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阴婚缠绵,傲娇鬼神坏坏哒 > 阴婚缠绵,傲娇鬼神坏坏哒最新章节列表

2939.第2939章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撰写了一夜符咒,我也彻底有点瘫了,便躺在床上休息,也有了第一次跟陆昊北请假的经历。陆昊北也好说话,听说我病了,便没再多问,只是叮嘱周三的宴会无论无核都得陪他去一趟。

陆昊北对我有没有意思,我真的有点无法确定了。不过,他这次带我去,更大的目的也的确是为了做挡箭牌,特别是到时候张楠的父母都在,陆昊北也实在顶不住两家父母在一起谈论婚事的架势。

能够刺激一下张楠,我心里却是舒坦多了,陆昊北不让我去,我也得爬去。

半天休息了一上午,到了下午的时候,我身体也恢复了力气,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赵三炮又交给我击中符咒,同时吩咐方言在城隍庙的一家店里买了几件古铜器以及一些其它碎玉石给带了回来。

“姑奶奶,一会老头子我再教你几道手印,跟那天教你占卜的区别并不大,到时候你牢牢记在心里。”赵三炮在房间里的各个角落里,贴下了一道道符咒,同时对我又交代道:那一对小家伙已经有点等不及对小公主下手了。老头子我一会给你准备好三套手印,您牢记在心里,到时候他们如果真来了,你就按照我一会交代的方法去做,他们问你什么话,你也不需要答话,一切都让我来和他们交谈。”

我点着头,心里又感觉不对,对赵三炮疑惑问道:“赵叔,你不会打算用空城计吧?”

“空城计?并非空城计!”赵三炮眼中严肃了几分,对我道:“如若他们今晚知难而退,老头子我倒是可以放过他们一条生路。如若他们贪心不足,打算对小公主一意孤行,那就怪不得老头子下死手!”

夜晚降临,赵三炮也将所有的东西都安排好了,根据他的感觉,曹三爷和慧清老尼姑已经就在附近了。我将小溪关在了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里。按照赵三炮的说法,其实小溪的能力远远比我看到的强大很多,也就是说如果有小溪帮忙,恐怕事情更加安全一点。可是却被我断然否决了,这一次老尼姑和曹三爷要的就是小溪,我自然不能让他们面对面。

“女王大人,他们来了,开门吧。”赵三炮一开口,方言嘴角一笑,拿着一根不知道哪找来的棒球棍大摇大摆得走向了门口。

果然,方言门打开的那一刻,曹三爷和慧清老尼姑已经脸色阴森得出现在门口。

“外甥媳妇,别说曹三不顾及亲戚情面,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鬼婴,否则……”曹三爷脸色冷漠,一步踏入房间中,却是话语突然停住,眉宇一抬,脸色大变。

我利用方言挡住我身体的死角,根据赵三炮前面教过的几道手印,瞬间凝结成一道法印。法印激发出了房间里两枚符咒的作用,化作两串火苗向曹三爷身上烧了过去。

“火行符!”曹三爷脸色惊变,瞬间拉着腰后的一个布包挡在面前。

火苗窜上布包,激起一片火焰,曹三爷吓得慌忙松手,可是看他一脸肉疼的样子,也不知道布包里都装了什么好东西。

跟在后面的慧清老尼姑,本能要走进房间的,看到这一幕却是止住了。而就在慧清老尼姑犹豫的那一刻,房间的门却受到符咒的引动,砰然一声关上了。

曹三爷见门关上,脸色更加难看,反手就去抓门把手,却是一下子又缩了回来。

“是谁!出来!”曹三爷一转身,从腰间抽出一把铁尺,警惕得看着四周,却没把目光放在我和方言身上。曹三爷叫了一声,见没人回话,却是又站直了身子,冷声喝问:“既然是同道中人,何必藏头露尾?”

显然,曹三爷不认为我和方言两个女子可以做到这一点,他警惕得看着四周,怀疑有人隐藏在我们身后给他布下了陷阱。的确,这个陷阱是提前布下的,可是他恐怕万万没想到,布下陷阱的却是一个鬼。

“一个不入流的人道境阴阳师,也想奴役鬼婴,你的师傅难道没告诉你鬼婴的禁忌,还是你忘记了死字是怎么写的?”一个略显戏谑的声音在房间里嘶哑响起,而说话之人正是赵三炮。

不入流的人道境阴阳师?原来曹三爷法力如此低微。根据这些日子赵三炮的介绍,我渐渐也对阴阳师和那些臭道士以及术士的实力等级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根据曹三的说法,修道之人,分三境九品,而不入流,人道境最低,地道境次之,天道境最高。所谓不入流的人道境阴阳师,恐怕只能勉强算是人道境下品的阴阳师了。

而阴阳师这一脉,似乎最杂,不属于传统道派和佛宗,几乎是散修的代名词。

曹三爷见被人说出了底细,顿时脸色更加警惕了,看向四周大声叫道:“前辈到底是谁?难道真以为两三道火行符就能阻止我今日夺取鬼婴吗?”

还不死心!

我根据赵三炮交代的第二步,再次暗地里凝结出一道法印。房间里的一道符咒再次被激活,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刺向了曹三爷所在的位置。

“锐金符!”曹三爷惊呼一声,慌忙侧身,可是那道流光速度极快,瞬间穿透了曹三爷的肩头,溅出一片血迹,砰然一声击打在防盗门上,穿透而出。

流光穿透而出,外面却是响起了一声痛叫声,想来慧清老尼姑依旧在门口,没想到一道符咒能够从房间里激发而出。

慧清老尼姑似乎受伤不重,痛叫一声之后,便在门外冷声道:“锐金符?曹三施主,你先坚持一会,贫尼这就进来和你一起对敌!”

对敌!

曹三此刻脸色已经陷入了几分恐惧当中。慧清老尼姑不在房间里,自然看不见房间里布置的符咒数量,可是曹三爷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哼。一个人道境下品的阴阳师,一个人道境中品的佛教邪宗,也敢来此放肆。”赵三炮的声音显得有几分阴冷,又在房间里带着几分虚无缥缈的气息道:“既然你们执意如此,那老夫今日便留下你们性命……”

曹三爷肩头一直在渗着血,脸色此刻都有些苍白,一听到赵三炮又要下杀手,顿时后退了一步,手里拿着铁尺大叫道:“前辈请手下留情。”

果然!

曹三爷这时候开始退却了,脸色苍白,就差跪地大喊饶命。

“前辈!”我见已经到了时候,便开口道:“我不想乱杀无辜,只要他们以后不要在打扰我和孩子,还请前辈饶了他们一命。”

曹三爷见我也要饶他们性命,顿时急声开口道:“外甥媳妇,你放心。只要前辈今日放过我,曹三必然不会再敢来打扰你和孩子。”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有些精疲力竭了,刚才连续凝聚两道法印,已经到了我的极限,这还是我身体里远超普通人元气的原因,否则一般人身体内本来含的元气,连一次法印都无法凝聚出。

狐假虎威算不上,这最多是装腔作势,打肿脸冲胖子,如果曹三真要继续和我们撑下去死斗,后果很难预料。只是,曹三爷恐怕心里比我们更加恐惧。本来,我和赵三炮也没想过曹三爷一个人走进来,慧清老尼姑居然被关在外面了,更没想到锐金符一下子穿透出去伤到了慧清老尼姑,否则恐怕此刻的情势比现在更加复杂。

“李施主!你真要放过他们?”赵三炮依旧声音阴冷,在房间里传出来,带着几分冷漠的杀意道:“放虎归山,养虎为患。如若你今天放过他们,来日老夫云游四方,他们再找回来,到时候可没人帮得了你。要依老夫所言,直接杀了,真火符焚尸,必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李施主也不会再有任何麻烦。”

曹三爷听到真火符三个字,脸色变得惨白,甚至呼吸都故意压低了几分。真火符属于高级符咒,一般只有地道境的修士才可以使用,曹三爷心里此刻哪敢怀疑赵三炮的实力,多半已经以为赵三炮是地道境,甚至更好境界的修士。

“外甥媳妇,看在我和林家远方亲戚的份上,你就放过我。日后我必然不敢来打扰你和孩子。我曹三对天发誓,今日便离开上海,只要你在上海一日,我曹三必然不踏入上海一步。”曹三爷看着我,声嘶力竭得开口道。

我看着曹三爷的样子想笑,却又强硬忍住了。不过我也好奇,曹三爷居然胆子真这么小,随随便便就吓住了。我微微点头,轻声开口道:“前辈。曹三爷好歹是我亲戚,我也不想伤人性命,您就放过他们吧。如若您日后云游四方,他们再来找我麻烦,到时候您再找他们为我报仇也不迟。”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放了他。”赵三炮声音迟疑,在房间里传话又对曹三爷冷声道:“今日李施主说放了你,老夫就放了你,你回去告诉那个佛教邪宗的淫尼,如若她再敢来犯,老夫必然用真火焚她三天三夜。你若再来次,后果也是一样!”

咔!

赵三炮话音落下,门也随之打开了。

曹三爷扶着墙,对我们和房间里恭敬行了个礼,随后慌不择路得转身就跑了出去。而这时候我才发现,门外哪有慧清老尼姑的影子,似乎早跑了。

我和方言愣愣得站在房间里许久,赵三炮也渐渐显露出身影,看着门外轻咳了一声,显露出一丝笑容。

“哈哈!”首先,方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一巴掌拍在赵三炮肩膀上,却是一下打空了。方言一个踉跄,顿时怒目瞪向赵三炮大骂道:“老色鬼,快给我显形,让本女王拍两下。”

赵三炮立刻哭笑不得凝视了身体,方言摸了摸赵三炮肩膀,见真摸到了,顿时开始大笑着拍打着赵三炮肩膀:“哎呀,老色鬼,你真是太厉害啦。哈哈,笑死我了,居然真把那两个家伙给吓跑了。”

“还是女王大人的棍子威武,那两个小家伙是被女王大人的威武给吓到了。”赵三炮立刻拍方言马屁,握着方言的手,一个劲摸着,脸上笑眯眯得。

方言愣了一下,缩回手,一棒球棍敲在了赵三炮屁股上:“死色鬼,就知道占便宜。”

两个逗比放在一起,就是叫人哭笑不得。

我看着赵三炮揉着屁股,便疑惑道:“居然真就这么把他们吓跑了!”

“不是我们吓的!”赵三炮揉着屁股坐在一边,轻哼道:“他们两人各怀鬼胎,都想要鬼婴,所以互相提防。其实,那个老淫尼,在说要冲进来那一刻,就已经先跑了。刚才那一击锐金符打的位置恰到好处,伤了她的大腿。曹三爷也知道老淫尼跑了,所以不敢继续打探我们虚实。他一怕,心就虚了,再加上门关着,他就更怕,完全是自己吓得自己不敢跟我们斗。”

我微微点头,也感觉有几分道理:“如果他在坚持一下,或许倒霉的是我们。”

“那可未必!”赵三炮看着我,嬉笑道:“姑奶奶,老头子说过,使得可不是空城计。如若曹三那小子真要对我们下手,老头子也不是不能拿下他,只是付出的代价也极大。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可以休息一段时间,曹三那小子恐怕真不敢来犯,只是老淫尼恐怕没那么简单。”

说着说着,赵三炮脸上多了几分顾虑。

我看在眼里,诧异道:“难道慧清老尼姑还会来?”

“很难说。”赵三炮拧着眉头道:“根据姑奶奶当日的说法,淫尼很可能知道小溪乃是您和一个鬼王所凝结出的鬼婴。鬼王所生鬼婴,对于他们这些邪修诱惑力太大了。曹三那小子临走时,方向与那淫尼逃走的方向相反,或许曹三那小子并不知道小溪的真正价值,所以真打算退去了,可是老淫尼可就未必了。我们还是要早作防备的好。”

曹三爷和慧清老尼姑两人之间各怀鬼胎,这一点我心里倒是早就预料到了。毕竟两个家伙一开始就通过我斗了好几次,而小溪也只有一个,他们俩既然都想得到,自然不可能齐心。

不过,经过这一次,曹三爷可能有所畏惧,毕竟他实力不如慧清老尼姑,再加上他可能还不知道小溪真正的价值,也是让他不敢以命冒险的原因之一。

“那老尼姑还会来?”方言满脸凶狠的样子叫骂道:“再来就一棍子砸死她。”

我心里有几分担忧,这次慧清老尼姑吃了苦头,如果下次真来,必然有所准备,到时候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打发走的。这段日子,我越是深入了解这些修士的世界心里越是忌惮,在这个同样存在于华夏世界的特殊人群里,有着许多种毁尸灭迹的方法,他们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甚至杀人都不用感觉到丝毫恐惧。

赵三炮见我紧锁眉头,低声安慰道:“姑奶奶,不用担心。那淫尼受了伤,短时间内必然好不了。再加上这一次重创了他们,她要想对付姑奶奶必然还需要找帮手。她需要时间,我们也需要时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