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古镇红枫 > 古镇红枫最新章节列表

0201 两千年前的女首富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0201《千古一帝半个妃》两千年前的女首富

嬴政越看越觉得前面仪态万千丰姿绰约的大美女就是他的阿房姐姐,包括盈盈漫步的走路姿势,轻轻扭动柳腰,以及那青春四溢的朝气都和阿房姐姐酷似。

更令嬴政不能接受的是,这位大美女一开始就称自己为“清”,说这里没有听说过有叫阿房姑娘,说的明白无误,清水的清,好一个清丽的女子!不过嬴政哪知道这位女子身份已经不一般的厉害了,也可以说是相当显赫了。

现在只有秦王嬴政一个人还蒙在锅里,他手下的随员,特别是和太后点点骑在同一匹马上的小伙子相当机灵,他们已经搞清楚了,这位气质高雅谈吐不俗的大美女,其实是位寡妇,江湖上称她为寡妇清。

寡妇清出生于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曾经是蜀中大官,相当于现在的四川省副省长,但应生性耿直得罪了上司,上司一怒之下将清的父亲关入大牢,从此清的家开始破败,这时,蜀中一位大商人的儿子得了重病,气息奄奄之际,大商人将清这位名门之后的大美女,娶进家门来给这个重病的儿子冲冲喜,清的妈妈自从丈夫被投进大牢后一病不起,清的婚事只能由叔伯操办,所以貌若天仙的清,糊里糊涂的成了大商人重病独子的新媳妇。

结果结婚当天,等贺喜的亲朋好友一走,新郎官就呜呼哀哉了,大商人手忙脚乱,将儿子的尸体放在地窖里冰镇了一个月,直到儿子和新媳妇的蜜月期过了才发丧,大商人一喜一惊,不到两个月也就随儿子去了,留下了一份硕大无比的家产,矿业,没料到,新寡妇清天生的是个经商能手,她自然而然的撑起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商业帝国,一头扎进了她的商业王国。

清本来是个饱读诗书的女子,足智多谋,她不但稳固了原有的商业版图,而且第二年就幸运的找到了一个巨大的丹砂矿脉,而且所产丹砂不但储量丰富,纯度也是最高的,不仅如此,清还开始涉足铁矿的开采和冶炼,水银(汞)的开产和冶炼,一下子成了当时九州大地首屈一指的女富翁。

据《史记?货殖列传》载:“巴寡妇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数世,家亦不訾,清,寡妇也,能守其业,用财自卫,不见侵犯。秦皇帝以为贞妇而客之,为筑女怀清台,清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岂非以富邪?”

这段史料就是说的蜀地寡妇清,这个叫清的女子,她是重庆人,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很有钱,是个富婆,是中国古代十大女富豪之一,中国最早的女企业家,这个叫清的寡妇家里世代采炼丹砂,因擅丹穴之利数世,积聚了数不清的财富,各部门的用工最多时有五六十万人,为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服务,寡妇清掌管经营家业后,更登峰造极,以至于府邸仅供她一个人差遣的仆役有一千人以上,甚至寡妇清用她无法计量的财富豢养了一支庞大的私人武装,战马数万,以保护其遍及九州大地的商业网络。

清嫁给那个大商人的儿子时只有十六岁,现在已经的满二十了,丰富的经商经验,使她练就了一双慧眼,眼前的小伙子人高马大,但看起来还相当稚嫩,年纪估计在十五六岁,但气宇轩昂,隐隐约约透着帝王的霸气,她将嬴政一个人引领进了矿区的凉棚。

说是凉棚,其实造的相当考究,粗大匀称的原木没有去皮,但外皮还是经过了精心打磨,既有树皮质朴的美感,摸上去又很光滑,凉棚能容纳四五十个人在里面就餐,原木的框架斗拱卯榫结构,顶上的一种油亮的茅草,茅草经过了特殊处理,几乎每一根都捋直了,东南两边各开了三个窗户,也是用茅草做的,用一根树枝支着,里面很是凉爽舒服,地上是经过打磨的方砖,砖缝连一个薄薄的铜片都难以插入,方砖的地面一尘不染,嬴政心想,秦王宫的地面和这里一比也显得寒酸。

“公子,请喝一杯凉茶,呵呵!一路颠簸,暂且在这里休息一下,这茶是峨眉山云雾茶,很解渴!公子慢用!”清说话的语调简直和阿房姐姐一模一样,此时嬴政心里翻江倒海似的,久久不能平静,他双手结果清递过来的凉茶,猛喝了一口,真的唇齿留香,沁人心脾,嬴政感觉第一次喝到这么可口的凉茶,不禁又仔细的端详起眼前的大美女。

此时清已经摘下白色的大凉帽,青丝飞瀑似的垂在两肩,两肩的肤色白的耀眼,像美玉一样散发着柔和的光,额头宽阔,也是和阿房姐姐一般无异,尤其是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黝黑的眼珠,像两颗黑珍珠,笑起来也是如阿房姐姐一样温柔动人,嬴政注意到大美女清下巴上还有一条极细的疤痕,和阿房姐姐也在同一个位置,阿房姐姐是被小花豹的爪子划伤的,难道前面的大美女清也被小花豹划过?

“这茶真好喝,谢谢您姐姐,我想您一定是我的阿房姐姐吧?我的阿房姐姐和您一样的身材,一样的美丽,一样的大酒窝,呵呵!”嬴政彻底放下架子,几乎是恳求的试探着说。

“公子说笑了,呵呵!我的名字叫清,清水的清,您的阿房姐姐一定是个大美女吧?公子气宇轩昂一定是个大官,或者说正要成为大官,民女是个寡妇,公子是哪国人?呵呵!”清爽朗的性格感染了嬴政,这位不爱说话的小秦王话也多起来了。

“寡妇?这么美的姑娘成了寡妇?”嬴政脱口而出,一想这话不太礼貌,马上补救,说:“姐姐,我是政政呀!您忘记政政了吗?”情急之下,他一下子把不该透露的身份给说了,在当时一国的大王到别国去,那是冒很大风险的。

“政政?您就是秦国的新大王嬴政?怪不得气宇轩昂,有帝王相貌,呵呵!我一开始就觉得您的举止不一般,原来是大秦国的国君啊!真是幸会幸会呀!”清并不因为嬴政说她寡妇而生气,相反结识这位秦国国君而心里很高兴,说话银铃似的好听,生意道上,她也听说过一些秦国的事,知道秦国有一位十五六岁的大王,没想到这次居然亲自遇到了,这对清来说,是件愉快的事。

“姐姐,您一定是阿房姐姐吧?您骗我什么寡妇?分明就是政政的阿房姐姐,您下巴上的伤也是政政亲眼看见小花豹的利爪给划的,呵呵!我没说错吧!”嬴政显得很执着,他笃信眼前的大美女一定是他的阿房姐姐,可是她为什么不承认呢?真是急死人了,嬴政额头上的汗水也冒出来了。

“呵呵!民女真的不是您的阿房姐姐,民女已经守寡四年了,不信民女可以领您去看看我夫君的墓地,呵呵!至于下巴上的伤,民女十二岁那年不小心摔下悬崖给树枝划得,呵呵!那时流了好多血,不过民女现在对您的阿房姐姐很感兴趣,您说说,这位阿房姑娘一定很美吧?是您亲姐姐?为什么急于找她呀?呵呵!”清耐心的诉说,不禁对这位有些莽撞的小秦王有了好感,继而对阿房姑娘也产生的浓厚的兴趣。

“姐姐,您为什么不肯承认呢?真是急死人了,政政今年十六岁了,朝中大臣和太后都急着找邻国公主,催着政政成婚,政政以前答应阿房姐姐了,要成婚,一定要娶阿房姐姐做老婆的,姐姐您就承认了,您就是阿房姐姐吧!”嬴政几乎是哀求一样的口吻,这让清很是感动,对秦王的执着感动,对秦王近乎幼稚的真情所感染,她激动的双颊绯红,眼睛里泪珠也在滚动。

“呵呵!您的话真让我感动,感动的热泪盈眶,呵呵!但是民女真的不是您的阿房姐姐,要是真是您的阿房姐姐,我是高兴还来不及呢!呵呵!”清真的很感动,为秦王的执着而感动,她用白嫩的小手抹了一把眼角,然后再掏出丝绢抹眼泪,却挂着眼泪笑了,笑得很是迷人。

没料到嬴政却突然“噗通”一声跪在清的面前,说:“姐姐,您实在不肯承认您就是我的阿房姐姐,没办法了,政政只能立刻拜您为姐姐了!您要是不肯认我这个弟弟,我就不起来了!”清惊惶失措,立马过去扶起嬴政,这可是一国大王呀!怎么可以跪拜在她的面前呢?一边扶住嬴政的双手,一边温柔的说:“好!好!好!清今儿个有一个亲弟弟了!姐姐认您!”

......

就在太后点点和小赢政寻找阿房姑娘的同时,一场战争正在华阳夫人的脑子里酝酿,华阳夫人最崇拜她的奶奶宣太后,也就是芈月太后,宣太后开疆拓土,把持朝政好多年,也立下了丰功伟绩,华阳夫人现在有机会也要露一手给大臣们看看。

“丞相,您爽够了吗?呵呵!借您的兵符一用,呵呵!”华阳夫人一手搂着吕不韦的脖子,一手抚摸的吕不韦的肩头,娇滴滴的说,两人刚刚激战一番。

吕不韦没有做声,表示无声的抗议,他心想你华阳夫人也太离谱了,一会儿要小赢政住到她那里去,一会儿还要将楚国公主嫁给小赢政,不能事事依着你,不过想起来华阳夫人整治他的手段,不由得心有余悸,还有他觉得华阳夫人在床上比点点更骚,也更回味,他不啃声,只在心里盘算着。

原来,华阳夫人与吕不韦两派势力早已达成政治妥协:除非紧急救灾,如地震,洪涝灾害之外,任何一方也无权单独调度秦国的军队,为此,军队将领手中的虎符不变,另一半兵符再被分割成两块,华阳夫人和吕丞相各持一块,不经过一方同意,想动军队,却是不行!华阳夫人此语,有背弃信约之嫌。

华阳夫人钻入吕不韦的胸怀之中,娇态十足的说:“丞相啊!您享太平的日子已经很久了,想来是不会打仗了吧?也许只是在本宫的肚皮上才像个男人,呵呵!好您个丞相!”

吕不韦低头看了一眼华阳夫人,把门客塞给他的孙子兵法说了几句:“兵者,诡道也!岂可轻启战端?再说征战疆场是男人的事!”吕不韦言下之意是说:你们娘们少瞎来掺和。

“不韦啊,现在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听赵国回来的人密报,赵国现在太子之争,后宫之争,乱的很呢!这正好给咱大秦一次机会,呵呵!您斟酌吧!”华阳夫人又换了一副慈眉善目的面孔,双手圈住吕不韦的脖子,吕不韦沉思起来。

【作者题外话】:亲爱的书友,下面的情节更精彩,更刺激,敬请关注《千古一帝半个妃》,敬请收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