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忠犬先森他姓温 > 忠犬先森他姓温最新章节列表

第610章: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她四处看看,生怕他会出什么事儿,也不敢真的离开,就索性挨着他坐了下来。

可男人蜷缩着身体,头部严重弯曲起来睡觉的样子,看着真的很难受,她真怕他睡着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窒息而亡了。

芮娆弯腰,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的头,放直。

可很快,他有变成了弯曲的姿势。

芮娆:“......”

一来二往,芮娆心一横,咬着牙坐到了男人的头边,双手抱着他的头,身子往里头坐过去,直接将他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双手轻轻固定住他的头部。

这样一来,他倒是舒服了,可是让一个陌生男人睡在自己的腿上,着实是需要勇气的。芮娆僵硬着身体,一动不敢动,心里一遍又一遍盼着他早点醒过来。

“你说......”腿上睡着的男人忽然开口说话,芮娆吓得魂都没了,还没反应,他又开了口,“这世上,唯一爱你的人死了,活着的意义,还有吗?”

芮娆冷汗淋漓地看着腿上那颗头颅,以为他醒了,不安地动了动,“先生,你醒了吗?刚才,我......”

腿上再度传来厚重匀称的呼吸声。

他在......说梦话。

芮娆的心情像是经历了过山车一般,闭上眼睛重重吐了口气。

大概是一个失去爱人或者亲人,心里难受出来买醉的男人吧?若真是如此,也不枉费她今晚壮着胆子救他了。

芮娆看向远方的夜色,也知道他可能听不到,还是说了句,“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应该好好爱自己,好好继续生活啊。如果不这样,那爱我们的人,岂不是就会很伤心?”

原本睡着的男人,却忽然张开了眼睛,眼神黝黑深邃,如夜色一般。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芮娆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家酒店的床上。

她吓得脑子“轰隆”一声就炸了,可检查完自己的衣服身体,都完好无缺,又忍不住松了口气。

所幸自己救的,是个正人君子。

起床之后,外头有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送来了早餐和一张名片,大致意思就是,她昨晚救的那个男人,是她的老板。为了表示感谢,那女人将名片递给芮娆的时候还特意说,不管有任何需要,都可以给上面的人打电话。

芮娆当时就挥挥手,没有收下名片。只收了早餐做酬谢,直接离开了。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

那个夜晚里完全看不清楚真容的男人,居然是霍毅谦,是自己已经领证名正言顺的丈夫?

时间回到电梯里。

芮娆还是那副如同雷击的表情,看着霍毅谦好久好久,才忽然爆出一句,“霍毅谦,你一早就认出我的对不对?你早就预谋是不是?”

电梯“叮”的一声开了。

霍毅谦双手插袋,真是爱死了霍太太脸上震惊意外的表情,挑了挑眉,迈步出了电梯,“你说呢?”

啊啊啊啊啊啊。

是真的,这个男人肯定从第一次见面,就认出她来了。

芮娆跟在后头跑出电梯,不依不饶地跟在男人的身侧,“可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呢?也许你一开始告诉我的话,我就不会......”完全把他当成是***的对象,总想躲开了。

谁知霍先生却很是怨怼地侧身看了她一眼,“可你没认出我来。”

芮娆:“......”

霍先生这是在跟她......撒娇。

芮娆站在原地,咬着嘴唇盯着男人的背影,大眼睛乌溜溜地转了一圈,忽然一阵风似的朝着霍毅谦跑了过去,脚尖一点,从伸手一把缠上了男人的背。

“霍毅谦,你快说。其实你那天晚上就瞧上我了对不对?”不然也会在国内他们遇见的第一夜,他就一点不犹豫地把她给吃了。

霍毅谦顺势拖住了她的圆挺的小屁股,没回头,也没说话,腾出一只手去拿房卡,开门。

芮娆还在纠缠,“喂,你快说啊,你到底是不是一开始就喜欢我,所以才......”

话没说完,她就被霍毅谦直接扔到了床上。

男人站在床边,半眯着眼睛,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又抬手解开白色衬衫的扣子,一点点露出结实的胸膛。

“喂!我说你......啊!”芮娆刚反应过来起身,就被男人再度压了下去。

因为领证拍照的效果关系,他们今天全都穿了白色系的衬衫,自己的倒是无所谓,小家伙下面穿了件格子的半身裙,脱起来倒是省事了不少。

等芮娆意识到自己很快被扒光的时候,顿时怒了。

她一把推开男人,直接翻身压倒,骑在男人的身上,双手作势恶狠狠地掐着他的脖子,居高临下地瞪着他,“霍毅谦,我在跟你谈正事呢,你快回答。”

男人似乎很享受这个姿势,双手按在她的纤腰上,眯着眼睛勾唇,“如果我说是呢?”他一个翻身,又将小家伙直接压了下去。

这次,芮娆没有再挣扎。

心里酸酸涨涨的,小脸上更是红扑扑的,“那你怎么不早说?”

他笑的越发深邃,附身压了下来,“宝贝儿,我对你的爱,从来只用做的,不用说的,你还不明白吗?”说完,用力动作。

房间里立刻发出尖锐的叫声,“啊——霍毅谦你个老流氓!”

“我还可以更流氓!”

一会儿之后。

“老公,老公,我们一会儿还要赶飞机,啊......”

“还有三个小时,足够了。”

最后。

芮娆直接用最屈辱的姿势,被男人按在床上,身体力行地从内到外宠爱了一遍。直到最后,漫天烟花在她眼前爆炸的时候,她听到男人在她的耳边低声说。

“芮娆,我爱你。”

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夜晚,她的丈夫失去了最心爱的母亲。那个用一生在为了他而活的女人,却没能等到他给与她最好的。

可霍毅谦无比庆幸。

因为母亲把芮娆,送到了他的身边。

*

宁之旋和裴煜城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温承御陪着苏江沅一起去医院里看望。

因为生孩子是人生头等大事,所以产房外头围了一大堆人。温承御隔着产房听到宁之旋惊天动地的喊叫声,在看看自己妻子的肚子,一想到两个,眼神都变了。

后来没等到宁之旋生完,他就直接拖着自己的媳妇儿回家了。

苏江沅因为错过了小侄子出生的第一时间,没少跟温承御闹腾。

可是后来,苏江沅发现真正的问题来了。

距离自己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温少爷开始整晚整晚的失眠了。

有时候她半夜醒来,发现他就坐在床头,双眼悠悠地定着她的肚皮看,有好几次,苏江沅都被他吓得不轻。温少爷可怜兮兮地跟她说,是因为他担心肚子里的两个宝宝出生的时候,会让她遭难甚至有更多的危险可能,他没法放心。

苏江沅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并且温柔地告诉温承御,这是每个女人一生都要经历的时刻,她作为母亲,甘之如饴。

温承御没听进去。

他没有再去公司,白天里除了处理公司的事务,更是买了成堆成堆的孕婴书籍,仔仔细细研究。

后来的某一天,他忽然跟苏江沅提出,要让她做剖腹产的手术,好减轻生产的风险。

苏江沅果断地拒绝了。

骆云苏也告诉温承御,苏江沅后期的身体修养的很好,身体素质也不错,胎儿发育良好,很适合顺产,不建议剖腹。

为此,温少爷没少骚扰骆云苏。

后来苏江沅才知道,原来男人也会有产前抑郁症。

孩子出生的时候,温承御一直站在产房外头,听着里头小妻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心疼的都要疯了。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冲进去了,被芮姨拦住。

芮姨劝慰他,“每个女人成为母亲之前,都要经历这种疼痛。所以才说,孩子的生日,就是母难日。你若是进去捣乱,小心苏苏出来不理你。”

温少爷没了动作,急的在病房外头抓头挠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产房里苏江沅的喊叫声消失,两声嘹亮的婴儿哭啼声紧接着传来。

温承御一顿。

身边的芮姨会心一笑,那边的大门就开了。

“生了,一儿一女,母子三个都平安,恭喜。”

很快,骆云苏亲手带着护士将两个小家伙推了出来,停在了温承御的身边,轻声提醒他,“温少爷,不看看你家小东西?”

温承御像是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推车里头那两个脸蛋皱巴巴连眼睛都没睁开的小家伙,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撞了一下。

软软的,麻麻的,异常饱和。

身边的芮姨推了推,笑,“傻孩子,还不快抱抱你的儿子女儿。”

温承御没动,半晌才小心翼翼僵硬着手,弯腰摸了摸儿子的脸,接着是女儿的。那种柔软滑腻的触感,让他的整颗心都化了。

芮姨跟过来,还没说话,温承御却一阵风似的朝着里头跑了进去。

“苏苏呢,我媳妇儿呢?”

苏江沅正躺在病床上,因为生产,整个人虚弱不堪,头发汗湿地贴在脸颊上,见他过来,轻轻地开口问,“宝宝,看过了吗?”

他走过去,弯腰蹲下来,附身亲了亲她干涩的唇,喉头哽咽,眼中氤氲着一层水汽,“苏苏,谢谢你。”

苏江沅弯起嘴角,抬手摸着男人的脸,“不客气。温承御,谢谢你。”

他们经历了人世间过多的磨难,比任何人都要渴求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

而现在,他们有了。

他,她,孩子。

苏江沅忽然觉得多年来一直空缺的人生,瞬间被填满了。

“阿御,一家四口,觉得幸福吗?”

“幸福,只要有你,有你们在,我最幸福。”

风吹来,吹来远方的祝福,像是温柔的细语,低低的诉说着美好。

谢谢你,从来没放弃。

谢谢你,一直在朝我走来,满地荆棘,义无反顾。

所以才有了如今光芒万丈幸福丛生的我,一点点将爱画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