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一品带刀太监 > 一品带刀太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零五章 剑道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暮白!

宁辰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毫无疑问,坐在天地尽头的这个人,就是荒城的剑。

“晚辈宁辰,见过暮白前辈,方才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回过神后,宁辰背后立刻冷汗直流,恭敬行了一礼,诚心致歉道。

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没想到他随便骂一句,都能惹到这种级别的怪物。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暮白淡淡道。

宁辰摇了摇头,道,“没有,她还是什么事都不记得”

听到回答,暮白不在多问,目光收敛,继续等待混沌雾海凝聚。

宁辰不敢再打扰,剑也不敢练,只能在雾海中转悠。

混沌雾海是一处极为特别的地方,似雾似海,走在其中,就如同踏在水面上一般。

转悠半天后,宁辰身子缓缓下沉,想看一看这下方有什么。

混沌雾海深不见底,可见度也低的吓人,就如同置身无边的海洋,让人惶恐。

渐渐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越来越强,宁辰体内,一阵阵剧烈的痛楚传来,显然已到了承受极限。

不死之身,在这里丝毫起不了作用,无处不在的压力,会将所有东西都挤压成碎片,什么特殊的体质都不管用。

就在宁辰坚持不住,要向上浮起时,却见下方不远处,一片异常浓郁的雾气沉浮,十分的奇特。

突来的奇景,让宁辰心生好奇,强忍着体内的痛苦,再度下沉。

靠的越紧,这一片雾气就越清晰,约么十丈方圆,深灰色的大漩涡,缓缓转动,最中心的位置,一片片冰雪般的东西开始凝聚,奇异之极。

宁辰伸手去触碰,可是,在碰触到最外边的雾气时,就不能再深入半分。

“什么鬼东西”

宁辰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这片雾气明显与周围的不同,从四面向中心凝聚,让人惊叹。

四周的压力越来愈大,宁辰不敢再停留下去,迅速上浮。

天地之内,时候已经不早,暮白依旧坐在那里守候,对于其他事,一概不理。

宁辰上来不久,雾海便开始下沉,不多时,便消失在视野之中。

夜色降临后,宁辰又出去找弱水,极东之地太大,想要一条河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到。

这一夜,宁辰同样一无所获,天亮之前,回到雾海之中。

天地内外,两人就如同一条平行线,谁都理谁,宁辰是不敢,暮白是根本不在意。

在荒城的剑心中,唯有剑,其余皆不重要。

到了白天,宁辰别无他事,就沉入雾海之中,观看那一片雾气的变化,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东西一定不简单。

武者的直觉,就如同女人的第六感,有的时候,比什么都重要。

雾气漩涡在不断的缩小,从十丈变为八丈,最中心固化的部分也越来越多,很明显,这个大漩涡开始时定然大的惊人,现在已到了最后的时刻。

随后的七日,宁辰日落之时就去出去寻找弱水的踪迹,一到白天便沉到雾海底下,观看这奇特的异象。

到了第八日,漩涡缩小至一丈的时候,速度陡然慢了下来,最中心的深灰色固体反而越聚越快,如同冰晶,迅速生长。

宁辰眼中流光闪动,毫无疑问,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离此物完全成形,应该很快了,他也想看看,这东西成形时,会是什么样。

又过了三日,宁辰寻了大半极东之地后,暂时停下了一夜,他知道,今夜雾海深处的那个东西就会彻底长成。

天地尽头,一直静坐的暮白也站起了身,看着三千丈下的混沌雾海,周身气息缓缓苏醒,就如同一柄绝世锋利的剑出鞘,连天地都失了颜色。

宁辰站在远处,看着荒城的剑出鞘,神色凛然,天下间,若说谁对剑道的理解最为深刻,必然是暮白无疑。

就在这时,三千丈下,随着日落退潮的混沌雾海剧烈升腾起来,不多时,便再度出现在两人眼前。

雾海生变,雷霆降世,一片恐怖的电闪雷鸣,将前方雾海全都化为雷海怒涛。

下一刻,暮白动了,只出了一指,刹那间,万象都仿佛静止下来,一道无法言语的剑光出现,开始很渺小,随着前行,越来越强大,最后,化为一道斩天之剑,轰然一剑,斩开了雷霆和雾海。

远处,宁辰看着这惊世的一剑,心中震撼之极,这便是剑吗?

朝闻道,夕死可矣,剑之道,灿烂的让人迷醉。

昔日,他不理解为何有那么多先贤穷其一生,也要证自己的道,今日见到暮白的一剑,方知道之无穷魅力。

被斩开的雾海之中,一棵杏树般的深灰色冰晶出现,完美无暇,醉人心神。

宁辰好不容易才压制自己上去抢的冲动,双眼灼热地看着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宝物。

远方,暮白迈步,一步步走在雾海冰晶之前,手一挥,震散其形。

宁辰错愕,不明所以,这不是败家子吗。

“又错了”

暮白轻轻一叹,挥手将冰晶重新打入雾海之中,然后走回,静等下一次的出世。

宁辰难以理解,看着暮白,壮胆子质问道,“暮白前辈,您这是为何?”

暮白淡淡道,“我要铸造的是一口剑,又不是一棵树”

听到回答,宁辰心中依旧心疼的不行,道,“剑到极致,不是万物皆可为剑吗?”

暮白像看白痴一样地看了一眼前者,缓缓道,“谁教你的这些屁话,剑就是剑,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替代”

宁辰真想说一句,前世的书中都这么写的,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世间万物形状那么多,您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碰到一口剑现世”宁辰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暮白摇了摇头,道“也许十年,也许百年,也许一千年,总有一天能等到”

混沌凝形之时,会有一瞬间最为脆弱,这也是铸剑唯一的时刻,可惜,一连数次,他都没有等到想要的剑胎。

宁辰不知再说什么好了,这种大毅力,真是世间独一无二,枯坐于此,就是为了等一口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剑,想想都不可思议。

“暮白前辈,晚辈想问您一下,您是否在极东之地见过弱水?”好不容易有一个能说上话的机会,宁辰不愿错过,赶紧开口问道。

暮白没有轻皱,想了想,道,“好像有,只是时间太久,忘了在哪里”

“……”

宁辰先是一喜,旋即又气的想撞墙,如此说来他还要继续漫无目的地找。

极东之地太大了,接着天地尽头,弱水从哪里出现都不奇怪。

“暮白前辈,您突破先天了吗?”

夜色已晚,再出去找也来不及,宁辰坐在天地尽头,问出了一个全天下都在猜测的问题。

“不知道”暮白平静道。

“……”

宁辰很无奈,这样的谈话很难继续。

“暮白前辈,我的剑,真的很烂吗?”

“不堪入目”暮白诚实应道。

“……”

“暮白前辈,您的三个弟子的剑上修为,和我比怎么样”宁辰无聊地问道。

“除了剑一,其余两个和你半斤八两”暮白回答道。

“暮成雪呢?”宁辰问道。

“她走的不是剑道,剑对她来说,只是利器”暮白应道。

“您不生气吗?”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她不适合走上剑道,勉强不得”

……

这一夜,宁辰问了很多问题,暮白也出奇的耐心,一一回答。

也许是寂寞的久了,也许是看他顺眼,宁辰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反正这样的机会,一辈子恐怕也就只有这一次,不问白不问。

实际上,他与荒城的关系还真不怎么样,剑流影几次要杀他,剑二也和他打过,就算暮成雪,如今也在等着可以出手杀他的那一天。

除了始终没能见面的剑一,整个荒城的传人和他基本都打过了一遍。

“暮白前辈,您恨过大夏吗?”宁辰凝下心神,正色问道。

“朝代更迭,无可避免,为何要恨”暮白反问道。

宁辰被问住,这些大道理,谁都知道,可真要发生在自己身上,谁又能坦然处之。

东方的晨曦将要照下,宁辰起身,走向雾海之中。

“你不能见光?”暮白第一次主动开口问道。

“恩”宁辰点了点头,应道。

“后悔过吗?”暮白平静道。

“没有”宁辰摇头,道。

暮白颔首,道,“你有资格用剑”

说完,暮白不再开口,静坐天地尽头,继续等待下一次的化形之物出世。

宁辰得到应允,在雾海中用心地练剑,他现在的身体,无法修炼,唯有练剑。

墨剑光华,在雾海之中闪现,一招一式,无情冰冷,带出一道道凌厉的杀光。

周围雾海被这剑光带动,剧烈翻涌起来。

突然间,暮白抬手,天地顿时定住,一剑迎面出现,瞬间已至身前。

宁辰骇然,想躲,却感身体不听使唤,无法动弹。

剑触身体的刹那,尽数消散,宁辰身上禁锢消失,悸动间,冷汗直流。

方才的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如此接近。

“多谢前辈指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