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五十八章苏锦修,苏锦德你选一个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把冯妈妈扶起来。”夜无忧慢慢的说道:“然后你就可以离开了,记得好好照顾你家主子。”

“是。”秋纹答应着。

其实到现在她都没有想明白,少主为什么要在茹氏面前暴露自己,并且也要让自己露面。

“秋纹是我的人。”夜无忧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看着茹氏说道:“你不打算和我好好的谈谈吗?”

茹氏看着秋纹把冯妈妈扶到了房间,她才慢慢走到了夜无忧的对面,坐下。“你是岑家的人?”

“哦?”夜无忧一声冷笑,眼睛中有着浓浓的恨“没有想到,你还认得我?真难得,我还以为你只记得你自己呢,毕竟你自私的活了这么多年,对女儿一人在宜山上不理不睬亦不问,眼睁睁的看着儿子一天天的消沉虚弱下去,却无动于衷。

还有,在你害了那么多条性命后,仍就安心的活着的你,让我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个无心的人,又或者你的心本就是石头做的。”

提的苏锦修和苏锦德,这是茹氏心中的痛,她知道两个孩子都是因为自己曾经的懦弱而受了很多的苦,然这样的想法却让她忘记了眼前的人又是如何知道的。

但是此时的夜无忧仿佛没有打算要瞒着茹氏,他就是想要让茹氏担心,要让她天天活在不安中。“你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吗?”

茹氏抬眼,她心中猜测却不敢相信。

“对,就是你想的。”夜无忧说道“你儿子中毒,这么几年不能痊愈,都是我做的,是我通过周氏做的。”

“不。”茹氏否定到“不,我不相信。”

“对了。”夜无忧仿佛是刚刚才想起来的事情。“忘了告诉你,我是苏锦婳的师父,是巫溪国周王府的人,无论是出于私仇还是公事,我都有资格做这件事情。”

其实这时候的茹氏纵然口中说着不相信,她心中已经深信无比。“你是为了报仇?”

“不然你以为呢?”夜无忧反问道。

“对不起。”茹氏心头悔恨。“当年……”

“只有三个字?”夜无忧愤怒的说道:“三个字就可以就抹掉你曾经做的吗,那是多少条人命啊,你晚上睡的着吗?”

“你想要我怎么做。”茹氏问道“你只要你不伤害修儿。”

夜无忧冷笑到:“不伤害修儿?你做梦呢?在你和苏尤做这件事情的事情时候,你们有想过不伤害将军府上的任何一个人吗?”

“你要做什么?”茹氏心头一惊。

“你们当初对丞相府做了什么,我就会对你们做什么。”夜无忧毫不客气的说道:“不过,你们丞相府的人加起来也没有没有我们将军府的一半人多,有点不划算。”

茹氏问道:“你对修儿难道就一丝的怜惜之意也没有吗?”

“怜惜?”夜无忧嘲讽的说道:“茹姨娘是在说笑吧,我怎么会对自己仇人的女儿有怜惜之意呢?这么多年我把苏锦修留在身边,就是为了报仇,为了让你痛苦。在我面对她的时候,没有一刻是不想立刻结果她的。只是像她这么好的棋子,我还没有用就直接灭掉,有点不舍得。”

茹氏慢慢的冷静了来,夜无忧说的不错,这灭门的仇当然要报,尤其是当年自己出现在了她的父母面前。

所以她也不指望什么“修儿现在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把?如今既然我什么都知道了,定不会让计策成功,修儿也一定会知道你的阴谋。”

“无所谓。”此刻的夜无忧在说着违心的话,他是真的担心苏锦修会恨她,所以他宁愿她忘记,也不要她恨自己。“苏锦修迟早会知道的,只不过,她早一天知道就早一天痛苦。”

夜无忧的面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告诉你,苏锦修待我,胜过这个府上的任何一个人。我现在倒是有些期待,当修儿知道所有真想的时候,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又是怎么样的为难和痛苦。”

夜无忧的话成功让茹氏打消了要把一切告诉苏锦修的打算。“既然你来到这里,就是要打算托盘而出。岑佑霖?”

“沐兰儿就是聪明。”夜无忧说道:“那天在将军府门外遇到你,我就已经查了,原来丞相府的茹姨娘,就是沐府的二小姐,真是天意弄人,沐家的大小姐如今是最尊贵的女子,而你却出身于青楼。”

“没想到,你竟然查的如此清楚。”茹氏此时并不愿意谈论自己的姐姐。

她把话题控制在丞相府。“你是打算让整个丞相府,为你们将军府陪葬吗?”

“不。”夜无忧说道:“那多么没意思,死还不容易吗?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死的,那样最无趣了。”

“我会让你,让苏尤,看着丞相府败落,看着苏锦修无边无尽的痛苦中度过。”夜无忧说道“我要苏尤看着,他的家人勾心斗角互相伤害。”

茹氏深深的呼吸着,她不敢想象,夜无忧要如何对待修儿。

夜无忧看着茹氏沉默了。“怎么不让我饶了苏锦修?”

“你不会的。”茹氏肯定的说道。

“给你一个选择。”夜无忧说到:“苏锦修和苏锦德,你选一个,告诉我,你想让哪一个活的更好?”

茹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的心痛的如刀绞。

“我给你时间。”夜无忧说道:“不着急,慢慢想,想好后,告诉秋纹,苏锦婳身边的丫头。”

说着夜无忧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茹氏立刻说道:“你的报复中,包括周氏和她的一双儿女吗?”

夜无忧冷笑道。“你猜?”

然后头也不会的离开了雪园。

茹氏看着夜无忧离开,她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她喃喃自语。“不,我不会让你伤害他们,一个都不允许,修儿要平安,锦德亦要安然。夜无忧,当初的错已经再也无法挽回,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用尽全力去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而你……你再死一次也不是不可能的。”

茹氏在肯定自己要做什么的时候,她直接离开雪园,朝着苏锦婳的房间走去。

只是在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秋纹却拦住了茹氏的脚步。“茹姨娘,锦修小姐已经睡下了,您还是等她醒了再过来吧。”

“让开。”茹氏的脸上带着厌恶。

“茹姨娘。”秋纹直接挡在了房间的门口,她一脸无惧的看着茹氏。“您若是硬闯,锦修小姐若是出现什么意外,您定担当不起来。”

“秋纹。”茹氏看着她,很是耐心的说道:“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是最惨的吗?告诉你,最惨的人就是你这样的,我记得你是本是跟在修儿身边的人,对不对?”

秋纹心中诧异,她一直认为关于自己的身份,苏锦修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当然,冯妈妈和紫鸢也是知道,本来自己了解的紫鸢和冯妈妈并不是多事的人,再加上苏锦修的命令,想必她们定是不会多嘴的。

只是没有像到,茹氏竟然知道。“茹姨娘笑话了,不知道是谁说的。”

“无论是谁说的。”茹氏笑着说道“在我看来都是很正常的,只是……恐怕苏锦婳应该是并不知道的。”

秋纹的眼中立刻删过一丝的惊慌。

她面上的表情完完全全落在了茹氏的眼睛中。

茹氏一脸嘲讽的说道“你只是一个听命行事的丫头,做好主子吩咐的事情就好,其他的最好不要擅自做主,否则出了什么差池,估计赔上你的性命都能解了你主子的心头只恨。”

秋纹不说话,但是她的心中是有考虑的。

茹氏在轻笑,在秋纹的耳边小声的说到“尤其是苏锦婳,她恐怕不知道你曾在修儿身边待过吧?不知道在她知道后会如何待你。”

秋纹的心扑通扑通的。

“好了。”茹氏说到“看在你曾守着修儿多年的份儿上,去把,禀报你家小姐,就说我茹氏来了,要见她。”

秋纹抬眼看了茹氏一眼,没有说话的,转身走进苏锦婳的房间内。

不多一会儿。

房间中传出了苏锦婳,虚弱的声音,外面的茹氏只能听到她在说话,听不清楚苏锦婳的说的什么,但是她此时肯定,茹锦婳是一定会见自己的。

不说别的,她身边的那个丫头也是一定会劝说,她见自己的。

果然,没有多久,秋纹走了出来,她打开门“茹姨娘,锦婳小姐请您进去。”

“好。”茹氏答应着走进了房间。

此时的苏锦婳看上去,仿佛就是久病不愈的人,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精致,只是看在眼睛中,她此时的模样让人分外心疼。“明明是刚觉得不舒服,怎么看上去就病成了如此模样。”

“有劳如姨娘挂心了。”苏锦婳,不是很愿意说话的,开口。“不知道茹姨娘此时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还真的是有事情。”茹氏也不想绕弯子,此时她的心中并没有多少的耐心。“是关于你师父的是事情。”

“我师父?”苏锦婳面带疑惑。“他怎么了。”

茹氏说着,她的目光从站在一秋纹的脸上掠过。

“秋纹,你下去把。”苏锦婳直接吩咐到。“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秋纹说着,然后一脸担心的看着茹氏,此时她的心底是担心的是害怕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