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神藏 > 神藏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剑宗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又在七星岛小住了几日,这期间方逸也没闲着,帮助柏初夏将灵核精魄融入到了捆仙索之中,日后等柏初夏晋级到筑基期,捆仙索也便能够晋级成为灵器,也算是给柏初夏留了一件保命的护身符。

在回金鳌岛之前,方逸给卫铭城和司元杰各自留下了数百颗仿品紫灵丹和凝灵丹,得知两人晋级到筑基期后,方逸便已经有了打算,在太古宗炼制丹药时,专门为两人留下了一批。

一行人离开七星岛,并没有通过附近岛屿的传送阵回金鳌岛,而是乘坐彭斌那艘大船,躲避着海图中标红的危险区域,向金鳌岛方向行驶,沿途之中,看到景色优美或是特色鲜明的岛屿,一行人也会下来游逛。

足足耗费近六个月的时间,才从七星岛回到了金鳌岛,这还是柏初夏想着与父母约定的五年之期已到,要回地球接柏井然夫妻来连云海域居住,否则怕是还要游荡上半年。

相比地球,连云海域不知道要宽广多少倍,谁也说不清大海的尽头是什么地方,海上也是有风景可看的,这一路柏初夏和女儿算是真正领略了连云海域的风光。

回到金鳌岛,彭斌开始闭关炼化他所吸收的苏木宗三位宗主的修为,龙旺达去布置与七星岛相连的传送阵,方逸则是陪着柏初夏和方方,并开始引导方方修炼小衍真诀和天女印。

方逸以自身灵力为引导的情况下,方方倒是可以控制自己体内的先天真气按照两种功法的行功路线行进,只不过是否能有所成,还要看日后修炼的效果。

开始修炼小衍真诀和天女印的方方,似乎有了新的玩物,每天都在打坐修炼,感受着两种功法修炼时带给自己身体的改变,一时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反倒是让众人颇是有些不习惯。

待方方的修行入了门槛,方逸和柏初夏回了趟地球,将刚刚退休赋闲的柏井然夫妻接到了金鳌岛,按理说以柏井然的级别,可是连国门都出不去的,但是方逸出面,这一切自然不成问题。

被方逸护着通过了传送阵来到连云海域之后,见到那一座座海上的岛屿,饶是柏井然夫妻见多识广,也忍不住瞠目结舌,只以为自己来到了海外仙山。

两人来到金鳌岛,见到方方自是一阵亲昵,方逸又将两人介绍给苏子君两兄弟认识,以免日后闹出什么误会。

听到对方是方逸的岳父母,就算他们身为凡人,苏氏兄弟也不敢怠慢,专门找了门中先天之境的女弟子去往金鳌岛服侍,反倒是让柏井然夫妻很不自然。

安顿好家人,方逸这次独自一人出发前往西来岛,也是时候将白虎交于自己的剑宗剑法归还于剑宗了。

“八千里海域,现在看来也不是很远。”站在周山岛岸边望去,入眼一片浩瀚无边的海域,五年前,方逸还只有筑基初期,初学御剑术,御剑飞行速度还不是很快,八千里海域御剑飞行,在当时想来也极困难。

五年过去,方逸的修为已经连跨两级,御剑飞行的速度甚至可以媲美金丹初期修者,如今八千里的距离在方逸眼里已经不算什么。

脚踏本命飞剑,方逸向西来岛方向极速飞行,犹如一道闪电一般,速度快到了极点。

“哧!”

就在方逸飞行了千里之后,一道剑气突然擦过方逸的手臂,剑气虽威力不强,也并未对方逸造成什么伤害,却另方逸微皱眉头,这剑气虽然对他无用,但却很奇怪,凭方逸如今的神识,都不曾察觉这道剑气。

四周方圆百里,在方逸的神识笼罩内都没有任何修者,也没有阵法痕迹,这一道剑气,似凭空出现一般。

“若是普通的筑基初期修者,怕是这一道剑气便会伤到吧。”对这剑气的威力稍作估量,一百零八道剑光围笼周身,继续向前飞行。

一路飞行,越来越多的剑气凭空出现,无根无源,或劈或斩,“哧哧”声不绝于耳,且随着不断接近西来岛,这些剑气也越来越强,到后来,这些剑气甚至可以伤到普通的筑基后期修者、

“这难道就是剑宗的护岛阵法?”方逸心中了然,不过对于方逸的防御来说,这些剑气依然没什么作用,距离西来岛还有两千里时,天地间终于平静下来,再没有了剑气的干扰。

再向前飞行数百里,前方突然有修者出现,方逸神识一扫,便知对方修为,筑基后期修者,只不过一身剑气冲天,比普通的筑基后期修者强了不少。

“道友请留步。”那修者高声喝道:“敢问道友,来西来岛所谓何事?”

“拜见剑宗宗主。”方逸朗声道:“还请道友引领。”

剑宗传承之事,事关重大,方逸自不会与下面弟子言说。

“拜见宗主?”那修者嗤笑一声,道:“以道友的修为,怕是见不到宗主,欲往西来岛,先过我这关。”

剑宗之人最是好斗,那个修者说罢,一柄飞剑已然悬浮身前,手掐剑诀,本命飞剑一闪,化作道道丝线缠绕向方逸。

“这剑法倒是有些意思,以本命飞剑化作无数道丝线,有了些领域的意蕴。”方逸暗自点头。

一般只有金丹期修者,才能够将对于天地的领悟运用到招式之中形成领域,眼前这修者只有筑基后期修为,却能够靠本命飞剑化作的无数道丝线遍布于虚空之中形成一种类似领域的东西,由此可见,剑宗现如今的传承便已经要超越连云海域绝大多数的宗门岛屿。

“剑法不错,可惜对我无用。”方逸周身一百零八道剑光陡然释放开来,将那道道丝线冲的七零八落,同时一道庚金剑气更是瞬息便到了那筑基后期修者的眼前,擦着头皮而过,斩断了那修者几根头发。

那修者根本没看清方逸那道剑气,只觉得头皮一阵发凉,几根头发在眼前飘落,直到这时,那修者才感应到,仅凭那道剑气,对方便能轻而易举斩杀自己。

一滴汗水从鬓角滑落,那修者连忙收了本命飞剑,拱手道:“多谢道友手下留情,本来道友想要登上西来岛,还要再闯过三才剑阵和七星剑阵,不过道友一道剑气便有如此之威,后面两关不闯也罢,还请道友报上姓名来历,我便引领道友登岛。”

对于三才剑阵和七星剑阵的威力,这位修者再清楚不过,便是全力以赴,也难以抵挡方才那道剑气,让对方再去闯两座剑阵,也是白白耽误工夫。

“在下方逸,布衣岛三岛主。”

方逸报上姓名来历,单是他刚才使出来的那一剑,就有了面见宗主的资格,那筑基后期修者也不再问方逸所谓何来,在前方御剑飞行,方逸跟在身后,一路畅通无阻,来到西来岛岸边。

“风师叔。”西来岛岸边,有炼气期弟子过来迎接,向那修者躬身行礼。

“这位方逸道友闯过了八千里海域,你将他带到宗门吧。”那风姓修者转向方逸,说道:“方道友,能够闯过八千里海域,便算是剑宗的朋友,只不过要见宗主,可没那么容易。”

剑宗宗主,那可是超级宗门的一宗之主,莫说身份地位,便是修为的差距,又怎么可能随意见一位筑基后期修者。

“多谢!”对此方逸倒也理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到剑宗宗门再说。

“方前辈,请随我来。”

那炼气期弟子向方逸躬身,竟也御剑而起,在前方飞行,这让方逸不由侧目不已,要知道,通常只有筑基期的修者才能御器飞行,可是剑宗弟子,在练气期的时候就已然可以御剑了,可见剑宗功法之独特。

西来岛不设传送阵,从海边到宗门驻地,近万里之遥也只能靠御剑飞行,先天境界修者根本不可能踏出岛屿半步,便是炼气期修者,从宗门往来海边一趟,也要近一天的时间。

“小友,不如我带你一程如何?”方逸分出一道剑光,承托住那炼气期弟子的身躯。

“前辈万万不可。”那炼气期弟子脸上现出一丝惶恐之色,连忙摆手道:“剑宗规矩,无论去哪都不可借助外力,即便有外来访客,也只能由我们引领进入宗门。”

“好吧。”见对方如此说,方逸也只能作罢,跟在这炼气期修者身后慢慢飞行。

从日出到日落,方逸才远远望见最高的山峰之上,一座巨剑形状的建筑直插入山体之中。

“那里就是剑宗大殿?”方逸开口询问,却发现那炼气期修者此时脸部发红,却是在全力驾驭飞剑,根本不能开口说话,听见方逸问话,也只是点点头表示回应。

炼气期修者,驾驭飞剑飞行,尤其是长期飞行,即便是有特殊功法,也的确是难了些。

又过半晌,终于见到零零散散的房屋建筑,这炼气期修者将方逸引领向一座院落,降落到地面后喊道:“裴师叔,有客到访。”

“哦?哪里来的客人?”屋内声音响起,人影亦同时出现在院中,来人身材不高,略胖,嘴角自然而然的带着微笑,看起来有点像大肚弥勒佛。

“道友好深的修为,竟连我也无法看穿。”这位修者叫做裴林,修为已经达到半步金丹,见到方逸瞬间,难免以神识探查,瞬间不由面色一变。

方逸在前来宗门路上时,便已不再遮掩真实的神识境界,希望能引起剑宗金丹长老级别的修者现身。

“裴道友修为深厚,剑气凌人,怕是不久便能成就金丹。”方逸拱了拱手,客气了一句。

“哈哈哈……”听闻方逸此话,裴林哈哈大笑,道:“在下裴林,未知道友如何称呼?”

“在下方逸,布衣岛三岛主。”方逸又一次自报家门。

“原来是方道友。”裴林乐呵呵笑道:“方道友请屋里坐。”

跟随裴林进了厅堂落座,裴林亲自为方逸沏好灵茶,道:“我观方道友气息,莫非也是修一口本命飞剑?”

“裴道友说笑了。”方逸闻言一笑,说道:“连云海域之中,十个修者里面恐怕有七八人的本命法器都是飞剑吧。”

“那不一样。”裴林摇了摇头,说道:“那些人所修的飞剑,只是一种法宝罢了,给他们一口刀,一杆枪,他们也是同样的用法,根本就没有能登堂入室。”

裴林眼中闪过精光,看着方逸笑道:“但方道友不同,方道友身上,有凌厉剑气,说不好方道友的师承也和未免剑宗有点关系。”

听闻裴林所说,方逸一阵惊讶,想不到这裴林竟能以低于自己的神识修为看穿自己身上的剑气,想来也是和常年修炼剑宗剑法有关。

“裴道友慧眼如炬,方某佩服。”方逸点了点头,也没有隐瞒什么,开门见山的说道:“方某部分师承,的确与剑宗有关,此次前来剑宗,也是因此有关。”

裴琳眼睛一亮,连云海域广阔无比,剑修更是多如牛毛,上古传承下来的剑道修行法门也不止剑宗一家,想不到自己随便猜测,还真猜中了。

“方师兄不妨说来听听。”听方逸承认师承和剑宗有关,裴林更是将称呼从道友变成了师兄。

方逸一笑道:“不瞒裴师兄,几年前师弟进入一处秘境之中,得到过剑宗一位前辈遗留的剑法。”

“哦,原来是这样……”裴林略显失望,其实连云海域之中,方逸所说这种情况太多太多了,剑宗中人的修为一旦到了某种境界之后,就会出去历练,在外面也不知道留下过多少传承。

“不知方师兄此来所谓何事,是想要加入我剑宗吗?”裴林继续问道。

“方某此来可不是为了加入剑宗,我想要拜见剑宗宗主,并有些隐秘告知。”方逸摇了摇头,说过道:“此事事关重大,还望裴师兄恕方某不便相告。”

“想见宗主,那便难了。”裴林摇了摇头,说道:“门规森严,便是想要见金丹长老,方师兄也要先过我这一关。”

“正想请裴师兄赐教。”方逸伸手相请,示意到院中比试一番。

“哈哈,待客之道,本不该如此,不过碍于剑宗规矩,让方师兄见笑了。”裴林一脸无奈的说道,他能察觉得出来,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给了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无妨,久闻剑宗剑术天下无双,方某也想见识。”

两人并肩来到院落中,裴林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向方逸道:“方师兄,得罪了。”

裴林身前突然出现一条溪流,这溪流汇聚在一起,便成了一柄三尺青峰。

“斩!”斩字出口,裴林手握飞剑斜向一斩,一道剑光斜斩向方逸。

“破!”方逸伸手一指,一道剑气和裴林的剑光斩在一起,方逸的剑气稍稍受阻,将那剑光一分为二之后便消失不见。

而裴林挥出的那道剑光,却如同断水般再次复合到一起,速度威能不减,继续斩向方逸。

“这是水属性剑法。”方逸瞬间明悟,周身一层淡蓝色光罩出现,那剑光斩在光罩之上,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激起。

“裴师兄试试我这剑气。”方逸出声提醒,一抬手,三道庚金剑气交错飞出,分三个方位杀向裴林。

裴林见三道剑气袭来,面露惊色,他能够清晰感受到这三道剑气中蕴含的威力绝非自己所能抵挡,还没有动用本命飞剑,单靠剑气便足够将他斩杀了,好在方逸操控三道剑气较慢,给了裴林充足的时间准备,这才避过这三道剑气。

“方师兄,难道你已到达金丹境界?”裴林向后退出了百米,大惊失色的看向了方逸。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