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师救命 > 大师救命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四四章 今天他看着怎么这么顺眼呢?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赶到东津区后,张伟在前面带路,萧帅、叶芳华跟在后面,三人径直往东津区东北边走去。

放眼望去,河面上有几十艘打捞船行驶,但唯独东北边,也就是唐白河桥下河面上空荡荡的,并没有船只进行打捞工作。

“派一艘船过来!”来到岸边,萧帅下令道。

“好嘞!”张伟恭敬回答完,立刻去安排了。

没多久,一艘编号为1的大型打捞船驶过来,停留在河岸边。

三人迅速上船,之后不用萧帅多说,张伟立刻吩咐下去,往桥底下开。

几分钟后,打捞船来到唐白河大桥下,停住。

“张工,咱们来这儿干什么啊?早上不是都试过了吗?压根捞不出东西!何必浪费这个时间嘛!”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从船内走出来,来到甲板上,疑惑地问张伟。

张伟还没回答,汉子又说道:“不过咱们可是谈妥了啊!只要我船没坏,就得按时间算钱!你我合作这么久了,我信得过你!”

“合作那么久了,你还是那么能胡扯。来,老刘,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项目部的最高负责人,同时也是逆转东津区风水的风水大师,萧帅总经理!而这位是叶秘书。”张伟介绍道。

“总经理,您好您好!闻名不如见面,果然仪表堂堂,器宇轩昂啊!”老刘乐呵呵地伸手,和萧帅握了下,说道。

“你好。”萧帅的脸上挂着平易近人的笑容。不过当他看到老刘立刻松手,准备和叶芳华也握个手的时候,笑容变得有点哭笑不得。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为了接触美女,连命都不想要了吗?

没看到叶芳华都懒得理你嘛!这可是为你着想,不希望你倒霉呢!这种良苦用心,你咋就不明白呢?

“秘书好!”老刘的手越来越靠近叶芳华了。

张伟赶紧伸手,半路握住老刘的手,随口问道:“嫂子还好吧?”

“你嫂子好不好,和你有个毛线关系!萧总经理,咱们也不浪费时间了,您直说吧!要我怎么干?”老刘苦笑着松开手,看向萧帅,问道。

“先等我感受一下!”萧帅开启山河之眼,以自身为中心去观察四周。

原本在岸上的时候,萧帅只能‘看到’,却看的不是很清楚。现在就站在河面正上方,距离够近后,山河之眼的精度有了显著提升。

半分多钟后,萧帅终于看到了一副神奇的画面。

河底某处有一团浓郁的黑气,不断涌动、扭曲,十分怪异。黑气的深邃程度也是萧帅前所未见的。自山河之眼升级了以来,他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浓重的黑暗气流。

这说明,这里的风水被干扰得很严重。

萧帅后面站着的船老大有点不明所以,这位大师刚才说啥?

感受一下?感受什么?

“大师啊!您感受完了吗?”老刘舔了舔嘴唇,张口问道。

“闭嘴!别打扰大师思考!”张伟赶紧把老刘往后拽了拽,不让他打扰到萧帅。一副忠心耿耿狗腿子的模样。

老刘看着这位和自己喝了不少次酒的朋友,实在是无语。你好歹也是读过大学的,就不能尊重一下科学,风水什么的信了有屁用喔!

“张工,啥意思?你还真信风水这一套啊?”老刘掏出烟盒,向张伟递出去一根儿,打趣道。

张伟认真地看着一动不动的萧帅,推开老刘递过来的烟,沉着声音说道:“我戒烟了。老刘啊!你知道吗?这位帅到掉渣的大师拯救了我的生命,我可以不信风水,但我信他。从今天开始,他是我的信仰了!”

老刘一个没忍住,笑得鼻涕都要蹦出来了。

你大爷的!

信仰个毛毛球!

什么鬼?

你被洗脑了吧兄弟!

“行吧!信仰就信仰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信仰待会儿能说出个啥出来?要是让咱继续打捞,可别看到捞出来的骨头就被吓得尿裤子啊!”老刘琢磨着一个人吸烟不得劲,就把烟收了回去,摸着扎手的胡须,低声笑着说道。

这时候,萧帅终于感受完了,往后看了眼老刘,说道:“刘哥,河底有一个大型物件。我给你位置,你立马安排人下水打捞!”

“大物件儿?行嘞!”老刘眯着眼睛回答,表面十分配合,心里却不以为意。你一个外行人,插手咱的工作,有意思么?还大物件?你透视眼吧!你有这本事应该去打麻将啊!不过也随你便了,你有钱是吧!咱们一船人都陪你折腾也行。反正按时间给钱,我不亏。

当萧帅给出足够具体的位置后,老刘有点不淡定了。咋回事?这位置给的有点精准啊!不是随随便便说的模糊方位,是实打实的数据!

有点意思!

“不用测量了,直接按照我给的位置下水!”萧帅自信地说道。

“明白!”老刘不敢马虎,立刻派人带着设备下水。

两名潜水员下水后,老刘等人通过设备与其联系,当看到摄像头里出现一个圆不溜秋的玩意时,大家都傻眼了。

我草草草草!

真有东西?

大物件!

“牛逼啊!大师!”张伟就像是自己除了风头一样,高兴地喊了一声。

萧帅轻轻摇头,说道:“风水大师的基础能力,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老刘靠近摄像头,看着水下晃来晃去的画面中那个奇怪大物件,无语地撇了撇嘴,大师真能装逼!

“什么情况?”老刘问道。

潜水员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到甲板上的设备上:“很重的金属器物,像一个球!”

“我怎么感觉像是古董啊!要不要通知政府部门?”另一个潜水员说道。

萧帅凑到设备前,解释道:“水下的朋友不用担心,那玩意不是古董,是民国时候打造的器物。能捞就捞,捞不起来就随便弄点能弄上来的东西!”

“好的大师!”

“明白大师!”

下面的人还在忙活,船上的几个人却都有点懵。

民国的器物,干啥用的?

“大师啊!那玩意……到底是啥?”老刘心里有点虚,就像早上看到头骨一样,后脊梁骨冰冰凉,异常‘舒服’,非一般的感觉!他想起来老爸给他讲过的某个故事,心顿时砰砰直跳。

张伟也感觉身体不太得劲,听着大师这话,咋感觉有点冷呢?

“镇压恶灵的器皿,也可以说是鼎!刘哥啊!你是东津本地人吧!给我们讲讲这条河有没有传奇故事什么的,鬼故事也行!”萧帅提议道。

鼎?这个字让老刘的嘴皮子哆嗦了下。

莫非,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青铜鼎?

“刘哥?”萧帅笑着叫了一声。

老刘咧咧嘴,想着讲故事是我的专长,鬼故事不在话下。可在船上讲鬼故事,也太渗人了吧!我爸爸从小告诉我,河流是有生命的,容纳了很多的灵魂和神灵,在船上的时候不能讲鬼神之类的玩意,会应验的。

别看老刘读了很多年书,他从小耳濡目染,对风水、鬼神很信的。他只是不信装神弄鬼的风水大师而已。他从内心觉得,那些人都是骗子。

然而,这位大师——似乎真有点门道的样子!

他居然知道鼎的事情,是通过什么手段观察到的,还是曾经也听过那个故事呢?

老刘多看了萧帅几眼,最后瞅着设备上的模糊影像,幽幽开口:“你想听什么?”

“唐白河、自杀!”萧帅十分简洁地给出两个关键词。

“好。”老刘死死地盯着屏幕上的黯淡影像,说起深深盘踞在脑海的故事。

“民国时期,局势很乱,最痛苦的事情其实就是活着了!所以,不少人睡下后期盼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别再醒来!而不幸醒来的话,又总会想着去死。自杀就像是一种习俗,一种……一种让人们上瘾的习惯!尤其是唐白河附近,总有人悄然出现,什么也不说,纵身投河!”

老刘指了指脚下,继续说:“这条河里死了多少人没人知道,但听说后来有一年,政府光是清理河里拥堵住河水的尸骨,就用了三个月!”

“后来,尸骨是清理干净了,但有种东西还存活在这条河流当中!那就是已经融入这条河流的冤魂!”

“无数的冤魂!”

老刘忍不住吧唧了一下嘴,发现嘴上没烟,有一丢丢尴尬,但发现大家在听故事,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这才继续讲起故事来。

“太多的冤魂汇聚于此。每晚,唐白河上都有凄厉缥缈的鬼叫声,像是冤魂们集体向上天诉讼自己的冤屈,鬼叫声持续了好些年!东津区原本就是坟地,围绕的河流上空又弥漫着鬼叫,所以一直发展不起来。唉!大师,这回就要靠你了!”故事讲到一半,老刘作为本地人,倒担心起东津区的未来了。这把其他人憋的,恨不得把老刘的短胡子一根根揪出来。让你丫的不好好讲故事!

“后来呢?”叶芳华忍不住问。

张伟也问道:“对啊!冤魂鬼叫,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一位大师出现了,他用逆天伟力逆转风水、并取天地精金锻造一青铜巨鼎镇压河中冤魂,从此,东津区迎来光辉灿烂的明天!”老刘气势如虹地说道。

张伟、叶芳华有点小尴尬,这听着咋那么像萧帅的作风?

逆转风水、光辉灿烂的明天……绝对是萧帅大师的台词啊!

“那位大师莫非姓萧?”叶芳华好奇地问道。

老刘摇头:“刚才这段引用的是我老爸的原话。至于大师的情况,我一点也不清楚。对了,萧老板,您可是第二位出现在东津区的大师,咱们东津区的未来就靠你了!”

萧帅轻轻点头,肩上压力山大。

曾经的东津区也出现过一个神棍诶!咱看来要更装逼一点,才能在东津区老一辈口中成为故事。压那个臭神棍一头!

这年头,当个风水大师,也有人要抢饭碗么!

“出来了!”老刘指了指屏幕,只见潜水员放弃了那个大物件,手上不知道拎着什么东西,正往上游。

“我找到一个……一个棒槌?”先出来的潜水员晃了晃手里的长棍子,不确定地说到。

船上一堆人为这孩子默哀了几秒。傻孩子,那不是棒槌,那是你心爱的大腿骨!

“我找到一块铁板!”第二个潜水员手上拿着一块边缘不太规则的金属板。

看到这金属板,萧帅眼神愣住了。

这特喵的好像是——鼎的碎片?

老刘从潜水员手上把金属残片接过来,好奇地说道:“给我看看。”

“老大,这棍子我感觉也不简单,怎么处理?”拿着大腿骨的潜水小哥还不自知,茫然地问了句。

“咋地你还想把这棒槌拿回家用呀!赶紧丢回河里!”老刘气不打一处来,皱着眉头道。

“对对对,赶紧丢河里,怪吓人的!”张伟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了叶芳华后面,探出脑袋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挺顺手……嘶!”潜水员说话间把‘棍子’上的水草污泥擦掉,看到了末端很熟悉的弧形轮廓,立刻认出来,这玩意儿像是炖大骨头汤的重要材料,大骨头!

“哎哟!是骨头、人腿骨!”小哥赶紧把骨头扔河里,吓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的妈耶!又是人骨头!早上捞出来一个疑似头盔的灰色疙瘩,最后发现是人的头骨,还没缓过劲,这又摸出来一根人腿骨。老天爷你就不能换个人吓唬么!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行了别吼了,打乱我思路,扣你工钱!”老刘看了几眼金属板,没看出个所以然,把不满发泄到了潜水小哥身上。说完,把金属板递向萧帅,恭敬地道:“大师,您看看这金属板到底是咋回事?”

“嗯。”萧帅接过金属碎片,仔细端详起来。

金属碎块有巴掌大小,很厚重,可以确认是鼎的碎片无疑。碎片表面发绿、发黑,腐蚀比较严重。可一圈的截面处却很新。说明刚被破坏没多久。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 速 中 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