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六十章 让人心疼的一家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知道了。”沐妃无奈“高公公,你说本宫今晚是不是说的有些过分了,毕竟再怎么样,青儿已经在太子位置上很多年,如今他已经开始习惯了这个身份给他带来的所有殊荣。”

“娘娘您没错。”高鹗说道:“太子以后会知道您的良苦用心的。”

“口上是那么说。”沐妃仍就担心无比“但是你看看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弥补自己的错事。”

“娘娘,您的要求高了。”高鹗笑呵呵的说道:“咱么家太子现在还不习惯亲自亲近百姓,慢慢来吧。”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沐妃说道:“他不是一个帝王之才,若一个国家交于他的手中,无论是这个国家还是他自己都会处于水深火热当中,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可以看透,希望他不要错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娘娘说哪里话。”高鹗安慰道:“其实现在很好,只不过宇王爷辛苦些。”

“宇儿何止是辛苦啊。”沐妃说道:“如今谁是这大德的主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高鹗底下了头。“娘娘还是休息吧,都折腾一天了,此时夜已经深了。”

“退下吧。”

“是。”

同样的夜,同样的月。

苏锦修一人坐在苏府的房顶,

此时夜已经深了,天自然是凉的。

这是时候的她还不休息是因为在等贾海,自从刑司部回来后就想要问问贾海,怎么还出现一个人家,并且还死了人?

只是紫鸢却告诉自己,贾海刚刚出去,于是等到现在还不见人回来。

苏锦修感觉到了冷,刚从你房顶上下来,就看到了贾海刚进府门。

然而苏锦修如同没有看到贾海一般,她想等着贾海主动对自己说。

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贾海往院子中一走看到了苏锦修在太着头,他顺着她的目光,这才发现苏锦修是在看月亮。“小姐。”

“恩。”苏锦修简单的一声,但是她却没有回头。

贾海低着头,腰背微微前倾。“小姐,贾海有事要禀报。”

苏锦修转过身看着贾海淡然开口“说吧。”

“是……”贾海面容有些为难的说道:“贾海的三个朋友,闯祸了。”

苏锦修没有责怪亦没有询问,她不开口的看着贾海,等着贾海继续往下说。

然而在贾海感觉到苏锦修凌厉的眼神时,他的心就开始打鼓,整颗心都在忐忑着。

“死人了。”贾海说道:“这件事情也是奴才刚刚得知的,那个老人家得了不治之症,家中穷的吃不上饭,于是偶然听到他们商议之事,就与他们商议达成协议,老婆子要银子,用自己的命换。”

“怎么听着如此简单。”苏锦修感觉上总觉得哪里不对。“不搭上性命难到就办不成吗?”

贾海把自己了解到的说于苏锦修。“据那个老婆子自己说,她的病很难看好,就算是能看好,她们一家人也没有那么的银子,并且家中还有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小孙子,只有祖孙两代人。她不想拖了他们,于是就商议她搭上自己的性命,但是得来的银子要给他家的老头子和小孙子。于是他们几个人合计着就答应了。那个老婆子为了维护被苏锦程欺负的女儿,被苏锦程打死。”

苏锦修听着,心头异常的难过,为什么受苦受难的总是一些可怜的人。

她摆摆手,转身的瞬间,一滴眼泪从眼眶流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苏锦修对贾海说道。“带我去看看那一家人。”

“是。”

乘着月色,苏锦修走近了那个老婆子的家中。

四面透风的茅草房。

“有人吗?”贾海问道。

房间中一片漆黑,没有任何人回答。

苏锦修微微蹙眉,她感觉到房间中有人存在。

于是直接走了过去,吱呀一声,并且被推的那一扇门直接掉到了地上。

“姐姐,你找谁?”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苏锦修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一块黑布,拿出就里面包裹着的夜明珠。

一个小女孩,瘦小的身子,皮包骨头,一看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但是她却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很漂亮。

苏锦修看着床上躺着的一个老人,眼睛微闭着奄奄一息的样子,老人的手黑黑的同样是皮包骨头,清晰可见的是手背上的筋和手骨的形状。

苏锦修看着老人的手,那只手紧紧的攥着小女孩的手,仿佛怕再也找不到的样子。

老人的目光与苏锦修相对。

“请大夫去。”苏锦修立刻吩咐到。

“是。”

“老人家,你想说什么?”苏锦修把耳朵贴近老人的唇边,想要更清楚的听到老人的话。“帮我,找我那老婆子……老婆子走丢了。”

“好。”苏锦修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到。

“丫头……”老人拽着小女孩的手“求姑娘……我的丫头……”

“你放心,小丫头我照顾。”苏锦修肯定的看着老人说道。

苏锦修答应后,老人用力的看着身边的小孙女“丫头,爷爷要去找你爹娘回来陪你,你要跟着姐姐。”

“小女孩点着头。”拉着老人的手。“丫头听话,丫头和奶奶等着爷爷还有爹娘回来。”

苏锦修此时再也忍不住眼眶中泪水。

声音中带着抽泣“我叫苏锦修,您可以在天堂看着我,丫头我苏锦修定会照顾好的。”

“好。”老人家的看着小女孩的眼中尽是不舍。“我还没有看到我家的老婆子,我不瞑目啊。”

此时的苏锦修满脸泪水。

声音中带着浓重的哭腔“长天,把丫头的奶奶带回来。”

“是。”

站在床边的小丫头在听到长天的声音后,立刻回头只是她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姐姐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哥哥在说话。”

“是。”苏锦修温柔的笑着“丫头真聪明。”

“我家老婆子怎么了。”老人眼中有疑问有着急。

苏锦修的手搭在老人的脉搏上,此时老人身子深若,唯一支撑他的是心头的那一点点的念头。

“告诉我,姑娘。”老人用那恳求的眼神看着苏锦修。“我不想带着牵挂,看不到我的老婆子,我不甘心。姑娘就当是可怜我着垂死的人把。”

苏锦修把那个老婆子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只是苏锦修并没有提到其中的阴谋和算计,只是诉说了那个老婆子的良苦用心。

老人安静的听完,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嘴角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此时的老人给苏锦修一种心安的感觉,仿佛是在等,等着即将到来的那一刻。

苏锦修抱起一旁的小女孩。“丫头,还有没有想和爷爷说的话。”

“爷爷,丫头等你回来,等爷爷把爹娘带回来。”

小丫头的话让人心疼。

床上的老人终究还是舍不得小丫头。“姑娘,老头子什么都不要求,你若能好好带丫头,老头子感激你,到了那头,我会天天为姑娘祈福,若是姑娘存了其他的心思,就让老头子把这孙女带走,老头子宁愿她陪我一起死,也不忍心看在着她在人间受苦,被人欺负。”

苏锦修一脸认真的,对着老人发誓“有我苏锦修一天,我护丫头一天,若为此誓言,天打五雷轰。”

猛然间一阵凉风吹了过来。

房间里的人下意识看了一眼门口。

瞬间在房间的床前出现了长天的身影。

一个孩子抱着一个老人的尸体。

此时看上去,那尸体已经明显僵硬。

苏锦修和长天一起把老婆子的尸体放在了老人家的另一侧。

老人黝黑而柴瘦的手,颤抖的拉住了老婆子的已经变得僵硬的手。“丫头,爷爷和奶奶不能在陪你了,你要听姐姐的话。”

小女孩乌溜溜的大眼睛,用那孩子特有的甜甜腻腻的声音说道“爷爷放心,你要好好陪着奶奶。”

“好……”

这是老人最后的一句话。

苏锦修发呆似的看着已经逝去的两位老人。

一直到,身边小女孩大声哭,她的目光才从两位老人的身上挪开。

苏锦修强忍着心中的难过,尽量温和的问道“丫头怎么哭了。”

小丫头不说话,从苏锦修的身上下来,直接爬在了自己爷爷的身上。“爷爷,我知道你死了,奶奶也死了,以后丫头在也见不到你们了,你们放心,丫头以后会好好的,会天天笑。不让爷爷奶奶,爹娘担心。”

小丫头说着,说着,再也说不下去,直接把头埋在了老人的胸口。哇哇大哭。

苏锦修再也看不下去,起身背对着他们眼眼不受任何控制的往外流。

此刻她的心是痛着,看不得这样的死别,尤其留下是还是一个才几岁大的孩子,这么一个孩子在她的眼睛中才是一个刚刚上幼儿园的小朋友。

如此落后的封建古代。

如果今天自己没有遇到他们,那着这个女孩子又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她呢?

左右离不开的是苦难。

苏锦修命令把两位老人同葬一起,带所有事情安培妥当,她带着小丫头一起往苏府走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