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八十三章 死人最安全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苏尤虽然同样想着,但是,此时的依旧在想着自己认为两全的事情。

苏锦婳深深吸了一口气,当她在次睁开眼睛时,手臂一挥,门口的两个人,瞬间倒地,如同地上昏迷的茹氏一般,但是唯一不同的是,茹氏看上去如同睡着了,而地上门口的两个奴才却是,口吐鲜血。

“锦婳你?”苏尤吃惊的看着苏锦婳。

“他们今天知道的太多了。”苏锦婳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这两个人是府中的老人了。”所尤仍然不想信苏锦婳,就如此轻松的把两个人的性命结束了。

“就算如此。”苏锦婳看着苏尤“难道,爹不认为死人最安全吗?”

苏尤与苏锦婳对视,他看到苏锦婳眼中闪过的那一抹鬼魅的笑意,突然他的心一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冲上的心头。“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此时的周氏也发觉了不对。她讶然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当她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无力开口,就在倒下的那一瞬间,她看到苏尤同样倒在了地上。

宇王府内,左近恭敬的站在欧阳寂宇的身边。

苏锦修凝眉在听着左近的回禀,而欧阳寂宇却是一脸平淡的看着苏锦修。

欧阳寂宇的目光让苏锦修很难集中精神的去想事情,终于。

苏锦转头,很是无奈。“欧阳寂宇,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看着我?”

“为什么不看。”欧阳寂宇一副我就是要看,就是要看的表情。

“看你那色胚样儿?”苏锦修嫌弃的说道“还是我认识的欧阳寂宇吗?”

“如假包换。”欧阳寂宇犹如沐浴春风般得意洋洋,很是享受的样子。

苏锦修撇撇嘴,现在的她真的是无力吐槽。

她一脸正色继续问道:“我娘呢?”

“小姐的母亲没事,只不过是被苏锦婳打晕了。”左近如实回答“她不只是打晕了您的母亲还有苏相以及周氏。”

左近说道茹氏被打晕的时候,欧阳寂宇明显感觉到了苏锦修身上沙发出来的紧张和愤怒。“不要担心,苏锦婳如今不敢对你母亲怎么样,她现在忌惮你,忌惮太子知道她对本王的爱慕。”

“我不会让太子知道的。”苏锦修脱口而出。

只是欧阳寂宇却不是很明白,既然苏锦修不喜欢苏锦婳,为什么不乘着今天的机会,让太子看清楚她。

疑惑放在欧阳寂宇的心底,不过他肯定,修儿的心底定是有着其他的打算,她不说,他便不问。

因为他知道,此时不说,并不是因为她不相信自己,或许她自己的心都不是肯定的。“修儿到底是给苏锦婳留一条退路的。”

苏锦修看着欧阳寂宇心中诧异,她才没有想着要给苏锦婳留一条退路呢,只不过现在不是让太子知道的时候。“欧阳寂宇,你说会不会等到那一天你会后悔认识我?当你发现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的时候你会失望吗?”

“我可没有认为修儿有多么的好。”欧阳寂宇一边说仿佛是在一边的思考。“你很不讲理。”

“你讲理?”苏锦修反驳。

“本王不讲。”欧阳寂宇又说道:“你很狂。”

“你比我都狂。”

“好像是。”欧阳寂宇思考着“你很毒。”

“毒不过苏锦婳。”

“确实不及。”欧阳寂宇又想到“你很调皮。”

“这是优点。”

“你很喜欢布局。”欧阳寂宇肯定的说道。

“这只是为了让苏锦婳往里钻。”

“我知道。”欧阳寂宇一笑。“所以你是有原因的,你只是在针对苏锦婳,对其他的人从来都没有害人之心。”

苏锦修突然不再说话,她有些发楞的看了一眼欧阳寂宇。

欧阳寂宇追问“看什么?”

“你想说什么。”苏锦修问道“又或者是想证明什么。”

“我想要说,你很好。”欧阳寂宇很认真“我欧阳寂宇是不会看错人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针对苏锦婳,但是你的所有计较甚至是算计都是因为苏锦婳,我看的出来,对于其他的人,你的眼中总是有着一丝怜悯之意,哪怕是周氏,你的对待也与苏锦婳是不同的。”

苏锦修心头划过一丝的苦笑,声音不大的说道:“我想毁掉的人很多。”

她又心中补充到那些在前世算计过我的人,我苏锦修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帮你。”欧阳寂宇一脸微笑,满眼温柔,他仿佛是在发誓,又仿佛是在表讨好苏锦修。

“知道吗?”苏锦修很感慨的闭上眼睛,仿佛是在回忆什么事情。“有些人是脏在面上,有些是人脏在心上,这样的人很多,苏锦婳是,苏尤是,太子亦是,面上做着一套,背地里却在做着另一套。而我,在某些人的眼中,面上是脏的,里面也是脏的。而你,则恰恰相反。”

苏锦修睁开眼睛。“无论是世人眼中的宇王爷,又或者是你的心底,都在实实在在为大德百姓着想。”

“修儿对我的认识,让我受宠若惊。”欧阳寂宇说道:“不过本王还是愿意做个闲王,可以不必费心的带着我的宇王妃一起看世间美景。”

“你只是不想承认罢了。”苏锦修说着,她再看向一旁的左近。“之后,苏锦婳做了什么。”

“她……今天守在大厅外的奴才,那两个人死了。”左近说道“并且,她对您的母亲,苏尤以及周氏下了药,抹去了他们一部分的记忆。”

左近如实回禀着欧阳寂宇与苏锦修离开后的所有一切。

对于这个结果,在苏锦修听到后反而没有什么多大的意外,犹如在意料当中一般。“我母亲呢?”

“现在应该还在昏睡当中。”左近说“您附上的奴才贾海如今在还丞相府的门口等着。”

苏锦修不再说话,这次从均河一带回来,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苏锦修去办。

欧阳寂宇看着正在沉思的苏锦修。“修儿,修儿?”

然而苏锦修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欧阳寂宇无奈的摇着头,对一旁的左近摆摆手让他离开。

心中想着,不知道这个丫头有在打什么注意。

欧阳寂宇很近距离的看着苏锦修,他直接捏住苏锦修的鼻尖“需不需要我帮你?”

“疼。”苏锦修抬头看着欧阳寂宇“干什么要捏我。”

“那你告诉我。”欧阳寂宇好脾气的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不告诉。”苏锦修红红的唇微微嘟起。

她一脸嫌弃的看着欧阳寂宇又看看自己。“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很脏吗?连夜回来后都还没有清洗。”

苏机修说着还做态嗅了嗅鼻子“哎呀,欧阳寂宇你好臭的。”

欧阳寂宇眉峰微挑,还不待他说什么,苏锦修抬腿一溜烟的翻墙离开。

此时的苏锦修早想离开,只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若不是走,可是在面对欧阳寂宇的时候总觉得尴尬,尤其是想到,在丞相府的时候,自己说的那些要嫁于欧阳寂宇的话。

离开的苏锦修并没有如自己所说的那个样子,而是稍稍休息一下就联系长天。

“姐姐。”长天低头一脸严肃的看着苏锦修。“长天无能,岑妈妈始终没有找到。”

“这样。”苏锦修直接吩咐到:“把所有的事情放上一放,你帮我去找一个人,我这里有她的画像。”

苏锦修说着一个女子的画像拿给长天看。“你记住吗?”

“能。”长天肯定到。

“那就好。”苏机修继续吩咐“找到这个女人,暗中跟着她,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你就不需要出手。”

“是。”长风答应着,说道。“姐姐,最近长风哥哥和长蕊姐姐问过您。”

“知道了。”苏锦修眉头微微蹙起“我给你看的这个女子,只有她一个人,是从均隶过来的,此时我也不是很清楚她有没有进入帝都。”

“姐姐放心。”长天说道:“无论那个人到了哪里,长天都能找到。”

“这样。”苏锦修说道:“人很有可能没有进入帝都,如果……魏府和皇宫是她的首选,不过,应该还没有那么快。”

长天看着苏锦修那一脸的纠结模样。“姐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

苏锦修抬眼看了看长天,她的唇边露出了一丝微笑。“没有,长天不用担心,你去把。”

“是。”长天离开。

当长天离开后,苏锦修去看了看小丫头锦柔。

小孩子的天真,让她的心不再似之前一般的郁闷,看着锦柔那一脸的微笑,她的好心情也跟着会来了。

“小姐。”紫鸢从宫中回来后,诧异的看着苏锦修和苏锦柔。“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是不是想本小姐了?”苏锦修一脸笑容“冯妈妈你看我走了这么两天,怎么看上去紫鸢好像有什么不同了。”

“是不同了。”冯妈妈跟着打趣道“紫鸢现在,在府上她可是说一没有人敢说二的。”

“冯妈妈。”紫鸢不乐意的说道:“咱们不是说好的吗?怎么老是打趣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