是恶心而已,哪怕混杂了再多的脏东西也比死尸强得多,我走到房间一角,弯腰就想去扒淤泥,却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个房间的污水高度是特意设定好的,看起来不算太深,但要想挖到泥,就必须把脸伸进水里。

这才是他们的意图,脸不进水是绝对挖不到的,我的心凉了半截,恶心就算了,他们还非要逼着你去接触。

污水的酸臭味非常难闻,如果不是经历过上一个房间,我肯定要吐更多次,也幸亏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我能感觉到水里浮着很多脏东西,死掉的虫子尸体,怪异的纤维状粘稠物,还有明显的烂塑料袋,这里根本就是整座岛的下水道。

我叹了口气,鼻子刚靠近水面,我就难以抑制呕吐的冲动,要想一次次地弯腰找钥匙,不亚于一刀刀剐肉,我现在甚至开始感谢墨家宽宏大量,如果上一个房间的尸堆也是这么深,我可能真会死在那里。

漆黑中我完全没有时间概念,只知道自己很渴,四周都是水,却不能喝,这种感觉比见不到水还难受。

他们把我的身体和心理极限都把握得很好,说是考试,更像是一种变相的折磨,他们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测试我的极限。

他***,要不是打不过他们,老子早就不干了!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吸了一大口气,弯下了腰。

我总算知道老黄为什么喜欢吐脏字了,有时候骂出来也是一种发泄,虽然发泄完了还是要做,但心里的确会畅快不少。

我没法直直地站着,单靠一条腿的力量根本撑不住,总归已经碰到了污水,我也没那么矫情了,我贴着墙微微屈身,几乎整个人都没入水中。

淤泥很细很黏,还算容易挖,但我还是想得太简单了,泥里混杂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硌手的石子,锈烂的钉子,还有鱼骨头,我没有防备,一手下去似乎掌心都被扎烂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