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二十八章 想要和修儿说说话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欧阳寂宇看着苏机修一脸的为难“修儿是不是忘了,树屋可是有一半是我的,咱们可是签了契约的。”

苏锦修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点着头“恩,是有怎么一回事儿。”

“只是有这么一会事儿吗?”欧阳寂宇挑眉问道。

“是啊。”苏锦修说“咱么两是一人一半,但是也没有必要扯得到我回丞相府。”

欧阳寂宇这次不再迁就苏锦修“既然你知道自己的本王的宇王妃,那么无论是你在哪里,我手下的人都是都是有理由跟着并保护的你的,当然如果长风跟着你回到丞相府,那么树屋我自然会让人照顾。”

欧阳寂宇虽然很清楚长天那个孩子就在苏锦修的身边,但是那个孩子只是一个功夫没有到家的暗卫,现在那个孩子只适合勘察消息,并没有能力去保护主子。

虽然此时长天那个孩子就在他们的周围。

苏锦修不提长天那个孩子,自己也不提,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好把。”苏锦修答应到“但是,现在估计长风应该守在那个女子的身边,若是让他让过来,虽然他不会说不,但是他心头一定会挂念那个女子,反而两头都照顾不好,不如等那个女子的事情安排妥当,再当让他回到来。”

欧阳寂宇不说话,仿佛是在考虑着什么。

“听我的。”苏锦修立刻说道。

“好。”欧阳寂宇答应“就等他办完事情。”

这件事情总算是达成共识。

此时的船已经到了达宇王府最近的位置。“修儿,想去哪里?”

苏锦修抬眼看了看四周,她没有回答欧阳寂宇这个问题,而是直接说道“我想喝清冽。”

欧阳寂宇“那我们就到陌上人家去?”

“不。”苏锦修拒绝“那里的灾民太多,看到后,让人心中不舒服,不去。”

欧阳寂宇看了一眼左近。

只见左近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船。

“那咱们就在这里。”欧阳寂宇提到“修儿还想要什么。”

“没有了。”苏锦修说道“今天我看到闵商了。”

欧阳寂宇眉头一皱,他没有说话,但是在继续听苏锦修往下说。

“在我去给师哥抓药的时候。”苏锦修把当时的情况过给了欧阳寂宇“你说,老头子怎么那么爱热闹,一个爱人闹的人又为什么要退位。”

“祖父是心寂寞。”欧阳寂宇说道“他对我说过,想让我带你到他那里去。我拒绝了。”

“为什么?”苏锦修说道“我看他也就是一个老顽童的脾气。虽然皇上的架子摆的是足足的。”

欧阳寂宇说道“皇上的架子,那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那个位子给了他荣耀。即使已经在世人眼中已经退位,但是在私下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的人,敬重他。”

“恩,这一点倒是可以理解。”苏锦修看着欧阳寂宇“你说,你以后……如果真的是你坐在那个位置上后,会不会随着时间也会有所变化。”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她。

然而苏锦修也没有非要一个答案,她只是好奇。“你知道吗?我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你什么都知道的感觉,纵然明知道你是一个王爷,还是一个闲散的王爷,但是你的气质中有就这一种让人不得不敬重的敢觉。”

“是吗?”欧阳寂宇突然变的很有兴趣“那?我怎么记得你好像一点都不敬畏,当时还对我说,你感兴趣的人是幽琼,要知道在着大德没有人不知道幽琼可是本王的人。”

“我?”锦修笑呵呵的说道“谁知道呢?我可是刚回到帝都,那幽琼是不是你的人我哪里知道,再说,你是答应了的。”

说道这里,苏锦修的眼神一亮“我现在都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是女儿身的?”

欧阳寂宇一笑“秘密。”

苏锦修撇撇嘴。“不说就不说。若说起来,第一次见你,你还是和那周则瀚一起时。”

欧阳寂宇被苏锦修的话,带到那个时候。

确实,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苏锦修只是,怎么回想也想不到那个时候修儿的模样,只是清楚的记得,她从树上下来,然后说自己和周则瀚两个大男人很鸡婆的在说着别人的闲话。“很是可惜,现在我竟然记不得,修儿当时的模样。”

“当然了。”苏锦修说道“大晚上的,当时我也没有注意的你模样,只是很清楚的记得你一身的月白色长袍。说来也是,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穿别的颜色的衣服,就如师哥从小到大他只穿紫色的长袍。”

欧阳寂宇解释道:“没有什么理由,只是觉得白色很好。”

其实,关于苏锦修问道这问题的时候,一旁的左远紧张的看了一眼自家的主子。

这件事情是左近和左远是明白的,自己主子以前不是不只穿银白色的,也是后来的时候,欧阳寂宇在得知自己母妃,岑妃娘娘真正的死因后,他才开始只穿银白色的衣服,皇家忌讳白色,自家的主子也就用银白色或者月白色来代替纯白色。

他们知道,欧阳寂宇是在为她的母亲而穿。

左远清楚的记得,欧阳寂宇曾经在母妃娘娘的目前说的话,他这是在为母亲守孝亦是在为欧阳家赎罪。

此时的左远清楚的看到欧阳寂宇眼睛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的痛。

苏锦修也看到了,但是她怀疑自己看到的。

“王爷,锦修小姐。”左近回来了“清冽酒。”

苏锦修看着左近一手个酒袋子“这这么多?”

“是。”左近说道“如玉姑娘说,这两袋子的酒今天就当是请锦修小姐和王爷的,她说难得锦修小姐今天有兴趣喝酒,就多拿上一袋让小姐喝个高兴。”

“如玉姑娘好大方。”苏锦修接住左近手中的酒“这种酒恐怕在大德找不到第二家吧。”

苏锦修说着,直接递给了欧阳寂宇一袋。

欧阳寂宇接过酒,喝了一口。“修儿陪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好。”苏锦修答应却没有没有问是什么地方。

“到青湖去。”欧阳寂宇直接吩咐到。

只是左远和左近在听的时候时候,彼此看了一眼随即回答到“是。”

左近调转船头,直接照着青湖的方向划去。

也就是说走水路就可以直接到达。

一路上欧阳寂宇不再说话,苏锦修仿佛也感觉到了欧阳寂宇情绪的变化,于是她不也说话只是安静的陪着他喝酒,看着从身边过去的景色。

到了一定的位置,水路渐渐宽,这个方向是和帝都城门正相反的方向。

距离不近,有一种要出了帝都成的感觉,但是确实还在帝都内。

水岸的两侧少人家住房,多了一些山峦,很奇怪苏锦修在城内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个方向有山。

“很好奇。”欧阳寂宇看着苏锦修的注意里都在周围的一些山上。

苏锦修略带疑惑的问道“寂宇,这还是在帝都成吗?”

“是。”欧阳寂宇说道“只不过在帝都城内是看不到这个位置的,反而在这个位置是可以看到整个帝都成的。”

“这个位置?”苏锦修说着便朝着帝都城内望去“有吗?”

“呵呵。”欧阳寂宇调侃道“修儿,是不是我说什么你会如现在一般的去相信?”

苏锦修微微一愣,她看着欧阳寂宇的眼睛,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信以为真又或者当做玩笑。“我……”

“不需要多说。”欧阳寂宇立刻打断了苏锦修想说的话。“不需要多想,更不需要怀疑,我只是玩笑,没有想到修儿会如此的敏感。”

苏锦修本是在看着他的眼睛,但是,在她听到他的的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微微有些不自在的底下了头,至于敏感,只有自己知道为什么,那是因为前世毫无保留的相信,又被毫无保留的伤害着。

纵然如今的灵魂已经不再是那个被伤害的灵魂,但是依旧摆脱不掉这个身体主人的害怕,那真是的一种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对不起。”苏锦修说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有骗你。”欧阳寂宇说道“这里真的可以看到整个帝都的风貌。但是不是在水路上,而是我现在就要去的地方,那是一片世外桃源。”

锦锦修没有说话,只是很认真的在看着欧阳寂宇,可是在她的心中依然相信欧阳寂宇现在所说的每一句事情。

船已经靠岸,欧阳寂宇带着苏锦修登上岸,一眼望去一片翠绿景象吸引着苏锦修。

苏锦修意外的看着身边的欧阳寂宇“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我竟从来都不知道在帝都城内会有这么一个好地方。”

“修儿很喜欢这里?”欧阳寂宇说到“有时候我心烦的时候也会来,但是……都是仅有的次数。”

“心烦的时候?”苏锦修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那你现在带修儿过来,是不是也因为的心烦。”

欧阳寂宇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他们所在位置前方一处。“不是心烦,只是……只是,想和修儿说说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