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唐骑 > 唐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二九章 最后的皮室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这一章数经修改,迁延了几日。/

毕竟这一战,几乎就是《唐骑》最后的战争场面了。

谢谢大家不离不弃地陪伴了《唐骑》这几年。

谢谢!

——————————————

一个匣子从西漠北的大日曼陀罗传到轮台,再从轮台传到龟兹,一个中年僧人手捧匣子,步入金帐,张迈指着僧人对郭洛说:“这是赞华上师的大弟子。”

郭洛点了点头,漠北的事情他也大致知道,张迈为了监控西漠北,在轮台过了一个冬天,之后来到龟兹,却还是将过半的部队留在了轮台以备缓急。

匣子打开,里头赫然是耶律阮的头颅!

看到这个头颅,张迈脸上既无惊喜,也无意外,只是点了点头,对中年僧人道:“你做的很好。”

中年僧人道:“这是贫僧应该做的。”

张迈又说:“上师如何了?”

中年僧人道:“活佛自始至终,一直闭关不出,只是传出佛旨。师弟人虽剃度,身不在佛门,斩首伏魔之令,也是出自活佛之法旨。”

张迈道:“请回复活佛,我张迈不会忘记当初的承诺。从此以后,愿佛光普照大漠,直至永远,愿我佛以慈悲心化解一切乖戾,愿胡汉苍穹之下,永远再无杀戮,再无侵伐,一切众生,祥和安乐。”

中年僧人合十称赞,口宣佛号而退。

——————————

“漠北的尘埃也落定了!”张迈盖上了装着硝制首级的黑匣子,拍了拍膝盖。对郭洛说:“耶律阮贼心不死,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却只是拖累了十几个部落的性命,当初河中一战。使我们在岭西十年无后顾之忧,今日之后,漠北也有三十年的平静了。”

郭洛道:“三十年后呢?”

张迈道:“吐蕃佛教,十分适合漠北土壤,有三十年时间,必定能彻底根治了。再说三十年后,咱们可都老了!但到那时候,我们该做完的事情也都做完了,”

他笑了笑。又说道:“这次我西巡,可有好些人蠢蠢欲动,就连孟昶那潭死水也微澜了一下,安审琦在秦州也来奏说,秦西过去半年蜀中间谍增多了不少,不过他出手打了几棍子之后,西南也平静了。”

“辽东如何了?”

“战报尚未传来。”张迈道:“但郭威最新的消息,刘知远最近又老实多了,刘知远老实了。多半辽东的战事顺利了。不管辽东战局是胜是败,我们大概要启程上路了。长安啊……是时候回去了……”

——————————

万里之外的东方,睡梦中的述律平被炮声惊醒了。

半个月前,忽然传来了辽津失陷、课里战死的消息。唐军登陆了。原本觉得远在千里之外的大唐部队,陡然间开到了眼皮子底下!

当消息传开,不过数日。整个辽南处处皆反!原本顺从无比的辽东汉民,忽然之间个个变得面目狰狞!这让述律平痛心疾首!

在述律平心中。她并不觉得近期李胡摄政后对汉民的压榨有什么问题——那是合情合理的!至于辽东汉民是从燕地强制性迁徙过来的,迁徙过程中搞得几十万人家破人亡——这事述律平就从未记在心上。但过去两年,大辽对这些汉儿的优容,对汉儿的免税,这种种“恩赐”,述律平则时刻在心,而这些汉儿对此竟不感恩!唐军一来就都背叛大辽了——如此狼心狗肺的蚁民,真个叫述律平感到当初自己太过仁慈了。

与耶律察割不同,耶律察割在大败到来之际,觉得自己错了,觉得或许耶律屋质才是对的。

述律平的心思却反了一个方向,她也觉得自己错了,或许当初就该一开始就信用耶律察割,而不应该给予那些汉家蚁民!不该听信耶律屋质与韩延徽的蛊惑,不该对那些汉贼那么好!以至于现在一朝反骨,满盘皆输!

不过当赵赞的船队开到东梁河,直逼辽阳府码头的时,这种愤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极大的恐慌!

契丹的大军全都远征在外,辽阳府内部空虚,留下来的契丹人大多老弱,述律平急急忙忙起用耶律朔古,起用萧翰,但一切都迟了。

随着免税令消息的传播,辽河流域的汉人几乎人人都愿从军,当赵赞的船队进入东梁河,已经有十几万汉人跟随莫白雀,把整座大辽的东京城给围了起来,而辽阳府城内,也还有一半以上的人对契丹虎视眈眈。

辽津汉儿占了七八成,辽阳的汉人也有将近一半,再除去渤海、高丽诸族,相对来说,反而是契丹成了少数族系。在这样的形势下,尽管述律平已对韩延徽充满了猜忌,却还是不敢动他了——这一刻若是再对城内的汉人妄加镇压,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后续反应!

此际的东京城内,还有一万多辽军士兵——这些兵力是听说辽津失陷后耶律朔古匆忙从各地召集来的,军队的构成三成契丹,三成杂胡,三成汉军。虽然失去了东梁河的码头,却还是牢牢守住了辽阳的城防。

十几万自带干粮的辽东汉民并未接受过军事训练,松松垮垮地围拢在东京城外,未能对戒备森严的辽阳进行有效的攻击,赵赞的水师盘踞了码头,但也没有大规模上岸决战,按照他与高扬折三大将的协议,对辽阳的攻略只在于围困,真正的攻城战大可等到西面的战事解决了再说。

——————————

三大将没有让赵赞失望,没多久,耶律察割来援被截、全军覆没的消息便传来了,赵赞闻讯大喜。故意放开了一条通路,让人将消息传进城去。当拽剌铎括的首级高高地竖立在城外时,辽阳城内就不再是恐慌。而是一种深深的绝望了。

此后的每一天,便都成了述律平的噩梦,成了辽国高层的噩梦,成了整个契丹的噩梦!

——————————

差不多在辽阳府听说的同时,消息也传到了榆关。

耶律李胡知道辽东的情况后,顿时觉得好像天崩了,地陷了!

原本以为唐山之战已经是可怕的惨败,却没想到那场战败只是一个开头!

辽津失陷的消息传出,整个榆关城内的契丹全都慌了。

再听说耶律察割全军覆没。城内的契丹人登时哭成了一团。

所有契丹人都反应过来——如今的辽东,已经是汉人之天下了,百万汉民杵在那里,再开进来一支强大的唐军,孤悬的辽阳府迟早都会陷落的!

他们的家人,他们亲戚,他们的朋友,他们的根——可都在那里!而平日对汉人如何,榆关城中的契丹将兵自己心里都有数!多年的欺压所积累的愤恨一旦释放。谁能知道辽东会发生什么呢?

仇恨肯定会洗刷那片地面,怒火肯定会烧了整个东京!

几乎在听到消息的第一个晚上,榆关城内就发生了一营接一营的营哗!

有人叫娘,有人叫爹。有人叫妻,有人叫儿……

然后就是一种完全不理性的集体呼声爆发了——

“回去,回去!”

“快回辽阳府去!”

“回去救人。回去救人啊!”

面对数以万计的将士歇斯底里般的呼喊,所有契丹将领的心都崩得如拉成满月的弓弦!

他们的亲人也都在东京!他们也想回去!

但现在。东京与榆关之间却横亘着一支刚刚彻底打败了耶律察割的大军!

这一阻隔不止是距离上的千里,更是一种不可跨越的生死之遥。

东京。回不去了……

亲人,见不着了……

可在现在,这种理性的劝喻是完全说不通的!现在谁敢发出阻止将兵东归的声音,十有**会导致炸营!

——————————

勉强维持着理性的耶律屋质,召集了全军大将,召开了噩耗传来后的第一次会议。

会议上,所有人的脸上都弥漫着无路可去的丧容。

没人说话,沉默的会议现场沉重得令人受不了!

终于耶律李胡忽然跳了起来,眉毛和胡须扬动着,大叫道:“不管了!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所有人听令,跟我回去救东京!”

军事会议上,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所有人都没想到这次会议的第一句话,听到的就是这个!

耶律屋质黑着脸,说道:“李胡!你疯了么!”

现在他都不叫摄政王了!

此时此刻,什么摄政王,什么天下兵马大元帅,仿佛都变成了笑话。

辽阳已无强军,耶律察割再败,榆关这边就是契丹全部的有生战力了。也就是说,这里是契丹人最后的希望了。

“我说,去救东京!”

“救?怎么救?”萧辖里喃喃道。

在现在的形势下去救东京,不但榆关将难守,就是赶去的人也是去送死!

唐军已经打了一次援,耶律察割就是落入了唐人的陷阱,难道同样的陷阱还要契丹人再跳多一次?

“辽南有百万汉人啊!”耶律察割红着脸说。

辽津失陷,察割战败,辽南的那百万汉人……想想都可以猜到那些人会是什么样的立场!

“知道辽南有百万汉人,知道东京很危险,可那又如何!”耶律屋质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唐军必定会在路上设伏击的!察割已经上了一次当,我们不能再上第一次!”

锦州已经落到唐军手中,辽西走廊的东西两头都已经被封住,就是想回东京,也都过不去了啊!

还怎么回去?还怎么回援!

这时候撒割也失魂落魄般说:“是啊,不能再上一次当,可是……可是……可是我们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辽南百万汉人把辽阳府烧光?把我们的妻儿杀光?把我们契丹的百年基业毁光?而且留在这里,也没有活路啊!”

一种更加丧气的气氛压抑在了每个人心头。

北面是大山。南面是大海,西面是刚刚把自己彻底打败的燕京铁军。而东面——则是被截断了的归路。

打回去,很可能会落入陷阱。

可是留在榆关。同样没有未来。

————————

会议上,耶律李胡继续他毫无理性的咆哮。

而渐渐的,契丹将领们也好像疯了一样,竟然一个两个地应和道:“没错!没错!打回去!打回去!打回东京去!”

“回去救人!”

耶律屋质看着眼前这一切,无力地坐到在椅子上,这些经历过不知多少场战争的将领们,此刻竟然仿佛也都失去了理性一样,连他们都如此,外面的底层士兵就更不用说了!

这时。一个年轻却冷静的声音说:“回去吧!兵心思归,拦不住!强行拦住,榆关的时期不出十天就会崩溃,不如把这股思乡的情绪利用起来,一举杀回辽阳府去——那或许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耶律屋质望过去,发现说这话的是在燕京奇袭中大放异彩的耶律休哥。耶律屋质觉得这话貌似有理,其实却仍然是很不负责任的冒险。但他又不能不承认,现在如果要强行拦住已经陷入半癫狂状态的契丹士兵们,榆关的时期将不战自溃。

耶律李胡道:“看看!休哥也这样说呢!回去吧!现在就回去!擦好刀。备好马!我们明天就杀回去!”

会上所有将领都跳了起来,高叫了起来,齐声道:“领命!”

耶律屋质依旧无力地垮塌在椅子上,看看应命的这些将领——或许李胡的命令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齐心的响应吧。这是这响应。却让耶律屋质觉得那仿佛是奔赴地狱之门的叩门声。

————————

“疯了……疯了……都疯了!”耶律屋质几乎要哭出来!

现在杀回去?那怎么会有胜算!

虽然辽军仍然有数万人,但唐军在辽东肯定会坚壁设伏以待啊!

萧辖里忽然低声说:“他们是疯了,可不疯又能怎么样?留在榆关等张迈来招降么?”

听到“招降”两个字。耶律屋质的心就像被针扎中一样!

是的,杀回去。多半会败亡。

可是留在这里,仍然是绝望!

在东西两头都被掐断的情况下。辽西走廊狭隘肯定无法供养数万大军,现在趁着唐军立足未稳,大军一涌而东,的确还有“万一”的机会,而一旦被唐军竖立起左右坚城来,那时的榆关将不战而败!

到得那时,真的要“投降”么?

作为雄踞北国百年的骄傲,耶律屋质无法接受!他也明白在场的将领中也不是没有明白人,但他们都拒绝接受这等屈辱!宁可东向一战,冒险以博万一,也绝不屈膝投降!

耶律屋质默然了。

——————————

会议还没开完,榆关已经不停有士兵在逃亡了,契丹本族的人无处可去,但那些渤海、高丽、汉军……甚至回纥、敌烈,都在逃亡!

现在,在很多人看来,契丹已经完蛋了!

现在对他们来说,只要逃离这个可怕的战场,等到战争结束,他们再出来,兴许就能捡回一条性命,只不过是顶头的统治者从契丹人换成了汉人罢了。

这天晚上,滦州方面发来了一封书信。

那是一封劝降书—一看那笔迹,竟然是韩德枢的手笔!

耶律李胡狂怒之下,将劝降书撕成了粉碎!

“汉狗辱我太甚!”李胡指着西面骂道:“待我收复辽东,杀尽在辽汉民,再来找你们算账!”

愤怒中的耶律李胡整合了五万大军,东归救辽,所有不愿意束手待毙的契丹人——包括绝大部分残存的皮室全部出动了!

剩下不愿意追随李胡的人马,则留在了榆关。

天策十一年,七月底,辽西走廊已经有了几分秋意。风中肃杀的味道越来越浓郁,萧辖里不愿意来。耶律屋质独个儿来送行。

这一去,双方都不知彼此存亡如何——也不知道是走的人会死。还是留下的人会死,还是双方都会死。

送别之后回到榆关城内,耶律屋质发现萧辖里正在城头的垛孔中看着耶律李胡远去的背影,他很厌恶耶律李胡,但这一刻眼中却流下了热泪——他哭的不是李胡,而是契丹啊!

耶律李胡此去,带走了契丹最后的皮室人马,也带走了契丹最后的武力种子!如果这一去再出什么岔子,那整个契丹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或许……哀兵必胜!”耶律屋质喃喃说。

“哀兵必胜?”

“是啊。”耶律屋质说:“李胡此去抱着必死之心。这必死之心,或许能成为扭转的转机也说不定。”

必死之心……

哀兵必胜……

尽管觉得很渺茫,但现在,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这种冥冥的愿景了。

——————————

东归救辽的五万大军,为了避免重蹈察割的覆辙,尽量保证大军在行走过程的集合度,同时广派哨骑,远远地探查前方道路,以扫除各种埋伏。八日之后。大军接近锦州!

哨骑发现唐军三路大军集结于锦州境内的小灵河畔,高行周、杨信、折从适全部到齐。高行周居中,杨信在左,折从适在右。三路兵马各有八千多人,清一色的骑兵,这可是比埋伏察割时更加齐备的阵容。尽管锦州已经烧得半毁,但这三路军马却拼成一道铁壁一样。彻底截断了所有胡骑的归路!

哨骑过不去了。

耶律李胡等也大概猜到,唐军要在此堂堂正正一战!

“是白马银枪团、大唐枪王和大唐箭王!”耶律休哥说道:“这也是唐人部队中第一流的强军了!”

燕京整军之后。除了几支威名赫赫的番号保留有限的兵力外,其余的人马尽皆接受整编,整编之后老兵散入各个新的军区之中,唐军各番号的整体素质变得更为平均,但仍然有几支部队实力突出。

“既然对方有这个念头,那我们就成全他!”耶律李胡说。“唐人大概是想再来一次唐山一战吧,但今天他们要面对的,可不是杜重威那样的孬货,而是我契丹的精锐!”

辽军的五万大军,并非都是契丹人——而其中的汉、渤海、高丽等族,在契丹骑兵的裹挟下,面对唐军三大王牌,几乎人人都有怯色。

有警于唐山一战的失败,其中一个原因是杜重威部战败后反向冲动皮室后军的阵脚,这一次耶律李胡改变了主张,他将最强悍精锐的部队放在前头,集中力量,冲击白马银枪团与折从适部之间的驳接地带!只要冲破这道铁壁,就一口气杀回辽东去!

“今晚休息一夜,养好马力,明日一早厮杀,一口气冲过去!”

看到契丹人的动态,唐军三大将也猜到明日即将决战。

“元帅当初亲口说过,”杨信在傍晚的军事会议上说:“如果战事进行到今天这般地步,那么,就不要再让一个皮室回去了!”

耶律李胡的战术布置简单而粗暴,但张迈的指示则更加简单,更加粗暴!

杨信道:“我们渡海而来,这一仗,不只是要胜利,不只是要歼敌,而且还要打得所有胡人从今往后不敢仰望我大唐,一举而定东北三百年太平天下!”

————————————

这个晚上,奚忠没有睡觉,带着工事兵的将领们一起,不断推演着第二日的阵容与战法。

————————————

第二日,天才蒙蒙亮,双方兵马便集结起来,没有盾牌——不管是辽骑,还是唐骑!

耶律李胡做出了冲锋的决定,但他并没有站在最前锋,策马立于最前锋的,是耶律休哥。

昨日耶律李胡作出战术指示的时候,耶律休哥心中并不赞同,但他也没有反对,而今日交战之际,他则请缨立于战阵之最前端!

“我大契丹百年天下,总得有一个够格的人来殿军!”

他拔出了一把镔铁打造的马刀,看着打磨得如镜子一般的刀锋,里头映射出了自己的脸。

契丹之立族。便在于掌握了镔铁打造技术,以此利刃加上马背上的雄壮体魄。造就了这个伟大民族的百年传奇。只可惜,一个伟大的民族。遭遇了另外一个更伟大的民族,一个百年雄魄,遭遇了另外一个千年强魂!华夏三千年的积淀,再加上来自安西的一番洗炼,面对这样的民族,是所有为邻为敌者的噩梦!

“这就是变文中的既生瑜何生亮么?”

契丹骑兵后方,号角已经响起!

那是冲锋的征兆!

数十个勇士用他们超人一等的肺活量,鼓动着空气的震荡,吹响着契丹民族抱怀必死之心的冲锋前奏!

可就在这时。唐军的后方炮声响起!

铜火铳的杀伤力,至今尚能让张迈的满意,但示威性质的鸣炮,却已达到了这个时代所能达到的极限!

人肺加上号角所发出的声响,彻底淹没在火药撕裂空气的剧烈震动之中!尚未开战,已落下风。

轰轰犹如炸雷般的声响之后,便伴随着数万人同时的长叫:“大唐——威武!大唐——威武!”

耶律休哥根据唐军的呼喊进行判断,推测唐军的全部数量并不止三万人!在两万八千骑兵的后面,应该还有超过一万五千人以上的部队。那是什么部队?步兵?弩兵?还是那种会喷火的军队?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去思索了,就是思索了也来不及去转变战术的布局,当前局势双方都已如箭上弦、不得不发!

契丹的号角已到尾声,在最末的一刻。契丹的九千皮室武士,也在耶律休哥的带领下,同时发出了最后的嘶嚎!九千把镔刀。带着回家的迫切,带着最后的愤怒。带着宁死不折的骄傲,指向东方!

“汉人。去死吧!”

冲锋开始了!

马蹄放开,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

同时,耶律李胡也发出了全军冲击的命令,后续的四万人马同时冲出,二十万个马蹄震动着小灵河西岸松软的土地!

————————————

辽军冲锋了,唐军却没动!

两万四千骑兵,屹立如泰山、不动似铁壁!

两万四千人,面对骑兵的冲锋,静穆得令人诧异。

而与此同时,两万骑兵的后方,则是接近两万人——包括八千工事兵和从辽东召集过来帮忙的一万多民夫——已经车轮一般急速运转了起来。

“契丹!去死吧!”

奚忠发出了呼吼,他好像看到了环马高地的鲜血与烈火,看到了奚胜战死前冷淡的眼神,随着他的号令,数以百计的火球一轮接一轮地从唐军骑兵阵后飞出,如同燃烧的大冰雹一般落在契丹冲锋部队的中前阵!

当初漠北远征,陆路运输完全无法搬运重型器械,可是渡海而来,运送重型器械却完全没有问题。这个时代,尽管有张迈《实学》的指引,可工事部门开发出来的火器还是五花八门,火炮、飞火导箭、火龙喷壶、投弹火蒺藜……十七种同时在这里喷发出他们杀伤力的极限,就像一个巨大的试验场。

火炮抛射,火龙飞窜,火蒺藜在落地之后四发弹射,小灵河西是一片草地,金秋之际,草色枯黄,在火焰的轰烧之下,地面正变得越发干燥,甚至着火!

然而五花八门的火器威势虽然煊赫,杀伤力却完全跟不上表面的威势。

耶律休哥不是杜重威,皮室骑兵也不是被迫上阵的汉奸部队,面对火焰,九千皮室毫不动摇,仍然只是前冲!前冲!前冲!

火器造成的华丽场面,惊了一些马匹,伤了一些骑士的皮肉,然而除非直接命中,否则只要不死,皮室精锐的冲锋就不会停下,皮肉上的损伤,无法让皮室精锐放弃冲锋!也有巨大的火球砸下,当之者毙命,场面十分的血腥恐怖,然而久经战阵的皮室却都选择了无视!无视即无惧!无惧便可继续向前!就整体而言,这一轮火器的杀伤程度尚不足以阻止骑兵大规模的冲锋!

——————————

“这就是你们唐人最后的手段了吗?哈哈,哈哈!”耶律李胡也在冲锋之中,虽然位于中后阵。看到这一切也还是忍不住狂笑:“没用!没用!这只能对付杜重威那样的胆小鬼,对付不了我们大契丹的无敌腹心部!”

——————————

“大唐——威武!”

两万四千骑兵稍稍行动。让开了上百个小缺口,推出了百门铜火铳!

“轰轰轰——”

火炮狂轰滥炸。炮弹的冲击在眨眼间就轰得数十名冲在最前的契丹精锐骑士落马!然而死了数十人,后面还有成千上万的后继者!只要冲在最前锋的皮室精锐不动摇,后面跟来的部队就会继续向前,向前,向前!

火炮需要冷却,就在这个空隙,床弩推了出来,数十架床弩同时射出,遇人钉人。遇马钉马!

最前锋的辽军骑士又被剥掉了一层,然而后续者依然奋勇而前!

————————

“厉害啊!”

杨信赞叹了起来!

“不愧是契丹!”

折从适也说。

面对如此的炮火与弩阵,如此的伤亡,却丝毫不损其冲阵的勇气与胆魄,尽管是敌人,也依然令人肃然起敬!

“幸亏,幸亏……”

高行周叹息道,他是要说,幸亏现在屹立阵前的是同样有着钢铁一般胆量的唐骑。若是换了心志弱一点的部队,只看到这等冲锋的威势,只怕就要转身逃跑了,而作为掩护的前方阵势一旦动摇。那骑兵阵后面再多的犀利武器装备也都没用了!只要被骑兵冲入器械阵中,那接下里的战事就是一边倒。

——————————

“大唐——威武!”

腰弩、机弩、强弩,同时准备好了!

“发射!”

箭如雨发!

投石阵射程最远。火炮床弩次之,进入到弓弩射程。双方已经逼到了极近处了!

然而就是这时,身处后方观战台上的奚忠脸上才开始泛起兴奋——甚至带着隐隐的疯狂!

“爹!你看看!看孩儿给你报仇!”

他没有用令旗。而是罕见地用一把陌刀来指挥!而这个举动也是张迈特许的!

陌刀挥动,尚未损毁的投石车移动了,调整了射程。

“放!”

火球横空而至!

火球群中夹杂着炼油弹!

这一次,是集中地砸向几个地方!

皮室骑兵作战经验丰富,警醒地避开了那些密集的火球群降落处,炼油弹爆裂,溅射出一片炼油,可怕的火焰立刻吞没周围的地面!

然而这种燃烧远未结束!

一股浓浓的火药味飘散开来,紧跟着,就是可怕的爆炸——

“啪啪啪——”

“轰隆隆,轰隆隆——”

“轰,轰——”

各种炸响、哑响、狂响……

在战阵之中不停地爆出,耶律李胡感觉到地皮在震动——不!不是地皮在震动!是地皮在飞!

这一次的火球群,根本就是导火索,点燃了隐藏在地下的地雷——之前的所有火器抛射,全部都只是开胃菜,这个改良了的地雷阵,才是这次决战的正餐!

数十架投石车,不停地调整方向,不停地引发埋在底下的轰地雷!

无数地皮被炸了开来,已经被之前的火焰烘烤得焦干的野草也迅速燃烧!

轰轰隆地洞!

在不停的炸响中,血肉横飞、断肢四散!马匹嘶鸣,骑士惨叫!

皮室的骑士第一次怕了!

这种可怕的场景,这种犹如炼狱般的处境,令人感觉犹如身处烈火地狱之中!

地皮在飞,血肉在飞,断肢在飞、人头在飞……

混乱一旦开始,就再也无法制止了!

“爹爹啊,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奚忠疯狂地叫喊着!他目睹着这一切,也仿佛在代奚胜目睹这一切!

唐军的火炮技术,如今还没有真能达到远程轰击成片地炸死人马的地步,但是火药包的设计与运用,早在环马高地一战就有了雏形,而眼下的这一场战争,又集中了这些年来天策大唐所生产火药的六成,其中更有一部分是刚刚从龟兹运来的新火药!

投石车已经不再抛射火球,改为抛洒柴屑与草球,在一阵阵爆炸之后,不断蔓延的火焰吞没了小灵河畔的大地,地面的干草与灌木丛也都被点燃了,数百处地雷、火药的埋藏点全部引爆之后,小灵河畔变成了一片血与火的海洋!

辽军不分胡汉、渤海、高丽,所有的战马终于全乱了!所有的骑兵也终于都失去了取胜的最后希望!甚至连完成突破的希望也都没有了。

“啊啊啊,啊啊啊!”耶律李胡惨叫了起来!

在火焰与烟雾中他开始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他终于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

耶律休哥也红了眼睛,冲在九千皮室最前锋的他,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死!

正如埋伏在草丛中的毒蛇,不会攻击过路人群中走在最前面的一个,最前方的数百骑兵,已经越过了地雷阵!

可是,他们这支残军要面对的,是白马银枪!是大唐枪王!是大唐箭王!

“大唐——威武!”

天策唐军中的骑兵,终于出动了!

工事兵与地雷阵,取得的是胜势!

真正的歼敌战,还是要靠白刃出击!

“大唐——威武!白马银枪,出击!”

“大唐——威武!枪王麾下,出击!”

“大唐——威武!箭王麾下,出击!”

允许于战争之中,高呼出类似于个人崇拜式的口号,杨信与折从适是极少数的将领之一!

白马银枪出动!枪王麾下出动!箭王麾下出动!

真正收拾整个战场的时间,到来了!

两万四千骑兵,从三个方向进击,后方炮火渐停,骑兵挺进,斩过去,劈过去,剁过去!推过去!

心力已经耗尽的耶律休哥,不顾自身破绽地将镔刀刺入一个唐军将士的胸膛!

与此同时,左右两把马战唐刀挥至,一把砍断了他的肩膀,另外一把斩断了他的头颅!

耶律休哥飞起的头颅抛向空中——在那么一瞬,如果他的眼睛还能起到作用的话,将会看到他精神所寄的皮室已经陷入最后的混乱中了。

耶律休哥没有瞑目,而契丹最后的菁华,也在刀光与火焰之中、在铁蹄与血腥之中,一点一点地被这个时代所吞没!

此战过后,小灵河得到了另外一个名字,虽然一直没能成为正式的称呼,却流传千载而不绝——这个名字就是——

葬辽河!

————————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