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很狂很腹黑 > 庶女很狂很腹黑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真的希望我离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苏锦修淡然一笑,不再说话。

只是在天巧离开,站在下面的台上的时候,苏锦修发现自己没有带着箫。

就在她略显为难,不知道要去哪里找箫的时候。

夜无忧把自己的箫递到了苏锦修的面前。“用我的。”

苏锦修看着夜无忧手中的箫。眼前竟然是欧阳寂宇满眼介意的画面。

“怎么了?”夜无忧看着苏锦修发呆的样子。

他轻笑的说道。“不要担心,欧阳寂宇不在,他不会再说你的。”

“你知道?”苏锦修诧的看着夜无忧。

紧接着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笑意。“就算是看到,恐怕他现在也不会再介意了把。”

夜无忧楞了楞。猛然间,他着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修儿。”

“没事。”苏锦修一笑。“我没那么别扭,对于他的名字,我还是乐意听到了,纵然心中有埋怨想要逃避,可毕竟是自己的心里一直牵挂的人。没那么矫情。”

苏锦修说着,她接过夜无忧的手中的箫。

此时的天巧已经准备好了。

箫放于唇边。

那首《痴情冢》从箫中飘出。

苏锦修记得第一次到这风月阁来仿佛和此时没有什么多大的区别,可是心境却差了很多很多,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箫声响起,楼阁上寂寞的人听的清楚。

欧阳寂宇依旧是旧时素白衣服。本来闭着眼睛的欧阳寂宇,此时眉头微蹙的看着楼阁的入口处。

他仿佛看到了那个满脸好奇,骨子中带着调皮的苏锦修。

不自觉中欧阳寂宇竟然笑了。

一旁的幽琼诧异的看着欧阳寂宇。

这是她着一年多来第一次见到欧阳寂宇脸上笑容。

而今天,也是他这么长日子第一次到着风月阁来,以前都是自己悄悄的到皇宫去看他的。

“皇上。”幽琼轻声喊道。

欧阳寂宇仿佛没有听到是幽琼的声音。“左远去看看。”

幽琼终于把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她安静站在一旁为欧阳寂宇满上酒。

“是锦修小姐。”左远回来,他看着着欧阳寂宇,眼睛中仿佛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她一身男子打扮,身边陪着的是夜无忧。天巧姑娘在跳舞。”

左远说着,幽琼看到欧阳寂宇拿着酒杯的手竟然在发抖。

犹豫中,欧阳寂宇已经站了起来,他想要见她。

下一秒欧阳寂宇已经走出了阁楼。

幽琼紧跟其后,可在走到了,楼阁出口的时候。

左远却挡住了幽琼。“主子想要的是什么你很清楚,不要去打扰他。”

幽琼很是不满的看着左远。“让开。”

“不能让。”左远说道:“上一次,雅容公主要暗杀锦修小姐,你是授意的吧?”

幽琼诧异的看着左远。“你怎么知道?那皇上他……”

“你说呢?”左远反问道。“想必你是知道雅容公主的最后的下场的,并且她今生都不会再出现在大德国境内。至于你……若是还想留在帝都,就老老实实的待在你的风月阁,我保证,你若是敢惹锦修小姐,那么你只有一条路,死!”

幽琼对左远的话深信不疑,左远更没有理由骗她。

幽琼再抬眼,她只看到欧阳寂宇一个背影,只是她不敢再逾越一步。

一首曲子很快就完了,那个女子舞的亦是精彩。

当夜无忧收回目光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欧阳寂宇就在他们不远处,他的眼中只有苏锦修一个人。“皇上。”

夜无忧的一声皇上,让此时背对着欧阳寂宇的苏锦修,心头一紧,整个身体都是紧绷着的。

欧阳寂宇看的很清楚,只是他不知道此时的苏锦修愿不愿以看到自己。

夜无忧站在原地,看着苏锦修发楞的神情。

想开口,却又不知道该对苏锦修说些什么。

欧阳寂宇走了过来。“不是在宫中,不必多礼。”

苏锦修感觉到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夜无忧看着苏锦修依旧只是看着楼下,仿佛不知道欧阳寂宇就在身边一样。

“公子。”天巧已经走了上来,当她看到欧阳寂宇也在的时候,刚要开口。

就看到欧阳寂宇的眼神中有着阻止的意思。

这也就免了她对皇上的行礼,只不过在心头想着,皇上不是应该在幽琼姑娘那里吗?怎么会走到这里。

不过细细想来,皇上还是宇王爷的时候,仿佛是和这个公子交谈过的。

苏锦修回头。“多谢天巧姑娘的舞,很好看。”

“公子。”天巧大着胆子说道。“不知公子名讳。”

苏锦修没有立刻说话。

她眉头微微一挑,看着站在一旁的天巧,她发现她的脸是红的。“天巧姑娘,本公子喜欢的是男人不是女子,你还是不要动心思的,免得苦了你自己。”

苏锦修的话一出口,欧阳寂宇和夜无忧诧异的抬头看着苏锦修,然后看向一旁的天巧。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天巧脸上的表情。

天巧诧异的看着苏锦修,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苏兄,你吓坏人家了。”夜无忧缓解着气氛。

欧阳寂宇收回目光,他低着头,只是看着眼前的水杯。

很是冷漠的说了一句。“下去。”

一旁的天巧,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的离开。

苏锦修努力控制着自己内心的不平静。“没想到这么巧。”

欧阳寂宇看着左近直接吩咐到。“去陌上人家拿壶清冽。”

“我也喝。”苏锦修立刻补充到。

左近看了一眼欧阳寂宇,只见主子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才回答到。“是。”

欧阳寂宇撇了苏锦修一眼,他不得不承认,在见不到苏锦修的时候,心中是思念的,在看到她的时候,心中是渴望的。

可是如今他竟然对她是一种相顾无言的状况。

“欧阳寂宇。”苏锦修开口,语气中带着无奈。“你是真的希望我离开吗?”

欧阳寂宇淡然开口。“苏小姐的离开与否,对我来说不重要,只要你明白……朕的心中没有你就可以了。”

苏锦修的眼泪不争气的想要落下。

就在要滴落的瞬间,苏锦修别开脸。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的样子,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动过,都没有逃过欧阳寂宇的眼睛。

她在落泪,而他的心却仿佛是在滴血一般的疼。

“皇上,放心。”苏锦修调节好自己的气息。“明天我就会随师哥离开,只是在离开前,我想见见太上皇他老人家,纵然他曾在我体内下毒,但是我知道,他并没有害我的心。这件事情还希望皇上可以允准。”

欧阳寂宇对苏锦修的话没有丝毫的多想。“好,朕会转达至于何时见,明日我会吩咐人去告诉你的。”

这一刻,在他听到,她要离开的时候,他却再也不无法待下去。

“好。”苏锦修说到。“我会在师哥的住处。”

欧阳寂宇的身子一愣。他脱口而出。“怎么不住苏府?”

苏锦修微微一笑,眉峰微挑。“怎么?你介意?”

欧阳寂宇猛然抬眼,他看着苏锦修的脸,然而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苏小姐想多了。”

他说着,起身离开。

这一秒夜无忧看到欧阳寂宇眼睛有一滴泪划过。

苏锦修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师哥,我看到他明明舍不得,可为什么非要把我推开。”

夜无忧收回目光,他很是心虚的不看苏锦修。“是吗?既然推开,那自然是不爱的原因。”

苏锦修目光一直跟着欧阳寂宇的背影,很是肯定的说道。“苏锦婳说的对,我是当局者迷。从局中跳出来再看。他不是不爱,而是很爱。”

夜无忧诧异。这么肯定的话,他不知道苏锦修到底是从哪里开来的自信。

“我能感觉到。”苏锦修接着说道“就凭他后宫的那些女人,他一个都不曾碰过,就凭他,日日在他人入睡后,悄悄来到我身边,很多的东西是我明明知道的,可是依旧在怀疑他。”

“我没有听明白。”夜无忧说道:“什么叫做,你明明知道,却依旧在怀疑?”

苏锦修想到在回到现代后,在梦中模模糊糊看到的情况。“你说,那个老头子到底和欧阳寂宇说了些什么?”

夜无忧不再说话,他只是很简单的摇了摇头。

此时他的心中是犹豫的,是害怕的,他在苏锦修的眼中看到了怀疑。

心中不免纠结,这件是事情的真相到底要不要告诉苏锦修。

但是前提条件是,修儿体内的毒,必须有足够的药可以解。

可是在他又想到,如果自己说出来,那么他这一辈子将再也没有机会和修儿相守,他不舍得。

“师哥。”苏锦修看着也夜无忧脸上的各种纠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夜无忧不敢说话,只是看着苏锦修微笑。

等他定了心神才慢慢开口。“对你,我有什么好隐瞒的?”

苏锦修也不再说什么,但是她就是能感觉到,总是有一些不对的样子。

具体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

“无忧公子,锦修小姐。”左近走了过来,手中拿着酒。“这是主子让属下拿过来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