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夜无忧?本王没听说过。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苏锦修看着紫鸢什么都没有拿着“你怎么回事。”

“不是紫鸢不拿。”紫鸢说道“就在刚才,我和长蕊打算拿来下来的时候,有一位客人问那个做什么用的,长蕊解释后,他们就很有兴趣的开始在上面写些什么,如今笔墨都被他们用着。”

“人很多吗?”苏锦修问道。

“有几个。”紫鸢说道。

“有没有兴趣去看看。”苏锦修问欧阳寂宇。

“好。”

几个走到刚走过去,就看到其中两人已经写好正在把本在归于原处。

卫长蕊看到苏锦修过来,没有说话,没有行礼,她记得苏锦修吩咐过,凡是来的都是客,普通对待不分身份,同样包括她自己,尤其是在客人面前。

长蕊明白自己的主子是不愿意让人知道她而已。

苏锦修看了一眼欧阳寂宇后的左远,左近二人“你们看看,就明白了。”

左远随手拿起一个本子,打开。“佛,您万世孤独,是否容我一世寂寞?”

“这位公子。”有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陌生人突然开口说道:“刚才留下着句话的是一个男子。”

“你怎么知道?”左近问道:“你见了?”

“刚刚在这里的都是男子。”

苏锦修没兴趣的抬了抬眼。“长蕊去忙吧。”

欧阳寂宇看着跟在身边的左近兄弟:“这次看明白了吧。”

“明白。”

苏锦修一笑,这样的设计完全是出自,苏小暖时代的笔友通信,QQ聊天,而他的树屋就是平台,只不过是需要人们亲自过来,亲笔写下,若有兴趣的人,直接在同一个本子上留下自己想说的话即可。

苏锦修拿起刚才的那个本子,提笔,在本子上写道:“我试过销声匿迹,最终也无人问及。落款是未来人。”

欧阳寂宇看着苏锦修的写下的字,心变得沉沉的。“为什么叫未来人。”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苏锦修对他一笑:“随意想的。”

苏锦修再看在刚刚的字迹时,就知道是话是谁留下来的。只是刚才为什么没有看到。

“好像有很多的食客过来。”紫鸢说道:“但是他们都看着我们的食谱单,却不知道要什么。”

“让长蕊过来。”苏锦修直接说道。

很快卫长蕊过来。“主子。”

“今天凡是到这里的食客,免费一壶茶,一份甜点,一份水果,一份干果,干果和水果,一份中可以多放几种。”苏锦修特意强调到:“只赠这么多,之后想要吃,安我们定的价格收银子。”

“是。”长蕊离去。

此时悠扬的笛声响起,那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房间中立刻变得安静起来。

这笛声到是让苏锦修突然又了心的想法。“欧阳寂宇你帮我一个忙?”

“好!”

“帮我找两个说书人。”苏锦修想着。“还有一个会抚琴的女子,漂亮的。”

“你想要他们来这里?”欧阳寂宇不是很确定的说道。

“是啊,要不然客人到这里来难不成只为吃点小点心。”苏锦修说道:“价格高,分量少,不能当饭的。刚开始人们可能是新鲜,但是时间长了就新鲜感就没有了,如果客人在这里听曲,听书,再随意点上一些小吃,是不是有是另一种感觉。”

欧阳寂宇赞通道“确实别有一番风景,很不错,我带你去,你亲自选。”

“好。”

此时的箫声停止了。

苏锦修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欧阳寂宇,然后抬头对着房顶喊到:“师哥快下来。”

房间里的瞬间听到了房顶上的声音,不多一会,一个穿着紫袍,玉带束缚发,腰间放着一只长箫。

苏锦修面带笑容。“修儿给二位介绍一下。”

欧阳寂宇,夜无忧彼此看着,谁也不先开口,仿佛是在暗中较劲。

“我师哥,梅花山庄,少主夜无忧。”苏锦修说着又看向另一位:“欧阳寂宇,宇王爷,是我的合伙人,这树屋的另一半主人。”

苏锦修介绍完,二人还是不说话。

这两个男人都是高傲到眼中无人的地步,现在看,都想让对方先看口说话。

苏锦修面上露出无奈的微笑,她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座。故意调侃道:“你们两个还真是臭味相同,难不成谁先开口,谁就死?”

“是。”

“对。”

“……”苏锦修“行,就本姑娘没本事,你们都厉害,要不要,我们都回避,你们直接干上一架?”

房间里的左近兄弟以及紫鸢,听到这话都是敢笑不敢出声的。

在苏锦修的话语下。

还是夜无忧先开口说话的。“宇王爷,久仰了。”

然而欧阳寂宇说了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夜无忧?没听说过。”

瞬间苏锦修投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夜无忧扬起嘴角,眼神中的冰冷和敌意稍稍的缓和,他看着欧阳寂宇,这是姑姑的孩子。他的性格到是和自己记忆中姑姑的性格相似,都是这么不肯认输。

二人一见面,就对彼此产生了防范的心里,这种防范不是源自恩怨,亦不是陌生。而是源自对方眼中透出了出来的情绪。

他们看的出来对面的人,对苏锦修都有着浓浓的爱意。

但是让人头痛的是,那个丫头仿佛一点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她是真聪明还是装糊涂。

至少欧阳寂宇知道,苏锦修一直在与自己保持着距离,那是心与心的距离。

他的心想要更近她一步,她就立刻往后退一步,明确的表达着自己的情绪。

就在欧阳寂宇看到这个夜无忧的时候,他看得出来,苏锦修自己与对待他这个师哥一样,也就释然了。

反正都不喜欢。

对于夜无忧来说,仿佛喜欢一个人是他自己的事情,与他喜欢的人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纵然他期待苏锦修对自己的感情又所回应,但是……他知道,那是永远都不可能的。

苏家的人他是不会放过的,最后他们终究会以仇人的身份相对。

最重要的是,当年岑家的灭门,苏锦修的母亲,茹兰在其中起了重要的作用,是她谎报信息骗了自己母亲,最终才导致所有的悲剧。

只是夜无忧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即使是亲眼看到的也不可全信,更何况当年还是孩子的他,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

夜无忧不在理会欧阳寂宇,他直接走到苏锦修的身边。把腰间的箫拿给苏锦修:“修儿,师哥好久没有听你吹箫了。”

“师哥想听什么?”苏锦修很开心的接过夜无忧的箫。

然而刚到手的东西,嗖的一下子,没有了。

瞬间。

欧阳寂宇把苏锦修手中的笛子还给了夜无忧,拉起她就往外走,口中还说道:“无忧公子可在这里随意吃喝,本王看在你是修儿师哥的份上,这次就不收钱了。”

话音传来,人已经消失了。

夜无忧,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欧阳寂宇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不淡定的时候。呵呵!有意思。”

“欧阳寂宇,你要干什么?”苏锦修不满意的看着欧阳寂宇。

“当然是要带你去挑人了。”欧阳寂宇说的可是一脸理所应当。

苏锦修不服气,她不喜欢如此被动的样子“那你为什么要抢走了我箫?”

欧阳寂宇不明白看着苏锦修。“我什么时候抢你的箫了,再说了那是你的吗?我只是替你还给夜无忧,你没看到上面有口水吗?”

“……”苏锦修。

欧阳寂宇在心中得意的笑着,然而他的面容却是严肃至极,仿佛苏锦修用夜无忧的箫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苏锦修一脸无奈的看着欧阳寂宇那严肃又正经的脸,淡淡的悠然开口“老天爷,把智慧洒满人间,而你,欧阳寂宇却打了一把伞。”

苏锦修说完,一看都不待看着直接离开。

紫鸢快速的跟在苏锦修的后面。“小姐,王爷为什么要打伞啊。”

苏锦修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有一种要抓狂的感觉。“看来打伞的不只是他一人,还有你。”

站在原地的欧阳寂宇从苏锦修的话反应过来,他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

当他大步追上苏锦修的时候。学着刚才苏锦修对自己说话的语气,淡淡然开口。“没想到,老天的洒的伪智慧,只有本王和紫鸢识破了。”

苏锦修猛然转头。“……”

看着一脸神气的欧阳寂宇,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直接上了马车。

“小姐……”紫鸢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怪异。

一路上,马车里异常的安静,二人没有说一句话。

一直到风月阁,马车停了下来。

欧阳寂宇才开口,语气中明显透着讨好的意思。“还在生气?”

“本姑娘没有那么小气。”苏锦修确实不在生气了,一路上她不说话是在想着如何才能让苏锦婳的名声扫地。前世她那么对自己,今生当然要双倍奉还。

“呵呵!”欧阳寂宇看着苏锦修的脸。“我知道修儿是个善良的人。”

“善良……”苏锦修的唇畔划过自嘲,心中想到,如果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还会觉得自己善良吗?“如果我事事针对苏锦婳,你还会觉得我善良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