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总裁大人,轻点儿!最新章节列表

岁月静好,时光不与吾老(全剧终)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我做什么惹你不开心的事儿了?”

“你自己心知肚明!”

死男人,和其他女人搂搂抱抱,到自己这里还一副被冤枉的不解样儿,真是哔了狗!

“我并不清楚哪里惹到你了。”

霍霆琛浑然不知的样儿让简溪来气。

他要是认识到自己和方南歌背着自己来往是不对的行为,她也就没有那么生气了,偏偏这个男人丝毫不知道自己哪里惹自己生气了!

“和你没法儿交流了!”

不想再和霍霆琛共处一室,简溪抱着自己的资料,推门下车。

见简溪不说明白话,径直推门下车,霍霆琛攥住她的手。

“放开!”

“话还没说清楚呢!”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就因为我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你了?”

废话!

“你放开我!”

“与其你自己个生闷气,把话说清楚不好么?”

“不好!”

简溪火气更盛,用力去扯自己的手腕。

明明有错,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的男人最可恶了。

“你放开我,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烦人?”

“烦人你之前还黏着我?”

“……”

神经病吧这男人!

“你去回家给我闭门思过,想不明白哪里惹我生气,你永远别来找我!”

简溪用力,把自己的手腕扯了出来。

攥着自己别捏红一圈的手腕,她又气又恼。

“很多事情不是需要我说才能把误会解开,就算是我说,你自己不以为意,还是有误会存在,所以,你自己把你和我之间的误会自己想清楚再来找我,不然,我不会搭理你的。”

她把话说的义正辞严,末了,抱着自己的资料,推门下车。

霍霆琛目光顺着前挡风玻璃看去,简溪快步离开的身影,莫名心烦。

自己到底是哪里惹了这个丫头?

——溪爷V587分割线——

心烦气躁的简溪做课题项目做不进去,坚持了一个小时以后,回寝室。

只是还不到寝室楼下面,隔很远的路,便看到了停在楼下没有离开的世爵C8轿车。

有些无奈……

这男人居然还没有回去。

不想和霍霆琛见面,这个男人不把误会想明白,她才不要理他。

将脚下的步子转了方向,她往校门口走。

没有去打扰自己的外婆,也没有去找自己母亲,更没有去找姜素浅,亦或者之前的大学室友,简溪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和霍霆琛闹别扭的事情,就在学校附近的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叫了份外卖当晚饭吃,简溪又上网找了一些资料后,去浴室洗澡。

再从卫浴间出来,已经晚上九点钟了。

擦头发时,放在床头在充电的手机响了。

简溪过去看手机,发现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霍霆琛,眼里闪过一丝嫌弃。

很直接了当把手机按了拒接键。

没一会儿,进来手机短信。

【接电话】

【你去哪了】

霍霆琛在简溪公寓楼下等到她晚上九点,直到那个韩征送林菡回寝室,没有见到简溪随行,他问了他们两个人简溪去了哪里后,才知道简溪一早就离开了自习室。

简溪盯了手机短信有一会儿,然后给他回复。

【知道你自己哪里错了?】

【告诉我你在哪里】

简溪见霍霆琛回给自己的短信并没有认识到他哪里错了!

【和我闹脾气就搞失踪,是不是觉得我拿你没办法了】

简溪回了一个挥手的表情过去。

【你拿我就是没办法儿,不服你过来揍我啊!】

【不想再搭理你,去找你的温香软玉吧!】

收到简溪短信的霍霆琛,诧异了一下。

温香软玉四个字,明显在指女人啊!

听简溪这话的意思,他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了?还被她发现了?

只是,他怎么不记得他和哪个女人暧/昧不清了?

【把话说明白】

【除了你,我和哪个女人纠缠不清了】

简溪收到霍霆琛的短信,气得恨不得摔了手机。

既然都已经知道他和其他女人纠缠不清惹自己生气了,这怎么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啊!

“呸,你个老男人,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也不怕撑死你!”

当霍霆琛再打过来电话,简溪直接挂断。

【你再给我打电话,我就把你手机号拉黑,让你找都找不到我。】

果然,霍霆琛没有再打来电话。

【那你就在短信里把话说明白】

【或者,我去找你】

简溪果断拒绝。

【再给我发短信,短信我也给你拉黑。】

威胁完霍霆琛,简溪把手机扔到一旁。

只是没一会儿,手机屏幕又亮了。

【至少告诉我你在哪里,让我确定你是安全的】

简溪心想,自己要是不安全,还能给你回短信?

【无可奉告,别再给我发短信了,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你哪里错了,再联系我。】

【再多说一句没用的话,我拉黑你,没商量!】

和霍霆琛没有联系后,姜素浅发了微信视频给简溪。

不想让姜素浅知道自己在酒店,简溪切换语音聊天模式。

电话被接通,姜素浅咋咋呼呼的问:“怎么不开视频?裸//体呢,怕看啊?”

“我说郁太太,咱们能正经点儿不?你都是要当妈/的人了,说话怎么还这么不着调?”

“这和我当不当妈有什么关系啊?我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简溪就是因为知道姜素浅这个德行,才不会和她计较些什么。

“算我败给你了,行了么?话说,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干嘛?有事儿吗?”

简溪问这话的时候,拆了一包薯片来吃。

“有点小事儿,我收了某人的好处,不得不给你打这通电话。”

简溪拆薯片包装的动作微滞,旋即恢复正常。

想知道姜素浅是拿了霍霆琛的好处,除他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

“我可以给你双倍的好处。”

“真假啊?他可答应给我一张金卡,外加欧洲七国度假之旅的资费啊,用我家老郁的话说,至少二十万!溪爷,你说可以给我双倍的好处,你的意思是你能拿出40万吗?”

简溪:“……”

要她拿40万,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过这霍霆琛也真是下狠手了,为了从姜素浅的嘴巴里套自己的话,居然阔绰出手,直接给了二十万!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的一个消息,能值这么多钱?

“不能,我又没有钱多到没处花,还不至于拿二十万去打水漂!”

姜素浅啧啧做笑。

“这话说的真酸!”

“……”

“这样吧,我们半分,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我们合作一下,ok不?”

“姜素浅同学,你的意思是我要是不配合你,你就一分钱也拿不到,是吗?”

“当然了,我要是从你嘴巴里问不到有用的消息,一分钱都拿不到,还白白搭了流量钱!”

“……”

说她堂堂姜家大小姐,帝都名少郁北庭的太太居然抠到连个流量钱都不舍得拿,简直闻所未闻!

“嗳,溪爷,你就别再矫情了,或者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或者你把你和你家老霍闹别扭的原因告诉我,我说你们两个人也不能就这么一直闹下去啊,什么样子嘛!”

和霍霆琛、简溪这对来往了两年的人真就是没有办法,在姜素浅看来,简溪比自己成熟多了,不想在小事情上和霍霆琛一闹起来就没完没了。

“谁让他惹我啊?那是他自作自受!”

“所以,你不理他,到底什么原因?”

“还能什么原因,还不是他背着我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

简溪本没想把事情告诉姜素浅,不过这嘴快,说话也没有太过脑子,就把话顺了出去。

不过顺出去归顺出去,她倒也没有驳回的意思。

既然霍霆琛真就一窍不通,倒不如借姜素浅的嘴巴点醒他,省得他一副我没有错、我什么也没有做的自信满满的姿态。

归根到底,她还不想和他闹脾气呢,毕竟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总玩幼稚那一套,失自己的身份!

“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谁啊?”

简溪见姜素浅问自己,心想,上次饭局,你还和自己说不让霍霆琛和方南歌碰面,现在倒好,来问自己一句“谁啊?”

“你说谁,你自己嘱咐过我的话,你忘了?”

“……”

姜素浅思量了一下。

隐约有些眉目,却又不敢确定!

“方南歌?”

简溪气呼呼的“嗯”了一声。

后知后觉,姜素浅反应过来了。

她记得最开始是霍霆琛出门去打电话,然后方南歌因为弄湿了裙子,所以出门……

联想起来这一切,她来一句:“不能吧?”

那方南歌……

“溪爷,我看这里面有误会啊,她应该不能和你家老霍扯啊?再者说了,你家老霍……”

“我亲眼看见的!我亲眼看到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的。”

“……”

“而且,你自己不是也说让我防着她对霍霆琛意图不轨么?”

“不是,溪爷,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毕竟……你等等,我去问问你们家老霍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没有什么可问的,我亲眼看见的还会有错吗?”

“……”

“渣浅,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好闺蜜,如果是,你应该知道你的胳膊肘应该往谁那边拐!”

姜素浅在手机那端挠了挠头。

“溪爷,我是真的觉得这里面有误会,这样,我和霍霆琛联系一下,我感觉你看错了,然后误会了你家老霍!”

“我才没有误会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两个眼睛都是5.0的,怎么能看错?”

简溪说的信誓旦旦,姜素浅虽然不信,却也不得不怀疑这霍霆琛是不是和方南歌真的搞在一起,然后被简溪发现了,不然,这简溪哪至于和霍霆琛生了好几天的气!

“溪爷,我也不是不信你啊,我就是觉得这里面有误会,这样,我先问问你们家老霍,要是他真的对不起你,我绝对和他没完,但要是……真是是你看错了,误会他了,你也就别再和他闹情绪了!”

挂断和姜素浅的语音通话,没一会儿,霍霆琛发了短信过来。

【我没有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

简溪盯着霍霆琛发来的短信,眼眶有些湿热。

这男人怎么就死鸭子嘴这么犟?

自己都撞见方南歌抱他了,他还非得和自己说没有!

觉得生气又委屈,这老男人这股坚持不懈的劲儿,还真就让她佩服!

没一会儿,姜素浅也给简溪回了微信消息。

【溪爷啊,真是你搞错了,你们家老霍没有方南歌搞在一起,我估计真的是你看错了。】

这下,简溪更委屈了。

连自己的好闺蜜都说自己看错了,而且还被霍霆琛收买了,帮着他说话。

没有给姜素浅回话,也没有再去看她发给自己的消息,当霍霆琛再一次打电话过来,简溪直接选择关机,对一切消息,都阻隔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把关了机的手机扔到床头,简溪抱过床上的一个枕头,委屈的哭了起来。

——溪爷V587分割线——

在学校恹恹不欢的上了上午的课,出乎简溪意料的是,她不知道韩征什么时候和林菡走到了一起?

不过无所谓他们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一起,作为研友,她还是忽视心里和霍霆琛之间发生的不痛快,衷心的祝福两个人。

中午的时候,简溪接到了郁泽禹打来的电话。

对于郁泽禹突然会打电话给自己,简溪诧异不已。

说到底,两个人已经好久没有单独联系了,上次见面,还是简溪考上研究生,郁泽禹单独请她吃饭,庆祝她升学成功。

算来,两个人快有一年没见面了!

接了电话。

简溪被告知郁泽禹今天晚上飞国外的飞机,她惊讶。

“怎么突然要出国了?之前不是说留在国内接受你家的一个分公司吗?”

郁泽禹没有在电话里和简溪说明原因,只是问她有没有时间,要不要见个面。

和郁泽禹,简溪倒没有什么避讳的地方。

他是对自己真的好,而且在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以后,他没有再和自己提过交往的事情,相反,以哥哥一样的身份关心着她。

下午没有事情,再加上郁泽禹说他可能一两年都不会回国,她没有拒绝,和他约了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厅!

下午时分,简溪在市中心一家休闲咖啡厅,见到了坐在二楼靠窗边位置在看外面街景的郁泽禹。

有一年没有见面,两个人对对方都很热络。

聊了聊近况后,简溪问郁泽禹怎么突然间要出国。

“不是突然,其实一年前就准备出国了,不过有些琐事儿耽搁了。”

听郁泽禹说,简溪才知道,原来郁泽禹因为一直以来修学的专业都不是管理学,在管理公司的大小事务,乃至财务和谈判方面,都很生疏。

所以在他父亲病情好了一些后,就准备把公司,和分公司的大事小情都交给自己的父亲和小叔去打理,至于自己,便是出国深造,专攻管理学,然后等学有所成,再回来管理公司的事情。

简溪了然情况,很赞同郁泽禹的行为。

“晚上几点的飞机?如果情况允许,我送你过去机场吧!”

“不用,我是晚上七点直飞德国法兰克福的飞机,自己过去就行。”

又是德国法兰克福……

简溪记得,方南歌说出国,也是德国的法兰克福。

“其实我一早就想和你联系了,偏偏最近太忙,今天临走了,才抽出来时间见你,弄得这么匆忙!幸好你有时间,不然你上课的话,就得等下次见面了。”

简溪微笑,“我就算是逃课,也会出来和你见面的。”

郁泽禹也笑了。

喝着咖啡,两个人有闲聊着。

“对了小溪,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已经有在交往对象的事情吧?”

“……”

简溪抬头看郁泽禹,眼里有明显的诧异。

她确实没有听郁泽禹说有在交往的对象,就包括姜素浅那边,她也没有耳闻。

再由诧异转变成欣然,她笑着问:“哪家的女孩?我认识吗?”

问完,她佯装不高兴,嗔怨的看他。

“你说你已经交往女朋友了,怎么瞒得这么紧,连点风声也没有?就连渣浅那边都没有漏信儿!”

郁泽禹笑。

“前几天才确定的关系,说到底,浅浅也是前两天才知道。”

“那是哪家的姑娘啊?”

对简溪,郁泽禹倒也没有隐瞒,颇有些害羞的笑了笑后,说了“方南歌”的名字。

简溪原本含笑的脸,表情僵住。

郁泽禹和方南歌在交往?

这是什么鬼?他们两个人怎么在交往?他们认识吗?

注意到简溪表情诧异,郁泽禹问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

简溪尴尬的笑了笑。

该不是她耳朵有问题,出现了幻听吧,不然,怎么会听到郁泽禹说他在和方南歌交往的消息啊?

“泽禹哥,你说的那个方南歌……是不是方氏的千金?”

郁泽禹点头,“嗯,就是她!”

对简溪不做丝毫的避讳,郁泽禹很坦然的把他和方南歌认识的事情告诉她,并感叹缘分的奇妙性。

说来,郁泽禹会和方南歌认识并擦出火花,还得感谢郁北庭。

一次郁泽禹因为公司的一份合同要处理,去湘湖湾找郁北庭,赶巧他下楼离开的时候,碰到了同乘电梯下楼的方南歌。

那会儿的郁泽禹和方南歌并不认识,偏不巧的是突然赶上电梯停运,两个人被困在电梯里,以至于当时的方南歌特别依赖和自己同时被困的郁泽禹。

郁泽禹倒也值得信赖,在最快的时间里,果断处理被困一事儿。

他不光打了电话叫维修工人过来,更是按了每一个停靠楼层,并嘱咐方南歌一直注意事项,比方说屈膝抓着后面的扶手,减缓电梯下降因为失重对人造成的伤害。

等到两个人成功被救,方南歌卸下心防和紧张之余,高兴的抱住了郁泽禹,抱住了这个和自己共同经历生死的男人。

而后,郁北庭赶来时,发现和自己侄儿同时被困的女人竟然是方南歌。

就这样,两个人相识,并相互留了联系方式。

再后来,因为方氏和郁家有商业合作往来,郁泽禹和方南歌在饭局上几次碰见,来往更加密切起来。

久而久之,就捧出了相互有好感的火花。

简溪听郁泽禹说完这些话,愣住了。

照郁泽禹这么说,方南歌在一个月之前就和郁泽禹在一起了!

可是,既然方南歌都和郁泽禹在一起了,怎么还会和霍霆琛搞在一起?

莫不是方南歌脚踩两条船?

“其实我本不打算把和南歌在交往的事情让外人知道,不想上次和南歌在走廊抱在一起,被浅浅看到了,我们两个人的恋情也就被曝光了。”

简溪并不知道其实那天方南歌在走廊抱着的男人并不是霍霆琛,而是郁泽禹。

本来,郁泽禹和方南歌两个人是打算一起出国深造管理学的,不过碍于两个人关系没有公开,再加上如果两个人同时深造留学,会被一些财经新闻,亦或者娱乐新闻的媒体捕风捉影,说两个人在交往,以此影响了股市行情和一些商业合作,所以两个人决定错开时间,间隔两天乘过去德国的飞机。

就这样,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好的郁泽禹晚方南歌两天过去德国。

赶巧的是席靳扬一众人给方南歌践行的那天晚上,郁泽禹也和客户在那家酒店吃饭,方南歌出去到洗手间处理自己的裙子,回来时,与在外面打电话的郁泽禹不期而遇。

因为方南歌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德国提前生活两天,有点闹小女人的情绪,所以才抱着郁泽禹,以至于简溪那天晚上把郁泽禹错看成是方南歌在抱着霍霆琛,

简溪有些头疼,还有些头大。

特别是问了郁泽禹那天晚上的起因经过以后,听到他说方南歌那天晚上抱着他,被姜素浅看到,所以戳破了两个人的恋情,她更是无奈的发紧。

既然这姜素浅知道郁泽禹和方南歌之间的关系,她怎么不在微信里告诉自己啊?

如果她一早就和自己说了方南歌和郁泽禹的关系,自己哪至于误会霍霆琛这么久啊?

莫名觉得尴尬,当然更多的是心虚。

自己和霍霆琛那么好,他那么肯定的说他和其他女人没有关系的时候,怎么怎么就没有信他啊?

——溪爷V587分割线——

和郁泽禹分开后,简溪没有乘地铁回学校,而是手捏着个小挎包,耷拉着眼皮,无神又没有力气的走在人行道上。

手里捏着个手机,她在要不要给霍霆琛打电话间犹豫不决。

这要是给霍霆琛打电话吧,像是她主动承认错误,知道自己错了似的。

但是要不主动给他打电话,自己又不占理!

觉得头大极了。

归根到底,就怪姜素浅,她要是把郁泽禹和方南歌在交往的事情和自己说,哪至于现在让自己糗的发霉啊?

思量了一番,简溪决定给姜素浅打个语音通话过去,让她给霍霆琛递话,让霍霆琛主动联系自己,然后自己顺坡下,就此解开误会!

这么想,她心情好了一些。

眼见着人行绿灯要变成红灯,简溪敛住思绪,准备在最后这七八秒时间里,到马路的对面。

只不过……

“吱——”

突然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在她耳畔扬起,跟着,一辆宾利慕尚,横在了简溪跟前。

被吓得不轻,简溪本能性后退。

待她从惊颤中稳定情绪,讶异的发现不仅仅是这辆宾利慕尚,后面还有好几辆黑色轿车,横到了马路中间。

车门被推开,简溪看到一道挺拔高大的身影,立在车门边。

霍霆琛随手甩上车门,从一侧绕过车头过来,走到简溪跟前。

没有料到横在自己跟前的车是霍霆琛的车,她吃惊又错愕。

霍霆琛垂眸,睨看简溪惊愕的表情,问:“嫁不嫁?”

“……”

简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蹙眉,问:“什么?”

霍霆琛抬起眼皮子,气场强势。

“今天,你不嫁给我,我就把路堵了!”

“……”

简溪一脸的不可思议!

再去看马路状况,见那几辆紧随而至的黑色轿车真的把路给堵上了,一众想要行驶的轿车车主不耐烦的鸣笛,她大脑一片空白。

“霍霆琛,你是疯了吗?”

霍霆琛不答话,好整以暇的看着简溪。

“你什么时候开口答应嫁给我,我什么时候把路让开!”

霸道,简直霸道的无法无天!

司机们不耐烦的鸣笛声越发刺耳、尖锐……好似要划破整条街的宁静。

“霍霆琛,你别再闹了,这里是市中心!”

简溪和郁泽禹喝咖啡的咖啡厅地处帝都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周围尽是商务楼宇和商贸大厦,鳞次栉比一众大型企业和商场、广场。

霍霆琛依旧不动声色的看着简溪。

“你见过我什么时候和你闹了?”

“……”

简溪知道,这个男人是认真的!

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不是还有误会吗?他怎么能这么堂而皇之的劫住自己,还堵了全帝都最繁华的商业街?

他这是疯了吗?

简溪觉得心脏都悬了起来。

这个男人是打算明天上各大媒体的新闻头版头条吗?

周围,群魔乱舞般的鸣笛声依旧不停,简溪呆滞又发愣!

眼见着交警过来,还有一众人围过来,她都要晕了。

“你赶紧把马路让开,你再这么闹下去,是打算进局子吗?”

“为你,连杀人都能做,我会怕进局子?”

疯了!

霍霆琛真的是疯了!

周遭不耐烦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简溪急的红唇都陷在贝齿里了。

“你别再闹了行不行?有什么话,我们回去说!”

霍霆琛不依。

“一句话,嫁不嫁?”

“……”

他这是求婚吗?

关键有他霍大总裁这么求婚的吗?

鲜花、钻戒、烛光晚餐没有就算了,竟然还把整条路都给堵了!

他这哪里是求婚,是赤/裸裸霸道的裹挟啊!

“霍霆琛,你一定要这么霸道吗?你不知道我还在和你生气吗?你是打算让我继续和你生气,一直不理你吗?”

“你看你闹的成什么样子了啊?”

简溪即便没有去看,眼角余光也瞧见了身后排起了长长的车队。

伴随鸣笛声和人们的叫骂上,她耳边像是无数只蜜蜂在振动。

而且,还有一众看热闹的人,举起了手机。

简溪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尽了。

用手抱脸,她又羞又恼的跺脚。

“霍霆琛,我还不想上新闻!”

“霍霆琛,你赶紧把路给我让开!”

“霍霆琛,你再这样,我真不理你了!”

霍霆琛无视简溪的威胁,即便周围骂骂咧咧的声音不断,甚至有闪光灯在闪,他也视而不见。

和霍霆琛一起过来堵马路的是老曹,还有老曹找的一众帮手。

当有交警过来的时候,老曹直接把自己和市里的关系摆出来,并告诉那些交警,可以催促离开,但仅限于催促女方,要是胆敢催促男方,耽误自己哥们求婚,明天可以直接领工资下岗结业。

交警自知这些个有钱、又有关系的二世祖,自己是得罪不起,象征性的开始安抚那些叫骂的司机。

明白老曹传达给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交警还和那些司机说“要想早点把马路让开,你们骂没有用,不如叫的欢,让两个人成了,这马路就让开了!”

周围起哄的声音越来越亢奋,有脾气大的司机想要砸车,把车挪走,老曹直接拿出流里痞气的姿态,用自己黑/白/两/道通吃的跋扈样儿,恶狠狠的瞪他们。

“我允许你们闹,敢给我整事情,老/子卸你一条腿!”

简溪觉得自己像是被赶鸭子上架一样,头皮发麻。

她想尽力去遮自己的脸,好像不怎么管用。

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古代的红颜祸水,才让霍霆琛即便千夫所指、万人唾弃,也不惜为了自己堵了整条路。

“霍霆琛,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把路让不让开?”

“等你什么时候松口说嫁,我自然会让开!”

真就是疯了,而且疯的不轻!

真就是不想这条最繁华的商业街有交通压力,来来往往的车辆被堵得水泄不通。

可是她也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就嫁了啊!

“霍霆琛,你真是疯了!”

霍霆琛不否认。

为了她简溪,他早就神志不清了,不是么?

“你知道的,我一向说话算数,你不嫁,这条路我就一直堵着,谁来都不好使!”

“你……”

霸道又不讲理,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个冤家啊?

“溪儿,你学过经济学,应该清楚你每浪费一秒钟来思索,就会造成多大的损失,保不齐,这里面还会有等着送去急救中心的患者!你想耗,我有足够的时间和你号!”

“……”

简溪又气又恼,这个男人是抓着自己软肋呢吧?

再垂眸看简溪,霍霆琛一向黑亮的眸,涤荡潋滟的风情。

没有提高语调,他就那样不咸不淡的问:“嫁不嫁?”

大脑被乱哄哄的声音盖过一切,简溪试图用手去捂住耳朵规避周遭的声音,只是她发现,那些声音,还像是空气一样,无孔不入。

实在气不过霍霆琛能把她逼到穷途末路的本事,简溪再拿下捂着耳朵的手,大声回答。

“嫁嫁嫁,我嫁!我嫁……唔……”

还来不及把后面的话说完,后脑突然被一只手给固定住,跟着,红唇上落下两片薄韧,带着新鲜烟草味的唇。

简溪没有料到霍霆琛会突然吻自己,怔住了。

睁大的眼睛里,是男人贴近自己的脸,她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能瞧见他正闭着眼。

纤细的睫毛眨了眨,唇上口允/口及的力道还在,不强烈,却足以让自己难以忽视。

湿热在逐渐蔓延,交织的水声渐渐在感官世界里盖过周围的声音。

下意识闭上眼,简溪双手攥着霍霆琛的衬衫前襟,有些迷失的回应他。

唇上尽是男人的味道,即便是腔内的烟草味,都让简溪心猿意马,爱的不行……

当周围一声声叫骂声,成了拉口哨的欢呼声,几乎簇拥的一众人,都忘了这个男人,为了追求一个女人,把整条马路都给封了!

待霍霆琛再放开气息不稳的简溪,简溪的心跳很快很快,尤其是意识到自己和霍霆琛在公众场合下,甚至是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拥吻,脸颊一下热到了耳脖。

霍霆琛垂眸见简溪不自然的眨眼,脸上的赧然的绯红,勾唇笑了。

末了,伸手去握她的手。

“去领证!”

简溪觉得自己真的已经把脸丢尽了,明天不上新闻头版头条,天理不容。

羞的想要盖脸,却发现那些镜头对着自己,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躲就能躲的。

好在,注意到周围的人在拍简溪,霍霆琛没有制止那些人,反而很自然的把简溪落在怀里。

“抓紧我的手!”

简溪羞涩的点头。

在众人的簇拥叫喊声中,黑色的宾利慕尚,驶离熙熙攘攘的繁华街头……

车厢里,霍霆琛握着简溪的手没有松开。

十指交握,他对她说:“入了我的局,这辈子都别想逃离!”

对于眸男人的霸道,简溪不想顺从,却早已觉得习以为常。

最后,只好说一句:“陪你,是我想要的未来!”

霍霆琛去看简溪,星眸舒朗,眼里带着笑。

与男人深切的眼神对望,简溪也笑了。

当简溪额头上落下男人极浅的一吻,她听到他,语气虔诚的说——

“我爱你!”

————

1万字大结局。

岁月静好,时光不与吾老。

感谢每一位陪伴秦烟走过这本文的读者,写这本文,秦烟经受了很多的压力和痛苦,生病住院,北漂忙工作,赶毕业论文……走走停停,放弃又拿起笔,最后,总算给了大家一个完美的结局。

这个结局,大家或许不是很满意,就包括秦烟自己也不是很满意。

本来,这个故事,秦烟通篇不想提任何一句“我爱你”,因为在秦烟决定,老霍对溪儿的爱,已经表现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上,不过秦烟实在做不来后妈,还是给了大家一个较为满意的结局吧!

不过让我欣慰的是,我自己觉得这本文的描写和刻画,较上本文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提高。

如果文中存在什么有歧义或者误导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毕竟秦烟不是某个专业的专业人员,在情节设计和撰写方面,难免有不通的地方。

不想就这么三言两语和大家说再见,却也明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很多小主希望有番外,或者更多关于老霍和溪儿的剧情,实在抱歉,秦烟满足不了大家了。

这里面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在,秦烟实在没有精力再继续写下去。

就像上本文《一晚情深》,秦烟欠了大家韩市长《一诺倾城》的故事,我知道有很多人在等那个文,秦烟也不是很舍那个文,但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缺憾在。

这本文,秦烟本来后续打算写老霍哥哥和养女的故事,还有老郁和渣浅的故事,就包括老顾和他学生的故事都有设想,不过时机不对,只要又欠大家这么多的故事了。

不过情况允许的话,秦烟会在微/博上连载一些后续的小剧场,比方说关于我们霍小胖的故事等,届时,大家前去微/博围观就好。

关于新文本来已经发表,却因为和编辑间发生了点误会,暂时会搁置不写,等过一段时间再开新文,至于时间,秦烟也不是很确定,不过不会很久就是了,一切通知以群里和微/博为准,大家敬请期待。

最后,秦烟诚挚的祝福大家。

不论现在的你身边是否有人相伴,请像故事里的主人公一样,不要放弃去爱,不要不敢去爱,要努力去追求爱,得到爱。

即便最后拼尽全力,还是没能走到对方的心里,也不要气馁,或许,你还没有遇到对的良人。

要相信,这个世界,总有一人,待你如初,视你如命。

我们新文再见,我不来,你们记得等我,我来了,你们记得陪我。

愿大家温暖相伴,长欢久安。

————

纵然有不舍,还是要谢幕。

全剧终

秦烟,2018年8月18日23:20分,于上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