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一品带刀太监 > 一品带刀太监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七十四章 领域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PS:进入月票榜前二十了,如约定加更,求月票,保持前二十,加更不间断!)

葬生涧,人和妖第一次合作,互不信任的两人,总算暂时达成共识,各自围着各自的火堆坐下。

天下寒月高照,涧中的篝火成为唯一的温暖,两人都不自觉离火堆更近了一些。

诡异的死地,凤凰有翼难展翅,白蛟落难浅水游,力量日渐消散的两人,出去的可能也越来越小。

宁辰一边烤着手中的狼肉,一边发呆,他渡劫的事情肯定已天下皆知,前辈和阿蛮来了吗?还有蝶师姐那个女魔头现在不定急成什么样。

“嗯?什么东西糊了?”

就在这时,一股难闻的糊味传来,宁辰回过神,赶忙把自己手中的狼肉从火上拿起来,看了一眼却发现他的狼肉好好的,外表焦黄,香味诱人,充分体现了其主人的好手艺。

宁辰将目光移向另一边,待看到某妖手中红一块黑一块的诡异东西后,顿时咧嘴笑了起来。

曾为至尊,白蛟立刻察觉到了某人幸灾乐祸地目光,抬起头,眸中愤怒难抑。

宁辰见状,赶紧拿紧手中的狼肉,这个妖尊要多没品就多没品,他要防着点。

这一次,白蛟没有再出手抢,默默地低下头,伸手将烤糊的地方一点一点拨下,然后撕开,放入嘴中。

宁辰愣神,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符合此妖以往的风格啊。

“你再分我一半,我帮你烤”宁辰尝试为自己多争取一些食物,建议道。

白蛟没有理会,撕着手中糊一块生一块的狼肉,不说一句话。

“你六我四”宁辰稍退一步,道。

白蛟依旧一语不发,默默吃着狼肉。

奇了,宁辰不解,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能忍,平时不过来抢他就谢天谢地,今晚是怎么了。

“一个狼腿”宁辰继续试探。

“半个”

“……”

白蛟始终没再开口,坐在火堆前,安静的吓人。

宁辰也不再试探,一边吞咽着狼肉,一边时不时地观望上一眼,不是他太谨慎,主要是某妖的情况实在有些不对劲。

这一夜,某人连休息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怕某妖神不知鬼不觉地上来拍死他。

天亮时,宁辰醒来时,第一眼便看到晨曦下,一道出尘的影静立,超凡脱俗,仿佛随时都要破空而去。

然而,这种感觉一闪即逝,白蛟看到某人醒来,立刻扭头就走,出尘地气质,立刻消失地干干净净。

“眼花了?”

宁辰拍了拍自己脑袋,力量没了,脑子也跟着不灵光了。

不对,宁辰突然一个激灵,猛地蹦了起来,刚才的感觉,像极了洛神战斗时施展的言出法随,该不会是妖尊的修为恢复了吧?

“也不像”

短暂思考后,宁辰又否定了这个可能,若是妖尊恢复修为,肯定早已把他拍成渣,然后离开这一毛不生的鬼地方。

而且,当日在原始之地,即便身在业火大劫中,这位也没有动用过言出法随之力,那种情况下,藏拙就是找死,没有任何意义。

排除了不可能的原因,剩下的唯一可能性,就是……

宁辰使劲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不可能吧,仅仅几天时间,这家伙就踏入了言出法随的领域中?

太气人了,怎么是个人的天资都比他好,也不对,这家伙不是人。

不过,是不是要去长长见识,顺便能学多少是多少?

想到这里,宁辰立刻朝着前者离开的方向追去,一位至尊领悟言出法随的过程,千载难逢的观摩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山涧的另一边,白蛟看到某人到来,黑纱下的面容顿时一皱,再度迈步离开。

可惜,他低估了某人脸皮厚的程度,走到哪里,某人便跟到哪里,寸步不离。

“再跟着,我便杀了你”白蛟开口,沙哑道。

“呵,路那么宽,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不用在意我”宁辰脸上露出一丝真诚的微笑,语气十分客气道。

白蛟不再废话,脚下一跺,几个呼吸间掠上前,翻掌凝元,拍向某人。

宁辰见状,吓了一跳,赶忙挥剑挡招,但闻嘭地一声,巨力传来,顿时被震退好几步。

“讲不讲道理,前几天你跟着我,还抢我那么多东西,我都没和你计较过”

宁辰压下了体内翻涌的气血,神色极其愤怒,道。

“狼肉给你,不要再跟着我”

白蛟眉头一皱,想了想,道。

“那本来就是我的,再说,你吃下去的怎么办,吐给我啊?”

说完,宁辰自己把自己恶心到了,不过,为了能观看到至尊领悟言出法随的过程,恶心点也值了。

听着前者的话,白蛟双手攥地咔咔直响,对于眼前卑鄙的人类更加痛恨。

一人一妖昨夜好不容易建立的合作关系,破裂了,然后,再一次上演了一追一逃的闹剧。

“轰隆”

天际阴云密布而来,雷鸣电闪,遮天蔽日。

“又来?”

累地只剩喘气之力的宁辰看着天际,这隔一两天就要下一场雨,也太坑人了。

倾盆大雨说下就下,某人瞬间又成了落汤鸡,然而,诡异的是,白蛟身上,这一刻,再无一滴雨水落下,雨滴飘零,全都从其身边避开。

宁辰眸子缓缓眯起,避开的?不是真元荡开的,也不是威压震开,就仿佛是雨水有灵,自己避开。

领域力量?

糟了,想到这里,宁辰立刻撒腿就跑,但见身后,白蛟抬手,倾盆大雨化为一道道水箭,直掠向某人。

一场大雨,一直以来维持的实力平衡被打破了,雨中,红衣狂奔,身后,一道又一道雨箭跟随,形势险象环生。

“刺啦”

衣帛断裂声响起,水箭擦肩而过,宁辰身子一转,剑锋挥过,剑意方起,涧中的奇异力量便瞬间压下,抹去绝大部分力量。

砰然一声,某人被震飞数丈远,没有任何停留,借势扭头就跑。

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时不跑,以后就连报仇的机会都没了。

这一次的大雨,显得如此漫长,一刻钟后,重新雨过天情,艳阳高照,某人跑到一处方圆百丈都没有积水的高地,方才喘着粗气地坐了下来。

累死他了,这个老妖怪实在太狠了,跑得慢点,他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远处,白蛟不甘地冷哼一声,扭头离开。

宁辰伸开手脚躺了下来,没有去追,这些雨水要很久才能消下去,现在他还是离这怪物远点为好。

夜晚,经过大半日时间,雨水基本已蒸干或渗入地下,宁辰这才敢从高地上下来,寻找某妖的身影。

被雨水熄灭的火堆前,白蛟静坐,看着天际的寒月,周身淡淡光华隐现,气息安静平和,与某人眼中的形象,截然不同。

不多时,宁辰走来,看了看前者,又看了看天上月,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来。

安静的气氛,有些冷,可惜枯木都潮了,一时半会也干不了,宁辰只能放弃生火的打算,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努力观看某妖的一举一动。

月下寒影,周身蓝白光华越来越清晰,一丝丝水光耀动,竟是凝炼了天地间的水汽。

宁辰眸中闪过异色,虽然还很弱,不过,这的确是言出法随无疑。

如此说来,这葬生涧中异力,应该也是一种法则力量,所以才会压制修为和剑意,反而对同是法则力量的言出法随没有太多影响。

只是,葬生涧看上去与普通的山涧并无两样,这法则力量是本来就有,还是后来衍生而出?

时间一点点过去,宁辰看着前者,陷入沉思。

他想到了出去的办法,但,似乎不太容易。

“嗖”

天将亮时,一道水波凛凛的箭光疾驰而过,没有任何征兆,朝着某人就射了过去。

危机降临,宁辰下意识地一侧身,但见一丝黑发飘落,无声落在地上。

“你这个变态的老怪物,我又没有打扰你,用得着赶尽杀绝吗!”

宁辰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抬手指着前者,怒道。

白蛟回过神,这才发现前者就在身边不远处,也没有对这巧合解释半句,起身双手攥地咔咔直响。

变态,老怪物,很好!

右手一挥,不远处的石凹中,水光飞出,化为水箭,直接朝前者掠去。

“现在没下雨,还怕你不成”

宁辰挥剑斩断雨箭,怒火无限。

只是,某人忘了,即便不下雨,他还是打不过某妖,即便相差不多,但,总归差点。

于是,某人又被打跑了。

葬生涧外,中州之上风云越来越乱,莫青白被人带走,至尊废武,此消息数日间传遍中州,天下震惊。

人间站在最顶峰的至尊强者,一直以来都是无敌的象征,竟然会被人废去功体,重伤垂死,着实让人无法相信。

没过多久,洛神受伤的消息也传了开来,人们这才注意到,这两人当初似乎都和原始之地那一场惊世骇俗的大劫脱不了干系。

中州某城,入魔的蝴蝶周身血迹斑斑,发丝黑白参杂,昔日风华绝代的刀神已近凋零,步步踉跄,步步落红。

“阿伯,您见过一个红衣服的年轻人吗,长的很清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