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为什么把自己活成一只刺猬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欧阳寂宇解释着“我没并没有从水走下过,但是你是否还记得,我们从暗道掉下来的时候,是一点水也没有的。”

“是。”苏锦修点着头,纵然如此,她还是想不通,但是她必须承认,这里的构建确实很巧妙。

“想不通,我们就不要再想了。”欧阳寂宇说道“所有的存在都是有它的道理的,就比如现在,我相信,我们已经远离了刚才的那个宫殿。”

苏锦修没有说话,但是她知道欧阳寂宇此时说的是正确的。她在水下的方向感算是不错的,顺着水流,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拐了好几个弯了。“不知道这个小山洞的另一个口,通往何处。”

“走。”欧阳寂宇拉起苏锦修朝着山洞走去。

这条路不算长,但是足够窄,刚刚可以容下一个人通过。

两个人必须一前一后才能顺利行走。

不过多会儿,有亮光透了过来。再往前走,是就宽阔的大殿。

金碧辉煌,亮如白昼。

在这个大殿着最中央有一个大大的冰床,这个床的面积就如苏小暖时代的双人大床一般,然而床上躺着的就是刚才看到的以为是躺在冰棺的董宜。

此时的女子,就是单纯的躺在一张床上,手中拿着那一朵,冰山雪莲。

苏锦修诧异“为什么,我们在上面看到的与现在见到的竟然完全不一样?”

欧阳寂宇并没有说话。

苏锦修则是在自言自语“难道是视觉角度的问题?可是刚才明明看到的这朵雪莲是漂浮在半空中的,自己的手触摸到的东西是液体的……就如……就如水,但是那个液体要比水的密度高出很多。那种看到的感觉仿佛是水放在一个透明的容器中,那个容器却没有盖子……对就是这样的感觉。”

欧阳寂宇看着苏锦修听着她的分析。“这种东西,叫做‘念’它是有一位江湖人所创建的,至今没有人知道他是用什么所做成的。我也只是听闻过,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苏锦修没有再说什么,如今她的目标当然是雪莲。

她直接走到了尸体的身边,从手中拿走了雪莲花。只是没有想到,就在她刚刚拿走这朵花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美人开始变老,一点点的慢慢变成了皮包骨头。

苏锦修讶然的看着面目全非的尸体。

就在这时候,大殿的另一个位置,有声音。“真不知道,主子天天晚上我们过来做什么,人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了。”

“这是太上皇在世时,定下的规矩。”另一个声音略带不满的训斥道。“更是你我的职责。”

“是。”

此时的苏锦修已经和欧阳寂宇悄悄的躲藏了起来。

两个人没有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刚才满口抱怨的那个人说道:“姑姑,我怎么闻到一些不属于这里的味道?”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就是那个被称作姑姑的人,仔细的巡视了一眼,梦的加快了脚步。“不好了。”

她们来到了放着尸体的床前。“为什么会这样,美人怎么没有了?”

“姑姑。”一个人说道:“看,美人手中的雪莲不见了,定是因为雪莲被盗,所以才成了如此模样。”

“定是如此。这可要如何交代。”两个彼此看了一眼,仿佛是认定了什么。

于是在这个大殿中仔细寻找着什么。

苏锦修宇欧阳寂宇躲在一个不起眼衣柜中。他们秉着呼吸,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她们发现。

此时躲起来的苏锦修欧阳寂宇都能感觉到,这两人的的武艺都不低。

然而那两个人仿佛是不找出些什么来,有一种就不罢休的感觉。

“谁?”一个声音中带着警惕,甚至还有一丝的惊喜,是终于找到的惊喜。

“姑姑着里有人……”

她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脖颈处已经有一把剑抵住了她的皮肤。

就在那个人诧异的时候,却看到了欧阳寂宇正在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你是谁?”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欧阳寂宇冷着声音,就在这一句话结束的的时候,这个人同时倒在了地上,她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而那个被称作姑姑的人,就在这一瞬间快速的往最里放了一样东西。

瞬间口中吐血而亡。

“她们到是忠心。”苏锦修说道:“只不过死的却有些不值了。”

“这就是她们的命。”欧阳寂宇说道:“这里的秘密被发现,东西被盗,并且这里主人的尸首腐烂,就是她们的罪过,如若被查,还会连累而其家人。反而不如死了干净。”

“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他们是如何进来的。”苏锦修说着,用手指到:“仿佛是那里?”

“走。”欧阳寂宇肯定到“我们很快就可以出去。

果然,就在他们刚才所看到的位置。有一个细到不可察觉的线。苏锦修抚摸着这条线的周围,突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以这个细线为中心,一个两扇门分别朝着两边打开。

打开后,出现在眼前的是阶梯状的通道。

欧阳寂宇拿出夜明珠朝着带着苏锦修,顺着通道走去,他们两人大约走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走到了一个紧闭着的石门前。

就在石门旁边的墙上,有一个可以转动的瓶子,欧阳寂宇转动之后,石门骤然打开。

此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就是刚才的那个冰棺,同时冰棺旁边就是左近和卫长风。

“主子。”

“王爷。”

“怎么回事?”欧阳寂宇看着两个人紧张的表情。“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左近眨了眨眼,仿佛是想看清楚苏锦修“刚才,我看到冰棺中有锦修小姐。”

“主子。”卫长风立刻询问道:“您怎么样?”

“在冰棺中看到了我?”苏锦修问道。

“是的。”卫长风如实回答“我们看到了您,但是没有看到宇王爷。并且看到您躺在了那个尸体的上面,拿走了雪莲。”

苏锦修心中诧异,但是她明白,或许那就是视觉角度的问题。她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而是直接问道:“找到出口了吗?”

“找到了。”卫长风说道“就在这里,这还得多亏刚才进来的那两个下人,否则属下和左大人定是找不到的。”

“在哪里?”欧阳寂宇问道。

“就在哪里。”左近指着刚才那两人进来的位置,走了过去。并把那个位置中看着并不起眼的那个门打开。

此时苏锦修才明白,她之前在冰棺上看到的那个细小的缝隙原来就是这个门缝,映在那个位置的影子。

几人从同暗道中走了出来,出口虽然在刚才那个废殿的,正殿中,但是这出口的位置却让人万万想不到。

这个出口设在一副丹青画的后面,而这幅丹青画就是冰棺中的女子,董宜。

“长风,你刚才到哪里了。”苏锦修问道。

“就在那堵墙的附近。”卫长风很清楚的说道“可是,主子,属下有一种感觉,这里和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仿佛是不一样了。”

“哪里不同。”苏锦修看着这个院子的一切。“应该是没有错的,就在你进入这里的时候,我就在那棵树上,可是当时却看不到你。”

卫长风诧异,却不在说话,此时的他是真的感觉这里和刚才不一样了。

“这里不可长待。”欧阳寂宇肯定的说道:“我们离开吧。”

他说着,就大步的朝着院子中走去。

然而苏锦修却猛的抓住了欧阳寂宇。

欧阳寂宇察觉到苏锦修的紧张,他笑意转身,看着苏锦修的眼睛。“怎么?修儿在担心我。别不承认。”

苏锦修微微一愣,心中突然想到有这么明显吗?她满脸不在意的说道:“自作多情,本姑娘是在担心一会儿,还得去救你。”

欧阳寂宇收起面容上的笑,看不出是无奈还是生气的面容,只是眼眸中的认真神情却是让苏锦修感觉到了他此时的不同。

他的声音同样认真起来“为什么总把自己活成一只刺猬?你到底被谁伤害过?”

一瞬间苏锦修有一种,秘密被人偷窥了一般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爽,想不承认,却又如同被抓了一个现行,想躲都无法躲。

她强迫自己尽力的忽略这种感觉。

于是故意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面上带着不屑以及一丝若有若无的痞意“原来,宇王爷不只是自作多情而且还自作聪明。”

左近看到苏锦修的样子,他有些不愿意。想要出口说什么的他,在看到自己主子的眼睛时,终是把口中的话咽了下去。

“本王,无论是多情还是聪明,你比谁都清楚。”欧阳寂宇说着,他突然俯身,在她的耳边轻语到:“你和梅花山庄是什么关系?”

苏锦修诧异抬眼,她与他对视。

然而就在她想要从他的眼睛中看出点什么的时候,他欧阳寂宇却不再看她,转身离开。

欧阳寂宇的离开,左近快速的跟在欧阳寂宇的身后,然而欧阳寂宇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回到了雅蓉公主的房门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