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铁骨铮铮的岁月 > 铁骨铮铮的岁月最新章节列表

第506章 唐老先生的态度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唐老先生为小女人买的商品房在二楼。如果不是一楼做店面,唐老先生还会买一楼。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最不喜欢的事情莫过于爬楼了。

膝盖处的韧带磨损是一个方面,气力跟不上也是原因之一。

很多年轻人买房子喜欢买顶楼的复式楼,老了就会后悔自己的决定,除非到时候他们换房子。

买在二楼就相对好好多,二三十个台阶,坚持一下就到了。何况唐老先生才六十几岁,还没有到韧带磨损非常严重的时候,加上心情愉悦,就更不在意了。

到了门口,唐老先生摁响了门铃。唐老先生口袋里虽有钥匙,可他还是喜欢摁门铃。自己打开门,跟小女人为他开门比,那绝对是不一样的感觉。

只是今天他怎么敲门,门就是不开。

“难道小女人出去了?”唐老先生心里嘀咕,“这绝对不可能啊。”

确实如此,在他唐老先生来“会见”的日子,小女人有天大的事也会放掉的。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小女人不能接待他,一定会提前打电话告知他。为了联系方便,唐老先生特意为小女人装了电话。

又摁了两次门铃,门还是不开,唐老先生这才掏出钥匙来开门。

门打开来,唐老先生前脚刚刚迈进门槛,就感觉肋下被手指头戳了一下,这一戳,竟然让他稳不住身子。两只大手便将他身子架住了。门随之被关上了。

“你们……”唐老先生已然看清是两个陌生的男子对他动手。他的眼睛便在客厅里扫来扫去,想知道他的小女人被怎样了。

“垂范,这老头竟然以为我们是来动他女人的。”个头矮一点的男子也就是王金根说道。

“他不知道他的女人比我们的妈妈小不了多少。”架住唐老先生的男子,也就是程垂范说道。

“程垂范?你们是阳江来的?”唐老先生吃惊不已。

开门就被袭击,唐老先生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小女人遭殃了,听对方提到“垂范”两字,他才明白过来。

程垂范架着唐老先生到了客厅,将唐老先生丢在皮沙发上,唐老先生想坐起来,才再次感觉自己浑身无力。

“我们是阳江县蒋村乡的,老头你应该熟悉蒋村这个地方吧。”王金根道。

唐老先生并不看王金根,而是盯着程垂范,“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觉得浑身无力对不?”程垂范道,“跟何伍睿混的两个小子没跟您说过这种感受吗?”

“你指的是瘦子和小付吗?”

“我不知道什么瘦子和小付,我只想告诉你,有这么两个人曾经体验过这种感觉。”

“这是我垂范兄弟特有的一种阴功。”王金根道,“你着了这种阴功,女人躺在你面前你都上不了。你这套房子我看是白送了。”

唐老先生这才认真的看着王金根,“你怎么知道这房子是我送的?”

“我看你这六十几年是白活了。我们都在你女人的房子里候你,这些情况还会不知道吗?”王金根嘲笑道。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两件事情,”程垂范道,“把两件事情解决了,你的美好生活才会重新开始。”

“你说。”唐老先生道。

“一是把从武哥手里骗去的青铜镜还给我们,二是告诉我,拿你们提供的相片整事的人是谁。”程垂范直接说出来意。

“青铜镜不是让你们拿回去了吗?怎么还来向我要?否则我还会派何伍睿去找你们?”唐老先生一副委屈的样子。

“程兄弟,这老头的态度果真被你料中了。”王金根道。

“如果轻易给我们答案,他还会是华安古董行的唐老板吗?”程垂范道。

“我就觉得奇怪了,你怎么会认为青铜镜在我手里,难道青铜镜丢了吗?”唐老先生问道。

“垂范,这老头看来还没感觉你阴功有多厉害。”王金根道。

“因为他都六十多岁了,女人上与不上无所谓了。”

“那你给他来一下呀。”

“我再问问,”程垂范转向唐老先生,“你不会连照片的事都否认吧?”

“麻烦你说清楚什么照片?”唐老先生道。

“让何伍睿他们回来的照片。”

“这事我清楚。就不知道你说的拿照片整事是怎么回事?何伍睿他们被放回来,我就把所有照片和底片都给了那个女人的。”

“垂范,这老头是演戏专业的。”王金根沉不住气道。

“利用这一组照片逼阳江公安局长挪位置,你会不知道这件事?”程垂范则一点儿都不着急。唐老先生这种反应在他的预料中。

“我说你们是怎么想的?”唐老先生竟然笑了笑,“我看你不可能是程垂范。不是说程垂范很是一个人物吗?我这么做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一般的人是不会这么做,但唐老先生你会这么做。”程垂范盯着唐老先生那双小眼睛。

“你就把我想的这么愚钝吗?”唐老先生反问道。

“你不是愚钝,而是张狂!”

“那我就没办法了,你交代的两件事情我都解决不了。”唐老先生索性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唐老先生,我不希望你逼我。”

唐老先生一动不动,就好像熟睡了一般。

“哎呀,垂范,你还跟他客气干嘛。给他来一下。”王金根催促道。

“唐老先生,那我就对不住了。”程垂范道。说着,他伸手在唐老先生的肋下动了一下。

就见唐老先生像着了魔似的忽然尖叫起来,整个身子好比患了癫痫一样颤动着,肚皮一挺一挺的,面部表情无比痛苦,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冒。

“怎么样,这味道还好吧?”王金根道。

“我说的全都是实话,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唐老先生语气虚弱地道。

“你派人带铁家伙去蒋村都不犯法,我垂范兄弟给你按摩犯什么法?”

“我,我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帮你们?我就是想骗你们我也拿不出青铜镜啊。”

“你牛!”王金根道,“垂范,给他来一次更猛烈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