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一十八章 我在意你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这顿早餐亦是,在欧阳寂宇的印象中,他几乎觉得还没有吃饭,就已经结束了。

苏锦修在欧阳寂宇陪同下,在宇王府的大门口,等着苏锦德和苏锦柔他们回来。

其实欧阳寂宇建议苏锦修在府上等,只是后来,他发现苏锦修在府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于是他就陪着她,就如现在,等在的宇王府的大门口。

宇王府虽然说在一个比较安静甚至冷清的位置上,但是,偶尔总是会有人从这里经过,虽然少之又少。

可是,从这里走过去的人,都会很诧异的,往宇王府的大门口看上一眼。

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宇王府,也不是没有见过宇王爷,只是像着样一幕他们却很少看到,几乎在整个帝都,都不是容易见到的。

一个堂堂大德宇王爷竟然在大门口,陪一个小丫头玩猜拳。

无聊又等的心慌的苏锦修,从来回的踱步,慢慢的她坐在了宇王府大门两个大狮子,其中一个的头上。“寂宇,我着可是第一次坐在石狮子的头上。”

“恩。”欧阳寂宇答应着“本王的府前也是第一次有人敢如此,不仅在府前喧哗,尽然还坐在镇宅狮的头上。”

苏锦修呵呵一笑“那我是不是应该更骄傲一些呢?”

苏锦修说道她一脸笑容的看着欧阳寂宇“要不你也坐上来把?”

欧阳寂宇有一种自己听错话的感觉“你说什么?”

“你坐在狮子的背上。”苏机修又重复了一变“你说好不好?”

“不好。”欧阳寂宇想都没想的说道。

“商量,商量。”苏锦修仿佛是在讨好。

欧阳寂宇的脸上有着故意装出来的严肃。“没得商量。”

“修儿今天心情不好。”苏锦修开始办可怜“寂宇就当是逗修儿开心好不好?”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但是依旧摇了摇头,那一脸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你想都别想。

然而苏锦修却有了一种,必需要征服你的念头。

心中心到,难道你说不就不吗?今天非得让你做在狮子背上,否则本姑娘就不姓苏。

“这样吧。”苏锦修还打算先以,讨好耍萌的政策为第一,若是不管用在以,无赖不说理的方法来对付,实在不行就是……哼,在我苏锦修的身上从来都没有实在不行。“我们来猜拳。谁赢了听谁的,怎么样?”

“下来划。”欧阳寂宇要求到。

苏锦修立刻学着欧阳寂宇的样子和语气“上来划。”

“亥!”欧阳寂宇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来是无奈还是宠溺。

结果令苏锦修一想不到是的事情发生了。

欧阳寂宇利索的站在了石狮子上,然后慢慢的坐在它的背上。

苏锦修不敢相信的看着“欧阳寂宇?我们还有必要猜拳吗?”

“我在这里陪你。”欧阳寂宇说道“你会不会很开心。”

苏锦修立刻答应到:“是的,是的。”

“那……”欧阳寂宇声音不大的说到。“我不会猜拳,修儿交我好不好?”

苏锦修诧异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人。

猛的她的心一疼。“你小时候没有玩儿过吗?”

“没有。”欧阳寂宇说道“从未见过。”

苏锦修略带不满的说道:“定是你的祖父对你的要求太过严厉了,回头我一定要找那个老头算账。”

“是。”欧阳寂宇说道,轻轻的捏了捏苏锦修的鼻尖。

苏锦修说道“好了,教你把。其实你是见过的,就是上次在丞相府,我整治周氏手下那几个人的时候。”

“是吗?”欧阳寂宇在回想。

苏锦修伸出自己的手“是的。你看啊,这是剪刀,这是布,这是拳头。三者是相符相克的,剪刀可以剪坏布,布可以包住拳头,拳头有可以砸烂剪刀。”

苏锦修把自己的另一只手伸出来,为欧阳寂宇演示到“就是这样,知道了吗?”

“恩。”欧阳寂宇说道:“也就如,五行的道理是一样的,金木水火土。这是现在修儿说的不是五行,只有三行。”

苏锦修半张着嘴,眨着眼睛看着欧阳寂宇。心中想到,到底是古人,这样有可以!“对,我家寂宇就是聪明。”

欧阳寂宇微微一笑,苏锦修口中那随意的一句,我家寂宇,对此事的欧阳寂宇和你是受用。

于是着两个人就成了宇王府,府前一道独特的风景。

“石头剪子布,石头剪子布。”苏机修说着,在看看欧阳寂宇“你好聪明的,为什么我一次都赢不了你呢?”

欧阳寂宇只是在笑,他没有怎么说话。

苏锦修看着自己次次输,不服气的说道“再来,我就不相信,一次都赢不了你。”

可是面的结果,她的确次次输。

欧阳寂宇看着苏锦修垂头丧气的样子。“想知道原因吗?”

“想。”

“每次在你出拳的时候。”欧阳寂宇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能清楚的知道,你下一步要做什么。”

苏锦修不当真的说道“你故意哄我把。”

“没有。”欧阳寂宇脸上没有丝毫说闹的样子。“平时我也能感觉到,虽然只是偶尔。就比如,你上次去找夜无忧的时候,那时候我的心是慌的,我能感觉到你的内心是痛的,是有渴望的。”

苏锦修很是认真的在听,因为她知道此时的欧阳寂宇,说的句句是实话,没有根据,也没有证明,她就是这样的相信,完全是凭感觉。

“那个时候我虽然不知道你就在哪里,但是我和你明显的感觉到,你那个时候一定是需要我的。”欧阳寂宇说道:“于是,我就在那附近,因为担心你,所以我就找到了你和夜无忧所在的院子,在确定你没事之后,就安心的等你出来。”

苏锦修诧异的看着欧阳寂宇。突然间感觉到,他对自己有着很多的迁就,她竟然从来都没有发觉过。

甚至是他的祖父,他都没有指责过自己。

苏锦婳,苏锦程的事情,他欧阳寂宇是知道的,苏锦修相信在他人的眼中,自己很可能就是没事找事,然而他欧阳寂宇却守着自己,仿佛只是自己开心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的。

又比如现在,自己知道自己的要求很无理,但是他却抛开了身份,在着来来回回的路人眼中,陪着自己坐在门口的狮子身上,一起玩儿着石头剪子布。

“修儿,在想什么呢?”欧阳寂宇问道。

苏锦修直接问道“为什么要如此宠着我?好像从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就我就很是迁就。后来接触中,无论修儿做什么你都是一幅我很对,我永远都不会错的样子。”

“我在意你。”欧阳寂宇说道“所以,我只要你开心,至于对错那么都不重要。”

苏锦修的心再一次被他俘获,她微笑的看和欧阳寂宇。“谢谢。”

只是在她的心底,她却无声的说道,不要对我这么好,修儿怕以后,你身边出现其他女子的时候,我会嫉妒的发狂,我会去伤害你在意的那个女子。

然而,本来就一脸微笑的欧阳寂宇,猛然间眼睛中出现了诧异。

他是真的可以感受到苏锦修的内心,此刻他一直都能清楚的感知到。

然而他什么都不想解释,因为他肯定,他的身边只会有修儿一个女子,他会害怕失去她。“修儿,你会一直陪我的对不对。”

“对。”苏锦修答应着。“但是,在你负我的时候,也就是失去我的时候。”

欧阳寂宇很是平和的说道“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苏锦修看和他那认真的表情,她伸手捏了捏欧阳寂宇脸“原来你脸上的肉比我脸上的肉都要软。”

她着一句没有头没有尾的话,成功的缓解了气氛。

欧阳寂宇同样捏了捏苏锦修的脸“还是修儿的手感比较好。”

两个人仿佛是忘记了什么,于是在苏锦修成功缓和的气氛中,他们彼此开心着。

直到有一个差异的声音出现在宇王府,府前。“这……这,这是做什么?”

差异的声音,才让欧阳寂宇和苏锦修停止了对彼此的嘻嘻。

在魏庆对上欧阳寂宇的眼睛时,他迅速的底下头“老臣见过宇王爷,见过锦修小姐。”

“不必多礼了。”欧阳寂宇从石狮子上面下来,然后他看向依然坐在石狮子上面的苏锦修“修儿是下来还是继续玩儿?”

“下来。”苏锦修说着打算自己下来。

只是欧阳寂宇却对苏锦修伸出了手。“来。”

苏锦修微微犹豫,看了一眼依然低着头的魏庆。

然后,她朝着欧阳寂宇的怀中扑去,被欧阳寂宇抱在怀里,然后安稳的放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的欧阳寂宇并不是心头没有忌讳,而是此时的他想要试探魏庆。

魏庆这个人,爱女是除了名的,帝都没有人不知道,魏染染在他的心中就是一个宝,含在口中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如果他能明确自己对修儿的态度,或许那个魏染染就不需要自己再多费心了。

“魏大人有事?”欧阳寂宇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