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八十六章 王爷总是喜欢在暗处偷听吗?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尤其是苏锦程,本来还期待着太子对苏锦修的惩罚,如今看来是不大可能了。

太子微笑的摇了摇头。“你啊,简直比宇王爷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吗?”苏锦修开心的说道:“那可是修儿的荣幸。”

苏锦修仿佛是因为这一句话突然变的很开心。“贾海,去。再拿几把凳子,给少爷,还有未来太子妃,以及苏锦程看座。”

“是。”贾海。

苏锦修对着所有的人说道:“我们到哪里说话吧,修儿想要坐秋千。”

说着,苏锦修转身走到秋千处,没有理会在场的人是否愿意,又或者是否同意。

太子到是没有觉得那里尴尬,直接跟在苏锦修的后面过去。

随后是苏锦德,苏锦婳,已经苏锦程。

随着苏锦婳来的秋纹,搬着刚在太子刚坐的椅子,放在一个妥当之处。

太子重新坐下。

不多一会儿,贾海带着两个人,拿来了椅子。分别坐下。

苏锦修在秋千上,随着秋千自然摇摆。“好了,你们聊你们的天,我玩儿我。”

坐下的几个人彼此看了一眼,然而太子不开口,他们几个人谁也不敢先说话。

“贾海。”苏锦修到是很开心,很自然的说道:“你怎么不知道提醒一下太子,刚才说道了哪里?”

“奴才错了。”贾海立刻低头回答到。

“知道错了。”苏锦修随意说道:“一会儿,自己去领罚。”

“是。”贾海答应到,并对太子恭敬的说道:“太子,刚才您打算听少爷解释,你未来到府上之前的事情。”

“恩。”太子看着苏锦德。

苏锦德站起来恭敬的面对太子,头微底,眼眸垂下。“太子,想必昨天的的事情你还历历在目,如今我母亲还在床上躺着无法下床。”

太子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听着。

一旁的苏锦婳和苏锦程对视了一眼。

“是啊。”苏锦程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手,接近自言自语说道:“也不知道我的手什么时候才能好。”

苏锦婳,立刻一脸忧伤的底下了头。

苏锦德看着到两个人的表情,心中冷冷一笑,他接着说道:“如今我和姐姐以及娘,已经般出了丞相府,就是不想理会那些是是非非,只想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

苏锦程一脸谦卑的说着,而此时的苏锦婳眼睛微眯,仿佛是已经闻到什么味道的猎人。

苏锦程的就是此刻的猎物。

“弟弟严重了。”苏锦婳柔和的说道:“说到底我们终归是一家。”

“不。”苏锦德立刻打断了苏锦婳想要继续说的。“还是分开的好。”

苏锦婳看了一眼离自己做的不远的太子。她略带惋惜的说道:“昨天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虽然母亲做的不对,但是大家彼此都受伤了,锦婳和哥哥今天就是过来看看茹姨娘的,只是想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出。”

“是啊。”苏锦德说道:“我也没有想到,谁让苏锦程说话嘴里没有个干净。”

“你个杂种……”

“啪,啪……”苏锦修毫不犹豫的直接打到了苏锦程的脸上,动作很利索,在场的人只是看到了,一袭白纱从眼前飘过,然而耳边传来打脸的声音。

然后再看,苏锦程的脸上又红又肿,苏锦修已然坐在秋千上。

“苏锦程。”苏锦修慢慢开口,她的声有不大,但却带着不怒自威的感觉“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你,你信不信若是再说,本小姐就直接割了你的舌头。”

苏锦程诧异的看着苏锦修,他看到她认真的表情,再看看自己的手,此刻他是真的相信。

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服输的他,终于不再说话。

然而苏锦婳却因为有太子在,她亦不愿意表现的多么计较。“哥哥,你别故意惹修儿了,虽说她不会真的把你的舌头割掉,但是……”

“谁说的。”苏锦修立刻说道:“苏锦婳,本小姐可是说道做到的。至于他口中的杂种到底是谁,还是一个未知数。”

“你……”苏锦婳的面上表现的着急又无奈,此刻的她在太子的眼里,是受了委屈却又不忍心责备苏锦修。

“修儿。”太子说道:“刚才锦婳定是在让着你,她的武艺可是帝都最好的,你又怎么能比得过锦婳,如今看锦婳都不忍心责备你,你就不要在如此跋扈了。”

“哦?”苏锦修的目光看向太子:“太子若是看不惯可以走,本小姐可没求着你来。”

“太子。”苏锦婳立刻紧张的说道:“别生气,修儿不懂规矩,所以才口无遮拦。”

“算了……”太子无奈。

“太子。”苏锦德这时候赶紧开口说话,打心底他很担心太子会恼怒姐姐的。“在苏锦婳和苏锦程来的时候,确实是锦婳提出要和姐姐比试的。在比试的过程中,我姐姐苏锦修只是守不攻,后来累了,她就罢手了。”

“你放……”苏锦程开口,后面的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看到苏锦修冷若寒冰似的眼神,于是那最后一个‘屁’字,直接吞了肚子里去。

苏锦德继续对太子说道:“后来,就在您到来时,苏锦程却说了一句话,姐姐才会故意那么吓唬吓唬他们。

然而你们却误会了姐姐,想必太子是知道姐姐的脾气的,背人越误会她越是呛着来,所以……太子真的是误会了。”

“锦程。”太子看着苏锦程“你那个时候说了句什么话?”

苏进程站了起来,恭敬地说道:“奴才只是告诉,苏锦修,锦婳是未来的太子妃,她不可以欺负锦婳,否则就是藐视太子。”

太子没有说话,而是看向苏锦修。“是吗?”

“你说呢?”苏锦修没有正满回答。“苏锦程,说到底现在这是我的府,你们不该来,别忘了,我已经和苏尤断绝关系了。走吧。”

“太子。”苏锦婳微微起身“锦婳和哥哥还是回去的好。”

“好。”太子同样起身,走的时候他看着苏锦修,颇为无奈。“锦婳是你姐姐,你怎么可以如此呢?”

然而苏锦修却像没有听到一般。

一旁的苏锦德“恭送太子。”

如此态度的苏锦修,让太子亦是很无奈,但是苏锦德却对自己亦是冷淡直接,这就让太子不舒服了。

于是心中暗想,他可不能如此轻松的饶了苏锦德,至于苏锦修……太子还真的是不舍得责备,她这个脾气让人头痛,但是却给自己一种很真实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是他一直都没有过的。

“姐。”苏锦德慢慢开口“他们走了。”

“恩。”苏锦修看着弟弟一笑“那群苍蝇真是够够的烦人,锦德,你快去看看母亲,雪莲是否喝下去了。”

“是。”苏锦德心想,若不是姐姐说,此时他定会忘记的。

没有人知道,在苏锦婳离开的时候,苏锦修与苏锦婳之间的对话。

她知道苏锦婳今天起一定会对付自己,如今的她在自己的面前亦不会在隐藏。

苏锦修早就做好了准备。“贾海,你也下去吧。”

“是。”

当一个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一个苏锦修的时候,她慢慢开口:“我知道你在,虽然不知道你具体站在那里,但是我感觉到你一定在,出来吧。”

果然,不多一会儿出来的是欧阳寂宇。

苏锦修看着一身疲惫的欧阳寂宇“宇王爷很喜欢站在暗处偷听吗?”

“凑巧。”欧阳寂宇走到苏锦修的身后,身手去推秋千的绳子。“坐好了。”

“恩。”苏锦修点头,很是配合的双手紧捉着绳子。

欧阳寂宇不再说话,苏锦修亦是,可是两个人的脸上都在挂着微笑,仿佛是一种不言而喻的感觉。

荡起来的秋千慢慢的落了下来,苏锦修开口“为什么刚才要阻止我出手。”

“因为他是太子。”欧阳寂宇简单的说道:“所以他不可以出丑。”

苏锦修突然缺乏兴趣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就是你感觉到我的时候。”欧阳寂宇说道。

苏锦修掩着嘴,脸上有了困意“欧阳寂宇,我要去睡觉了。好困。”

“到我府上,绝对让你睡一个安稳的觉。”欧阳寂宇提议道。

“好。”苏锦答应着。“但是,我有事情需要处理,你先走吧,一会儿修儿过去。”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直接离开。

苏锦修一个人闭上眼睛坐在秋千上,此刻的她正在努力回想前世的事情,他需要把太子拉下马。“马上就会有一个机会打击太子。”

她自言自语的说道。

“姐姐。”你想干什么。

苏锦德此时过来,他惊讶的听到她的话。“姐姐,要做什么?”

“娘怎么样了。”苏锦修问道。

“我过去的时候,冯妈妈刚刚让娘服下雪莲,已经睡下。”苏锦德说道:“我看着没事就过来了。如今弟弟又很多的疑问,还想请姐姐解惑。”

“你信我吗?”苏锦修直接问道。

“信。”苏锦德想都没有想的说道。

苏锦修的声音中带着疲惫。“好。那就什么都不要问好不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