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迷案追踪 > 迷案追踪最新章节列表

280.第280章 再见,过去and你好,现在(完结)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耳边传来窸窣的响动声,睁开朦胧的眼睛,能看到踮着脚在房间内四处走动的宁绯。她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似乎在找什么。叶子柯翻了一个身问:“你在找什么?!”宁绯惊慌地从床头柜探出头来,挥舞着双手:“没有,我什么也没找。”他看到她光秃秃的手指,心里明白了几分,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说:“那好吧!你继续收拾东西吧!”

“你感冒了?!”宁绯听着他的鼻音很重,从屉子里拿出温度计,塞到他嘴巴里说:“先测量一下体温。”他重新倒回到床上,含糊不清地说:“有一个事件,非常的棘手难缠,你觉得要不要去查呢?”他侧了一下脑袋,视线落到宁绯的身上。宁绯停下翻箱倒柜的动作问:“跟我们有很大的联系吗?!你是怎么想的?”“联系不大。我不想再参与这些事情了。我想知道你的想法。”叶子柯等待着宁绯的答案,如果她想继续查下去,他就奉陪到底。宁绯摇头:“不查了。我现在只想回家。”

他还一直担心宁绯的好奇心,会追查下去不可。她放弃的态度,倒让自己挺惊讶的。“真的放弃了?!”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宁绯点了点头:“我想把时间留给重要的人。”叶子柯指了指自己:“是我吗?!”宁绯白了他一眼,拿出温度计看了看:“低烧了。。你说你晚上睡觉怎么不盖被子?”“又要当正人君子,又要防寒保暖,两者不可兼得。”叶子柯笑眯眯地回应着宁绯的话题,她干脆拉起被子,把他整个人埋在被子里说:“我出去给你买点感冒药,你先睡会。”“遵命!”他鼻音重重地答道,宁绯换上鞋子就出门了。

在药店里咨询的时候,能够从柜台上的镜子里,看到寒风里站着的男孩,那个送自己棒棒糖的孩子。起初他以为他是在那里等人,可宁绯在药店停留了一段时间,他依然呆在外面。宁绯按照店员的推荐,速速地买了药,准备出去问问男孩,是不是走丢了。

推开厚重的玻璃门,方才的男孩竟不知所踪了。宁绯握紧塑料袋,四处打量着。苦苦找寻无果后,她返回到了酒店的房间。“我遇到了医院的那个孩子,你说他是不是走丢了呢?!”宁绯把药丸放到叶子柯的手心里,讲起了在药店的事情。叶子柯眼角动了动,闷不做声地吞下了药,喝了一口水说:“为什么你觉得他走丢了呢?!”

“上次在医院的时候,他穿的不是病号服。我陪着他大概两个小时左右,都没有亲人来找他。对于一个三岁的孩子来说,家人不可能这么放心的吧?!”宁绯细细地回忆起那天的情形,越发觉得不对劲地说:“我凌晨五点多醒来的,太无聊了就去走廊晃的时候碰到他的。这个时间点,一个孩子出现在医院,难道是家人生病了,他是来探望的吗?可探望的时间不太对啊!”叶子柯并不希望宁绯的注意力,停留在那个男孩身上,那是不祥,甚至是。他思忖了下说:“他不是送你棒棒糖了吗?一个走丢的孩子,是不可能有钱买糖的。还有他的穿着,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流浪的样子。我想大概是他的家人,对他比较放心吧!才会允许他到处跑。”

“放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到处跑吗?!”宁绯睁大不可思议的眼睛问,叶子柯不得不指着自己说:“绝对有这样的父母,我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宁绯“啊”了一声:“你也不怕被人贩子拐卖了?!”他耸耸肩膀说:“我想那是个聪明的小孩,你不必为他太操心了。”宁绯稍微宽了宽心,收拾着背包说:“觉得挺可怜的一个孩子。见过两次了,回回都只有他一个人。总让我想起小时候的。”话说到这里,她的记忆盲点让她断片地转移了话题:“在回去之前,我想在街上先逛逛。你在酒店好好休息,我们到时候火车站见。”

叶子柯掀开被子就往洗漱间跑:“等我!我也去!”“你生病了就好好呆在酒店!不准乱跑!”宁绯背起背包发出指令道,叶子柯从门后探出头来,满嘴泡沫地说:“总得带点礼物回去吧!他们都知道我们提前度蜜月了,不带点东西回去,我怕他们闹我。”宁绯嘴角抽搐了一下:“额,不是双双逃婚吗?怎么变成蜜月了?!况且,这么糟糕的蜜月!”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光秃秃的无名指,心里一阵战栗,要是被他发现了怎么办?还是他已经发现了,在冷眼旁观而已。。“我也觉得很坑。。”他洗着脸,透过指缝瞧着宁绯摸无名指的动作说。

这座城偏向北方,比他们原来的中部地区,相对而言冷了不少。戴着口罩的叶子柯,迷茫地盯着萧条的街道说:“就是因为这里太冷了,你和严若他们才会离开这里的吧?!”宁绯环顾着熟悉的街景,迷惑不已地说:“也不是。我离开是我爸想去做生意了。至于严若他们的离开,我记得他们跟我说过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这座城怎么发展,都是在原地踏步。”

宁绯回答完这个问题,眼睛扫过记忆里的店铺:“如果不是我回忆起了这里,我还真的以为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什么都没有,这里丝毫没有改变。一座城市发展的速度,在一两年间就能显而易见地看到。这里十四年过去了,原来的店铺还在这里,除了老板换掉外,连销售商品的内容都没有改变过。”叶子柯怔怔地听着她讲起这里,不禁怀疑她的记忆力了。也许那女鬼死前的真实场景,早就刻在她的脑海里了,被封存的起来的记忆,万一哪一天被唤醒,她会说得细致入微。真希望那女鬼的离去,带去了那些不该遗留下来的记忆。

“小绯!是小绯吗?!”一个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宁绯的背后传来。宁绯不假思索地转过身,对着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跑了过去:“秦爷爷!”秦爷爷拥抱住宁绯:“真的是小绯啊!”叶子柯走过来,取下口罩问候着:“秦爷爷。”秦爷爷扶了扶自己的老花镜:“这位是。”宁绯展开笑颜,挽住叶子柯的胳膊:“我丈夫。”秦爷爷惊喜地点着头:“哦!真不错!好帅气的家伙啊!”宁绯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相机问:“您现在还喜欢到处拍照吗?!”

秦爷爷举着相机说:“我回乡下休养了好久,昨天晚上梦见小时候的你了。醒来之后就想起了以前的好多事情,所以我就专门来这里看看了。哪知道就真的碰到你了。我现在在乡下拍些花花草草之类的,很久没有拍摄人物了。”他指了指叶子柯:“我看这孩子挺上镜的,我能拍吗?!”宁绯笑着摆了摆手:“不可以哦!他有镜头恐惧症,不爱拍照的。”叶子柯赔笑着,不好意思地点着头。

他注意到他们身上背的包,有点着急地问:“你们这是要走吗?!”“下午的火车。”叶子柯回答着,秦爷爷脸上有不少的遗憾之色:“我还准备让你们陪我四处逛逛呢!”他盯着手表上的时间说:”能去我的店坐坐吗?我想和你们聊聊天。”宁绯瞄了瞄叶子柯,叶子柯直接答应道:“可以的,时间还早。”

再次和秦爷爷坐在熟悉的餐桌前,两人都有恍如隔世之感。当年自己还是个小丫头,秦爷爷的头发还未苍白。两个人经常坐在窗边的位置,天南地北地胡侃。秦爷爷的视线首先落到照片墙上:“看来我儿子继承我的这个怪癖呢!”宁绯笑着说:“我小时候的照片,您怎么一直挂在那里?!”“舍不得取下来啊!”秦爷爷摸着手里的相机说。他收回视线,和蔼地对宁绯说:“你还记得爷爷最爱吃的糖糕吗?你能帮我买一点回来吗?!”宁绯站起身说:“我现在就去买。”

等到宁绯离开之后,秦爷爷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叶子柯说:“你知道小绯心里住着个东西吗?”那张照片是叶子柯从墙壁上取下的同一张,他以为除了他没人发现,原来秦爷爷早就察觉到了。“这张照片我知道的,她心里的东西我也是知道的。不过现在不要紧了,来这里一趟,该解决的都解决掉了。”“人与人之间到底是靠什么维系的呢?是不是每个人都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别人的苦乐都无动于衷呢?!”秦爷爷指着那面照片墙,打开了话匣子:“除了小绯,照片里的人都是有人陪伴着的。我故意将小绯的照片,杂乱地铺在照片墙里,连带着这张诡异的照片。我期待着有人能够发现这个孩子,发现这个孩子的孤独,发现她心里藏匿着的可怖怪物。”

“可令我失望的是,来这里的一批有一批,来的人只顾放上自己的照片,选择自己想要的地方。没有人注意到那些独照里,小绯的古怪。也没有人留意到,为什么那孩子是单独一人的。我感到很绝望,人还真是自私又冷漠的东西。”秦爷爷摩挲着自己的相机,说着这一段的往事。

叶子柯撑着下巴,远远地能看到照片墙上,宁绯呆滞的脸。他缓缓开口道:“并非是冷漠自私,而是人生苦短,人们没有时间停留在别人的生活里。但总有人能够发现,然后走进她的生活里,和她一起度过余生。”秦爷爷愕然地听他说完,见他已经回望着自己:“谢谢你秦爷爷,谢谢你在她那段孤独的日子里,陪伴着她。以后我会和她,走过剩下的日子。”秦爷爷慈祥地笑了:“果然如你所言,每个人有自己宝贝的东西,真的没时间去管其他人那么多。这丫头既然被你找到了,那么我就祝福了。”他按开自己的相机,递到叶子柯的面前:“这是我这些年在乡下拍摄的照片,你能帮我看看吗?!”

接过相机,浏览着一张张的图片,叶子柯的表情困惑着:“为什么都是稻草人?!”秦爷爷陷入深深的思考,半天才开口道:“乡下的人,把稻草人放在田地里,是为了防止偷吃农作物的鸟儿。这原本是稀疏平常的事情,可我回到乡下不久后,就出现了稻草人闹鬼的故事。村子里的人,常常在走漫长的乡间小路时,看到稻草人在田地里走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整个村子人心惶惶。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拍摄这些稻草人的,我想口口相传的话,还不如我镜头下的真实。”

他细细打量着那些稻草人的表情,都属于比较狰狞的模样:“那么您发现了什么呢?!”秦爷爷咂摸着自己的胡须:“我用这么多年只发现了一件事情。”他的手不安地攥紧起来:“这些照片只是最近的一部分而已。我发现的事情就是,这些稻草人的表情,出现着微妙的变化。一年两年三年都是看不出来的。前些日子我整理了一下,请人以快镜头的方式,给我制成了视频。那些微妙的变化,在视频切换下,变得相当的明显。”

“那么您的村子里,出现了其他古怪的事情吗?!”叶子柯看完最后一张相片问,秦爷爷摇着头:“暂时没有,可我心里总不安,总觉得要出事一般。”叶子柯关掉了相机说:“已经出事了,只是还没有被暴露出来而已。”秦爷爷大惊失色地问:“出了事?!可村子里的人都健健康康的。”叶子柯将相机推到秦爷爷的面前道:“不一定是村里的人。”“你能。”秦爷爷刚想委托叶子柯的时候,宁绯举着买好的糖糕跑了进来:“秦爷爷,还是热乎乎的。”

叶子柯等待着秦爷爷的话语,他却接过甜糕,仿佛忘却刚刚的话说:“既然小绯给我买了甜糕,那我就亲自下厨给你们做顿饭。”他呼喊着自己的儿子,两人一起朝厨房走去。秦爷爷翻炒着菜,压制住了要请叶子柯帮忙的想法。要问为什么的话,他看到坐在位置上的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地谈论着什么,笑得那么开心,比甜糕还甜。“爸,那是宁绯丫头吗?!”秦爷爷的儿子问,秦爷爷将刚炒好的菜起锅了:“当然了!”秦爷爷的儿子笑着说:“真好!那丫头以前哪有那么开心过啊!”

“哦,是这个吧?!”宁绯举着手机里的游戏,凑到叶子柯身边问。叶子柯躲了躲说:“离我远一点,我感冒了,会传染的。”宁绯哼了一声:“我就不!”炒好的饭菜上了桌,秦爷爷和他的儿子也坐在对面的位置时,叶子柯突然提议道:“可以拍张照片吗?!”宁绯拉着他的衣袖:“可是你。”“我想拍。”叶子柯对她说,秦爷爷的儿子立刻取下脖子上的相机说:“来,大家一起看好镜头!”叶子柯将宁绯揽入怀里,她抬起头假装怒视地问:“你感冒会传染我,干嘛抱那么久?!”“拍照嘛!不挨近一点拍不进去。”叶子柯望向镜头说。

咔嚓一声,他们的容颜被定格在了相机内。秦爷爷的儿子查看着照片说:“需要把照片寄给你们吗?!还是我发给你们?!”叶子柯指着照片墙:“不用了,放在照片墙上就可以。还有,能不能把袁诺一和宁绯的合照撤下来?!”宁绯差点喷饭,偷看到秦爷爷他们一脸憋笑的表情,她还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真好,大家坐在一起吃饭的感觉。。

吃过饭后,他们与秦爷爷道了别。宁绯和叶子柯购买了一些礼物后,打算直接去火车站。计划却在宁绯看到一家婴幼儿用品店后,搁浅了下来。“严若的孩子估计明年春天就出生了,我想去买点小孩子的东西给他。你在外面等我就好。”宁绯冲进了用品店,叶子柯则坐在外面的长凳上,望着她在店内询问着店员,时不时地拿着衣物打量着。

“完全好了吗?!”一个人坐在了叶子柯的身旁,叶子柯的目光继续停留在她的身上说:“恩。”“你提前让紫羽在那里做接应,你早就做好了计划?!”宁崎的问题,让他轻轻点了头:“如果我陪着宁绯一起去,那东西也不会出来。只有靠宁绯自己,她成功了。”宁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谢谢,果然没有看错你。就是有点对不住你,原本你该是和。却。”“在人的一生,有些细微之事,本身毫无意义可言,却具有极大的重要性。事过境迁之后,回顾其因果关系,却发现其影响之大,殊可惊人。倘若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可以用命中注定来维系的,我是肯定不会信的。感情这种事情,是游离于叶子羽计划之外的,从来都是。我回顾起我和宁绯的点点滴滴,却觉得这是我和她的命中注定。我和她之间的细微之事,在事过境迁后,早已发酵成熟了。所以请不要再提及别人,对她和我而言,都不公平。”叶子柯转头对宁崎道。

宁崎竟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脱口而出:“那我是不是很快就升级为爷爷了?!”他的言外之意,令叶子柯愣了许久:“近几年没有这个打算。等我和她再成熟一点,更加懂得珍惜的含义,才会去考虑吧!最重要的是,先修补好她的心。”他将视线转移到店铺内时,竟发现了那个小男孩的身影。

叶子柯直接推开店门进去了,朝着宁绯的方向走去。此时宁绯正拿着一件蓝色和粉色的婴儿服饰纠结着,选哪件给严若的孩子呢?!“你是在给宝宝买衣服吗?!”小男孩的话打断了宁绯的纠结,她低头一看,那个医院里男孩,正眼巴巴地望着她。宁绯点头说:“是呀!不过我在纠结颜色问题。”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粉色吧!我觉得粉色适合。”叶子柯笑意浓浓地望着她,她举起粉色的衣服问:“可是你都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啊?!”“放心吧!粉色没错。你相信我吗?!”叶子柯把蓝色的那件从她手里抽走,挂在一旁的货架上问。

“相信。”宁绯将粉色的扔进购物篮里,小男孩仿佛很受打击地看着她:“原来你。。”宁绯不解地重复他的话:“原来?”叶子柯故意摸着她的肚子说:“是不是饿了,要不我们去吃东西吧?!”宁绯惊诧地道:“刚刚在秦爷爷那里不是吃过了吗?!”“啊,我觉得你还是会饿的嘛!差不多到时间了,我们回去吧!”叶子柯拖着宁绯往收银台走,宁绯不断地回头对着男孩子招手:“再见!”男孩子从口袋里拿出棒棒糖,自言自语:“还准备拿给你的,还准备让你等我的,可是。。来不及。。”

“恩,来不及的。小鬼!”叶子柯不知何时回来了,靠着货架说。男孩恶狠狠地瞪着他:“坏人!”“随你怎么说吧!这个姐姐呢,不可能等你,你呢,当好一个孩子就好。”叶子柯居高临下俯视他的角度,令男孩愤愤不平地说:“别以为长得高就了不起!”“小鬼,我就是提醒你一句,不要再纠缠不休了。”叶子柯转身走到门口,和宁绯走出了店铺。

宁绯盯着空空的长凳问:“刚刚是宁崎和你说话吗?!”叶子柯愣了愣:“你早就知道他是。”“他故意在粥里放辣椒了。除了我爸,没有谁还会这么无聊的。”她说完后,带着质问的语气说:“你刚才对小孩子不太友善。”“拜托,要是有人花痴地盯着你老婆,你也会吃醋的好吧?!”叶子柯闷闷地答,宁绯叹气道:“他只是个小孩子。”“有些事情呢,只有男人才懂的。”他说着回望着店铺,那小鬼再次不知所踪了。。

坐在空荡荡的车厢内,宁绯擦着玻璃上的雾气说:“回来的人多,回去的人怎么那么少?可我在这里,也没看到很多人啊!那些人呢?!”一只软绵绵的棉花糖出现在她面前,记忆就像打开的水闸般,倾泻而来:“我等着有人买给我吃。”脑海里浮现着小时候的话语,她接过棉花糖,轻轻地咬了一口说:“很甜,但也很空。”叶子柯微笑地说:“幸福就在这样的,心里很甜,但这是看不见的。就像我现在的心情。”

宁绯握紧拳头,决定坦白从宽:“其实我。我把戒指搞丢了。”她偷瞄着叶子柯的表情,他却只掐着棉花糖吃了一口:“然后呢?!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吗?!”宁绯垂下脑袋:“对。不。”在手指上重新套上那枚戒指后,她大口地吃了几口棉花糖问:“在你这儿?!”“你不是该道歉的吗?”叶子柯直勾勾地瞪着她,说完又重新戴上了口罩,他果然害怕感冒传染。

她三下五除二地搞定了棉花糖,掐着他的脸说:“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你每次生病的时候,脸真臭得要命!”叶子柯躲着她:“离我远一点,小心感冒传染。。”宁绯转而去掏自己的背包说:“我也有东西要给你的。”她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蛋糕,推到他面前说:“子柯,生日快乐!”这回他真是完全懵了,良久才开口道:“这是什么时候买的?”“出去买糖糕的时候。终于赶上一次你的生日了。”各种复杂的感情交织汇聚着,最后落到嘴边的,是最简单的:“谢谢。”

“戴着口罩吃蛋糕吗?!”宁绯舀了一勺蛋糕,递到他面前问。他取下口罩,张开嘴巴,香甜的蛋糕进入口腔内,感觉幸福感爆棚了。“还吃吗?!”宁绯问,叶子柯低声地恩了一句,不好意思地把视线落到了站台上。那个男孩子,正盯着宁绯,一动也不动。。真是个执著的小鬼!他皱了皱眉头,吃下一口蛋糕想。宁绯似乎也察觉到了背后有人在看她,她想转身的时候,就被嘴唇里的蛋糕香气堵住了嘴巴。

火车轰鸣着,逐渐驶离着轨道,叶子柯继续按着宁绯,不让她回头。直到完全驶出站台后,他才若无其事地放开她,看着她懵懵的模样,调笑地问:“蛋糕甜吗?!”“甜。”她尴尬地举着勺子说,“可是生日礼物你还没有送我啊?!”叶子柯接过勺子,自己挖着蛋糕,边吃边说道。“那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宁绯捂住自己通红的脸问,“近在眼前。”他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听到她用细若蚊吟地声音答:“好。”“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他凑到她脸前问,宁绯直接扑到他怀里:“我说好!”叶子柯看着手表上的时间说:“这还真是最棒的生日礼物。恩,现在是下午两点半,你还有大约七个小时准备一下。”

“。。”

“我突然觉得你很无耻来着。。还有你不是感冒了吗?”“好得差不多了。”宁绯和他闹作一团,隔了好几个位置的紫羽,缩坐在沙发里自言自语:“听得我很羞涩是怎么回事?!”“我去,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大尺度的话,我的老脸通红啊!”月光的脑袋从紫羽的座位后探了出来。紫羽斜睨了他一眼:“你怎么也跑了啊?!”月光摸了脑袋,坐到他身边说:“这不是担心吗!”他们一起伸了个懒腰,等待着列车到站,去见自己想见的人。。

(强势插入)

我叫洛旗,我的母亲在死后的半小时产下我。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凶杀现场的,难道一个婴儿一出生,就具备了躲避灾祸的能力吗?我不懂,我也没有弄懂过。我站在这里,刚刚目送一辆列车的离开。那个女人,是唯一知晓我母亲死前的人,可惜她忘记了。我的刻意纠缠,只想单纯的和她呆在一起而已,没有想去挖掘她记忆的意思。再说一个实际年龄14岁,外表却只有3岁的孩子,能做什么呢?!养育我的人告诉我,我之所以会是这个样子,是体内残留了尸气和阴气,需要用十五年的时间排出去。等到第15年,我的身体会正常地长开,那时候我就要躲起来,等待着自己成长为正常的孩子。到了那时候,我就会来找你的。宁绯,五年之后,我相信我们会再相遇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