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六十四章倘若痛苦,我我陪你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欧阳寂宇接过药,从中取出一粒。

他面带凝重的看着手中的药,就在他要放入苏锦修口中的时候,突然收了回来,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欧阳寂宇的举动,让所有的人诧异,此时的他不敢不防。

他把口中的药一分为二,自己咽了一半,另一半含在自己口中。

他不理会众人的诧异,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苏锦修,突然他低头,把唇附在苏锦修的唇上,并把自己口中没有咽下去的药过度了到苏锦修的口中。

太上皇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欧阳寂宇。

他咬着牙,狠狠的说到。“你竟然为了这个丫头以身试药?你不信朕。”

在欧阳寂宇的唇离开苏锦修后,他才冷言开口“不信。”

然而,他头也不回的,只是看着自己怀里的人,一脸的心疼,他仔细的观察着她的变化。极其温柔的问道。“有没有觉得好一些。”

这句话和方才说给太上皇的语气,有着明显的差别。

“好多了。”苏锦修的声音很小。“你……怎么可以。”

欧阳寂宇一脸微笑的看着苏锦修,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发黑如墨,顺滑如丝,此刻这一头的青丝亦是让他有一种爱到无法释手的感觉,更何况怀中的人。“为了你,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说着欧阳寂宇就抱起苏锦修,离开这大牢。

“你不能带她走。”太上皇立刻说道“若走,你只能眼整整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受尽百般的折磨而不得好。”

欧阳寂宇不说话,他笔挺的背,此刻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人,满眼的痛苦和无奈。

“这些药就是刚才你吃下的药。”太上皇说着,把一瓶药放在了大牢的桌案上。“把她留在这里,朕保证她不会有任何危险,你要知道,你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朕不希望,这个丫头成为你父皇对付你的棋子。”

“哈哈……”欧阳寂宇回头,他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的祖父。“然而,修儿却成为了你牵制孙子的棋子。”

太上皇不再说话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离开了牢房。

在他经过欧阳寂宇的身边时,他瞥眼看了一眼被欧阳寂宇抱在怀里的苏锦修。“丫头,老头子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朕很开心的你出现,亦很心疼你的存在。”

苏锦修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把自己的头靠在了欧阳寂宇的胸前。

现在的她很讨厌自己的现在的状况,犹如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的感觉。

欧阳寂宇抱着苏锦修,他的臂弯紧了紧,垂眼看着怀中的人。“修儿……你,你暂时留在这里吧。”

苏锦修依旧不说话。

欧阳寂宇转身,抱着苏锦修走到了床边,把苏锦修放下。“好好休息,如果有什么需要,让这里的历姑姑传话给我。”

“你要去谋那个位子?”苏锦修不是很肯定的问到。

“是。”欧阳寂宇的脸上划过一丝苦涩。“在世人面前或许我是最幸运的,但是只有自己知道,我的心到底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苏锦修问道,此刻苏锦修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痛苦,反而所有的担心都在欧阳寂宇的身上。

毕竟前世的欧阳寂宇并不在皇帝位上,而且在苏锦修的心中有还着欧阳寂宇到底是如何死的疑问,因为她肯定在21世纪发现的墓,确实不是皇帝墓,然而那个墓有着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那就是他的墓穴。

“修儿在担心我。”欧阳寂宇肯定的说道“放心,我不会有事,为了你我也会安然无恙。祖父说的不错,与其让你出去面对不知道的危险,还不如让你在这里,反正祖父留下你只是为了牵制我,只要我乖乖听话,你就不会有任何的不脱。长天那个孩子就在你的身边,今天你被关到这里,还是他到宇王府告诉我的。”

“修儿知道他在。”苏锦修说道“让他离开,到我母亲身边去。我担心她。就如你所说,你的祖父只是想用我来牵制你,她是不会伤害我的性命的。”

欧阳寂宇没有说话,他始终不放心苏锦修一个人在此。

“好不好。”苏锦问道“要不,你就带我离开,我要到我娘身边去。”

欧阳寂宇一口回绝“你现在的情况,就算是出去,我也只能把你放在宇王府,丞相府不适合你。”

“王爷。”这时候左近突然说话。“左远说,雅蓉公主去见过了苏锦婳,根据锦修小姐现在的状况恐怕,不是雅蓉公主的对手,属下担心,若是遇到雅蓉公主……”

苏锦修问道。“雅蓉住在宇王府?”

此刻随然问的平淡,可是她的内心还是微微不舒服的。

“她住在别苑。”欧阳寂宇解释道:“本王知道,她确实爱慕本王,但是我的心中只有修儿一人,修儿不必担心,留下雅蓉是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她,修儿不要多想。”

“没有。”苏锦修看似无所谓的说道。“那是你的事情。”

然而她的心中却因为欧阳寂宇的解释,而有着丝丝的开心。

“暂时带在这里。”欧阳寂宇说都:“我会很快来接你的。”

“好。”苏锦修答应着。

她看着欧阳寂宇,突然间她发现,面前的欧阳寂宇,眼神中有一种沧桑。

苏锦修说道“寂宇,很少人像你这样,不要江山的。你想要的是自由,只是,你的祖父非得把你捆在皇帝位上。”

欧阳寂宇一丝苦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现在那个位子一定会是我的。”

苏锦修肯定的问道:“你是为了修儿?对不对。”

“或许是。”欧阳寂宇说道。“或许不是,毕竟祖父他老人家一直希望由我接手大德,况且现在的大德本来就是在我的手中,只不过我在暗,父皇在明。如今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所有人知道,大德的掌舵人是我,我只不过是把自己放在了面上而已。

你不需要自责,亦不需要有负担,就算没有你,我想也我也逃不开那个位子。只不过是计划提前了而已。”

苏锦修不再说话,她知道欧阳寂宇说的是事实,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不是就算欧阳寂宇在此次争夺中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就不需要自责和内疚呢。“我只要你平安。”

她心中想着,自己终究是不能把这件事情撇的干干净净。

她是在乎他的。

欧阳寂宇站起来走到桌前,拿起了太上皇走时,放在卓子上的药,毫不犹豫的从中取出一粒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不要……”苏锦修喊到。“寂宇。”

欧阳寂宇再走到苏锦修的身边。“我不希望,我的修儿有任何的不妥,倘若真的痛苦,我陪你。”

苏锦修张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牢房外,欧阳寂宇给刚走出皇家大牢。“立刻到皇宫,把楚子皱给本王带到府上。”

“是。”左近立刻答应到。

本来救楚子皱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处决楚子皱的当天,他们已已经安排了一个死囚去代替楚子皱,但是突然提前,左近想到应该是为了锦修小姐中毒的事情。

左近趁着夜色进了皇宫,在他的肩上还扛着一个大袋子。

很快他就来到了关着楚子邹的地方。

被关押的人,看到了来,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朝着四处看了一看。“你怎么来了。”

左近二话不说只见他从腰间拿出一把要钥匙,直接打开了门。

他把抗在肩上的那个麻袋直接扔到了地上。

然后又给了楚子皱一身衣服“换上。快。”

楚子皱利索的换着衣服,在换好后,他发现地上的麻袋已经被解开,并且里面的是一人,而左近正在把自己换下来的衣服直接给那个人换上。“他已经死了?”

楚子皱走进仔细的观察着,他这一看,吓得自己连连后退几步,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怎……怎,怎么张的这样像。”

左近看着他,很意外他会被自己的样子吓到“既然要代替你,自然是要找和你最像的,只不过他的面容稍微做了一下整治。”

楚子皱看着躺在地上一点生气都没有的人“不知道他的家人要怎么办。”

左近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楚大夫,现在不是你怜悯众生的时候。希望楚大夫一会儿,不会让见到你的人失望才好。”

“是。”楚子皱知道左近的主子就是宇王爷。并在心中猜测着,之前说好的计划,现在提前了,定是宇王爷有用到自己的地方了。

左近带出楚子皱走的并是皇宫的大门,而是走的水路,皇宫内有一个人工湖,那个湖直接通往皇宫外的护城河。

他们潜到的水的最底下,从皇宫游了出去。

外面有个小船在等着他们,就在左近和楚子皱上了船以后。左远无意间朝着官道撇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引起了他的注意。“你们等我。”

说着他施展轻功离开了小船,然而这条官道,唯一通向的就是皇宫。

夜色下视线不是太好,但是左近仍然看到那个马车仿佛是苏府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