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一品带刀太监 > 一品带刀太监最新章节列表

第九十八章 清河侯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小明月不适应北丈原的阴冷,宁辰将其背起,很快离开了。

他给小明月种下和平的种子,只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够发牙。

他改变不了凡聆月,只能试着改变北蒙未来的君主。

这是世间已被战火摧残了太久,不能再打下去。

过了北丈原离大夏的兴朝关已经不远,宁辰带着小明月走了一晚,第二天正午之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宁辰带上了早已准备好的面具,化身为一位中年人,牵着小明月正大光明地走进了兴朝关。

如今的兴朝关由清河侯来守,在两朝战争结束前,这位大夏辈分最长的武侯应该会一直镇守在这里。

大夏已经失去燕归城,不能连兴朝关已失去。

宁辰来到兴朝关内后,先带着小明月找到了一家客栈,然后又让小女孩帮他做了一张面具。

“你要干吗去?”明月一边帮坏人化妆,一边好奇的问道。

“去武侯府”宁辰诚实道。

兴朝关内的老侯爷是长孙的父亲,他承受了长孙一脉太多的恩情,既然来此,就必须要去拜访一下。

“哦”明月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一听这话,她就很清楚自己不能跟去。

“小心一点”明月嘱咐道。

“没事”宁辰平静回道,虽然听说老侯爷有些古板,但这次的礼数他不能失。

面具化好后,需要小半个时辰才能干下来,宁辰静下心想了想,旋即拿过笔墨,将怀中的月形玉佩取出,在墨中沾了一下,轻轻印在纸上。

明月脸上一直有些担心,她总感觉坏人这次一去不会太顺利。

宁辰看出了小女孩眼中的担忧,伸手揉了揉后者的头发,轻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又等了一会,宁辰揭下脸上的面具,换上原来的中年人模样,然后起身便朝门外走去。

“等我回来”

叮嘱了一句,宁辰脸色微凝地离开了,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情。

兴朝关内的临时武侯府离客栈大概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宁辰在到达武侯府前,特意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换上了面具,再出现时,已是一位面容普通的年轻人。

半个时辰后,宁辰终于走到了武侯府,府前,两位侍卫一身战甲,铮铮而立。

“在下有事求见武侯,还望将军能够代为通报”宁辰拿出手中的信递给了其中的一位侍卫,客气道。

“在此等候”

侍卫接过信,没有废话,没有为难,转身便朝府中走去。

片刻后,侍卫回来,恭敬道,“侯爷有请”

宁辰谢过侍卫,接着迈步走入了武侯府。

侯府堂中,清河侯静坐主座上,容颜稍显苍老,看上去大概五十多岁,却有一股刚正的气息,很是逼人。

“你便是宁辰?”清河侯上下打量了一翻眼前的年轻人,平静道。

“正是”宁辰点头道。

“与无忧给的画像有些不像,脸上的东西摘掉吧”清河侯淡淡道。

“呵,果然瞒不过侯爷”宁辰伸手解开面具,露出本来面目,旋即恭敬行礼,“晚辈宁辰见过侯爷”

“不错”清河侯点了点头,平静中带着一丝夸奖。

“北蒙的小皇帝是你劫走的吧?”清河侯语气没有太多的意外,问道。

“是”宁辰没有否认,点头道。

“这里有两封信,一封是陛下的,一封是无忧的,你自己看一看”

说话间,清河侯手一动,两封信化为流光飞向宁辰。

宁辰伸手接过两封信,打开后,一一看过,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夏皇和长孙的态度,他心中早就有底,如今再看一遍,也不会有什么惊讶之处。

夏皇的信中明确写道,一旦发现他进入兴朝关,立刻不惜一切代价留下,生死勿论,而北蒙的小皇帝则必须活着送回皇城。

长孙的信不出所料的委婉地求了情,笔墨之间,尽量交代要他自愿交出小皇帝,最后,一再叮嘱父亲,切不可用强。

两封语气截然不同的信,代表着大夏当今的帝与后最终的态度,这对宁辰是不幸,也是荣幸。

“作何感想”清河侯道。

“没有感想,早已预料到的事”宁辰手一挥,将信送回,答道。

“这是夏皇的天下,陛下的话便是圣旨”清河侯开口道。

“这是大夏的天下,不是夏皇的天下,至于圣旨,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宁辰冷漠道。

“大逆不道”清河侯神色立刻沉了下来,冷哼一声道,“来人,将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是”话声落,四位将军进入,快步将宁辰围在其中。

“老侯爷,我来拜访您,只是因为你是娘娘的父亲,这是我该尽的礼数,但并不代表我会束手就擒”宁辰脸色也沉下来,缓缓道。

“那便让本侯见识一下你的能耐,动手”清河侯冷喝道。

铿,铿,四位将军拔刀,强悍的血腥气迎面而来,百战的将军强大异常,每一个都有着至少八品的实力。

宁辰眸子变得极为凝重,脚下一动,率先出手,身影闪过,身后被布带缠绕的墨剑出现,剑光斩下,掠向其中一位将军。

“嘭”

刀剑对碰,宁辰凭借无双根基硬是逼退了将军半步,然而,同一时间,身后三道刀光已至,半步之间,已不足脱身。

宁辰身一凛,剑光回转,荡开两道刀光,强悍的余波反噬,顿时引得体内血气一阵翻腾。

最后一刀,避无可避,宁辰左手凝剑指,真气溢转,硬憾将军之招。

“当”刀指相接,终分强若,宁辰难化刀中之力,刀气入体,嘴溢鲜红。

眼见久战无利,宁辰当机立断,剑一动,漫天雪飘,功体提至最巅峰。

“一羽飞鸿,天地一剑”

快如惊鸿的一剑,再度掠向已退半步的将军,旋即,只听到轰地一声,将军接招,连退数步。

宁辰脚下一踏,欲走,然而,就在这时,主座之上的清河侯出手了,身如青光,瞬至跟前,一指透眉心。

嘭,宁辰周身如若巨震,猛地飞出,口中呕红,血染长空。

逼命之刻,宁辰强忍浑身剧痛,脚下一跺,借助余力,转身掠出侯府。

“追,一定要活捉问出北蒙小皇帝的下落”清河侯沉着脸,喝道。

“是”四位将军领命,旋即快速追了上去。

见四人消失,清河侯扫了一眼黑暗的中,轻叹一声,旋即转身走入堂中。

无忧,为父能做的就只有这些,剩下的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逃出侯府的宁辰立刻带上了面具,嘴中鲜血不断流淌,踉踉跄跄地朝人群掠去。

身后四位将军紧跟着,一连追了十余条街,却在一家客栈前跟丢了。

“进去搜”其中一位将军沉声道。

“恩”剩下的三位将军点头,一同走了进去。

客栈的掌柜刚要阻拦,一看是四位身穿铠甲的将军,立刻噤声。

二楼,一间房间中,房门嘭地一声被推开,小明月吓了一跳,一看是宁辰,方才松了一口气。

“等会有人要来,帮我掩饰一下”宁辰忍着伤势,快速交代道。

“好”明月见前者脸色不对,赶忙应道。

宁辰三两下脱掉外边的衣服,塞进了床头的柜子中,旋即在床上躺了下来。

“当当”

下一刻,房门被敲响,还没等小明月开门,一位将军便推门而入。

“军,军爷”明月故作惊慌地退了两步,胆怯道。

将军一看是个小女孩,眉头皱了皱,走进房间,左右扫了扫,待看到床上脸色苍白,病怏怏地中年人后,打消了心中的疑虑,转身离开。

明月上去关上门,刚走到床边,便见宁辰一口鲜血呕出,捂着嘴压抑地咳嗽起来。

“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小明月慌了,拿着袖子不停地替其擦着嘴边的血,却怎么擦也擦不完。

最后一招,清河侯没有留手,侯府有太多的眼线看着,他不能留手。

“我没事”

宁辰轻轻推开小明月,旋即坐在床上闭目调息。

刚才动手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可能回不来了。

他想过谈话会不太顺利,甚至不欢而散,但看在长孙的面子上,清河侯应该不会做的太绝。

他却没有料到清河侯的态度会如此激烈。

直到那一指过后,他才瞬间明白过来清河侯是在演戏,演给暗处的那些人看。

那一指没有留情,却多了很多东西。

长孙一脉的修炼功法,还有老侯爷十年的修为。

这已是他承受的极限,老侯爷是九品巅峰,甚至半步先天的强者,十年修为足以将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普通人硬生生提到五品之上。

丹田之内,两道气旋不断吞噬着那源源不断涌入的力量,宁辰的修为也在不停的攀升着,七品后期,七品巅峰,八品前期,八品中期,八品后期,八品巅峰,然而,就在修为刚要破入九品之刻,宁辰却强行停止了气旋扩张,硬生生将境界压了下来。

他如今还不能突破九品,否则根基不稳,会影响以后的修炼。

片刻后,宁辰缓缓睁开了眼,心中一叹,老侯爷这个人情送的太大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