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四章 存了心的要把苏尤拉下水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沐妃为什么要找苏家的人?”女子有些疑惑的问道:“因为你母亲的死她一向不喜欢苏家的人。”

“沐妃很聪明。”欧阳寂宇说到:“这件事情沐妃会处理的很好,你放心这里还有我,我不会允许沐妃出现任何意外的,更何况还有太子,父亲在怎么糊涂,他也会看在二哥的面子上不会为难沐妃的。”

女子对于欧阳寂宇的分析没有听的太懂,但是她却听到了一种,沐妃会有麻烦的感觉。“我不放心,她再聪明也经不住别人的暗害。”

“父皇,让沐妃彻查。”欧阳寂宇解释道:“可是沐妃找的人却是苏尤最信任的人,苏尤是谁,是这大德的丞相,是父亲最信任最仰仗的人。这个院子无论是真的有鬼还是假的有鬼,最终都是哪个道人查出来的。沐妃只是把这个结果告诉父皇即可。”

“哈哈……哈哈哈。”女子突然笑了起来“沐妃,好样的。这样,就可以把苏家托下来,这么多年了苏尤这个老狐狸,一直躲在岸上,是坑不跳,我看他这次要如何?”

“如果父皇相信,那不必说沐妃自然不会有事。”欧阳寂宇说到:“如果父皇诚心找沐妃是不是,那么苏家就会被沐妃拖下水。沐妃找苏尤信任的人来做这件事情亦是自保,尤其是通过苏锦婳,未来的太子妃,沐妃自己的儿媳,苏尤一定不会怀疑,并且会极力的配合。”

“是啊,沐妃可是那老狐狸女儿的婆婆。”女子得意的说到:“沐妃一句话,就可以决定苏锦婳的生或死,是地狱或是天堂。不如我来给苏尤加点料如何?你说呢侄子。”

“这件事情既然沐妃已经有了打算,您还是隔岸观火的好。”欧阳寂宇说到:“毕竟如姑姑所说,您已经是一个死了的人。”

女子听到这话,心中不悦,却也没有说什么。

“既然如此。”女子看着欧阳寂宇“走了。”

说吧,一个闪身,人已经消失,欧阳寂宇不得不佩服姑姑这个皇家女子在承受了那么多之后,任然可以坚强的活着,有时候他在想,可以支撑她活下去的是什么,难道只有仇恨吗?

欧阳寂宇从崇恩殿出来,直接到了玉风殿。

“母妃。”欧阳寂宇淡淡一声,坐在了一旁的软椅上。一脸的默然看着跪在地上的苏锦婳。

“宇儿。”沐妃一脸微笑的开口问道:“锦婳说刚才在崇恩殿遇到了你,是吗?”

“是。”欧阳寂宇说到:“儿子去确实在崇恩殿。”

“既然如此为何又把锦婳给撵了出来。”沐妃问道:“或许那你的妖魔鬼怪什么会忌惮锦婳,毕竟锦婳在这大德王朝是第一个有祥瑞护体而出生的人。”

“儿子不喜欢任何人到儿子生母的院子里。”欧阳寂宇直接说到。

沐妃看了的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苏锦婳,她又慢慢的开口说到:“这可如何是好?你父皇让本宫查这件事情,如今你又说不希望他人到你生母的院子里去,母妃好为难啊。”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没有人说话。

直到一旁的高鹗看到沐妃的眼睛,他才慢慢的开口说到:“娘娘,苏姑娘是咱们帝都出了名才才女,和不问问苏姑娘有何主意?”

“是啊。”沐妃的声音明显欢喜“你这奴才怎么不早说?”

高鹗面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锦婳,你可有什么主意?”沐妃有期待的问着。

苏锦婳心中思考着要如何说,她慢慢开口:“宇王爷,其实不会有人进入崇恩殿的。空空道人的道行在崇恩殿外就可以。”

“哦。”沐妃说到:“这个空空道长如此厉害?本宫竟不知道苏丞相身边会有如此厉害之人。”

“你如何知道那个道长的本事?”欧阳寂宇问道:“难道你亲眼见过?”

苏锦婳说到:“锦婳没有见过,但是既然是父亲深信的人,定不会泛泛之辈。”

“好了。”沐妃这个时候开口说到“宇儿,不可如此执拗,既然空空道长若能在殿外做法,就快去请来才对。”

“好。”欧阳寂宇起身说到:“本王就信你,信苏丞相,希望你们不会让本王失望。”

“是。”苏锦婳说到:“锦婳和父亲定不会让王爷失望。”

欧阳寂宇不在看苏锦婳,对沐妃说到:“母妃,儿子告退,在道长来后,望母妃定要告知儿子。”

“去吧。”沐妃说着,仿佛现在才看到苏锦婳还跪在。“高鹗,你个奴才,锦婳都跪在地上这么长时间,你怎么不知道提醒本宫呢?本宫在和宇儿说话忘记了,怎么你也忘记了。”

“奴才该死。”高鹗立刻跪下一脸紧张的说到:“是奴才疏忽了。”

“娘娘。”苏锦婳开口说到:“锦婳跪着是应当的。”

沐妃看着一旁的丫鬟怒斥道:“还不去吧苏姑娘扶起来?”

“谢,娘娘。”苏锦婳的腿已经变的有些麻木。在丫鬟扶起她的瞬间,她不找痕迹的用自己的手指在小腿的两个位置点了一下,她才站直身体。

“那就辛苦苏丞相了。”沐妃吩咐到:“高鹗,苏姑娘回府,然后去请空空道长。”

“是。”高鹗答应。

苏锦婳随着高鹗离开皇宫。

只是苏锦婳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今天的宇王爷如此好说话。

然而她不知道,当时无论她说什么,欧阳寂宇都会答应,因为这个主意是她苏锦婳出的。

这次是欧阳寂宇和沐妃铁了心的要拉苏尤入局。沐妃和苏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苏锦婳坐在来时的马车上,就在快到苏府的时候,她看到街上男子打扮的苏锦婳,带着紫鸢正在东看西看。

然而正在寻找人的苏锦修,感觉到到了来自某处的目光,她知觉的看过去,却发现自己出来时看到的那个宫中到苏府接苏锦婳的马车。

苏锦修看了一眼,收会目光后的她说到:“紫鸢,你有没有看到岑妈妈出来。”

“没有。”紫鸢说得到:“我一直在注意着那家店,岑妈妈一直没有出现。”

苏锦修想了想自言自语的说到:“没道理的,她应该会过来取花的。”

“可是……”紫鸢想着说到:“我们到现在也没有看到那个手中那花的公子。”

“走。”苏锦修说到:“我们到酒楼中等。”

苏锦修带着紫鸢坐在酒楼的一层,那个位置是可以看清楚每一个人的位置。

当她们二人刚坐下来不久,就看到了岑妈妈走了进来。

岑妈妈坐在一个空桌的位置,一直盯着门口,从一开始的一脸镇定,慢慢的脸上开始变的焦急。最终她问了这里个小二。“你们看到有没有个手中拿鲜花的少年?”

“没有。”小二很肯定的回答道:“你说的那个人我知道,每隔几天就会过来,但是今天他没有来,这个人很是奇怪,一个大男人手中非得拿着女子喜欢的花,在这里坐上半天。”

“哦。”岑妈妈面带失望。

小二仿佛此时是认出了岑妈妈:“哦,你就是买他花的人吧。怪不得我看你这样眼熟呢?”

“是的。”岑妈妈说着。

“你还是在等等吧。”小二好心的说到:“说不定那个一会儿就来,或许今天有事晚了呢?”

“好。”岑妈妈礼貌的说到。

只是她一转身,却看到苏锦修和紫鸢。

只不过岑妈妈第一眼却没有认出苏锦修。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立刻变得慌张起来:“小姐……我……老奴只是……”

“我娘让你来的?”苏锦修问道。

岑妈妈不敢说话,但是她却点了点头。

“那个人呢?”苏锦修问道。

“啊?”岑妈妈低着头说到:“老奴还没有见到那位公子,想必是有什么事情给耽误了吧。”

“哦。”苏锦修看似不在意的随意说到:“是吗?来吧,本小姐陪你一起等。”

“小姐……”岑妈妈为难的说到:“您就饶了老奴吧。”

苏锦修不在理会岑妈妈,重新做回刚才的位置,岑妈妈则是无奈的那紫鸢拉着走到苏锦修面前,并同桌而坐。

紫鸢笑呵呵的说到:“岑妈妈此刻是不是累了,本是到了该用餐是时候,却还在这里为主子办差,倒是辛苦的紧啊。”

“不辛苦。”岑妈妈小生开口,并看了一眼苏锦修。

紫鸢说着把一碟甜点放在了岑妈妈的面前。

三个人就如此尴尬的坐了一个多时辰,但是那个岑妈妈要等的是始终没有出现。

苏锦绣开口说道:“紫鸢,你陪岑妈妈先回府。”

“那您呢?”紫鸢脱口问道。

我?”苏锦修的眼睛扫过岑妈妈“我当然也要离开,既然找不到那个人,那就盯着母亲就可以了,以后不许再让她食用就可以了。只不过本小姐想要到处走走,这帝都我还没有好好转过,你们回去吧。”

“是。”紫鸢答应着。

岑妈妈和紫鸢一同立刻。

苏锦修一身男子打扮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帝都确实很繁华,她看着满街的小贩,面上洋溢着笑容,一心一意的在为自己招揽着生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