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桃色缠绵,总裁情难自禁 > 桃色缠绵,总裁情难自禁最新章节列表

景上添画-129,结局篇,终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东西要给她?

苏画画虽是喜欢在乔景莲面前矫情一下,不过也是偶尔的孩子心性,乔景莲一本正经的和她说,有东西要给她的时候,她心中还是会有点小小的雀跃。

大概世界上80%的女人都会喜欢口是心非,苏画画就是那庸俗的80%的女性中的其中一个,她以前倒是没有发现,自己骨子里还有点小矫情,现在是越来越觉得了。

乔景莲让人带着她去了酒店的电梯口,他们是在一层,她就在一层的电梯口等着,带着她过来的是酒店的门童,那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不过走之前和她说了,乖乖听话,他是真的有礼物要送给她。

什么礼物这么神秘呀?

电梯双门一打开,门童就让苏画画进去,然后对她恭敬的说:“苏小姐,我不能进去,到了上面会有人接您的。”

画画还来不及问什么,那门童就已经按下了关门键,双门缓缓关上。

电梯一层一层上去,苏画画的心就跟着扑通扑通的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天生有着敏锐的第六感,她总觉得,今天应该是会发生点什么事,而且一定会是她所期待,她双手相握着,低垂着眼睑,忍不住翘起了唇角。

…………

电梯从1层到2层,不过几秒的时间,却是忽然停住,双门一打开,苏画画抬起头来,外面却是站着一个酒店的侍者,对方并没有进来,而是将手中的一个信封交给了苏画画。

然后对着她颔首,帮她关上了门,苏画画的心跳就更快了,她看着那个简洁的信封,拆开来,里面放着一张卡片,上面龙飞凤舞的一行字——画画宝贝儿,第一个惊喜,不是惊喜,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很爱你,所以你继续上来,我会慢慢的把我的一切都展示在你的面前。

画画将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一些,她刚将卡片放好,就到了第二层,双门不出意外的打开,外面同样站着一个侍者,将手中的信封再度交给她。

这一次,里面是一张A4纸大小的信纸,画画打开——我18岁不到就开始抽烟、喝酒、打架、玩女人,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充满阳光的,我只是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缺,可又缺了很多,我想用最激烈的手段去吸引别人对我的注意。

画画的心情,沉重了一些,电梯到了第三层,同样的,再度拿到了一个信封。

——谢灵溪这个女人,我真的不是很想再提,很多事情,都是因为我当初的纵容所造就的。其实老天爷,冥冥之中都已经注定了,注定了那个时候我和子衿结婚,却又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注定了谢灵溪为了得到自己所想要的,在英国陷害了子衿,然后就把她推到了我大哥的怀里。那时候我以为自己对她是特别的,后来才知道,其实也不是特别,只是因为自己太过寂寞,从来没有人懂我到底要什么,我总是在寻寻觅觅,最后还是求而不得。

第四层——有一段时间,是我最放dang的时候,那时候我以为,自己的人生之中,已经不可能再有所谓的幸福和开心,我只能随心所欲的活着,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感觉到自己还是活着的。别人看我风光无限,似乎父母落得如此狼狈,依旧是不用担心下半辈子的生活,至少物质上面,我已经得到了别人所不能得到的一切。可我还是难过,这种难过,我不能对任何人说。

第五层——我遇到了你。苏画画,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你真的很烦,你和那些记者没两样,为了挖出别人的**,不折手段,说白了不就是为了钱?可我又没有真的对你下狠手,大概是因为你是苏君衍的妹妹,你的特殊身份,的确是在一开始的时候给了你不少的帮助。可我对苏君衍也是仇视的,所以那时候,我对你的感觉是怎么样的?我自己也讲不清楚,大概是,死寂沉沉的生活之中,突然跳出来一抹带着色彩的绚丽,我开始慢慢的被她吸引。

第六层——现在的你,一定是在想,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的?画画,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体会过很多刺激的感觉,我尝试过太多太多的东西,可能你不知道,我什么事都做过,那些你所不能想象的,因为我的人生从来都是在看不到未来,你可能会觉得我有点自暴自弃,可当你不被所有的人所认可的时候,你就会变得软弱。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会对爱抱着期待,因为等我真的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慢慢的将你放在我的心中。也许我没有地方是干净的,可是宝贝儿,把你放在我心中最隐秘的一个地方,一定是干干净净的,那个位置,我知道没有人去过,你进去了,一辈子都只会是你的。

…………

画画捏着纸张的手指抖了抖,眼眶竟然湿润了。

第七层——你想让我说出以前所有的女人,画画,我可能真的做不到,当然我知道,你一定是在想,怎么可能做不到?当然这个世界上,不是真的上刀山下火海的,哪里还会有人办不到的事,更何况只是这种事,我只是觉得没有什么意义。我知道你在意我的过去,只是那毕竟都只是过去,我的现在和将来都是属于你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前太多的人,我都记不清楚样貌,更别说是名字。我想,你想要看的,也许只是我对你的在乎,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展示给你看,我以前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对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可我现在就是绞尽脑汁,在为你想最特殊的事,画画,你想要天上的月亮,我都会想办法给你摘下来,这就是我对你的爱。也许很庸俗,可一定是最真诚的。

…………

苏画画终于是忍不住,眼泪啪一下,就掉了出来,落在了纸张上,就像是晕开了一朵漂亮的花,她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第八层。

电梯门开启,这一次站在外面的,是西装笔挺的男人,手中抱着一束艳丽的玫瑰花。

苏画画的视线有些模糊,可是眼前的这张俊容,却又那么的熟悉温暖。

她手中捏着7张信封,纤细的手指也跟着发烫,脸上明明都是泪水,可嘴角的那弧度,是幸福又满足的。

乔景莲很少穿的这么正式,是真正的传统西装,他就这么站在电梯门口,从一层到八层,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苏画画却好像是在他的字里行间,走了一圈他以前那样不堪的过往,可是她一定不会嫌弃他,因为他是乔景莲,是她的阿莲。

她听到他在说:“我听说,求婚的时候,男人唱歌会容易给高分,画画,第一次唱歌给你听的时候,是让你承认你爱上我了,这次我还想唱给你听,是想和你正式的求婚——”

他清了清嗓子,低沉性感的男声,在夜色之中,慢慢的晕散开来,丝丝入扣。

“我将永远无法再找到另一个爱人,比你更体贴,比你更甜美,我将永远无法找到另一个爱人,最宝贵的莫过于你,最宝贵的莫过于你,女孩,你,近在咫尺,像我妈妈,近在咫尺,像我爸爸,近在咫尺,像我的姐姐,近在咫尺,像我的哥哥,你是唯一一个,是我的一切,我给你唱这首歌,我为你歌唱,我所有的生命。感谢上帝,让我得到了想你这样的人,宝贝,我感谢神,最后我找到了你……我希望你,感觉一样……你的一切都是我所知道的,我希望你,感觉和我一样……我是真的很爱你……”

…………

苏画画捏紧了手中的信纸,再也没有了矫情和小脾气,跑出了电梯,就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乔景莲。

男人的歌声戛然而止,下一秒,天空之中,忽然彭一声,漫天的烟花,骤然出现在眼前,璀璨的,将整个黑色的上空都撒上了金丝绒一样,乔景莲将手中的玫瑰花送到了画画的手中,抱着她,绕过身体,就从她的身后,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男人的下巴抵在了她的肩上。

“求婚三宝,是不是应该这样?嗯,画画,刚刚那首歌还喜欢么?”

“…………”

“还有这个。”

他忽然又一侧身,就已经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举起了手中的钻戒,深情款款的黑眸,直勾勾的凝视着她,让人觉得,这样迷人的男人,爱上他,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

他说:“苏画画,你愿意嫁给我乔景莲么?”

“也许我能够为你做的事,很局限,也许我不能让你这一辈子每一天都是开开心心,也许我有一天也会做出让你不如意不高兴的事,也许,人生有太多的或许,因为我也不是神,可是我能做的,就是竭尽全力。画画,嫁给我好不好?你让我重新拾起了对生命的希望,你让我体会到了太多以前不曾体会过的感觉,我知道,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没有你,我对别人说过,我的人生你来做主,这是我的真心话。画画,我会做到,竭尽全力的爱你,疼你,呵护你,我一定一定,在以后的日子里,只忠于你一个人,我不能给你太多的承诺,因为我想要给你的,太多太多,让我一件一件的为你做,好不好?”

“…………”

苏画画已经满脸的泪水,她伸手抹了一把脸颊,手掌都是湿的,她的鼻子酸的说不出来话,可是“我愿意”那3个字就已经在她的嗓子眼里徘徊,来来去去,最后她还是用力点点头,主动蹲在了他的面前,伸手出去。

乔景莲帮她戴上了戒指,然后抱着她,在地上转圈,他开心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虽然我的求婚有点老土,但是我你答应我了,画画,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苏画画的心已经酥的不像话了,她抱着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哽咽着嗓子说:“虽然你有时候那么贱贱的,可今天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一辈子都会记着。阿莲,我也爱你。”

…………

“叫声老公来听听好不好?”

“哼,不叫。”

“老婆……”

…………

“老公……”

.......................................................全剧终分割线...............................................................

酒店楼上,甜蜜蜜,酒店的会场,却又是另一番情况。

苏氏所有的员工都已经被召集,慕晨初就站在人群之中,她仰着脖子,看着站在那个台上的男人,苏君衍一身正装,整个人英气焕发,他眉目凌厉,单手插着西裤口袋,一手拿着话筒。

“……以上是我要对公司说的话,现在我想趁着这个机会,说一说我苏家的事。”

底下的人,瞬间起了细细碎碎的声音,苏文今天没在场,不过曲婉在场,一听到苏君衍说要说苏家的事,她的心就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这几天,苏君衍在家里都挺配合自己的,还以为过了今天晚上,她就可以用计把慕晨初赶出去了,现在是要被他捷足先登?

她刚要上前,边上就出来两个男人,拦在了她的面前,语气虽是恭敬的,可是动作却是强势的,两人拦住了她,“夫人,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曲婉,“…………”

陈琳刚刚去了洗手间,这会儿刚回来,就看到两个男人正在曲婉“下手”,她“喂”了一声,边上又出来两个,拦住了她。

“……你们,你们干什么?”

“陈小姐配合一点,不要闹出什么动静来,我们只是想送你回家。”

陈琳,“…………”

台上,苏君衍继续说:“我们苏家外人都知道是什么情况,可是今天我想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苏君衍的妹妹——苏画画。”

刚刚从楼上下来的乔景莲和苏画画,一进场,就听到这3个字。

乔景莲那是掐准了时间的,听到苏君衍叫苏画画的名字,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别怕,你哥哥有事要做,你上去配合一下,嗯?”

画画心中大概是有点数的,之前苏君衍也是给她打过预防针,这会儿被点了名,她也知道了,苏君衍是想做什么,隔着人群,她看着台上的男人,无名指上的戒指刚刚戴上,好像还有点不太适应,不过这种强烈的存在感,却也给了她无限的勇气,有时候人为了自己想要的争取,不顾一切,那都叫做勇敢。

当然你不能不折手段,这个社会对谁都是公平的,你付出了什么,你就会得到什么。

20几年来,她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也想要报复苏家,现在也许,这一切,都是她的哥哥在做,她只需要站在他的身边,支持她。

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因为不管她做什么,背后都有两双手,用力支持着她。

当灯光打在她身上的时候,苏画画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台上走去。

这一段路,她每走一步,都可以听到苏君衍痛痛快快的,在帮她讨回那么多年的委屈。

“她就是我的妹妹,是我们苏家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是我们苏家的人对不起她,她不是私生女,她和我都是一母同胞,只是很多年前,我的父母为了一己私欲,把她送到了瘪的人家养大成人。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是活在自责之中,我埋怨我自己,埋怨我的父母,可错已造成,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补偿。我今天终于是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的告诉全世界,苏画画今天就要认祖归宗,从今天开始,她也是苏氏的股东之一,我名下10%的股份会转给她。”

…………

台下所有的人,一片哗然。

苏氏10%的股份,苏画画都成了大股东了。

这么多C市的人,有人已经认出她来,窃窃私语,她不就是那个和乔景莲传绯闻传的挺火热的那个么?原来她是苏氏的千金小姐啊……

也有人在说,她以前不是做娱记的么?那时候好像还闹过不少的事,是和顾彦深有关的,原来兜兜转转是一个圈子的人啊……

…………

苏画画听在耳中,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不自在的感觉。

她站在苏君衍的边上,男人伸手,温柔的牵着她的手,对着全世界的人,对她说:“画画,我代我们当年反下错的父母,对你说一句,对不起。”

画画摇了摇头,今天一定是她的幸运日。

记者噼噼啪啪的拍照,苏君衍说完了苏画画的事,眸光又对上了慕晨初的,他嘴角勾起温柔的笑,继续丢下第二枚炸弹——

“第二件事,希望大家帮我做一下见证,我想要向一位,我深爱了很多年的女孩儿求婚,感谢她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不管她为了我承受了多大的伤害,她最后还是选择原谅我,我很感激她,我想要和她一辈子相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苏君衍当众跪下来,然后拿出了戒指,对着人群之中,慕晨初的方向,低声说:“晨晨,求婚的场景,我想过无数次,可我始终都没有做,今天我终于可以跪在这里,我觉得我不管说什么,都抵不上你为我做的一切。曾经我也想过,或许我对你的放手是好的,可是我只要一想到人生之中没有了你,我就想不下去。我想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你锁在我的身边,用我今后的一生,偿还你为我做的。我今天的求婚有点突然,可我知道,你肯定会答应我的,晨晨,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有容易心软的女孩儿,我能够找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谢谢你。还有,答应我,嫁给我,好不好?”

酒店的工作人员,早就已经准备好,等到苏君衍说完,灯光就落在了慕晨初的身上,人群之中,她亦是泪流满面,站在原地,当着所有人的面,重重的点头。

…………

大概是5秒过后,现场就响起了鼓掌声,慢慢的,声音越来越激烈,然后有人在人群之中喊着好,无数的声音都开始附和。

…………

....................................................

酒店楼上的包厢里,苏文扬手,狠狠的丢掉了手中的遥控器,这个包厢里面的电视显示器,就是楼下会场的一切,他本来都没有想过今天会出这样的意外,是因为有人临时通知了他,让过来看一场好戏,没想到对他来说,却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君衍,他一直都看好的儿子,没想到在最关键的时候,他却是给了自己最致命的一击。

不用说,这几天,他和慕晨初都那么配合住在苏家,任由曲婉带着陈琳耀武扬威的,就是为了为找时间,弄这些事情,放松自己的戒心吧?

他可真是给自己上演的一场好戏,现在别说是明天的竞选没有自己的份,估计是他一出门,外面都会有大票的记者等着自己。

…………

苏文刚准备出,包厢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进来,进来的男人是顾彦深,他需要叫苏文一声“苏伯伯。”

“你来做什么?”

苏文倒也不傻,很快就明白过来,“是你让人通知我过来这里的?”

顾彦深说话从不喜欢含糊,他挑了挑眉,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苏文,声音低沉平静,“苏伯伯,你不用想是谁让你过来这里的,我觉得你应该是比较幸运,因为你的儿子是苏君衍,现在在外面做的一切,都是苏君衍,你也应该庆幸,你当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曲婉送走的是你的女儿,苏画画。这个丫头心思单纯,心中对你有再多的怨恨,也从来不会想着做些偏激的事情来刺激你们。如果换成是我的话——”

他嗤笑了一声,手指掸了掸门沿,“你不是看到乔世钧的下场了么?”

“别以为你和乔世钧比起来,你的手上没有沾献血,你就是干干净净的,其实人在做天在看,你做过什么事,自然是会有报应的。本来我对证卷会主席的位置是真的毫无兴趣,不过既然苏伯伯你这么挤破头想要上位,估计也是为了斩草除根,何必呢?说白了,你什么都不做,也没有人挖出来当年的事情,让你身败名裂,你就是做的太多了,才会让人知道,你当年做过什么事。”

“这是我对你的忠告——这里有一份资料,是关于林华和林烨的,这些天,外面闹得纷纷扬扬的关于苏画画的养父养母的事,就是这两姐妹闹出来的,至于林烨,你真以为她消失?你以为你的枕边人是温柔无害的,殊不知这么多年来,她早就已经侵蚀了你的一切,这个位置始终都不会属于你,我会帮你坐着,你放心,君衍是我的好兄弟,我肯定不会把苏家怎么样,至于你,我觉得去国外养老是最好的。你不走的话,还有一扇门等着为你开启——监狱。”

…………

顾彦深说完,抖了抖衣领,不再多看苏文一眼,转身离去。

…………

他没有带上包厢的门,好像楼下所有的叫嚣声,都可以隐约传入到他的耳中,此起彼伏,那好像是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他整个人都跌入了一个万丈深渊,不能自救,因为力气又限,可别人是那样的高兴,那个世界,和他格格不入。

他不敢置信,颤抖着双手拿起那份文件,打开看下去的时候,越看,脸色越难看……

————————全剧终分割线2————————

一年后。

顾家——

“papa,papa,妹妹又尿*了,为什么妹妹这么喜欢尿*?”

平常在外是雷厉风行的顾大总裁,在家里却是围着围裙,听到身后儿子的叫声,他蹙着眉头,走过去,客厅正中间放着一个摇*,5个月大的女儿躺在摇*上,欢快的吃着手指头,那双和他如出一辙的大眼睛,扑闪扑闪,格外的可爱。

顾彦深伸手,抓着女儿的小手儿,不让她吃,没想到小丫头一张嘴,就含住了他的手指,那湿漉漉的感觉,还有点儿痒痒的,顾彦深的心也是酥麻的,马上就有佣人过来,要抱走小公主给她换尿布,顾彦深破天荒的开口说:“我来吧,厨房的东西你去收拾一下,别吵到楼上睡觉的太太。”

伸手,解下了腰间的围裙,丢在了一旁,小心翼翼的抱起女儿,边上的顾情深哼了一声,还挺喜欢吃醋,“papa你好不公平,妈妈说你从来没有给我换过尿布,现在给妹妹换尿布,你是不是更喜欢妹妹一点?”

顾彦深的眼神始终都注视着女儿,儿子在边上叽叽喳喳的,他头也不抬,淡淡的说:“你现在去楼上自己给自己垫上尿布,回头你尿上面,你要是不觉得有问题,我也可以给你换。”

顾情深,“…………”

**

乔家——

乔景莲端着一碗红糖水,一脸郁闷的站在沙发边上,苏画画一手护着自己的肚子,抬起头来,就见到某个男人那张脸,她咬着唇,伸腿就往他的小腿上踹了一脚,中气不足,却还是叫了一声,“干什么?!赶紧端过来伺候着本宫。”

乔景莲蹲下来,拿着汤匙喂她喝了两口,终于还是憋不住,“宝贝儿,我不够努力吗?为什么你的肚子……”

“闭嘴!不是每次都做避孕么?当然不能怀孕了。”

“什么时候给我生孩子?”

“还早,我现在不想生,生孩子太痛苦了。”

“画画,我哥都已经有2孩子了,而且我听说他们还打算生第三胎,我听说苏君衍那边应该也要有动静了,你不能这样啊,生下来,我来养,我来带,我们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是不是?”

“哼,不生。”

“怎么样才生?”

“反正现在就是不要不要不要!”

“画画……”

“那我生了孩子,身材走样了,你就不爱我了。”苏画画小眼神很是担忧。

乔景莲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抱着苏画画就说:“怎么会,你是最漂亮可爱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你,保证,我发誓!”

“男人的誓言不靠谱。”

“那什么靠谱?”

“什么都不靠谱。”

“宝贝儿……”

“叫姑奶奶也没用,反正现在还不想生……”

其实她当然不是怕疼,大概也是和自己的身世有关,对于孩子,她本能有一种害怕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克服呢?也许他们明明做了避孕措施,她又意外怀上了的时候,她或许就真的会生下来……

她的这个念头划过脑海的时候,乔景莲正在阴险的想着,等这次她的月事走了之后,他就得想个办法,在那些套tao上面做点手脚了,小丫头不肯生,他难道还真的一直纵容着她么?

不行,孩子一定要有!他可不想以后每次聚会,就被人取笑,至少不能输给苏君衍啊。

…………

苏家——

苏君衍有些头疼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这一年来的第几次了?

哎,他都记不清了,就是因为当初他怕慕晨初的父母反对,尤其是她的父亲,所以就决定先斩后奏,拿着户口本跑去先领了证,然后这一年来,他每个一个礼拜,都要和慕晨初回家一趟,回去的下场,就是被她的父亲扫地出门。

…………

慕晨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很担心啊?我还以为你都已经习惯我爸那样对你了。”

苏君衍挑眉,“说的倒也是,你爸要是突然对我转型,我估计还真是会不习惯。”

慕晨初点点头,“嗯,所以我刚刚打电话给他了,他老人家说了,之前打你的那个木棍昨天打了从别的村过来的一只野猪,断了,他说知道今天你要去,他特地去市场买了一根新棍子,据说是比之前那个粗了一倍,我就想,你今天要不要在里面穿个防弹衣什么的?”

苏君衍,“…………”

..........................................................

写到了这里,我就知道,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

完结了,真的完结了。

这本书是我写的时间最长,也是最用心的一本书,当然我不是说之前的书都不用心写,只是人在往前走,我想不管是做什么事,都是越来越仔细的,不管是正文还是番外,我都写的很认真,感谢你们,说真的,没有你们,就不会走的这么长久,可我还在继续往前走,我还是需要你们的支持。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对你们说,真的写到了这里的时候,我又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还是不适合煽情啊,总之就是千言万语,感激。

在我塑造这本书的角色之中,我最爱的还是乔景莲。

这个人物,其实有很多方面,包括台词,举止,都是来自生活,我周边的人,我有时候觉得,他贱贱的,可是特别的可爱,他有血有肉,有软弱的时候,也有犯二的时候,有霸道的时候,也会有温柔的事情,他是个人,所以他也有对画画动过手,可我最爱的还是他。

好了,别的不多说了,最后还是想唠叨几句——

你们会觉得结局仓促吗?也许也有仓促,可我觉得,所有的故事终究是要划伤一个点的,到了结束的时候,我不想再拖着,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永远都写不完的,对吧?让我们停留在这最美好的一切上。我相信他们会过的很好,不管是顾彦深和子衿,还是乔景莲和画画,或者是苏君衍和晨晨,他们会有儿有女,会很幸福很幸福!

我知道肯定有很多人舍不得,我也很舍不得,但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所幸的是,我还在写,用心的写,你们一定也会用心的来看我写的,对吗?

最后的最后,感谢一下我的几位可爱的吧主,cc,mm,小梦儿,还有老三!在我辛苦码字的时候,是你们兢兢业业的帮我打理着评论区,说实话你们没有任何的得到,只是给我的付出,我很感激你们,不知道拿什么来感谢你们是最好的,只是希望你们会一直在我的身边,爱着我,支持我,我会写出更多精彩的文来,谢谢你们,90°鞠躬!

新文,我在等着你们《爱劫难逃》再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