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七十五章 沐妃大怒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就在欧阳寂宇和苏锦修到达宜山山脚的时候,夜无忧的人就已经发现了他们。

然而刚才本是有机会对苏锦修下手的,欧阳寂宇却突然出现。

在三思索后,他终于决定铤而走险,凭的就是欧阳寂宇对地形的不熟悉,只是自己依然没有能够对苏锦修下手。

夜无忧并不是想要苏锦修的命,他只是在冷箭上图了一些药,可是使苏锦修失去武功的药,同时她也会失去关于梅花山庄所有的人和事。

只是他终究是不忍心,在他发出箭来的上一瞬间,他的手微微一动,甚至是在自己不自觉的时候一动,那箭随擦着苏锦修衣服,到了地上。

夜无忧看着已经远离宜山的几个人,他微微叹息。

“人都已经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很自然的带着沙哑。“再看亦是没用。”

“师父。”夜无忧没有转身,他看着她远去的影子“无忧,终究是下不了手,纵然知道修儿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只要想到,他会忘记我,忘记梅花山庄,我就受不了。”

“你自己考虑把。”女子的声音很淡很沙哑“为师亦是舍不得修儿出事,但是也只有在修儿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才不会在知道真相的时候太痛苦。”

夜无忧知道,但是他在想到苏锦修以后将于自己变成陌路,他就非常的不愿意。“以后再说吧,如今人已经走了,只能在到帝都重现找机会了。”

“修儿去找师父的时候。”夜无忧看着这个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师父。“师父为什么不出来与修儿想见。”

“为师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修儿,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秦落梅说道:“所以才命人告诉她我去了均河一带。”

“师父,我们接下来要如何?”夜无忧直接问道。

“还是原来的计划。”秦落梅说道:“你现在立刻动身到帝都去,想办法让修儿他们会回到丞相府,并对周氏给与一定的帮助,只要她能虐待茹氏就可以。”

“是。”夜无忧答应着。“师父,保重。”

欧阳寂宇和苏锦修回到帝都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的难民进入帝都了。

其实这一路上从来都没有断过这些无家可归的人,离开自己家中的人不算少亦不算多。

“修儿。”欧阳寂宇说道:“我要现到皇宫,你是要去哪里?要不就到宇王府?”

“修儿还是先回去看看我娘吧。”苏锦修其实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免的她担心。”

“好。”欧阳寂宇说完就带着左近和左远皇宫而去。

欧阳寂宇从皇上的大殿中出来,他直接到了玉凤殿。有些事情是需要沐妃知道的。

“宇王爷到。”高鹗的声音从在殿外清楚的传到了店内。

同时高鹗的表现让欧阳寂宇清楚的得知,此刻太子此时就在玉凤殿。

欧阳寂宇走进玉凤殿。“母妃,太子。”

沐妃看着一脸风尘的欧阳寂宇“你这是刚从均河一带回来?”

“是。”

太子略带不悦的说道“不知道这次大德的百姓又要如何夸赞宇王爷。”

欧阳寂宇看了太子一眼,唇畔略带嘲讽的说道“二哥若是愿意,同样可以得到百姓对夸赞和信赖,以后他们都将是二哥的子民,二哥实在是不适合总在这皇宫里待着。”

欧阳寂宇说着把自己怀中的的那本染了血的账簿给了扔给了太子。

太子接过,有些意外的看着这账簿。

“宇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沐妃疑惑的从凤椅子上下来走到了太子的面前。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

沐妃此时亦不在看欧阳寂宇,她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太子手中东西吸引。“怎么会还有血,这到底是什么。”

太子拿在手中翻看着里面的内容,整个人越看越觉得紧张,甚至他的手已经有一些微微的颤抖。

太子的目光从账簿上挪开,最终定格在了欧阳寂宇脸上,震惊中带着愤怒。“欧阳寂宇你什么意思。”

欧阳寂宇薄唇轻起,直视着太子“就是太子看到的意思。”

此时的太子纵然很明白这里面的事情是有多么的真实,可是此时他不想承认尤其在着关键的时候亦不能承认。“欧阳寂宇,这就是你对待储君的态度吗?”

“哈哈……”欧阳寂宇冷笑道:“储君?二哥,如今的你还知道自己是储君吗?”

太子的愤怒此时仿佛已经到了极点,他抬手朝着欧阳寂宇而去,招招直对欧阳寂宇的要害。

然而欧阳寂宇却没有任何要还手的意思,他一脸轻松的避开太子的每一招,只是在他的眼中充满了嘲讽。

一直疑惑的沐妃看着太子一脸的愤怒,她知道欧阳寂宇的手中定是拿了太子的把柄,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料有几斤几两她比谁的清楚。

可是在沐妃的心中纵然太子是亲生的,但是欧阳寂宇是自己从小养在身边的,欧阳寂宇和太子两个人对沐妃说同样的重要。

一旁的高鹗一脸紧张的看着太子对欧阳寂宇动手,而欧阳寂宇却只是在避让。

他看的出来沐妃的着急。“娘娘,您看……您快阻止这两位祖宗把,千万别犯了不能挽回的错误。”

沐妃骤然转头看着一脸着急的高鹗。

她深深的呼吸着,抬手一挥把一旁摆放的物件直接摔碎在地上,大殿上顿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瞬间,房间中的丫头奴才惶恐的低头跪在地上。

高鹗诧异的看着沐妃,他跪在地上紧张的说道“娘娘,您……您的手……两位皇子快住手把。”

其实在地上发出巨大响声的时候,欧阳寂宇和太子就已经停手了,他们从来没有见到沐妃如此愤怒的时候,仿佛在他们的印象中沐妃从来都是温婉和顺的。

“娘娘您的手背瓷瓶划出了血。”高鹗说着想要站起来“快,快去太医。”

其中一个小丫头,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给本宫滚回来。”沐妃愤怒的看着要离开丫头。

沐妃的一句话,让那个丫头立刻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沐妃的目光扫过大殿上的每一个人。

最后她的目光定格在太子的脸上。

冷言开口“跪下。”

太子一愣,不服的跪下。“母妃。”

紧跟着,欧阳寂宇同样跪下,头微底没有说一句话。

沐妃仿佛是在刻意的压制自己内心的愤怒。“今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本宫的两个孩儿竟然会如此的浮躁,你们是打算用比武的方式告诉本宫什么?”

太子立刻说道“母妃责罚。”

“母妃,儿臣知错。”欧阳寂宇的声音中带着无奈。

“责罚?知错?”母妃摇着头“你们两人一个是当朝太子,一个是王爷,本宫可不敢责罚,免得被你们的父皇斥责。”

太子和欧阳寂宇谁都没有说话,他们明显感觉的此时的沐妃不是一般的生气。

沐妃的眼睛看过地上的奴才还婢女“太子和王爷在玉凤殿比武逗本宫开心,你们记住了吗?”

“是。”跪在地上的人声音不大,但是没有人敢不答应。

“若是本宫在店外听到任何关于今天玉凤殿的事情,你们就别再活着了。”此时沐妃脸上的漫不经心和语气中的凌厉形成了显明的对比,如同酷暑和严冬一般的明显。

“奴才不敢。”

沐妃看着他们,挥了挥手。

高鹗看到后立刻让大殿的奴才退下。

整个凤玉殿只剩下了沐妃和两位皇子。

沐妃走到太子的身旁,她没有说一句话,直接从太子的手中拿过,那本已经被太子攥的非常皱把的账簿。

太子抬头,看着沐妃却不愿意放手。“母妃?”

沐妃一脸严肃。“本宫到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你如此的沉不住气,当着奴才的面直接对你的弟弟动手。”

“我……”太子不知如何解释,最终只能放手账簿。

沐妃拿到手中,她没有立刻去打开看,只是在打量着这个账簿外面。

“太子。”沐妃的声音中透着疲惫“这个账簿的内容,母妃我不想看到亦不清楚里面具体是什么,但是根据你刚才的反应,母妃已经猜的七八有十。”

沐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声音中有着明显的惋惜。“太子啊!本宫想要问问你,在你看到这本账簿的时候,在你对宇儿出手的时候,你想的是什么?”

“我……”太子不知道要如何说。

“你……你是说不出口,还是不能说出口?”沐妃说道。“本宫看的出来,你是愤怒的,你认为宇儿掌握了你的把柄,你想要处之而后快,在你的眼中他是你的敌手,是你的绊脚石,是你心头的刺,眼中的钉。是吗?然而他,欧阳寂宇在你的眼中有没有一刻是你的弟弟,是替,替你父皇到处奔波安定边境的将军,是为了大德江山抛头颅洒热血,战功累累的大德宇王爷。”

沐妃越说越显得激动,说着,她直接把手中的账簿狠狠的仍在太子的头上。

她看着太子恨铁不成钢的问:“在你的心中还有这些吗?没有了,是不是,都忘了是不是?还是说,他欧阳寂宇手握重兵,战绩累累,功高盖主,你忌惮他。难不成你要学你的父皇当年对岑珈将军一样,灭他满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