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二十二章 原以为你就是岑氏幕后的人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是。”夜无忧想都没有想的说道“那个人是,慕白的亲戚,昨天在街上遇到的。”

苏锦修抬眼深深的呼吸,她看着夜无忧,眼中依旧是微笑,只是笑的略带嘲讽,她再次把粥放在夜无忧的唇边,看着他那苍白的脸面以及他那么没有一丝血色的红唇“我认识她,这个人姓岑,在丞相府当差,并且是服侍在我母亲身边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前一段时间她就失踪了,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没有想到今天在师哥这里见到她,不过……”

“她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夜无忧说道“昨天慕白带她回来的时候,人是昏迷的。”

苏锦修的心中在听到着答案的时候,仿佛猛的轻松了很多。“真的是慕白的亲戚?”

“是啊。”夜无忧一脸的诧异“怎么,修儿会如此问?这个老妈子失去了记忆,但是慕白却记得,不会错的。”

“不是,我就是觉得很凑巧。”苏锦修笑着说道。“她只是慕白的亲戚很好,真的很好。”

说着说着,苏锦修的眼泪流了下来。此时苏锦修是愿意相信夜无忧的话的,她真的愿意这个人和夜无忧没有任何的关系,纵然在心底有一个不确定的声音,可是她不愿意去面对,甚至迫切的想要去逃避。

夜无忧的目光落在苏锦修的脸上,她的眼泪刺痛着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哭了。”

夜无忧想要伸手,却被苏锦修侧脸躲过。

“师哥。”苏锦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害怕你和岑氏有关系吗?我一直都在怀疑岑氏留在我母亲的身边是有目的的,而她的目的应该是和多年前岑将军府的灭门案有关,而岑将军府的灭门是和苏尤有关,甚至牵扯到我的母亲。所以我担心……”

苏锦修与夜无忧对视的着。“修儿记得,上次问过师哥。”

夜无忧没有说话,他心中诧异的苏锦修会和自己说这些,他确实记得,记得苏机修上次在这里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

所以,现在的夜无忧以病态掩饰着自己的情绪,他微闭着眼睛。

苏锦修继续说道“我怀疑你就是岑氏身后的人,你就是岑将军府幸存的人,如今既然岑氏,是慕白的亲戚,那修儿心头的担心就全部都放下了。”

“如果……”夜无忧睁开眼睛“如果,我就是岑氏身后的那个人呢?”

苏机修没有立刻说话,而是在心中问自己,苏锦修你今天过来到底是为什么?为了听谎话,还是还是期待他的真心相待?当然如果彼此可以打开心结是最好不过的。

但是,就在夜无忧开口说道岑氏是慕白的亲戚时,她就清楚是自己妄想了。

因为她清楚记得自己曾问岑氏,她和慕白是什么关系的时候,她只是很真正常的说道,自己不认识。而在问道她和夜无忧是什么关系时,她眼睛中的意外。

这样巨大的差别,让苏锦修还是坚持自己心中的那个答案,而非此时夜无忧的口中的答案。

此时苏锦修已经不在乎夜无忧说的是真是假了,如果真的是,这可是灭门的大仇,她没有资格去要求他放弃,只是希望夜无忧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对自己母亲有一丝的宽容之心。

只是在以后的日子中,当苏锦修发现,原来自己在夜无忧的心中只是个一个他复仇的工具时,她恨的想要亲手杀了他。

“师哥。”苏锦修苦笑道“这个问题我已经在心中问了自己无数遍,如果你就是岑家的人,你就是要为了岑家报仇,那么我们彼此又该如何相处,只是修儿自问千万遍,可也始终也找不到答案。”

夜无忧心中忍着难受“好了我们不要再说这些不肯能的事情,看看都把都修儿愁成什么样子了,看着让师哥心疼。”

“恩。”苏锦修点点头“是修儿犯傻了,今天修儿过来,竟然就是为了确定,这个岑氏在此出现后,师哥给修儿的解释,只是修儿万万没有想到,原来岑氏会是慕白的亲戚。”

夜无忧内心纠结着,他从来都不曾想到修儿说的如此不加掩饰。

这样的不掩饰,让他的心变的更加的内疚。

夜无忧掩饰着自己的情绪,他笑着说道“修儿,师哥的粥就要凉透了。”

苏锦修下意识的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碗。“哦,对不起师哥,只顾着说话,都要忘记了。”

“那,修儿继续喂师哥吧。”夜无忧面面带包容的看着苏锦修,只是在心中想到,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现在还是好的。

苏锦修不再多说话的,只是一心一意的喂夜无忧吃饭。

当苏锦修放下手中的东西她听到夜无忧那略带后悔的声音。

“修儿。”夜无忧看着苏锦修的后背“如果时间可以回到几个月前,师哥定不会让你离开宜山的。”

夜无忧的心思她知道,纵然以前不清楚但是重生后的苏锦修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尤其是在她确定,他有可能就是当年岑家的幸存人时,她就已经理解为什么在夜无忧看自己的时候总是用那么复杂的眼神看自己。

因为有爱亦有恨,她不知道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自己的,但是她知道这样的爱让夜无忧很是痛苦,明明不想爱,明明不能爱。

“师哥。”苏锦修很是清楚。“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几个月前就算是你告诉修儿别走,修儿也是不会答应的。”

“师哥知道。”夜无忧的的脸上有自我的嘲讽“那时候无论师哥说什么估计都留不住修儿。”

“是。”苏锦修肯定到:“当时就算师哥许修儿一生一世的誓言,修儿也不会留下的。”

“修儿就如此肯定。”夜无忧很是心痛的问道“原来师哥在修儿的心中亦不过如此。”

苏锦修不愿意有太多的解释,尤其是在对夜无忧的身份有所怀疑后,这些谈论就显得无比的虚伪和没有必要。

“师哥想多了,修儿在师哥的心中有多么的重要,那么师哥在修儿的心中就有多重要。”苏锦修走到夜无忧的身边,她扶着夜无忧躺下。“师哥的心思修儿明白,只是我们自己错过了,也注定我们就是要错过的。就比如,黄昏和黎明注定了会是永远要错过的。”

“黄昏和黎明?”夜无忧看闭上了眼睛,他小声说着,仿佛是说给苏锦修的,事实上,他是说给自己的。“是啊,错的无法挽回。”

“你只是修儿的师哥,修儿也只是夜无忧的师妹,好不好?”苏锦修说到“放过你自也放过我。”

“是不是这样修儿就会开心?”夜无忧问道“是不是这样,你就会永远都是师哥的师妹?”

苏锦修肯定到。“是,永远都是。”

夜无忧不再说话的点点头。

只是此刻却有一件让苏锦修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今生的自己是因为复仇所以无论当时夜无忧说什么他她都不会留下的。但是,前世的苏锦修,她离开应该是因为家人把,只是一直让自己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在自己穿越过来后,却没有关于夜无忧以及梅花山庄的任何记忆。

没有欧阳寂宇的记忆她到是可以理解,或许前世的苏锦修根本就不认识欧阳寂宇,可是夜无忧和梅山庄?明明是前世苏锦修经历过的,否则,自己在后死又怎么可能重生再她回到苏府前的宜山,可是她的记忆中没有。

“修儿,又在想什么?”夜无忧看着苏锦修对着自己发呆“师哥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修儿了。”

苏锦修看着夜无忧“师哥以前能看得懂修儿吗?”

“能。”夜无忧说道“以前的修儿开心与不开心都放在脸上,只是在修儿离开宜山后,再见时,师哥就觉得修儿变了。”

“女儿家的心思善变啊。”苏锦机修到“总是多少要变的。”

夜无忧微笑,想要再说什么,就咳咳咳的很难再说出话来。

“师哥。”苏锦修扶着夜无忧“别在说话了,我给你倒水。”

咳嗽的声音剧烈的加重,竟然一口血知己吐在了苏锦修的身上。

诧异中带着不敢相信“怎么会样重?”

苏锦修扶着夜无忧,她的面上带着慌乱。“慕白!慕白!怎么还不回来,到哪里去请大夫了?。”

“别……别急。”夜无忧强忍着难受,他挤出一丝的笑容“修儿,师哥没事,别着急。”

苏锦修为夜无忧打理着,当夜无忧有所缓和的时候,她的手搭上了夜无忧的手腕,她试着他的脉“为什么会伤的这么重?”

她不明白,师哥到底是如何受伤的。

夜苏尤不想然她担心。“其实不严重,只是师哥没有听话按时吃药。”

“没有吃药?”苏锦修心头的火仿佛立刻起来了。“夜无忧,你好本事,自己的伤自己不知道吗?你不是孩子又不是老人,干什么?不吃药,这么重的伤难道你要找死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