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过是朕的一颗棋子而已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有人说定是给魏染染还有说是给秦家的妹子,结果皇上谁的没有给,一直为姐姐留着,就说锦柔身上的这件还是厚着脸皮向皇上要过来的。

皇上还说,看在锦柔是姐姐最喜欢的小孩,就给了丫头,并且也就从那个时候,丫头就被皇上封为了公主,皇上说他知道姐姐心中对丫头的有着很多的亏欠,所以要他给锦柔所有能给的,这样就算是姐姐睡着永远都不醒,至少也要姐姐睡的安心。”

苏锦修看着锦柔。“你认为,皇上很在乎我吗?”

“是啊。”苏锦柔很认真的说道“真的是很在乎很在乎的。姐姐知道皇上为什么把这么多的漂亮姐姐放在宫中吗?当时丫头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有一次听丫头听到,皇上要纳她们为妃子,丫头别的不知道,但是丫头知道,皇上的身边只能有姐姐一个人,她们任何人都不可以。

那一次丫头被他们气的哭了,就跑去找皇上,皇上告诉丫头,不用搭理她们,还告诉丫头,之所以让同意那些大臣们把这些人送进宫来,主要是为了保护姐姐。

若不然所有的人都会把矛头指向姐姐,那么姐姐就成了他们的绊脚石,就成了罪人。”

“纵然如此。”苏锦修说道:“他还是把她们留在了身边。”

“没有。”苏锦柔立刻反驳到。“那些姐姐们,只是住在皇宫,她们一次都没有见过皇上。皇上也没有传召过她们。”

苏锦修略带诧异的看着苏锦柔。“你又是怎么知道?”

“当然知道了。”苏锦柔说道。“丫头就和皇上住在一个殿里,自从姐姐昏迷后,皇上每天都会去看姐姐的,并且是等到该上朝的时候才会回来,换上衣服再去朝堂的。”

“换衣服?”苏锦修问道“哦,是换朝服吗?”

“朝服?”苏锦柔说道“不是。皇上是怕姐姐不认识他。”

苏锦修不明白的看着苏锦柔。“嗯?”

“皇上每次去看姐姐的时候,都是穿着以前姐姐经常看到的衣服。”苏锦柔说道:“皇上说到,他怕如果那一天姐姐突然醒过来,会担心姐姐不适应这些明黄色的衣服。”

苏锦修有些纳闷的问道:“你说那些女子,从进入宫中到现在一次都没有见过皇上?”

“没有。”苏锦柔很是肯定“我不知道她们有没有见过宇王爷,但是丫头肯定,他么是没有见过皇上。不过……”

“不过什么?”苏锦修立刻问道。

苏锦柔想了想了。“姐姐,丫头也看不懂她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没关系。”苏锦修很是好奇的问答到。“丫头可以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告诉姐姐,什么都不用想,如实告诉姐姐就可以了。”

“魏染染。”苏锦柔说到。“只有她和皇上见过,他们还有,一个叫做欧阳寂宗的哥哥,那个哥哥是坐在一个木椅上的。

有几次皇上是会带着丫头一起过去的,他们有说有笑的,聊的还是很开心的。只是在离开后,那个叫做魏染染的和皇上一句话都不说,各自会各自休息的地方。”

“魏染染。”苏锦修觉得心中很是别扭。

苏锦柔好奇的问到。“姐姐有没有见过她。”

“见过。”苏锦修一脸笑容的看着苏锦柔,尤其是在听她讲,欧阳寂宇对自己如何的呵护心疼,对宫中的女子又是如何的时候。

都会让苏锦修有一种恍惚,那是一种不真实,她怀疑苏锦柔的话,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丫头毕竟还是一个孩子。

苏锦修想到,尤其在是今天太上皇离开后,欧阳寂宇所的变化。

“对了……太上皇?”苏锦修诧异的说到。“问题会不会出现在他那里?”

“姐姐。”苏锦柔不明白的问道。“什么?咦!皇上哥哥来了。”

苏锦修看着走过来的欧阳寂宇,她的心中有紧张,有欣喜,有埋怨还有着疑惑。

欧阳寂宇走过来,看着面色虚弱的苏锦修。

他知道她已经醒了,除了想见她,就是要让她离开,但是此刻,他却舍不得,而口中那句要人让她离开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感觉怎么样。”

苏锦修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一旁的小丫头,看看苏锦修,再看看欧阳寂宇。“姐姐在睡觉的时候总是在喊皇上的名字,而且还哭了。”

苏锦修意外的看着锦柔“胡说,我怎么不知道。”

“姐姐睡着了,当然不知道啊。”苏锦柔说道:“丫头没有胡说的,你问她。”

苏锦柔指着一旁的丫头。

“柔公主说的是真的。锦修小姐确实有喊皇上的名字。”

欧阳寂宇眼眸含笑,他不说话的看着苏锦修,然后摆手,让苏锦柔和带着丫头离开。

“皇上可以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可好。”苏锦修低着头嘲讽的笑到。“只当是给苏锦修留些颜面,尤其是在面对一个想要和自己划清界限的男子。”

“好。”欧阳寂宇答应到,他看着苏锦修的谨慎和疏离,让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煎熬中。

苏锦修一直在低着头,倘若她抬头,她一定会看的清楚欧阳寂宇眼睛中那浓浓的不舍和心疼。

“那,苏锦修就不打扰皇上了。”苏锦修说着起身就往外走。

欧阳寂宇看着苏锦修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她的目光呆滞,没有看自己一眼。“等等。”

苏锦修停下脚步,她不知道欧阳寂宇要说什么,但是她怕,怕他会说出自己无法承受的话来。

“太后知道你在宫中。”欧阳寂宇说道:“去看看她吧。”

“是。”苏锦修没有多余的情绪,很是平淡的答应着。

她知道,此时欧阳寂宇口中的太后,定是当时的沐妃。

一路上苏锦修不看欧阳寂宇亦不说话。

当他们走到殿前的时候,苏锦修诧异“太后还住在着玉凤殿?”

“是。”欧阳寂宇说到。“不只是太后,朕的父亲也住在这里。”

苏锦修说道:“这样的安排合适吗?他们两个人彼此都没有自己。她在宫中这么多年,之所以可以如此心平气和的,面对你父亲不停的往宫中安排女子,以及其它女子的挑衅。那是因为她的心中没有你父亲。”

“朕到是从来都没有听母后提起过。”欧阳寂宇有些诧异。“你是如何知道的。”

“爱与不爱都藏在眼睛中。”苏锦修看着欧阳寂宇的眼睛很是认真的说到。“沐妃看你父亲的时候眼中没有爱,那是一个陌生的人的感觉,我想或许沐妃只有这样想,才能使她用平静的心来面对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人,才能容忍这样的一个人,一种关系,长久下去吧。”

欧阳寂宇此时微微一笑,他有一丝的躲避,尤其是在看到苏锦修的眼睛时。“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

苏锦修依旧看着欧阳寂宇的眼睛,纵然他此时不再看自己。“但是,我注意到了。就比如此时,你的眼睛明明有爱,却被你藏那么深,你到底想要藏什么?”

欧阳寂宇深深的呼吸着,再次,当他把目光放在苏锦修的面容上时。

他的眼睛中虽不是嘲讽,但是眼眸中的冰冷似乎能把苏锦修冰封。

“苏小姐,朕念在,你为了救朕这一年一直昏迷不醒的份上,朕不愿意对你说狠话。”欧阳寂宇平淡的声音中透着冷漠。“然而你却如此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么朕就把话说明白,好让你也清醒一些。”

苏锦修紧蹙眉头,瞬间低下了头,很奇怪,此时的她没有多么的痛,仿佛早就笃定了欧阳寂宇一定会说一些让自己难以承受的话,然而眼泪仿佛也流不下来了,眼睛是干涩的,即使自己想让眼睛湿润一些都是为难的。

“对于朕来说,你只是众女子中的一个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欧阳寂宇忍着心痛,这样伤害她,比挖掉自己的心都要痛,只是,为了不让她不用从这个世间而去,他只有这么一种选择。“朕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你们苏家的人真的是很难缠,当初你的姐姐是,难不成如今你要学她?”

苏锦修的眉眼之间都是浓浓的疑惑。

欧阳寂宇继续说道。“你的出现让她对朕的纠缠少了很多,其实多个女人在身边也没有什么,但是她却是当时人人都知道太子妃。你对太子的不满到是让朕很满意,利用你对付太子还是很有效的。唯一让朕觉得让朕歉疚的就是,因为朕的原因,祖父对你下了毒,而你又因为朕,昏迷如此之久。”

苏锦修的声音中充满了自问。“原以为,你在意的不是皇帝位。”

“哈哈。”欧阳寂宇笑的嘲讽。“苏锦修,你也太天真了。你们所看到的所有的不在意,只是为了成全朕对沐妃对养育恩,所以朕这个皇位,不是朕不顾念兄弟情夺来的,而是太上皇逼迫,沐妃恳求,而得来的,朕能在这个位置上是众望所归。你——苏锦修,也只不过是朕的一颗棋子而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