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零八章 忘掉我,放弃吧!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爹……”苏锦婳诧异。“如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明白,都是柳絮那个人记恨娘的原因。并且她就是曲巷的烟花女子。”[]

“不要再说了。”苏尤斥责到“丞相府丢不起这个人,柳絮就是普通的贫民女子,因为犯了家规所以被修掉。”

说到这里苏尤和苏锦婳同时看了一眼苏锦程。

苏锦程的头低得几乎是想要扎到地上去。“不要再看我了,如今我被那个贱人害的都不敢再碰女人,以后我连自己的后代都没有。”

苏锦婳皱了皱眉头,她厌恶的看着苏锦程。“娘的一省都在为你,然而你却如此的窝囊,我真恨不得刮了你。”

苏锦程不服气的反驳到。“你就有本事在这里发威,太子一样不是把你当成苏锦修的替身,大婚的那天他要娶的是苏锦修,你难道忘了太子在看到你这张脸的时候,有多么的愤怒了吗?”

“你放屁。”苏锦婳想起大婚的洞房那天太子的说的话,她就觉得屈辱。

苏锦婳想到,他说‘修儿,我很开心可以嫁本太子,虽然这两天一直把你关起来,但是……我曾说让你代替锦婳出嫁,可我如今希望娶的人是你并非是锦婳。如果你不愿锦婳与你同嫁,我可以不娶,反正我的身边有你就足够了,至于着太子府其它的人,你说休了谁,就休了谁。’

苏锦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天夜里太子温柔至极,口中全是苏锦修的名字。

这是她今生最大的耻辱。

然而当于王爷回来后,他竟然当着皇上沐妃以及满朝文武的人,当终揭下来自己脸上的易容皮。

那时候的太子在发现自己是苏锦婳的时候,差点把自己掐死。

若不是自己的解释和皇上的维护,她还真的怀疑自己会被太子掐死的。

“好吧。就当是我在放屁。”苏锦程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不过,不得不承认,你还是聪明的,我这个当哥哥的可听人说了,你当时机智。”

苏锦婳想起,那天的话,她开始后悔了。‘太子,锦婳被父亲接回来后,才知道修儿已经偷偷离开了丞相府,锦婳是为了如您心中所愿啊。希望您开心,所以……锦婳想当修儿回来的时候,直接到太子府做您的女人就可以了,毕竟在所有人的眼睛中她是和你拜了天地的人。

锦婳真的是在为您着想。至于锦婳自己,迟早都是您的人,早一天完一天无所谓,但是修儿不一样,所以锦婳想乘着于王爷不在帝都……锦婳错了。’

“机智吗?”苏锦婳说道“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会抛开所有的顾忌,封死自己所有的后路,直接说,自己心爱的人是宇王爷,想要嫁的人亦是宇王爷而不是太子。”

苏尤皱眉:“荒唐,幸好你没有这么说,否则自己这一辈子都会毁在你这一句话上。”

“是吗?”苏锦婳嘲讽一笑。她想到自从太子知道自己是苏锦婳以后,这么多个日夜,他一次都没有碰过自己。

苏尤看着女儿的,那无奈的样子,他大概也能猜到什么。

于是轻声叹气转身离开。

对于让锦婳回来嫁于太子,其实当时他也是无奈。

苏锦修离开,到了大婚那天太子前来迎娶,总不能没有人,于是就把苏锦婳从巫溪国接了回来。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女儿仿佛不愿意嫁于太子。

于是把自己易容成了修儿的模样。

她顶着苏锦修的模样嫁进太子府,就这么过了两天,真的只有两天。

宇王爷就带着昏迷的苏锦修回来。

而苏锦婳的事情自然被揭开。

太子一气之下没杀了自己,虽然这件事情在苏锦婳几句话中,就被解决了,但是,这么长时间了太子仿佛不再经常和自己走动了。

“我娘被我从巫溪国,接回来了。”苏锦婳看着苏尤的背影。“我娘接受不了被休的实事,已经疯了,如今被我安排在帝都,一户人家。爹若是愿意,可以把娘接回来。”

苏尤站在了原地,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周敏竟然会疯。

其实他并不是对柳絮让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没有任何的怀疑,而是他深信,那天在夜无忧院子中。苏锦修在极度悲伤中说出来的话。

他是真的信,因为他相信人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脱口而来都会是真的,那时候的人已经没有了算计的心思。

然而,他终究是判断错了。

当时的苏锦修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一旁的苏小暖看着前厅的三个人,她不知道,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老爷。”冯妈妈走了过来。“夫人说,她要去看宇王府看锦修小姐了。”

“知道了。”苏尤没有多说话。

“夫人说。”冯妈妈并没有离开了“夫人问问您去不去,说是,如今是锦修小姐已经昏迷了三两月了。”

“不了。”苏尤说道“宇王爷不喜欢见到我。”

苏小暖诧异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三两月,这么快,她明明刚回到自己的世界。

“是。”冯妈妈这才离开。

此时的苏小暖转身离开丞相府,朝着宇王府走去。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欧阳寂宇,但是在到了宇王府大门的时候,苏小暖却停下了脚步。

她是迫不及待的,但也是慌张的。

茹氏和冯妈妈就走在苏小暖的身后。

茹是吩咐到:“冯妈妈敲门吧。”

开门的是宁伯。“丞相夫人。”

“我想看看修儿。”茹是说道。

“丞相夫人还是请回把。”宁伯说道“现在宇王府有客,若是丞相夫人是实在担心,就晚点再过来吧。”

“好。”茹氏答应着也只能先离开。

苏小暖在一旁倒是好奇,如今这宇王府到底是谁来了。

她快速的跑进了宇王府,直接朝着欧阳寂宇的房间走去。

她记得自己就是被放在这个房间。

就在看她想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紫鸢满头大汗的从房间中出来。

苏小暖抬眼看向房间。

她看到欧阳寂宇就坐在房间里。

走进去的她立刻感觉到一股潮热,有一种汗蒸的感觉。

苏小暖走到欧阳寂宇的身边,她看到他满脸痴迷的看着躺着床榻上的人。

她看向躺着的那身体。

一身薄纱,在最关键的两个部位有着一层不透明的衬,其它的地方能都是透明的。

乌黑的头发,本就白皙皮肤,身子上还透着一种潮红,异常的好看诱、人。

猛然间苏小暖有一种想要问问欧阳寂宇的冲动。

这么漂亮的女子,似遮朦胧的躺在他的面前,他还能控制的住?

但是她当的目光看到他两鬓的头发时,她的心骤然一紧。

“两个月的时间。”苏小暖的手颤抖着,抚摸在欧阳寂宇的耳边。“你两鬓竟然都白了,欧阳寂宇,如果我再也回不来,你要怎么办?”

苏小暖眼眸含泪,她把自己的唇贴在了他的脸上。“忘掉我,放弃吧,就当我死了好不好……可是我真的不想你把我忘记,但是又舍不得看你如此模样。”

苏小暖的手触摸到了欧阳寂宇的皮肤,他的衣衫。所有的一切都是潮的,都是湿的。

甚至是可以攥出水来的。

苏小暖的心被紧紧的揪着,她想说话,很多的话,但是此时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听不到。

她轻轻的去拉他的手,两个影子只能叠合在一起,什么都感觉不到。

苏小暖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我……我这是怎么了?”

“你身体虚弱晕倒了。”康文海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郭彤彤。

苏小暖感觉到头上有些不舒服,她抬手摸了摸,同样看了一眼郭彤彤“好像很疼,我怎么记得好像是你推了我一把。”

“……”郭彤彤“我不是故意,再说谁知道你怎么不禁推。”

苏小暖听到这话,她的声音立刻冷淡了下来。“你走把,我们两个人彼此都看不顺眼,没必要在这里彼此难受着。”

“文海,你看看。”郭彤彤有些下不来的指着苏小暖。“苏小暖告诉你,别以为有康文海护着你,你就可以这么和我说话。”

“走吧。”苏小暖不等着她说完。“康师哥你还是陪她回去吧。”

“是啊。”郭彤彤说到“你看她都没事了。”

“不行。”康文海看着苏小暖“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苏小暖是真心不希望他们在,一个都不想。

她没有说话的直接安了床头的一个按钮。

不多一会儿一个护士走了进来。“怎么了。”

“哦。”苏小暖说道:“我想问一下我的情况。”

护士看了一眼床头上的名字。“苏小暖是吧。你只是身子比较虚弱而已,额头上也只是蹭破了一层皮,没事的。”

“那我是不是可以出院。”苏小暖问道。

“可以。”

“谢谢。”

康文海的车上。

苏小暖坐在后面的位置。“康师哥还是先送我吧,我想回想休息了。”

康文海没有说话,他想先送郭彤彤的。

但是考虑到苏小暖的身体。“好。”

然而最不该说话的人却开口说话。“凭什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苏小暖想都没想的说道“你猪脑子吗?”

“你……”郭彤彤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才突然意识的,好像是自己说错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