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九十八章 修儿在他们眼中就是棋子【三更】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王爷。”左近的声音在门外想起来。

欧阳寂宇大开们。“我要见岑氏。”

“是。”

岑氏如今就被关在欧阳寂宇的府上,并且人就在紧挨着左近房间的一个放杂物的房间中。

房门被打开。

岑氏微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房间中的亮度很低,在打开门的一瞬间,有着强烈的光打入了房间,扫在她的脸上。

让她想要睁眼,却有一种模糊睁不开的感觉。

可是即使如此她依然看到进来的人是谁。

“宇……宇王爷。”惊讶中带着惶恐的她,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

“本王想要知道一些事情。”欧阳寂宇面无表情,甚至语气中有着一丝,你说与不说都无所谓的感觉。

仿佛是笃定了这个人应该是什么都不会说。

“王爷想要知道什么?”岑氏说道“老奴一定如实相告。”

“你为什么只针对茹氏一人?”左近开口问道。

此时的欧阳寂宇已经转身站在窗口,面朝外面。

岑氏看着欧阳寂宇的背影,她欲言又止。“老奴没有针对茹氏,本是想要留在丞相夫人周氏身边的,结果当时被安排在了茹氏的身边。”

欧阳寂宇听到这样的回答,他唇边划过一抹诡异的笑。“左近,动手。”

岑妈妈诧异的看着,欧阳寂宇,她没有想到,自己曾在岑家小姐身边伺候多年,如今难不成要被小姐的儿子赐死。“宇王爷……老奴可以死,但是不应该是您……您的母妃定会在地下伤心的。老奴想她定是不会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本王知道。”欧昂寂宇不曾回头看她一眼。“在本王母妃未出阁前一直都是你在身边伺候着,后来当母妃进宫,你就到舅母身边了。”

岑是诧异。“王爷,如何知道。”

欧阳寂宇冷着声音“你没必要知道。”

只是还没有等着岑氏再说什么的时候,人已经躺在了地上。

欧阳寂宇这才转过身来,冷眼看着地上已经在昏迷中的岑氏。

左近同样看着地上的人,眼睛中有着警惕。“茹氏和岑府灭亡有着什么关系?”

就在他的话说完以后,地上的人仿佛开始动了。

岑氏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只不过眼睛却是闭着,慢慢的张开口,声音没有起伏,没有温度。

此刻的岑氏已经被左近可控制,他在叙述着自己眼中岑家被灭的所有事情。

当她说完,人再次倒在了地上。

欧阳寂宇深深呼吸了一口,心中想到,原来如此,恐怕这也就是夜无忧把目标放在整个丞相府后,又另外针对茹氏做了不一样的安排。

除了茹氏当年的所做所谓,最重要的是,修儿。

想必夜无忧同样失算了,他竟然真的开始在意修儿,所以在对茹氏的事情上,他恨,却又无法做到丝毫不考虑修儿的对茹氏动手。

左近也没有想到,原来当时茹氏在中间,有着很重的作用,若不是她传递消息,或许岑将军满门也不一定是这个结果。

欧阳寂宇直接吩咐到:“抹掉记忆,直接扔到大街上去。”

“是。”左近立刻答应,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抹去了岑妈妈的所有记忆。

他很清楚,王爷是不希望这些事情被锦修小姐知道。

若她知道定会很是伤心,原来从头到尾,锦修小姐在她的师父和师哥的眼中只是一颗棋子。

宇王府的门口,左远一脸不明白的问道“那锦修小姐就不知道真相了,她会依然相信她的师父和师哥,这样会很危险的。”

左近很是无奈的看着了一眼弟弟“有主子在,怎么会让锦修小姐受到伤害。再说锦修小姐没有多长时间就会成为着宇王府女主人,我们都在,她定会无事的。”

岑是被扔到街上后,很快有了很多的人围观,其中就包括慕白。

慕白诧异的看着此时躺在地上的人,他不确定的看了看四周,最终在自己认为比较妥当的时候,把岑氏带走,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在他人的监视中。

慕白带着岑氏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自己的主子夜无忧,只不过当他顿好岑氏后,却发现在自己的主子已经离开。

他知道,夜无忧去了丞相府。只是自己却不能去找。

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夜无忧依旧是一身老头子的打扮,满脸的皱纹,白色的头发和胡须。

此刻他站在苏锦婳的院落中。“事已至此,你打算如何做。”

“师父放心,徒儿不是不会吃这个哑巴亏的。”苏锦婳说道“这在锦婳的眼中才刚刚开始。”

夜无忧看着这个苏锦婳,他想到,如果苏锦婳知道自己是不仅是她的师父,还是修儿的师哥时,她又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不过,夜无忧肯定,她是不会知道的。

扮作老者的夜无忧,嘲讽的笑道“没想到,我的徒儿还真是会说大话。如今她们母女二人住在丞相府外,你要如何?想要对付她们,还是在丞相府上方便一些,更何况,苏府紧邻宇王府和太子府,难不成,你要破釜沉舟?”

苏锦婳不说话,她仿佛是在思考这件事情,她不认为让茹氏母子她们回来是一个好的决定,但是不可否认师父的说的很对,只有她们会来后,才会有更多的可能“锦婳多谢师父的提醒。”

“为师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老人很担忧的说道:“如今你母亲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周王爷很是挂念,让我给你母亲带来了一些补药。”

说着,他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着一些药。

这些药确实是周林给自己妹妹的,只不过夜无忧,又在其中添加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这是给周氏的惩罚,惩罚她撞到苏锦修的那一次。

苏锦婳接过师父手中的药。“锦婳的舅舅如何,恐怕锦婳将来需要舅舅的支持。”

“他很好。”夜无忧隐藏了自己本来的声音,用那苍老的声音说道:“为师来的这几次,怎么没有见到那个空空道长,听周王爷说道,空空道长也是巫溪国的人?”

“是。”苏锦婳没有丝毫怀疑的说道:“空空道长自从上次,他的道观着火后,就很少下山了。今天母亲有事去了道观,不知师父是不是找空空道长有事?”

“无事。”夜无忧说道:“只是好奇怎么从来都不见他在丞相府出现过。”

苏锦婳心头总是有一个疑问“师父,不知您对梅花山庄是否了解?”

瞬间,苏锦婳的声音,让夜无忧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锦婳上次听师父提起说,苏锦修师承梅花山庄?所以好奇就想问问师父对梅花山庄是否了解。”

“为师在江湖上很少行走。”夜无忧说道:“只是知道梅花山庄的庄主叫做秦落梅,少主是夜无忧,其他的都不是很清楚。”

“少主?”苏锦婳疑惑“那个少主夜无忧是庄主的儿子吗?”

“不是。”他肯定。

“师父如此肯定。”苏锦婳立刻追问。

夜无忧看着苏锦婳,他看到她的疑惑。“是,师父肯定。”

说道这里夜无忧突然有一个想法,如今自己的身份已经被欧阳寂宇知道,修儿也开始怀疑,如果利用自己的身份,让苏锦修起疑,通过苏锦婳把这件事情告诉如今的皇帝,是不是茹氏……

“师父?”苏锦婳喊了几声,自己的师父都没有答应。“师父。”

“哦。”为师想了些事情,走神了。

夜无忧一闪而过的想法终究只是想法。只是这件事情值得他自己去考虑一下。

或许修儿不必嫁于欧阳寂宇。

如今的皇帝如果知道苏锦修的师哥就是当年岑家的漏网之鱼,他定然不会留下苏锦修,以修儿的武艺,没有人可以奈何的了她,按照修儿现在的行事做法,很难说她不会对那个皇帝下手。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苏锦修和欧阳寂宇之间产生误会,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

苏锦婳看着又在发呆的人的,刚想开口却听到自己的师父说道。

“锦婳。”夜无忧开口,面对苏锦婳,微微一笑,俨然是一副慈祥老人的面容。“为师想到一些事情,只是不太肯定,我需要去查,如果为师的猜测没有错,那么苏锦修想要嫁于欧阳寂宇,可能不会那么容易。”

苏锦婳的眼睛中明显一亮。“好。”

其实,此时的夜无忧,需要好好想想,这个计划的细节,如果这么做,那么之前所有的计划在后期都会出现问题,至少,苏锦修就会知道自己是谁,如今只是不肯定,苏锦修知道多少,怀疑多少,而岑妈妈如今还没有找到,她到底是不是被苏锦修带走的,所有的一切都不明朗,着也是夜无忧不敢立刻改变计划的关键。

夜无忧一脸愁容,转身离开了丞相府。

然而苏锦婳的心如死水一般,此时又起了涟漪。

此时的苏锦婳心中想到却是另一个女子,天天守着,却永远都得不到的一个人,幽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