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九十八章 相见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于是从那天起,巫溪**营中的人陆续开始变少。

战事持续的时间不长。

大德士兵完胜而归。

秦将军在往回走的时候,仿佛是顺手拽起地上的一个人“告诉你们的主将,若是想要命就乖乖滚回你们的巫溪小国。”

然而在说完后,他却用只有一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只要雪崩欧阳寂宇必死。

在所有士兵的眼中他们只看到了自己方的秦将军像抓小鸡一样,抓起地上一个半死的人,让去传话。

此时的苏锦修已经来到了雪山脚下。

这么大的一座雪山她不知道要到那里去找欧阳寂宇,然而雪山的后面还是雪山。

苏锦修一直徘徊在雪山脚下。

冰冷的气温下,使得她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在她的面前有一个上山的路,并且路还有着刚被风雪淹没的马蹄印,隐隐约约还是可是看到一些的。

她寻着这些马蹄印一路向上。

“欧阳寂宇——欧阳寂宇——”苏锦修大声的喊着。

然而在面对如此大风的情况下,她的声音显得无比渺小。

随着马蹄印,苏锦修一路一直都到了一个山洞。到了这里马蹄印消失,风雪也更加的猛烈。

此时的天气根本就无法在外行走,若是在遇上什么意外那是真的就不要再活了。

苏锦修走到山洞。

虽然整座山都是雪,可是这个山洞中还是要暖和很多的。

她看着地上有些绿草,并且地上的石块很干净的应该,应该是有人在这里闭过风雪的,并且时间也不会太长。

这里确实有人来过,但并不是欧阳寂宇,而是巫溪国的人。

他们在这里勘察雪山的地势,想要把这个大雪山炸蹦,只是这想法却被突然来到这里的周则瀚给制止了。

要不让此时这座山已经不存在了。

欧阳寂宇速度很快,几乎是和苏锦修一前一后到达的。

一路上他同样是看到了那隐隐约约的马蹄印。

当他站在洞口的时候,整颗心都定了下来。

苏锦修同样看着站在洞口满身是雪的欧阳寂宇,她开心的朝着欧阳寂宇跑来。“你真的在这里?”

“慢点。”欧阳寂宇说着就朝着苏锦修走来。

果然……

苏锦修因为跑的太快,脚下一滑。

整个身体向前扑去。

苏进修心下一慌,完了,脸要贴地上了。

然而,很意外的,她扑进了欧阳寂宇的怀里。

“有没有摔到。”欧阳寂宇立刻蹲下身子,就要去检查苏锦修的脚和腿。

“没有。”苏锦修说到“哪里都没事,放心。”

欧阳寂宇这才抬眼看着苏锦修的脸。

这时候他发现,冻得苏锦修鼻尖都是红的。“很冷。快披上。”

苏锦修在看着欧阳寂宇的脸上头上,都是雪。

她看这他,很是认真的把他头上的雪花用手一点点的扫下来。

欧阳寂宇直接攥住苏锦修的手,放在自己的脸旁。说不上是在心疼还是在责怪。“这里天寒地冻的,怎么会过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不可以的吗?”

苏锦修调皮一笑,她的手捏了捏欧阳寂宇的脸。“你既然不能回去,为什么我就不能来。难道你不想——我?”

苏锦修说着,满眼期待的看着欧阳寂宇。“修儿,想你了。”

“想。”欧阳寂宇把苏锦修拥入怀中。“只是……你的身体。”

“没事的。”苏锦修立刻说道“虽然不能立刻解毒,但是可以缓解不适的药一直在我的身上。”

欧阳寂宇满眼的心疼。他不再说话的,下巴抵在她的额头。

苏锦修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是安静的,她突然贪恋这样的感觉。“永远如此安静没有人打扰多好,就让我这么靠在你怀里,就一会儿,虽然外面的战事紧急,就让我自私一会儿。”

欧阳寂宇一直没有说话,他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他的手臂一点点在在收紧,仿佛是要把怀里的人融入自己的骨血一般。“修儿会一直都在我的身边的,即使你要走,我也不会放手。”

“说话算数。”苏锦修闷闷的声音“不许放手。”

她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腰,踮起脚尖,脸颊上有着弱隐若显的红晕,微微扬起的头,朱唇轻起直接覆上了欧欧阳寂宇紧闭的薄唇上。

蜻蜓点水般的碰触,苏锦修的心已经如小鼓一般,小心翼翼的砰砰砰着。

双眼紧闭的她,睫毛还在忽闪忽闪。

欧阳寂宇意外的看着苏锦修那一脸的慌张。

不由自主的唇微微一扯,在发现苏锦修,想要离开的时候。

他已经不允许她再离开。

欧阳寂宇从腰间挪出一只手直接扣在苏锦修的后脑,他低头,已经把她那惹火的朱唇霸占。

“……”轻微的喘息刺激着两个人的神经。

过了很就,欧阳寂宇才意犹未尽的放开,看着她大口的呼吸。

欧阳寂宇轻笑。“修儿的脸此时是白里透红,好看极了。”

他说着,目光正好看到了苏锦修的唇上,她的唇上已经微微有些肿,红的娇艳欲滴。

突然间欧阳寂宇有一种还想继续的感觉。

苏锦修的眼睛不敢直视欧阳寂宇,她微垂着眼,朱唇微张还在深深的呼吸着。

“修儿。”欧阳寂宇慢慢开口。“看来经常做才好,若不然气都不会换,是要被憋坏的。”

苏锦修猛然太头,有些诧异的看着欧阳寂宇,只是想说出口的话,还没有说,就再被欧阳寂宇堵住了红唇。

“我会对你上瘾的。”欧阳寂宇堵着的她,话语中有些口齿不清,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现在要表的意思。

这次的欧阳寂宇给苏锦修留了说话的空隙。

“外面的雪已经不大了。”苏锦修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并不是从口中说出来的仿佛是从喉咙挤出来的。“前方的战事此时很紧。我们……”

没有被说完的话,被结结实实的堵到了肚子中。

苏锦修终究是没有能够把话说完。

主动权直接掌握在了欧阳寂宇的手中。

欧阳寂宇把此时已经抬不起来来头的苏锦修拥入怀中。“前方的战事我都已经安排好了,想必此时周泽瀚已经到了。”

“周则瀚?”苏锦修疑惑的看了欧阳寂宇。“他不是周林的儿子吗?”

“是。”欧阳寂宇说到“但是他和周林是不一样的,所以才会让周则瀚来解决这件事情。”

“我听师哥说。”苏锦修说到“他说这次苏锦婳中毒到巫溪国是一个阴谋,并且还牵扯到你。”

欧阳寂宇蹙眉问道。“夜无忧?”

“是啊。”苏锦修到是有差异。“怎么了?”

“没事。”欧阳寂宇能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很是不安的样子。“放心吧,无论他们有什么样的阴谋都没用,这次周林带出来的兵并不是巫溪国的御用兵,这个是他私下培养的。”

“那也就是说。”苏锦修想了想“如今只是周林一个人在对抗,和巫溪国的并不是一回事。”

欧阳寂宇解释到。“对,反倒这次周则瀚带出来的兵是巫溪国的在编军,他是为了来阻止的。所以外面的一切都交给周则瀚就可以了。”

“可以吗?”苏锦修不相信的问道。

“可以。”欧阳寂宇说到“我们等外面的雪小一点了再离开。”

然而事实难料,欧阳寂宇怎么都没有想到,不只是周林想要让自己死,就连自己的军中的人都在算计着自己的性命。

巫溪国的军营中,周则瀚已经控制了自己的父亲,接管了周林手下所有的兵。“传令下去,立刻拔寨回京。”

“是。”

消息很快的就传到了大德的军营中。

他远远的,很是不明白的看着敌方,就这样撤走了,并且来了这么多天,他们都还没有交上手。

只是周则瀚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却藏了让欧阳寂宇必死的心思。

就在他们撤离的时候,周林的手下有两个人,偷偷的去了雪山。

手中还拿着炸毁雪山的东西。

他们要让雪山崩塌,让大雪直接把欧阳寂宇埋葬。

此时还在山洞中的欧阳寂宇并不知道危险就在他们的身边。

外面的雪已经小了很多,说不挂念外面的情况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也不能让苏锦修冒着如此严寒下山。他知道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修儿。”欧阳寂宇拉着苏锦修“起来动一动,要不然你会很冷的。”

“好。”苏锦修虽然此时又累又冷,但是依旧听话的站了起来,即使欧阳给寂宇不说她也知道,不能总是不动的。

只不过她体内的毒,让她此时很是不耐寒。

就在她刚刚站起来的时候。

听到了一声巨响,接着身体有了摇晃的感觉。

整个山洞开始塌陷。

上方的巨石,冰块还有大量的雪,坠落。

欧阳寂宇心中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拉着苏锦修以最快的速度朝着洞口跑去。

跑到洞口的的他们,眼看着一个挺大的洞就这么被掩埋了。

“还好,这里的雪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松。”苏锦修说到“我们还是赶紧离开的好。否则遇到雪崩就不好说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