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夜行 > 夜行最新章节列表

第327章 终章的号角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跟着这只蛊虫,肯定能找到秀秀!”

一时之间,夜色了然的雪原之上一道银白之光与一道宛若幽灵般的身影不断闪现,直直朝正北方向一座高耸的山峰冲了过去。

这座山怎么如此熟悉?这不是入疆的最后一座高峰吗,秀秀难道就在这座山上?”

一路急速奔驰,银色蛊虫在山腰上的一堵巨石前停了下来。

巨石前藤蔓枯草密布,其上积雪在蛊虫的冲击之下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秀秀难道就在这巨石后面?

想到这里赵烺再不迟疑,脚下用力腰身一沉就要向那巨石冲撞过去。

“乾二兵丁,坤四金甲。阵开!”

忽然一道幽寒的声音突然在巨石后面响起,那巨石竟然倏地一下化为一个罗盘的虚影,而后瞬间消失,一道幽深的山洞出现在赵烺眼前。

罗盘?

看着这罗盘虚影,赵烺心中大震,只因这罗盘是赵家祖传之物,由赵家历代长子掌管。

哥哥……难道真的是他?

赵烺内心极为复杂,愤怒、不解、疑惑、痛苦……诸般感情纷至沓来,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

洞内空寂无声,但赵烺却感觉到了有两道极为熟悉之人就在里面。

“哥!”

赵烺站在洞口激动地大喊。

“进来吧!”

洞内一道声音幽幽响起,赵烺心中一沉,只因这声音熟悉无比,正是哥哥赵焕的。

北风呼啸,伴随着道道呜咽之声。

走进洞内,一抹火光出现,使这冰冷的夜色中多了丝温暖。

篝火之上,架着一口硕大的铁锅,其内有阵阵扑鼻的香味传来,却是一大锅沸腾的滚油。

一个面容冷峭的男子低垂着眼帘就那样静静地坐在那里,似乎对于此时进来的赵烺并没有任何反应。

可赵烺却无比激动。忽然,他双目一瞪!

油锅之上的五米高的地方,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正被一根麻绳捆绑着悬于半空,而麻绳的另一头,在那冷峭青年手上。

女孩正是秀秀,此刻紧闭双眼脸色苍白,已经昏过去了。

“秀秀!”

赵烺一声惊呼冲了过去。

“停!”

赵烺脚步才动,却见冷峭青年猛然将头抬了起来。

他右眼只剩幽绿之色,宛若死寂的翡翠一般。独眼目光阴冷地凝视着赵烺,动了动手中麻绳,幽幽道:“阿方,再进一步,我手中麻绳可要握不住了!”

哗!

冷峭青年话音刚落,右手也随之动了一下,半空中悬挂着的秀秀忽然身子下降了半米左右,赵烺的嗓子眼都提了起来。

赵烺惊怒之下看着眼前的冷峭青年,厉声出口道:“哥,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快放开她!”

赵焕眼神复杂地,出声道:“阿方,我为何如此?你好好看看我的眼睛!”

眼睛?

赵烺闻声将目光抬了上去,与赵焕那只幽绿凝实的右眼撞在一起。

那只眼睛宛若稀世珍宝一般夺目,却死寂空洞无半点生机。

“你的右眼……”

“瞎了!”

赵焕仅余的左眼之中全是狰狞之色。

“哥我知道你背负了很多东西,我们是亲兄弟,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赵烺话音未完,赵焕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大吼道:“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什么都没做,但你为何拥有这世界上谁人也不能及的运气。

不公平,这一切都不公平!”

赵焕神态疯癫,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受到了刺激,右手也随之疯狂乱舞,连带着挂于半空的秀秀身子都开始摆动起来。

赵烺连连摆手道:“哥,一切都听你的,你不要激动!”

赵焕胸膛急剧起伏,右眼幽光乍现,左眼目光游移,气息很不稳定。

过了小会儿,他目光悲戚地大笑道:“阿方,你看我这样是不是像一个疯子?”

赵烺默然不语,不知该如何回答。

赵焕自顾继续说道:“那你可否知道,我为何会变成这样?”

赵烺目光一凝:“难道是皮脂?”

“哈哈哈!”

他艳羡地看着赵烺,道:“世人多说爆发皮脂力量之后就可以凌驾于普通人,成为强大无比的右鲁候。右鲁候是鲁班书下卷的传承者,可以封王拜侯。

可是谁人又知晓,这一切都是一场骗局,都是一些心机叵测之人为了满足权利**所设的一盘棋局罢了!”

“棋局?”

“对,这一切就是一场谋取权利的阴谋而已!”

赵焕惨然一笑,道:“你可知皮脂到底是何物?”

“具体尚不知晓,但我知道其中的一种成分是氨苯唑,是西方医学一种用于治疗精神疾病的中枢神经刺激物!”

“看来你不傻……好好好!”

赵焕将话接过,继续说道:“皮脂实际是一战时德国秘密研发的一种神秘药剂。它被注射或服用之后,可以激发人体潜能,持续地增强人体的细胞活性,称为Stimulans。

它的作用因人而异,可以让人获得一些异于常人的力量,比如夜视、增强力量速度、成倍增加视距之类!

Stimulans对人体虽然助力极大,但它更具有极大的依赖性与副作用。

皮脂食用者每月必须摄入足够的分量才能维持生命运转,不然就会肌理受损,剧痛爆发而死。

它只能溶解于人体自身所产生的双琉丙氨酸之中,很难被人体代谢,故只能在服用者的皮囊以及皮脂腺沉积。

而其最直接的沉积之处,就是人体的毛发。

随着依赖性逐渐增强,皮脂食用者将会透支巨额的生命力,幸运的会成为瞎子,不幸的就会暴毙。

一旦沾染,终身无法脱离,无药可解。

而阿方你却破了这个魔咒,成功地克服了Stimulans的副作用,身体得到了完美的强化。你自己说说,上天是不是很不公平?”

赵烺震惊不已,继而默然无语。

直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一切。

叹了口气,他悲悯地看着神色痛苦的赵焕,道:“所以你在遍寻消除皮脂副作用的方法无果之后,就将目光对准了我?”

赵焕疯狂大笑道:“本是随手一棋,可没成想最后涉世不深的你竟然成功了,真是天不亡我啊!”

赵烺目光一沉,道:“所以冲县至今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

“哈哈,一下就明白了?”

赵焕并不否认,指着赵烺的眼睛大笑道:“我的好弟弟,你那么聪明,应该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了吧?”

“还真是让你费心了!我什么都给你,你放过秀秀!”赵烺一步步上前,右手握成爪样,向自己右眼抓了过去。

“停!”

赵焕脸色一沉狞笑道:“你以为简单的一只右眼就够了吗?”

“你还想要什么?”

“血,我不仅要你的右眼,我还要你全身的血!”

“你想置换血液?”

“聪明!”

“你是想让我死,来成全你?”

“对!”

山洞里徒然宁静下来,只剩下赵焕右手微摆间,捆绑着秀秀的麻绳于山岩摩擦带出的刺耳摩擦声,还有其下熊熊烈火炙烤之下铁锅里沸腾的滚油之声。

“好,我答应你!”

赵烺目光一缩,自腰间将匕首抽出就要向自己脖子划去。

嗡!

狂风骤起,洞口乍现一大群缤纷的蝴蝶,蜂拥而来,先是将赵烺手中匕首卷走,而后直直向赵焕扑了过去。

这群蝴蝶速度极快,疾驰间只有一道道斑驳的虚影残留。

啊!

赵焕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蝴蝶群整个包围,而后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手中绳子已然脱手。

秀秀!

麻绳哗啦作响,秀秀忽然落下。

赵烺目眦尽裂,飞身跃起一把将秀秀接下,而后腰身一扭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洞口猛然一暗,一道苍老的人影闪身冲了进来。

“婆婆!”

此人正是秀秀的婆婆苗衣,赵烺顿时明白眼前这些蝴蝶的来处。

“好孩子!”

苗衣神婆赞许地回应了一声,而后看向被蝶群包围的赵焕,神色一冷,双手连挥。

那些蝴蝶速度愈急,没一会儿就四下散开,唯余一只莹绿的晶化眼球。

赵烺刚想阻止,为时已晚!

哥哥……

他怀抱着秀秀将那只眼球捡回,轻声道:“哥,愿你下辈子做个普通人,不要再处心积虑活的这么累了!”

婆婆面色一寒,到:“这家伙命大,竟然逃了。”

两人不再纠结,但秀秀一直没醒,赵烺担心地看着神色阴沉的苗衣神婆,道:“婆婆,秀秀她没事吧?”

“没事,只是身子虚弱了些,休息些时日就好!”

赵烺稍稍心安,将自己身上长衣脱下为秀秀穿上,道:“婆婆,孙中山先生正在山下修整,我们这就与他汇合可好?”

“好!”

苗衣神婆回应了一声正待起身。

喵呜!

就在此时,洞口忽有一道猫叫声起,一只浑身黝黑的猫咪向赵烺急速冲了过来。

小黑?

赵烺一把将小黑抱在怀里,却见其脖颈之上用细绳挂有一卷细纸。

“中山先生有难,速回四风镇!……愿我们再见之时不是敌人!”

“孙先生出事了!”

赵烺一声惊呼猛然出口。

苗衣神婆闻言脸色一变,道:“赵公子先行赶去吧!”

“婆婆,那你……”

“我就在这里陪秀秀一会儿!”

“好,那我先走了!等救回中山先生,我马上过来接你们!”

声音落下,赵烺就向山下猛地冲去。

到了四风镇几百米之外,便见密密麻麻的全是身着白衣之人,粗略一看至少有上千人众,正在持刀朝着镇内猛冲。

“白莲邪徒!”

这些白衣之人衣袖处皆有一朵白色莲花,赵烺于第一时间认出了他们身份。

“杀!”

赵烺一声怒吼便向里面冲杀而去,一时间他仿若猛虎下山撞入羊群之中一般如入无人之境,密集的人群竟被他生生凿开了一条血路,而后还未等那些惊魂未定的白莲邪徒反应过来,便见赵烺浑身浴血冲进了镇内。

镇门内入口处有一队军士与白莲邪徒激斗,却不是赵烺熟悉的李成荣所部。

那队军士见着赵烺从城外冲来,也没来及分辨就要持刀拦截,其当头一个浑身浴血看不清面容的少年人猛然惊叫道:“烺哥!”

“李广!”

二人将脸上血渍抹了一把,互相认出了对方。

少年人正是广州一别后许久未见的李广。

与此同时,其身边另一人也将身前数名白莲邪徒击杀后闪身过来。

赵烺仔细一看,却正是严宽。

“二少爷!”

“阿宽!”

广州一别,赵烺一直担忧李广与严宽安危,没想到竟然在这个地方相见,可当真是欣喜莫名。

三人无暇叙旧,首要任务是组织战斗并找到中山先生!

远处,白莲教邪徒已经吹响战斗号角!

赵烺高声道:“白莲邪徒为祸中华,今日我兄弟三人难得相见,就用他们的项上人头作为孙先生共和之路上的祭品,让自强不息的希望火种传播到中华各地!”

“自强不息,中华必兴!”

赵烺三人一声怒吼,与李广、严宽等人各持双刀带着身后军士朝着眼前的白莲邪徒冲杀而去。

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中华崛起的希望之光,就要再次绽放!

……

“杀吧,杀吧!”

一股独特芳香自四风镇外的另一处荒野四溢散开,仔细一看,却是一个光头青年正在荒原之中焚烧尸体。

火焰渐盛,一滴滴晶莹剔透的白色液体从尸体里渗出,落在了他早已准备好的瓷器之中。

“真香啊!”

他双眼尽现幽绿,阴测测地看向远方喊杀之声传来的地方。

(全书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