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六十八章 修儿就是一个孩子脾气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说完,苏锦修用力的推开欧阳寂宇,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子。

看着地上的人,苏锦修还不死心的,掀起了遮在脸上的布。

她下意识皱眉小声嘟囔了两个字。“真丑。”

别人虽然没有听懂苏锦修子在说什么,但是欧阳寂宇却听的清清楚楚,他的嘴角微微抽搐,眼眸轻挑。

转而,他拉起苏锦修,认真道。“他的家人或许如你在找我般,找着他。”

苏锦修瞬间抬头,同样认真的看着欧阳寂宇。“还是赶紧救人把。”

欧阳寂宇准转头在面对面他人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变得认真严肃。“把所有的灾民全部安置到,西面山中帐篷中去。”

“王爷。”这时候左远走了过来。“属下没有找到可用的粮食。”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其实在让左远去找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凡是可以吃的粮定是被当地的官员早早的转移了。

苏锦修着时候开口“秦雄已经回来了。”

“你确定。”欧阳寂宇追问道。

“在秦雄得知均河决堤后,太子让他回来的。”苏锦修说道“修儿肯定,秦雄定会回来。”

“左近,左远。”欧阳寂宇吩咐到:“你们立刻去秦府,盯着秦雄,我们就能找到粮。另外在你们所到之处,命令当地官府开仓放粮。若不执行者立斩不赦。”

“是。”左近,左远立刻离开。

所有的人利索的动了起来,对河中的打捞此时也到了一个段落,死的已经死了,冲走的再也找不到了。

大半夜的时间,才把所有的灾民安顿好。

苏锦修一脸疲惫的靠在欧阳寂宇的肩头。“这么多人无家可归,灾后的重建,很是棘手。”

“灾后重建?”欧阳寂宇诧异“没有想到修儿还有如此善心。”

苏锦修有些不明白的问道:“着不是很重要的事情的吗?一个王朝,最重要的的百姓,是民生。常言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百姓是水,君是舟。如今百姓遭此灾祸,若朝廷不管,怕空着大德的江山不再长远。”

欧阳寂宇赞赏的看着苏锦修“他,他们竟不如修儿看的彻底。”

“你口中的他,指的是太子和皇上把。”苏锦修说道:“这次均河决堤,如果问题出现在太子身上倒是可以理解,但是皇上为什么也会无动于衷,着大德的江山如今可是在他的手中。”

欧阳寂宇一笑,话语中带着奇怪。“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现在的皇上对此事无动于衷的?”

苏锦修说道。“猜的。”

欧阳寂宇看苏锦修打了一个冷颤,而自己此时又没有穿着披风。

拉着苏锦修朝着西侧山上的帐篷走去。

“猜的?”欧阳寂宇问道:“那总得有根据把。”

苏锦修说道:“现在均河决堤。三省的百姓,失踪、死伤以及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和灾后所有的重建工作,都是需要投入很大的人力和财力的。然而太子没有任何的动作,朝廷更没有下达任何的文书命令,难不成是皇上不知道此事?”

苏锦修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欧阳寂宇。

不过她也没有打算让欧阳寂宇说什么,于是继续说道:“哼,说白了皇上就是偏袒太子,这么大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皇上还不知道,鬼都不信。不过话说回来,自古帝王他们在选择继承人都是以有能力能担当的人,只是大德现在的太子仿佛并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能力做什么,而皇上看上去又是很纵容。”

欧阳寂宇很久了没有说话就在他们到达帐篷外面的时候。

他才说了一句“这不是我来了吗?”

苏锦修抬眼看看了欧阳寂宇。“就来你一个,累死都解决不了多少的问题。”

欧阳寂宇不知道如何要解释这件事情,总不能直接告诉苏锦修,此时的皇帝如今就是一个摆设,只是百姓眼中的皇帝。

若是自己愿意,完全可以取而代之。

帐篷内。

欧阳寂宇说道“这是我休息的地方,都是干净的,你先休息把。”

苏锦修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他。

欧阳寂宇微微一笑,他看出她的疑问和她不好意思。

他底下头看着手中的地图。“你直接睡吧,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恐怕要到天亮了。”

苏锦修当然知道他在解释什么,只是此时的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劝他早点休息,一个帐篷一张床。

于是她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

这几天苏锦修确实很疲惫,其实身体并没有多么的累,主要是心里的担心。

如今见到人安然无恙,整个人也就放松下来。

躺在床榻上立刻睡着。

欧阳寂宇在案桌旁的公事还有很多的没有处理,回想刚才苏锦修说的,对于灾后重建确实很重要很棘手。

“王爷。”一个人在帐篷外说道:“帝都来的消息。”

在这个人说话的时候,欧阳寂宇看了一眼床榻上的苏锦修,她依然在熟睡。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他直接走到帐篷外,接过那人手中的文件,摆摆手让那人离开。

他打开信笺,眉头微蹙。

心中琢磨着,他得回到帝都去。

欧阳寂宇闭幕靠在椅子上休息。

只是刚闭上眼界的他就感觉到了仿佛有哪里不对,再睁眼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人竟然在床榻边打量着苏锦修。

“祖父?”欧阳寂宇诧异。

“恩。”太上皇点着头,看着床榻上的苏锦修“那姑娘是谁?”

欧阳寂宇没有回答,而是问道“祖父怎么会到这里来?”

“我是想看看你那个父亲,要把朕的江山搞成什么样子。”老者看着欧阳寄语很是不满的说道“让你接管着大德的江山你就是不肯,宁愿暗中忙碌也不愿蹬上王位。”

“祖父。”欧阳寂宇的眼睛飘过床榻,瞬间他蹙眉,因为此时床榻上已经看不到苏锦修了。

太上皇看出欧阳寂宇的异样,他再转头的时候,同样看到床榻的上人不见了。

“你个老头子。”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女子声,声音中带着一丝嘲讽。“竟然程我睡觉的时候想要给我下药,真是个老不正经。”

太上皇立刻怒了。“滚出来,你竟然说朕是老不正经,你才不正经呢?”

苏锦修呵呵一笑“你说让我滚出来,我就滚出来也太没面子了吧。”

太上皇环视着帐篷中,然而就然他转身看欧阳寂宇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姑娘竟然坐在刚才欧阳寂宇坐着的椅子声。“你从哪里里冒出来的?”

欧阳寂宇转身,同样吃经的看着她。

“冒出来?”苏锦修诧异的说道:“本固娘一直在着房间中,只是你着老头没有看到而已。”

“你敢叫朕老头?”太上皇怒气冲冲的。

“你本来就已经是老头子了。”苏锦修不乐意的说道“难不成你让还我叫你帅哥?”

太上皇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孙子欧阳寂宇“宇儿,她什么意思。”

苏锦修清楚欧阳寂宇定不知道怎么解释,于是她说道:“帅哥就是英俊潇洒的公子。”

“你怎么跑到哪里去的?”太上皇很是好奇的问道。

苏锦修立刻把眼睛睁的大大的,走到太上皇的的面前仔细打量着他,仿佛是看什么稀有动物一般。“当然是用脚拉,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要问?”

“大胆。”太上皇怒斥到“来人,把这个丫头给朕拿下。”

瞬间有一个人走了近来,一脸的严肃。“太上皇,王爷。”

太上皇直接吩咐。“把她拿下。”

那个人刚要动,却看到欧阳寂宇的眼睛,于是立刻又站在了原地,低着头。

欧阳寂宇开口“祖父。”

苏锦修看着面前的老头子和欧阳寂宇。

此时苏锦修发现欧阳寂宇的声音中多了平时说话时,语气中没有的感觉。

那是敬重。

“祖父不要和修儿计较。”欧阳寂宇说道:“修儿就是一个孩子脾气,祖父就当是看在孙儿的面子,饶了她把。”

“连行礼的不知道。”太上皇很是不满意的说道:“张口闭口的就喊朕老头子,哼!饶了她朕的脸面要王哪里放?”

“不丢人。”苏锦修立刻说道“只有欧阳寂宇听到了别人都听不到,没事的,再说欧阳寂宇还是你的亲孙子呢。怕什么?”

太上皇诧异看了看欧阳寂宇“她竟然直呼你的名字?”

苏锦修在一旁不说话却撇了撇嘴。

欧阳寂宇看着自己的祖父。“是孙儿命令她如此的。”

“是啊,是啊。”苏锦修解释道:“欧阳寂宇还命令修儿,在着大德王朝不用给人和人行礼,否则被他知道后,修儿会很惨,那个人会更惨。”

太上皇,很是意外的看着苏锦修,此时的他开始仔细看眼前的女这女子。

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女子有什么可以吸引欧阳寂宇的地方。

这个女子没有幽琼的妩媚,没有雅蓉公主的漂亮,甚至没有苏锦婳的谨慎。

但是,他却在看上她的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子的眼睛仿佛如一潭古老的深泉,干净深邃,会让人着迷,若仔细看定会发现她的干净不掺任何的杂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