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四十二章 苏锦修醒了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紫鸢神秘一笑。“秘密。”

然后随着左远直接进入宇王府。

身后的宁伯乐呵呵的,看上去很是开心,心中想着,不知道锦修那个丫头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说自己什么呢。

想到苏锦修,宁伯的脸上有了担忧之色,现在还不知道锦修小姐如何了。

昨晚看着王爷把她抱回来,那一脸的苍白,毫无生气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疼。

左远直接把紫鸢带到了苏锦修休息的房间前。“冯妈妈。”

紫鸢诧异“冯妈妈也在?”

左远没有对紫鸢有过多的解释。

房间中的冯妈妈就已经走了出来。“左大人,劳烦您禀报王爷,我家小姐刚醒来。”

左远听到后,什么话也没有说,立刻转身朝着欧阳寂宇的书房跑去。

紫鸢很是不明白的看着冯妈妈。

“别发楞了。”冯妈妈说道:“快进来服侍小姐。”

“啊?哦。”紫鸢想是反应不过来似的答应着。

房间里的苏锦修刚睁开眼睛,就看到紫鸢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是本来想要问什么的,还没有来得及开口。

房间里的门再次被打开。

欧阳寂宇看着躺在床上的苏锦修,快速的走了她的身边。

满脸的担心“你终于醒了。”

苏锦修奇怪的看着欧阳寂宇,眨了眨眼睛。“欧阳寂宇,你怎么在?”

欧阳寂宇在听到苏锦修开口叫自己名字的时候,他的心终于不在半空中悬着了。

担忧的面容,终于露出了笑容。“感觉怎么样,肚子还疼不疼?”

苏锦修下意识的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小姐。”冯妈妈说:“您身子不舒服,王爷很是担心,他在门外守了您整整一夜。直到天亮有事,才不得不离开。”

此时的苏锦修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看着欧阳寂宇,很久很久,一直到她发现欧阳寂宇眼睛中的担心和着急,才说道。“不疼了,现在我很好。”

欧阳寂宇略带怀疑的看着苏锦修。

可是此时的苏锦修确实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只是身子有些乏,小腹有些涨而已。

她知道欧阳寂宇在担心她,于是微微一笑,脸上带着调皮。“欧阳寂宇,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呵呵。”欧阳寂宇看着苏锦修的表情,他终于笑了。

自从得知苏锦修有危险之时,他就没有笑过,整颗心都是紧绷绷的。

欧阳寂宇直接吩咐到:“左远,赏。给修儿医治的大夫要赏,看他需要什么就赏什么。还有冯妈妈也赏,照顾修儿劳累了一夜。”

“是。”左远立刻答应着。

“不敢。”冯妈妈立刻跪下说道:“照顾小姐是老奴的本分,不敢要赏赐。”

“起来。”欧阳寂宇说道:“冯妈妈在修儿的心中可是很重要的,你着一跪到是让修儿如何看待本王。”

欧阳寂宇说着,他的目光并没有看着跪在地上的冯妈妈,而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苏锦修。

苏锦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欧阳寂宇。“欧阳寂宇,你没病吧?”

“哈哈……哈。”欧阳寂宇对苏锦修说道:“有病。”

苏锦修一愣。“有病?”

“开心病。”欧阳寂宇笑着说道“看到修儿安好,我就开心,自然是开心病了。”

苏锦修听着这样的解释,她的心在颤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只是一丝略带无奈的微笑,不想谈感情的她,却偏偏又遇到了他。

不知道在前世中,他又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与自己又有没有瓜葛。

“王爷。”左远这时候询问到“他最需要的可能不是什么赏赐,应该是他的儿子,太医院的子邹,被人陷害如今还在刑司部的大牢中关着。”

欧阳寂宇自然明白左远指的是什么“有证据吗?”

“恐怕有点难。”左远实话是说道。

欧阳寂宇知道这个人,皇宫向来都是黑暗的,尤其是在人们看不到得地方。

并且这个子邹是皇帝想让他死,确实有些难。“你联系一下楚大夫,把所有有关楚子邹的事情搞清楚。”

“王爷。”左远犹豫的说道:“楚子邹出事是因为皇上想要他死,如果我们救的话,就是在和皇上为敌。王爷……你在考虑一下,如今您在……”

左远的话没有说完,就看到欧阳寂宇看自己的眼神。

他知道王爷不希望锦修小姐为他担心。

“楚子皱是个难得的人才。”欧阳寂宇说道:“他只是救了父皇希望死的人,这个人值得我们用心一救。”

“是。”左远答应着转身离开。

“紫鸢扶我起来。”苏锦修吩咐到。

“是。”紫鸢走了过去。“小姐您真是让人担心,紫鸢看您一夜未归,就找了冯妈妈,谁知道冯妈妈也没有在。”

苏锦修坐了起来“我娘和锦德有问我吗?”

“茹姨娘倒是问了。”紫鸢说道:“我怕茹姨娘担心,就告诉她,您一大早去了树屋。锦德少爷,紫鸢到是没有见到。”

苏锦修的目光看向欧阳寂宇“昨天谢谢你。”

“我很开心,你在最紧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欧阳寂宇说着走到苏锦修的身边,他示意紫鸢离开,一直手臂轻轻的揽着苏修的后背,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紫鸢,你去找连心,让她给修儿弄点吃的直接端到这里来。”

“是。”紫鸢答应着离开,走的时候她还看了自己小姐一眼,并没有从苏锦修的眼中看到阻止的意思,于是转头离开房间。

冯妈妈看着宇王爷对小姐很是呵护,她是打心底欢喜,想着借机出去。“王爷,小姐,紫鸢恐怕不认识莲心姑娘,亦不清楚小姐的口味儿,还是老奴去把。”

“冯妈妈。”苏锦修说道:“修儿,想吃鸭血粉丝。”

“好。”冯妈妈笑着说道:“这就去给小姐做。”

这道小吃,是苏小暖最爱吃的,自从穿越过来后,苏锦修就把这道小吃的做法告诉了给了冯妈妈。

房间里只剩下欧阳寂宇和苏锦修。

突然间的安静让苏锦修掠感尴尬。

欧阳寂宇在让苏锦修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苏锦修的身体微微僵硬,他知道她定是不好意思。“不要多想,这样靠在我身上,比靠在床栏上要舒服很多。”

苏锦修当然知道了,这里没有那大大长长的软枕头,更没有床头可靠,相比起来,当然是欧阳寂宇这个人肉垫子要好了。“长天呢?”

“放心,那孩子没事。”欧阳寂宇已经知道那个孩子并不普通,只是一时间他还拿不准是不是自己心头的猜想。

“昨晚。”苏锦修问道:“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会的。”欧阳寂宇立刻否定到:“我说过,只要我在一天,我就会护你一天。”

苏锦修微微一笑,这种感觉让她很幸福,只是她明白是不可能的。

“那个人是苏锦婳的师父。”苏锦修说道:“当时我的情况很糟糕,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被周氏的头撞了一下,就疼的要命,并且一点内力也用不出来。本来是想坚持到你到,结果在我没有知觉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你。”

“对不起,我太迟了。”欧阳寂宇满心的内疚“修儿当时定会害怕。”

“害怕到是没有。”苏锦修说道“只是有些遗憾,遗憾没能再看你一眼,遗憾最后的结局又是因为苏锦婳。”

说起苏锦婳,欧阳寂宇始终不太清楚苏锦修和苏锦婳之间的恩怨。

但是此时对于欧阳寂宇来说,无论是她们二人有着如何的恩怨,他是一定会帮助苏锦修的,哪怕让他去杀了苏锦婳,只要修儿开心,他都会做。

只是苏锦修却从来都没有想过,欧阳寂宇会不在意苏锦婳,只要他不公平一些,不必帮自己,不要护着苏锦婳。

苏锦修就已经很开心了。

“你等一下。”欧阳寂宇让苏锦修自己坐着,他起身从苏锦修的薄被子中,拿出一个牛皮水带。

苏锦修仿佛是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

她好奇的看着欧阳寂宇,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欧阳寂宇打开牛皮水带,他把里面的水到在了一个盆子中。

然后之见他从房间中的一个角落提出来一个壶,里面是烧好的烫水。

欧阳寂宇把水直接到入了牛皮水带中。“来,暖上。”

苏锦修看着欧阳寂宇把牛皮水带封上口,从新放入自己的薄被中,并让那水带贴着自己的身子。“你,你这个是?”

“楚大夫说了,你身体属寒性,怕冷。”欧阳寂宇为苏锦修放好,他重新坐在苏锦修的身后,并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昨天你小腹疼痛是有周氏用力撞你的原因,亦有你自身的原因。”

“自身?”苏锦修瞬间不明白了“我自身什么原因?”

欧阳寂宇勾了勾唇,他微微低头看着此时正在仰头看自己的苏锦修。“你没有感觉?”

苏锦修更加疑惑。

欧阳寂宇继续说道:“楚大夫说,你是因为葵水初来,所以肚子才会疼痛。用热水捂住小腹,使你在葵水期间不要着凉就没事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