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三十七章 剧烈的疼痛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苏锦婳深深的一口气。“太子,您还是送修儿回去把,此时她在这里想必没有人会开心。”

太子这才答应到“修儿,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不……好。”苏锦修艰难的抬起头,眼中含泪。“不要……碰我。”

说着她很费劲的推开了身边的太子。

“你太倔强了,修儿还是……”太子说着,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苏锦修面容的疼痛的表情。“好好,好,我不碰修儿,你……你别着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我都听的你。”

“你说的?”苏锦修不是很相信的问道。

太子立刻肯定的说道“我说的,信我。”

“信你?”苏锦修唇畔瞬间划过一丝苦笑,小声的嘟囔道:“上辈子就是太信你了,所以才会死的那么的惨。”

太子没有听的太真切。“什么?”

“疼。”所锦修说着,眼泪一下子用眼中涌了出来“肚子好疼。”

瞬间太子也不再是顾忌苏锦修是不是让自己碰她,于是直接抱起苏锦修就往外走。

然而,苏锦修仿佛是死都不愿意让太子碰到自己,她用力的挣脱着,终于挣脱掉太子的怀抱,可是她却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此时大厅中的苏锦婳,苏尤,周氏,以及苏锦婳的师父,盯着院子中两个人。

院子中二人仿佛是一对闹别扭的小情侣,苏锦修在闹,太子在哄,然而这一切落在是锦婳的眼睛中虽然有一丝的嫉妒,但是也让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太子把苏锦修纳入太子府。

因为她肯定,苏锦修不爱太子,甚至是很讨厌太子。

一辈子都和自己不爱的男子捆在一起,那种折磨定然会耐人寻味的。

苏锦婳想尤其是在太子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子,并不爱他,那又会怎么样呢?

只是苏锦婳并不知道,无论她将怎么算计,苏锦修今生定然不会再嫁于太子。

然,站在所有人最后面的白胡子老人,却在很不满的看着太子。

“苏丞相,您的女儿好像不愿意太子碰他。”这个老人很随意的说道:“千万因为她而让太子恼怒牵连整个太子府,我可不希望我的锦婳徒儿被她连累。”

这个白胡子的老人如此说着,但是他的心中却有着另一种打算。

这个时候苏尤仿佛才意识到,苏锦修如此此时的举动确实不托,纵然他看得出太子应该不会怎么样修儿,但是再继续难免太子不会动怒。

“太子。”苏尤走了过去。“修儿着丫头倔,还是老夫派人送修儿回去把。”

听到这话的苏锦修立刻说道:“不敢有劳苏丞相,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所尤生气,但是顾念太太子再次,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苏锦修脸上发白,她慢慢的站直身子,可是依旧疼的她,想要用手去捂住。

什么话都没有说的她,晃晃悠悠的走出丞相府的大门。

“庞深。”苏尤吩咐到“跟着,一定要安全送到。”

“是。”庞深不敢有丝毫怠慢的跟了上去。

只是就在庞深刚跟上苏锦修,就被苏锦修给撵了回来。

“老爷。”庞深面带惶恐“锦修小姐说道,如果老奴跟着,要么老奴死,要么她死。老奴实在是没有办法,这才回来的。”

苏尤面带为难。

太子亦是无奈的开口。“算了就由他把。只是……这个时间,修儿自己一个人身上又不舒服,会不乎遇到什么危险。”

“娘!”苏锦婳突然喊到“爹,您看,娘晕了过去。”

“当然会晕过去了。”苏尤略带气愤的说道:“她是把自己碰晕的。”

苏锦婳的眼睛中带着无奈,她默不作声的底下了头。

白胡子的老人看着周氏的样子,厌恶的皱了皱眉眉头。“锦婳,带你母亲去休息吧,为师走了,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就让秋纹来找我。”

“是。”锦婳低头说道:“请恕锦婳不能相送。”

老人没有说话,一脸严肃表情的,直接走出了丞相府的大门。

此时的苏锦修强忍着疼痛,在漆黑的路上,慢慢的走着。

一直跟在苏锦修身边的暗卫,长天。早在丞相府的时候,就想要教训欺负苏锦修的人,只是没有主子的吩咐他不敢贸然出现。

否则会坏了主子的打算。

“姐姐。”长天出现在苏锦修的身边,一张稚嫩的脸上,挂满了担忧。

苏锦修气虚微弱的说道:“不是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出来的吗?”

长天知道自己错了。“姐姐,长天担心您,那个妇人简直是太恶毒了。”

长天的话此时的苏锦修仿佛是听不进去,因为剧烈的疼痛,她的眼前开始模糊,头脑似乎也开始发晕。

苏锦修明白可是能是疼痛引起来的,只是没有想到,为什么会疼的如此利害,以前自己阑尾炎犯病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疼。

当道此处苏锦修突然觉得不好了。“天啊,难不成我把阑尾炎这病跟着我穿越过来了?”

长天很是担心的扶着苏锦修“姐姐,你的脸色好白。”

就在苏锦修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察觉到附近有人,并且是身怀武艺之人。“长天,藏起来,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出来。”

此时的长天,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姐姐,危险。”

“快,听话。”苏锦修说道“我没事,只是被那个周氏撞了一下,她的头没事,我的肚子自然亦不会有事。”

长天没有答应,他是不会把姐姐放在这里的,况且这个人不只是姐姐还是恩人,更是主子。

苏锦修是真心不希望,长天暴露,其他的孩子作为暗卫来说还太小,也就是说,有些事情只有长天适合去做,而卫长风是自己放在明处的人。

她看着满眼凌厉的看着长天,眼睛中是命令,是不容违抗。

“是。”长天答应,然后离去。

隐藏在黑暗中的长天,警惕的看着在夜色中出现的人。

同样苏锦修亦是在警惕当中。“你是?”

来人看着苏锦修,他眉头微蹙,本来想要开口说话的他,却发现眼前的苏锦修,快速的后退几步,她在提防自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