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零五章 爱情面前没有对错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不是。”欧阳寂宇否定到“其实,明月剑的主人并不是我的师父,而是另一个人,那个人我只见过一次,虽然仅仅只是一面之缘,但是,却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师父和师母在世人眼中是被羡慕的。只是其中的各种滋味是他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苏锦修肯的问道。“你师娘心中在意的是明月剑的主人。”

欧阳寂宇诧异。“你知道?”

“你说的。”

“没有。”

“师父和师母世人‘世人’眼中是被羡慕的。”苏锦修重复着,还特意把最关键的字强调到“只是其中的各种滋味‘个中滋味’是他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也就是说,也就是说在外人眼中他们神仙眷侣,但是在世人看不到的地方是不一样的。”

欧阳寂宇不知道苏锦修的逻辑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得承认,苏锦修说对了。

“我师娘心中在意的人确实是那个人。”欧阳寂宇说道“这也是我从师父那里知道的。师娘和那个人是同出一个师门,彼此有意,只是因为师父却没有相守。师父是自私的,他找了各种理由留下师娘,最终在他的各种事由中,师娘留在了他的身边。

只是当那个人死去时,师母豪不留恋的自尽而去。当师娘离世时,师父才懊悔没有让他们好好的相守。

至于这把明月剑,是师娘最后的交代,她让师父把剑和心法交给了我。”

“为什么?”苏锦修想不明白。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欧阳寂宇说道:“但是,在师父给我的时候,却说他并不愿意把剑和心法给了我,但是因为是师娘最后的一个心愿,更因为说我可以驾驭它。可是,无心剑以及无心剑法在师娘离世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苏锦修略带疑惑的看着那个薄薄的本子。

欧阳寂宇轻轻叹息“修儿在宜山是不是很寂寞?”

苏锦修只是微微一笑,她不知道,但是想来应该是寂寞的把,要不然,怎么会将那个本子,翻看到快要烂了,还在看。倒背如流的时候依旧在看,她定是寂寞的吧!

“想必修儿对上面的内容都记住了。”欧阳寂宇肯定“看得出来,你已经把无心,心法融入了你自己所学的武艺当中。所以在没有看到心法的时候,我也只是觉得熟悉而不敢肯定。”

“是啊。”苏锦修说道“我也感觉到了,只是有时候很是奇怪,为什么我运功或者是出手的时候,脑子中第一个想到的是那个心法,而非师父和师哥叫教授的武艺。”

“无心。”欧阳寂宇若有所思。“已经深烙在你的心底。无心,本就是一个适合心平气和耐得住寂寞的人来修习的,若是那些存了功利心的人,即使得到着心法,对他们来说也是无用的。然而你却在没有剑法只有心法的情况下,将无心剑的心法运用自如,确实不易。”

“没有剑法,只有心法。”苏锦修仿佛是明白了什么“所以,师父和师哥没有发现修儿的变化,因为外在的形式没有改变。所以,在你我接触到的时候,你也不曾怀疑我的武艺,只是在后来的接触中,你慢慢察觉的?”

“是。”欧阳寂宇说着。拿在手中的心法,瞬间变成了碎沫,随风飘走,没了痕迹。“留着它,若是被传出去,你会很危险的,纵然修儿武艺傲人,也抵不过那些存心要夺走它的人,况且我相信想要得到它定然会很多。”

“恩。”苏锦修看都没有看一眼拿被毁的心法,她知道欧阳寂宇是为自己好“着剑法是必须要女子才可以学习的吗?”

“是。”

“那……”苏锦修现在想的好欧阳寂宇所担心的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你的师父很爱你师娘,只是最后还是没有留下她。”

他师父和师母,欧阳寂宇是看在眼中的。“师父太执着了。”

“是吗?”苏锦修说道:“难道在你看来,是不是你师父放你师娘离开就对了呢?”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

苏锦修也没有打算让他说什么,她继续说道:“在爱情面前从来都不存在对错,有得只是一厢情愿和两情相悦,你的师父只是想要留住自己心爱的女子。”

“其实。”欧阳寂宇说道:“在我看来,如果师父肯成全,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不一样的。”锦修说道“欧阳寂宇你问问你自己心,如果换做是你,纵然希望自己心爱的女子开心,可是你愿意放手吗?我们现在是以局外人看他们,想的自然是留有余地的。”

“其实在我看来,你的师母和那个男子,都在成全你的师父。”苏锦修说道:“所以,那个人离去后,你的师母会决绝离世。面对感情每个人都是自私的,谁不愿意和自己心爱的人相守,最终有些人会放手,那也是因为无可奈何,不得不放。”

“你呢?”欧阳寂宇问道。

“我?”苏锦修抬头看了看天“若爱了,定会用心去爱,若是走到那不得不放手的地步,亦会放手,纵然心中有万分不舍。可是……又有办法吗?”

欧阳寂宇看她“对你,我不会走到让你不得不放手的那一刻。”

苏锦修看着欧阳寂宇的而眼睛,此刻她却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她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心重要的是什么,此时纵然是爱了,但是她知道或许她要的欧阳寂宇给不起。

苏锦修想,此时把自己的心包裹好,当以后自己不得不放手的时候,应该不会让自己太难看。只是现在面对欧阳寂宇如此渴望的眼神,她始终是不忍心说别的“好。”

苏锦修的回答,让欧阳寂宇的心还是有一丝的安慰的,纵然他看的到苏锦修眼中的那意一丝的犹豫。

此时的沉默,他不想让她感觉到有丝毫不不是,于是他转变着话题“修儿仿佛对着明月剑很有兴趣的样子。”

说道这个苏锦修确实自然了很多。

而欧阳寂宇也感觉到了,仿佛只要不谈感情,苏锦修整个人都是自然的。

“是啊。”苏锦修拿起在旁放的明月剑,她的手抚摸着剑柄上的两个字,心中有些担心,不知道欧阳寂宇最后是如何的结局,那个墓很显然和平时的墓穴是不同的,不似通常见到的皇帝墓,也是似王爷墓。

心头的疑问让苏锦修有些走神。

“修儿想什么呢?”

“在想。”苏锦修放下了手中的剑“不知道修儿还有没有可以见到无心剑的缘分。”

“王爷。”左近的声音传了出来,在院子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太子府门前出事了。”

定是故意躲在外面,不敢进来,生怕又被撞见什么。

“说。”欧阳寂宇的面上,立刻变的平静,没有了任何表情。

让然看不出他到底是个如何的意思。

“一个女子在太子府前说话冲了太子。”左近说道“此时太子想要立刻处置了那个女子。所有弓箭手齐备,锦修小姐身边的卫长风也在,就是他在保护着那个闹事的女子。”

苏锦修诧异的看了一眼欧阳寂宇,她立刻走到院外左近的面前。“那个女子,就是我们在路上遇到的那个吗?”

“是。”左近肯定。

在左近答应后,苏锦修转身就走,她知道那个女子不能出事,虽然有长风在,但是她不能保证,在面对弓箭手的时候,他们是否依然安样。

就在苏锦修赶到太子府的时候,正好听到太子的一声令下“放箭。”

箭如雨下,瞬间朝着长风和那个女子而去。

只是那箭并没有如太子所期待的那个样子,直冲那两个人。

所有的箭在苏锦修出现的那一刻,已经全部折断落在了地上。

苏锦修直视太子。“太子,不知道我的人是怎么惹到您了,竟然让太子不惜毁了自己的名声也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射杀他们。”

太子被苏锦修赌的说不出话来。

他无奈的吸了一口气“修儿,本太就这么招你讨厌吗?你竟然如此问。”

“修儿,不会拐弯,直肠子。”苏锦修的姿态微微放低。“修儿一直这样,太子是知道的,希望太子不要则怪。修儿现在的所做所说,并没有想要对太子怎么样,只是想要保护我要保护的人。”

“你自己问他们。”太子厌恶的盯着那个女子。

苏锦修着才转身,她发现此时,太子府的门前设的粥已经发完,大部分的灾民也已经离开。

然而依然有一部分的人在此观看,看样子,更多的是灾民。

苏锦修的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掠过,她看着他们带着愤怒的目光在看着太子。

此时更让苏锦修意外的是,除了这些少数的几个灾民,还有几个朝廷中的人。

她的目光放在那几个人的身上,其中一个她几天前刚刚见过,就是刑司部的王哲,百里风雅的父亲百里川,还有两个人是苏锦修看着眼熟但是不能确定的,一个为应该是许氏的父亲许冒森,想必是得到了女儿去世的消息而赶来的把,很明显他的眼中有着悲伤的情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